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无赦免

    那妖精听了,抬起手,自轻含着跟指头,很是疑惑不解的又把天玄无敌打量几遍,突然开口问道“真的吗?你不骗人吧?”

  天玄无敌不禁哑然失笑,这妖精,当真单纯的有趣,用它来巡守岛上,真如同没有一般。

  便笑着作出肯定,那妖精自拖着光足在半空随意飞舞片刻,才相信他,抬手一指道“风后在那中央的林地低谷,可是,你要是骗人去后会死的哟。”

  天玄无敌信心满满,谢过那妖精后,展开飞行之法朝那方向投将过去。

  不多久工夫,已进入到篇林子里。此地树木林立,除却长着嘴眼的树妖之外,更见许多有灵气的各类兽妖,路经的湖泊中,更有不少透明人形说妖精在嬉戏或是跳舞。

  心下不禁暗自差异,才这些年而已,露水从哪里寻来这许多妖精,将这里建造成一片妖精聚集之地。却又觉得此地一片和平温馨景象,似极过去露水谈论中向往的圣地景色。

  如此飞不多久,突然,面前一片区域景象大变,不复外围的和平温暖,反倒十分凝重黑沉,充斥着无限凶煞之气,凝神一探,就察觉似有股十分激烈的意识影响造就。

  大片地方,死气沉沉,难见草木。天玄无敌立在外围,观察感应半响,渐渐想起来这种气息氛围。

  ‘那个邪魔小吃?’

  这般想,不禁许多念头想法生出来。天玄无敌哪里知道当年后来的变故,更不知道小吃后来如此,此刻虽觉得这股意识散乱的不似活识,仍旧不免疑心猜测莫非是它也在这里?

  这么想着,心里既有些恐惧,又有些恼怒。

  最后把心一横,飞闯进去,就急于寻露水问个明白。

  飞近不久,耳中便充斥着许多古怪声音,似风声,里头有似夹杂着谁的唏嘘和喃喃低语,却又让人不能听的清晰明白。

  感受到的压力也越渐沉重。

  待到最后终于接近中央,终于看到那离地些许悬浮卧躺姿势的风露水。

  天玄无敌见着她,一时间竟愣呆下来。

  露水的模样变化不大,仍旧是那副没有表情的风仙容貌。她的变化却又极大,体形足有常人十倍大小,一对巨大翅膀一半做床垫在身下,一半做被,披罩在身上,盖住身子和大腿。

  那对空洞的眸子静静盯着他,一只手臂屈着枕在头下,另一只手来回在地上一尊趴卧着的石头妖兽身上来回***着。

  没有丝毫意外的惊喜,没有热情,没有动的打算。

  天玄无敌不禁愣住,预先却没有设想过这样的重逢场面,一时间竟有些失措不知如何是好起来。木在哪里半响,突然觉得,当初可算是他的过错,大概露水心里仍旧气恨他,便觉得该率先开口道错,打破这沉默。

  当即鼓起勇气,踏前两步道“露水……终于见着你了。当年一别后,日夜思念不能忘。想起当年那些事情,越发觉得当初太过不对,为那些不存在所谓玄门之道伤你一片真心,如今,我是来请罪了,只盼你能原谅过去的那些不是!”

  露水仍旧维持着那般姿势模样,丝毫不变,空洞的眸子仍旧盯着他,神色却没有丝毫变化。

  天玄无敌不禁作难起来,以为她还是生气不肯原谅。好不容易又整理一大番言语,情感真挚的说了,盼着露水能说上只言片语回答他也好,不想如同在和空气交谈一般,始终得不到丝毫回应。

  天玄无敌渐渐急了,心想进来至今已不止片刻,再这般拖延下去,怕珠子就要失效了。当下不及多想,急切之下飞扑到露水近前,道“露水,你心里就是气我恼我,也当说话啊。我此来全凭怀中宝物,待一到时候,便不能承受这岛上无处不在的气流影响,非被撕碎不可!”

  这话说罢,终于见露水那紧闭的双唇轻动,自中传出如她眸子一般空洞的声音来。

  “本后就是在等你怀中宝物失效,既不许动手你便会死,何必着急。”

  天玄无敌怎都想不到露水会说出这番话来,顿时愣住,有些转不过念头的脱口问道“你说什么?”

