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十年之约

    “倘若如此,你又是我何人?我又是你何人?”

  当兰帝问出这话时,纷纷飞扬飘落的大雪骤然更见猛烈。刹时间将两人发上,衣裳覆上厚厚一层。

  两人之间,也被那雪雾隔挡的见不着对方面目。

  兰帝便立那等着,一等好半响过去,不听魔尊回答。又过片刻,他终于想要追问时,恰好听她说话道“对头。”旋又接着道“地魔宫里尚有个于你有约之人,且快去料理罢。她自在那,实太影响本尊行事。”

  兰帝感觉她似有逐客之意,当即晒然笑道“原本我当是偏不走的,不过想来这约定是已推迟好些日子,所以才去。”

  末了自有抬头朝天,自语道“来是看雪,这会倒真对得起此行了。”

  说着,迎接着纷飞落雪缓缓飞升到半空,低头朝魔尊所立位置望过去眼。却被雪隔着难以看清,当即双手并握,剑指重叠,瞬间聚集起一股黑色剑气,朝天一指。

  一道粗大黑色光柱,刹时自手中疾飞出来,周遭大片空域气流纷纷被抽离上天,纷飞的落雪不见融化,却全反向朝高空飞升起来,下方魔尊那静立的身影和抬起的面孔顿时被他看个一清二楚。

  剑气光亮治飞射没入、穿过云霄不见,渐渐的,满天飞雪又渐渐朝地上纷纷飘落下来。

  待落至兰帝头上时,他身形一闪,已去到数百里之外,远远离开这片极北之地。

  此刻他并没有心情徒步观景缓,一路飞赶之下,不过多久便已靠近逍遥和中立城。心里略作思量,还是决定待去过地魔宫后再去兰傲处停歇几日,顺道着人问候义姐逍遥仙子。

  却不禁又想,逍遥仙子前世曾与他绝义,今世也不知会否仍旧因浩劫原因不愿理他。当初向来她不知自己当真是剑帝转世,如今怎都已知晓。

  这么片刻想的功夫,人便已飞过逍遥山,越过中立城。他自飞行极快,浑然不在意会碰着仁爱城半空的巡防,也不怕地魔门各城镇掌控魔门炮的炮手能见着他。

  这般不久,很快到达距离地魔宫最近的魔门三城附近。兰帝不禁想起白昼门主,思量片刻,还是放弃去探望的打算。

  接着就又想起黑夜门,那个照曾独人单刀杀伤他们百余高手,最后将董理斩杀,内力包藏着董理传人,还有那曾当在十三手下时得罪的仇敌,和他今世可谓有着强烈敌意的门派。

  经过黑夜山时,他还是没有停留。待得终于上到地魔山,却发现,整座山上下许多地方都有散步的魔宫守卫,其中没有一个气息是过去数次来时曾遭遇过。

  他自在天上观望不多久,就有一队五人魔卫飞近上来,兰帝看到这几人模样,不禁暗自叫奇,五个人几乎看不出任何外貌区别,全是四方脸,蜡黄的肤色,连身高,体形都不见差异。

  几人一飞近上来,各自停稳,为首一人便喝问道“你是何人?”

  兰帝暗道这下可麻烦,莫不是要硬闯?突又想起身上的魔尊袍,便手指着长袍道“还不开门!”

  那五人从开始就已在打量他身上的魔尊袍,这时互相交头接耳片刻后,有了主意。为首那人自绕兰帝飞行一圈,验证一番,才终于肯定那确非假冒,当即恭敬为他领路,着其它同伴打开进入地魔宫的传送门。

  这时兰帝打量着周遭其它巡守,发现所能见到的个个都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般。心下很感奇怪,没见过听说有这么多人生一模样的。

  突有一想,顿时明白,这些人恐怕根本不是普通人,极可能就是魔宫制造出来的‘人’。

  一路到达圣魔仙殿,仍旧琢磨着为何要将它们做成一个模样。

  兰帝停下脚步,左右张望打量半响,面前这座大殿外围墙通体黑紫颜色,围墙上每隔短距离,都有一根紫白色奇异材质构成的长柱子,于大殿高处一点连接。柱子之间有着一层层能量光幕,显是防护壁。

  张望半响,又对校记忆,不禁奇怪,不曾记错,这本当就是圣魔仙殿,但这模样又哪里是?当即有些后悔,进来时不当拒绝护卫的领路陪同。

  兰帝在左右附近走一阵,其它建筑部分也与记忆中颇有不同,但仍可大致分辨出来。当下回到那怪模怪样的大殿外,这明明就该是圣魔仙殿。

  于是顺着围墙讯这殿堂大门,终于在记忆中的背面寻着,殿门上有四个魔宫护卫飞在上头忙着挂匾牌。定睛一看,牌匾上写着三个银光大字‘妖后殿’。

  当即脱口朝那几个护卫问道“这里不是圣魔仙殿么?怎得你们换了这牌匾。”

  就有一人回头,答他道“宫主有令,自今日一个身着魔尊袍的男人踏入开始,地魔宫再没有圣魔仙这个人。”

  兰帝当即明白过来,这显然就是说他,妖后知道他今日会来,也知道今日之后圣魔仙便不会存在。想明白这点后,他不禁暗自来气,这女人,我偏不让她死看你如何!

