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剑杀二尊

    说话时,那柄外间无名之剑已然完全脱鞘,待话音落罢之时,半空中的天玄月身形骤然消失,北冥真尊早已蓄积着自知绝非对手的真气,就欲垂死挣扎,不想见她瞬间消失的无踪无影,当时就那么一愣。

  这功夫,背后就出现天玄月那张冷艳的脸,一条燃烧着般的白色剑气正中不及反应的北冥真尊后背,直透入身躯,一蓬白焰跟随爆开,刹时将她整个吞没,就只听见半声惨叫,北冥真尊便被那白色炙炎焚烧的无影无踪。

  这功夫,不过片刻。到天玄月缓缓收起剑时,兰帝仍旧为方才听到的那天玄月名字思索。

  听到北冥真尊临死前的半声惨叫时,他才抬手摸摸额头的新月印痕,心里就自奇怪,这不曾听说见过的女人手中之剑怎也叫做天玄月?

  想着,又拿眼朝一旁飘飞立那的女人打量,仍旧莫名的觉得熟悉,却又怎看都不是天玄韵,两人夫妻多年,便是全身上下任何一个部位都能分辨出与旁人的不同。

  他自管想这事,浑然不在意北冥真尊身死一事,他本也不打算出手救她,到她死了个干净,都没有投望过去一眼。

  正这时,附近景象开始发生起变化,一股从地底传上来的强大意识波动惊动两人。

  周遭空间渐渐出现扭曲,同时地下冒出来绿色雾气,再过得片刻,就见那学多雾气开始汇聚,在一股意识能量的操控下,那些汇聚起来的雾气逐渐成个人形,几阵剧光闪动过后,竟变成个人来。

  虽说是人,却又与寻常人有异,一身肌肤深紫色泽,额头处生一黑色犄角,足有尺许长度。一对眸子也是深紫,兰帝看着便觉得瞳孔颜色竟与照有几分相似。

  这邪魔才一现身,便发出一声怒吼。炸雷般的声音同时响起道“好大胆子!竟敢坏本尊之事,你这两人,本尊好不容易寻得如此身修冥法且能容本尊俯身的肉体,竟这般被你们毁去……”

  那邪魔自才说着,突然停住下来,目光停落兰帝身上久不言语,半响,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连声叫好道“不想毁去一个,又遇一个,你这小子修为精纯,真气更蕴含精纯之极的冥焰性质,正是本尊可遇不可求之上好肉身!”

  天玄月此事突然快速飘飞上半空,似不要搀合回避战斗的意思。

  那邪魔见状便哈哈笑道“这丫头果然聪明,念你识趣,本尊今日复生后便不拿你血祭了……”

  兰帝一直拿眼看着这邪魔的独角戏,就觉得他傻瓜透顶,这时就开口道“冥门死不干净的蝼蚁,也敢在本尊面前大放厥词,本尊今日便站这里,你尽管来俯身试试。”

  那邪魔听罢此言顿时做恼,恼其言语中对冥门的轻蔑之意,恼其对他这个当初在冥门中的佼佼者如此看不起。当即没有二话,暴喝一声,整个人化影朝兰帝扑将过去。

  兰帝一脸淡静,不闪不避亦不招架。就见那邪魔扑近过来后身体突然变做透明,急速缩小的同时整个没入兰帝体内,随即,黑绿两色剧光快速闪动几下,照得周遭景象时明时暗,平添诡异。

  待的闪动的光亮平息下来时,那邪魔闷哼一声突然自兰帝身体里退飞出来,身体颜色闪烁不定的,看似受到极大创伤一般。

  更难看的却是那脸色,似受到极大屈辱,偏又说不出话。

  兰帝这才动作一下,抬起的一只手凝聚气天地真气,缓缓化出一柄紫黑色的气剑。

  开口道“本尊肉体岂是你这等蝼蚁可能俯身?接得下本尊一剑,今日便饶你不死!”

  那妖魔此时早已骇怕起来,方才片刻之间,他那一直自傲的精神念力就被兰帝意念一击轰的险些溃散,此刻见对方要出手,哪里还敢接着,心下虽感到羞愧,堂堂冥门佼佼者,竟不敌这般一个无名后辈。

  但却经历漫长岁月的苟活,早已不复当年的那份骄勇,如今一受重挫,求活之心就超过其它一切,顿时作出选择,整个身体不顾一切的就要朝地下钻进去。

  那妖魔已是逃的很快,却不及兰帝手中剑气更快,身体才那么一有动作,兰帝连人带剑便已近身,就见那剑气划过一道弧线,那妖魔身躯便被自中间斩做两半。

  紧接着黑紫色剑气骤然爆开,就如方才天玄月斩杀北冥真尊一般,爆出的焰火将那妖魔整个身躯完全包裹起来,汹汹燃烧。

  那妖魔自火焰中发出凄厉惨叫,竟持续半响才被那北冥之火烧成空气,死得干净。

  兰帝这才收回掌中附着的剑气能量,自语般道“冥门出身还是不同,倒是耐烧。”