  露水却不答话了。

  天玄无敌这时脑子里念头急转,终究寻不着一个道理。边自想着,边打量起周在,这才仔细瞧起地上那尊趴卧的石头妖兽,就见那模样分明便是小吃,又见一旁有个小石碑,上书小字‘妖皇小吃之墓’。

  顿时脑子一片空白,刹时间明白露水何以自居风后,妖皇凤后。

  这一明悟,简直让他又震惊又不可思议又无法相信接受。木在那半响,才手指那石头妖兽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露水还是不理他。

  天玄无敌顿时狂暴怒吼着再度质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露水这时突然开口道“把你那污秽肮脏的手移开,夫君之墓岂容你这等渺小之物随便亵du。”

  天玄无敌听得这番话,顿时如春雷入耳,脸色刹时苍白,蹬蹬连退数步,几不能再站稳。

  脑海中念头千百转动,最后仍旧不能相信和接受,突然生出一念,质问道“露水,你便是生我气,也不当如此故意气我啊!”

  露水却又不理他了。

  天玄无敌木在当场,见她这般,心念渐灰,渐趋绝望。不知过去多久,他突然察觉怀中宝物气息逐渐减弱,暗道不妙,自知时辰已近,却又转念一想,如今他已如丧家之犬,外头没有一个安身之地,失却大帝之位,唯一希望又成这般,倒不如干脆死在此地罢了。

  心灰意冷之下,干脆也就放弃赶在宝物失效逃离。这么又愣一会,觉得没有多少时候了,心里又暗自不信露水当真如此无情能眼看他死这里,却又有些害怕真会如此,不觉就有许多话认为必须此事说完。

  “露水,到底为何如何伤我心?当年到现在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使你变成这般?这些年我日夜对你思念,一直相信就算天下人都唾弃我,也有你绝对不会负我。不想……今日竟会如此,我眼见快死,可能让我死个明白?”

  露水却哪里理他?

  天玄无敌见她这般态度,又察觉怀里宝物能量便要彻底丧失能量防护作用。这才真相信,露水真已对他无情了。绝望之下,又是伤心难过,又是不甘。

  又想着就此死在这里算了,又不甘落得这等结果就此与世长辞。禁不住又想起其他,玄门遭遇,天玄韵,兰帝,希等诸多他恨极之人。

  渐渐的,胸中不平之气更是浓郁,念及连露水都如此,自觉这天地间当真无一值得信任,便只有那强大无匹的力量才能拥有一切。

  这么想着,突然不甘和仇恨愤怒又占起上风,就又不愿就这么死在这个无情女人面前,暗自发誓必要复仇。

  顿时又气又怒道“好。风露水!你今日如世人一般对我无情,小看不屑于我天玄无敌,今日我便在此立誓,日后若不让你重新审视,不让你和他们拜服于我脚下,我便不得好死,枉自为人!”

  天玄无敌自说罢这些,带着满腔愤怒伤痛,转身便急匆匆朝外飞赶离去。

  在他一转身时,露水终于抬起一手,指向他飞去方向。

  那空洞声音也响起来道“擅入此岛者,杀无赦。”

  说话间,那指尖便已形成一团旋转的风球,疾射出手。本已飞远的天玄无敌听到这话,吃惊之下猛然停下回身望去,那风球竟已飞近面门,顿时感觉到里头夹杂的强大杀伤破坏力量。

  不禁错愕愣住,万万想不到,露水竟当真会对他下此杀手。待道被那风球狠狠轰着面门,只觉得身体被强劲的气流旋风撕扯的快要粉碎时,惊讶化作愤怒,冲天怨怒。

  下一瞬,天玄无敌就感觉到身体,连带那痛楚的感觉,身体里的灵魂,都片片碎裂。

  待得他完全被撕扯粉碎,一股冲天黑气直冲云霄,整座风后岛里都反复回荡起他那怨毒仇恨的声音。

  “风露水!我天玄无敌绝不会就此死去,绝不会!你等着,你们这些人都等着,哪怕化魔化鬼,我也绝不会就此甘休,终有一日,我必回来,让你们都知道后悔的滋味,让你们受尽折磨和屈辱……我发誓……我发誓……”

  冲天黑气渐渐消散,消逝,那声音也渐渐平息下来。

  露水那只抬起的手又自落在小吃石像上来回***起来。

  在神眼中,在神的生命中,一切不过瞬间璀璨光华,记得也罢,忘记也罢,拥有过也罢,不曾拥有也罢,都不过如此。

  ‘我的永恒,在这里,永远在身边,它以不灭的坚韧,誓言将我永远守护……’

  风后岛,渐渐恢复往昔平静,岛上嬉戏着的那些万千妖精,包括风后露水都不知道,在不远之外深邃的海底,有一双沉睡的眼睛正缓缓睁开。

  那眼睛中,充斥着无尽仇恨,无尽怨毒,憎恶一切,恨不得毁灭一切的冲天仇恨。

  

第六节 无赦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