  想罢,旋又一转念,怎可能这般斗气法。只能作罢。

  当下带着不痛快穿门而入,才一进去,就见着过去服侍圣魔仙的女侍,见着他,红着眼睛,带着一脸掩藏不住的悲伤,欠身施礼。

  便开口道“公子你终于来了。你若再来晚些,仙主子就要被妖后杀了。”

  说着,那女侍便一副忍不住垂泪模样。看的兰帝心下大为尴尬,她道自己是来救人的,其实他如今就像张催命符一般,圣魔仙见不到他还罢,一旦见着,妖后就要回归那具肉身。

  于是也不答话,随那女侍一路去到殿后,自通道进入那另一空间之中,有着无数金属房间的堡垒之中。

  一路到达那间曾来过的房号门前,女侍敲门朝里通报声后,自就告退又离开。金属壁门同时打开,兰帝跨步走近。圆室内,三角光架中,静静坐着一脸将死模样的圣魔仙,她身上衣裙满是鲜血,罪角仍旧止不住的溢出鲜血。

  见着兰帝时,还抬头朝他报以羞涩一笑。

  “你来了。”

  “我来了。”

  兰帝注视着她这般模样,一时滋味百千。脑海中不禁回忆起今世与她的多翻相遇,从中立城时见她容颜忍不住调戏,到身处地魔门时在这殿堂的停留,面前圣魔仙那一如当初既羞涩又坚强面对的容颜,一时禁不住让他感怀万千。

  末了,想起此行所来目的,想起她即将消亡,变成另一个人的时候,便开始心里发痛。突就想到在地魔门他面前*化气的火栖云,想起忘情山那个对他说,他一定能够走下去的照。

  他自想着,圣魔仙身后突然转出个紫衣裳的女人,微笑着冲他道“我们都在等你。非是我要这般心急,这个身体,已经过不得今日。”

  兰帝回过神,朝妖后望去。见她又侧脸凝视着圣魔仙,一脸的哀伤流于言表。

  “你既然知道我要来,何必还让她遭受这般苦痛。”

  妖后尚未答话,圣魔仙已抢先答道“不是她的原因。是我自己闹成这样。”

  妖后这是伸出手,轻轻的,小心的***着圣魔仙脸庞,轻声道“她其实已知道结果,所以就想要开启这里的禁忌,试图在离开之前尽量把你埋藏的前世一切找出来。然而,她的存在只为我的完整,那些禁忌不是她所能触碰,当她尝试时,也知道那结果是必死无疑,仍旧选择不顾一切的去做。”

  兰帝听着,当初火栖云离开,照离开,小吃离开时那股噬人骨肉的痛楚禁不住又自心里生出来。

  圣魔仙还是那副模样注视着他,突然伸出手来,眸子里闪烁着期待,看不到丝毫犹豫和对失望的恐惧,似在对他说。

  ‘当初的约定,请你给我一个回答。’

  妖后双手轻拥着她身子,脸上写满哀伤,似为她可惜,遗憾。

  迎着她目光,兰帝心下不仅有些犹豫。他已经看出来,她如今情形已无法活下去,她所要的,不过是听他亲口给她一个等待已久的答案。

  是否该让她带着欣慰满足离开?还是仍旧如实告诉她那血淋淋的真实结果。

  他正抉择着,突听圣魔仙重咳几声,满口鲜血止不住的从嘴里溢出,让胸前衣裙那尚未完全干涸的血迹又增一层鲜红。

  她已经等不了他的犹豫。

  兰帝当即跨前一步,轻握上她手,紧紧凝视着她,一字字缓慢而清晰的开口道“我非常欢喜与你相处,然却不能也不会娶你为妻。

  不能,因离开的照和小吃都着我绝不可娶你,过去一直以为若非如此我定会娶你。但事实却非如此,我心意实非如此,若不然,没有人能阻止我来这里牵上你的手。实为,我不会如此做。”

  圣魔仙听罢了他这番话,含着微笑,留下句话道“这才是剑帝,永不为虚幻所迷,不为过眼云烟而动。我已完成今生所负使命,也很高兴,能在你面前离开,很高兴你没有安慰我。”

  于是,她的眸子,缓缓闭上,身子无力的瘫在妖后怀中。

  地上,落下自妖后眸子中流下的清泪。

  

第三节 十年之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