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天玄无敌之死

    这战斗的结果,仅是中立真尊之妻重伤,任爱神与中立真尊先被花自在一击震住,后为天玄月击退。此战之后不久,花自在之名可谓成一时风云人物,同抗两神,不可谓不惊人,不可谓不振奋玄门上下的人心。

  天玄月剑败两神,更添其神秘高强色彩,战后她这号人便消失的让人寻不着踪迹,故而虽负盛名,却让人寻不着说道对象。

  这场战斗之后另一番变化,则是忘情真尊剑帝邪性重现,肆意杀戮。并抛下忘情真尊之位,不知去了何处,忘情门真尊由了大弟子陈留继承。

  而前忘情真尊之妻天玄韵,公开称因不能接受其夫邪性,自此断绝夫妻关系,回返天玄大殿。

  此战玄门虽未能达成初衷目的,然天玄门上下乃至世俗,却比达成初衷更为欢欣鼓舞。

  在这般气氛下,却有一人丝毫开心不起来。那自是如今玄帝,天玄无敌。

  他瞒住徐离焰雨,在希的帮助下设计这些许多,虽逼走兰帝,却距离原本期望目的太远,又如何能欢喜起来?况且忘情门的花自在突然变得如此厉害可怕,此人又自来于兰帝亲近,等若旧患未除,新患又增。

  天玄无敌抱着这些心思,独身转入寝宫,想要去寻希一吐心中不快。他与希打的火热已有些时日了,他也非常喜欢这女人,与她行欢愉事,又不需坏修行,而这女人又十分忠心于他所拥有的大帝之位,才智更非寻常,这一连串的事情,无不是她献策之功。

  乃至徐离焰雨被隐瞒,也全靠她自中周旋解决。日后若有机会,能由她露面取代了那忘情门的话,既算不亏待她,又能使人放心。

  他自这般想着,迈步走近寝宫内殿,一抬头,那只迈出一半的脚便凝在半空。

  他看见一个想不到的场面,他看见总管事,徐离焰雨,希,还有几个前日才自锁妖塔中挑选出来的妖魔。还看见,天玄韵,着天玄大帝袍的天玄韵。

  心里顿时觉得不妥,也觉得不安。

  脸上却挂笑道“韵回来了?真是再好不过,本帝早想请你回来了,那等邪恶之人,实不能为伍。”

  天玄韵冷淡着张脸,扬手将手中一封附加法术,显然原本封印极其严密的书信隔空投射过来。天玄无敌这是心中不妥感觉更渐强烈,一肚子客套话都不再说,当即接下书信,打开来看。

  越看,脸色越是难看。到后来已然铁青张脸,双手禁不住微微颤抖起来,狠狠将书信朝地上一扔,怒目朝总管事望将过去道“笑话,本地之位岂是你道可废便能废的!”

  那总管事木着张脸一言不发,反倒一旁神色冷淡的希此时拿眼朝他望来,眸子里透出一丝得意道“大帝,忘情门有言道一日夫妻百日恩,希便劝你还是体面些卸下大帝之位吧。”

  只听希说着,又见她单掌托起个能量光球,却是专门用以记录空间场景所用。

  “大帝这些日子怎生让希服侍着快活的场面可都无丝毫遗漏的记载里面呐。包括吩咐希如何欺骗徐离焰雨,如何设计陷害前忘情真尊,如何组建影子团,前几日如何吩咐希替你从锁妖塔寻些乖巧妖精……”

  天玄无敌顿时脑子顿时轰一声,听得几句,已然禁不住暴喝道“闭嘴!你这妖孽……你,你……本帝带你不薄,何以要背叛本帝!”

  希不以为然的瞧他一眼,淡淡道“因你这帝位无论如何坐不长久。我的所为不过是给予你诱惑机会而已,提前结束你这个根本不合格的天玄大帝。”

  天玄无敌这番可当真气急攻心了,片刻前还思谋着如何感谢这个‘功臣’,片刻后,天翻地覆。

  当下热血往脑子里一冲,猛喝一声越步就朝希扑将过去,不想人才一动,胸口就觉如遭重物狠狠撞上,猛喷一口鲜血,身躯又自倒飞着撞上走廊壁面,复又狠狠跌落地面。

  眼前更是一片昏黑,耳朵嗡嗡直响着,半响才渐渐恢复过来,就听希语气不屑着道“也不秤秤自个斤两,就这点本事还敢对我出手?”

  天玄无敌眼前渐渐清晰,就见那希变了副模样,原本一身素衣长袍,片刻间变幻一身黑色紧身长裙,红唇渲上黑色,怎看都已似个女妖魔。

  希却不再看他一眼,自朝天玄韵微微点头着道“此间事情已了,剑帝既已离去,我自当奉师命前往寻他追随左右,就此告辞。”

  说罢,也不等天玄韵回应,便迈步跨过天玄无敌身边,径直要走。天玄无敌连忙压下胸口痛楚烦闷难受叫住她道“你是他的人?”