  说罢,抬头朝半空中的那女人望去。才要开口说话,就见天玄月单手轻挥过身前,白紫色能量光环顿时将她包裹,随即一片空间出现剧烈扭曲,她便已离开。

  兰帝的话就没能说出口,只记得这神秘女人至离开都凝视他的那对美丽眸子。

  场面这时,就冷清下来,荒野之地,因方才惊扰之故,此刻连些鸟兽鸣啼声都寻之不着。

  兰帝四周打量一阵,又捧几把清水喝干,干脆一头道在大石上发呆起来。

  正自发呆时,突然感觉到周遭有两股强大意识能量呈渐渐苏醒状,党中更藏有极强烈杀意。惊得他立马自大石上跃下,同时就想起天玄韵的话来,缓下动作,又自搜索周遭一番,果然就发现周围景象已非真实。

  心念一动,明白所以。向来天玄韵推测不离事实多少,天玄无敌所布下的幻境阵法是在那妖魔意念苏醒之时,当时能量波动变化本大,他注意力又被吸引过去,且此地早先已勘查过一番,自然会下意识想不到突然被人发动阵法变成幻境之中。

  不由暗赞这算计来的不错,又自哑然失笑,却仍旧太过妄想,就是不能立即察觉有异,只消一动手,自会看破。

  自想间,便抬手轻按额头,触碰的那指头渐渐亮起能量光团,只见兰帝急速将手朝前一挥,喝声“破幻!”

  刹那间天地景象斗转星移,急速变幻一番,再定下来时,已然大变模样。周遭空间已被许多法术光照亮,周遭密密麻麻的人约莫竟有数千,他现身之地正在中央离地处。才方打量罢环境,就听见陈留高喊的声音道“师尊小心!”

  兰帝就感觉到足下能量波动骤然发生剧变,低头望去,竟见下方是个直径十余丈的深坑。此刻里头正朝外溢出源源不绝的纯正真气能量,党中一股性质却不同,是与魔尊身上般的魔煞之气。

  顿时明白过来,天玄无敌算计着让他必与那邪魔先打一场,而后倘若被幻境所迷,则将与复苏的中立真尊夫妇打上一场,过程中由于看不到周遭的玄门弟子,必然无意中殃及池鱼无数。便是看破幻境,仍逃不过与中立真尊一站,皆因离开那幻境后,正就现身两尊复活之地出口。

  虽如此,却不在意,反倒觉得舒坦了,如今总算证实天玄无敌心思目的。

  正这时,那眼见苏醒的中立真尊夫妇,意识正处将醒未醒之际,只觉周遭尽是杀意,头顶上方更有股尤其强大的气息。便下意识释放出两股汹涌杀伤性能量光柱,自深坑地下疾飞射出,直往兰帝撞去。

  兰帝却不着急,不带那轰飞出来的光柱近身,便施展开虚空飞剑闪往一旁,待那光柱完全飞过,又闪身回到原地。其中时间把握的巧妙,旁人看来,只道他硬受这一击而浑然无事。

  顿时引得心情澎湃激动的陈留带头高声喝彩。同时也惹的周遭更多玄门弟子暗自心惊,‘竟这等厉害!’。

  深坑内,中立真尊夫妇意识更渐稳定强大起来。自中传出个男人声音,语气中明显带着质问和怒气。

  “尔等身做玄门中人,竟忘却昔年大帝之令,天玄门,千秋万代永不可犯中立。”

  人群中领队之人为一守望宫长尊,此时就高声答话道“如今形势岂能同当年相提并论!昔年天地祥和,虽有魔门存在,然其仍属同族血脉。

  如今妖魔入侵,以黑水之毒魔化我族,威胁我族存亡根本,无论玄魔都首要将其消灭。中立城不幸,竟成妖魔之首立足根据地,逍遥山依靠妖魔,只求自保。

  堂堂中立真尊,堂堂往昔魔宫之主,不明形势,反竟庇护妖魔立身之地,难不见那许多惨遭魔化人们的无边痛苦,不闻天地人心的呐喊怒吼?”

  兰帝一旁听着,暗道这人好厉害口才,也不知未入玄门时曾在世俗做何的。

  那当是中立真尊的男人声音再度从深坑里响起道“且不道任爱神之名之位本即正统。玄门律令,行着不可废,言何形势。”

  

第八节 剑杀二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