  希闻言便停下步子,低头冷冷盯着天玄无敌那张掺杂着仇恨和羞怒的脸缓缓开口道“我本无需替人解释的,不过你既然问起,便不妨说说,但谅来以你卑微灵魂也是不明理解明白。

  剑帝才不屑如你般行这等卑微无耻事,本小姐归属第三方,如你这等人,若任这天玄门大帝,简直是在抹杀无数人心灵那唯一净土。

  正自行正道,邪自行邪道,其中对错美丑非因其道不同,区别以动机目的而已。再见了,又一个倒下的小丑。”

  说罢,自古步履妙曼的顺走道前进了,再不理会身后天玄无敌的呼喊,待远时,身形逐渐变的稀淡,最后凭空消逝不见。

  希走好一阵子,都没有人说话。徐离焰雨是无法理解眼前变化变故,却又似已明白,故而问,无所可问,说,又觉竟无话可说。

  天玄无敌目光便渐渐转至天玄韵脸上,带着不忿,和仇恨道“如今我只恨,恨你是他亲生女儿,而我,终究不是他孩儿。我本以为他内心当真疼惜,不想所有一切只为予你时间,我终究不过是个工具,等待你归来过程中看护着大帝之位的工具!”

  天玄韵原本凝神不知在想着什么,听他说这话后,嘴唇动了东,然后又闭上了。默片刻,又开口道“多余的话不必都说了,脱下衣袍,体体面面的卸下这大帝之位,然后离开玄门仙境吧。”

  天玄无敌无言,撑着受伤的身子,将大帝衣冠全脱下来,转身便自走了。待他走后,那总管事脸上才挂起一抹不易觉得查的欣慰,开口道“小姐终于回来了……”

  天玄韵闻言便露出一抹笑来,道“我本来想要告诉他真正身世,然后再告诉他,尽管如此,父帝心里终究我看我重些。可是突然想到,如今我已是大帝,已是天玄月,那些的怨毒,嫉恨,报复,都当被遗忘了。

  希说的好啊,正自有正道,我们天玄家自当初错位变故之后,竟再没有一任堪比过去的真正大帝,便是错了道。”

  徐离焰雨听着这话,不禁想起那死去的,如今想起总觉得有些怀念,又觉得有些遗憾的师姐来,仍旧是无言。

  天玄门,自然又生变故了。且不提,却说离开玄门仙境后的天玄无敌。内心充满不甘和仇恨,本来他对那大帝之位颇有几分厌倦,但因希的缘故,不知不觉间又变的离开不开那位置来,如今竟猛然惊觉,那大帝之位,竟然从开始就是为天玄韵准备着的,那种不忿和耻辱感,不禁埋葬理智。

  心里就把所有人都恨上了,恨那逝去的前帝,所有对他的厚爱都成扭曲的,丑陋的利用和谎言。恨那天玄韵,就因是前帝之女,自幼受尽万般宠爱,便连大帝之位,竟都能给得她。恨兰帝,仗着一身那上天赏赐的强大修为,肆意作为,不讲任何人放在眼里……

  越想,情绪就越是难以平息,越发觉得上苍待他不公。为何他不是前帝亲生子嗣?为何上天不赐予他拥有那神的强大力量?

  想的渐多,气恨前帝同时不禁想起风露水,这是就觉得当初前帝所以排斥露水,根本就是怕露水在侧,天玄韵将来会对付不得他,根本就是故意让两人分开,使他空虚孤单之下禁不住诱惑犯那些许多禁忌。

  这般想,更渐觉得那希说不定根本就是受着前帝托付。

  又不禁想起露水,觉得当初当初真是傻透,为什么玄门道义,为当好前帝期望的工具,跟这个唯一对他真心,全心全意为他帮他的爱侣分道扬镳。

  此刻想来,简直不知当初怎能那般傻,杀那些人算什么?想想那些什么真神,动手时无不地动山摇,不知祸害多少无辜,哪里来的天谴报应?露水当初还是为救他性命,他当初就怎么能因为这个认为无法接受她的呢?

  这般想着,便决意立即动身去寻露水,就想寻她为过去那错误道歉,重修旧好。心里不自禁的又生出个念头,到时候,有露水相助,那些该死之人,终有一日要偿还今日欠他的一切。

  于是天玄无敌就动身朝禁地惩处赶,不日功夫,便飞跃千山万水,寻到如今外间传其名为风后岛的原禁地惩处。这时,他却绝望了。

  这岛外大老远便布置着一层暴风结界,里头风力极其可怕不说,自中更夹杂着强烈电流,天玄无敌才尝试硬闯一次,便伤重几乎丧命,当即在不敢试。

  如此僵持半日,苦思无法,便在外围海上以仙法造一云船,于上静坐继续苦思。

  正在他左右思量不出对策时,突听身边有人喊他名字问道“我可助你进去,不过,需要你付出些代价。”

  天玄无敌顿时为对方悄声无息接近的修为惊诧,同时既戒备又惊喜的回头朝那人望将过去,看到来人时,不禁一呆。

  

第四节 天玄无敌之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