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无双

    魔化巨龙勃然大怒,张口碰出一道黑色光柱,当头朝魔尊压落。

  随即就见眼前一花,魔尊身形一阵模糊,显已闪离原地,下一刻,人已跳上巨龙脑袋,双手抓着一边犄角,猛然发力,就要将巨龙抛甩开去。

  巨龙头上吃痛,猛然遭受力量甩带,自然使足劲道抗拒。一人一龙竟就此僵持当场,一者甩之不动,一者也无力摆脱。

  这般有片刻功夫,魔尊一发横,双手黑红能量骤然闪动,就听咔嚓一声,魔化巨龙一边犄角整个被齐根拗断。魔化巨龙骤然狂怒,张开巨嘴,猛的朝魔尊咬去。

  后者身躯骤然化做光影,涨大寻常二十倍许,两手十指分别硬生将巨龙上下颚抓穿,抵住它那巨大力量的冲撞,同时发力,竟要将巨龙硬生撕开两半。

  两者力量正面相较,正僵持间,巨龙猛觉重心引力发生变化,骤然超前倾去。这一重心的突然改变,顿时让它能量所使出现偏差,就绝巨嘴一痛,两颚已被撕裂。

  当下又痛又惊,那巨长的身子急剧扭动,夹带着呼啸风声朝魔尊扫将过来,藏与云霄之上的大尾巴也终于露出来。

  那身子尚未扫到,环境重力再度变化加剧,巨龙抗拒的力道再度偏离,硕大巨长的身体溅射着黑色血雾,从头部起被魔尊双手硬生撕裂。

  黑红能量,随着离开处不断蔓延,直至方露出云霄的那黑色龙尾。这时魔尊才松开手来,漫天血雾中,魔化巨龙那变成两半的身躯无力的朝地面坠落,触及地面处,无不将地面砸压的雪飞冰碎。

  那方才撞入冰峰之中的白虎,此刻脑子才方从冲击中恢复过来,就见到这等可怖场面,一时间再没有勇气朝魔尊发动攻击。

  半空中兰傲看的心中叫奇,暗道她体质恐怕不再二弟之下了,竟有撕裂龙中魔王的可怕力量,那对手,当真名不虚传。

  一直自惜身份和不愿参战的中立真尊夫妇不如兰傲般早习惯兰帝力量,此刻见到这等场面,内心惊骇真是无以言表。

  人与这等天地妖兽自天生就存在资质的差距,便是修为强大也自来不可能具备如妖兽般可怕的直面力量,所胜者,均在变化和灵巧而已。

  何曾想到竟有人能具备这等超越妖兽之尊龙的强横劲力?

  到这时,中立真尊之妻才终于打心里承认面前这个,当真无愧地魔宫当年骄傲之称——唯一魔尊之名。

  天地初开时让九真祖绞尽脑汁才击败的兽王在她面前,如此不堪一击。

  魔尊将那魔化巨龙撕开两半后,便恢复原貌,静静立在离地半尺的虚空,以冰雪所化寒水清洗着双手血污。

  待得她洗净双手,恢复冰雪般白亮时,身形猛然一闪飞高半空,双掌交错,聚集起一股黑红能量,猛然朝先前所立地上压落。

  就见一张十丈长短的黑红能量巨掌整个印上冰雪地面,没入其中,紧接着冰雪之下传出一声凄惨嘶鸣,竟是那九头蛇藏身冰下,此刻闪避不及的被一掌拍个正着。

  魔尊一掌拍出后,再不朝下方那深邃冰穴看一眼,回首拿眼扫过兰傲和中立真尊夫妇脸上。

  淡然道“本尊已给它机会,它既不知把握,既没有勇气出手,便在冰雪深处好生沉眠吧。”

  说罢,目光停落在兰傲脸上,语气无波的询问道“你还需积蓄多少时候能量才有勇气出手。”

  兰傲仍旧积蓄着能量,微笑注视着她道“尚需不少时候,不过你也不会闲着,战斗岂会这般轻易结束?”

  话落,天地骤然变化,自空中云层之后,绽放射出蓝色光亮,刹那间笼罩整片极北之地,同时一个苍老而温和的声音响起道:

  “天地生万物,亦养万物,生与死,存在与消逝,均不过天地变化之一。故生可化死,死亦能化生……”

  魔尊听得这声音想起,微微动容。

  一片蓝色光亮照耀下,就见周遭境况骤然变化,那已死的魔化巨龙身躯以极快速度合拢,恢复生机,那尾巴已断,嘴巴烂去半边的白虎迅速重生愈合。继而是周遭环境,爆裂的冰地,崩塌的雪峰,全都时间倒流一般的重新合拢,耸立。

  一切的一切,回到激战之前模样。

  魔尊静静看待着周遭一切变化,待得蓝光消逝,才开口道“大忘情门法中的天地轮回,道还是首次亲眼见着,也算你这老头名头不虚。”

  半空中,那声音又叹息一声,说话道“为师心中对你同样喜爱……”

  魔尊就猛然冷喝打断道“闭嘴!本尊过去虽从未拒绝你以师之名自居,却非表示本尊便接受了。”

  那声音却不理会她说话,自又继续道“然不得不说,为师心中却更喜剑帝徒儿,在为师修为大成的万千岁月中,如此不惜自毁修行试图强自改变之事,不过两人。

  今日此刻,为师仍旧予你奉劝,放弃前世之怨,踏入你本当归属命运吧,为师实不愿眼看你堕入无尽轮回,你之所为所行,已然背离地魔神祖意志。你可自知?”

  魔尊渐渐变了颜色,眸子中首次现出怒意,仰首眺望虚空,冷声道“太上老头,休提你那所谓大忘情之道,你一生授徒无数,无一真正踏入你所授之道。你今日来点化本尊,本尊尚该点化你才是!

  天地唯一而存,人便是人,欲以人做天地同存,本属歧途。人可拥胜天地之力,却永非无动于衷天地。你昔年为逍遥黑心自毁修行,后为剑帝自毁修行,未能改变前者定数,同样不能改变后者定数。

  昔年念妹子和剑帝之故,容你以师之名自居,如今本尊早已不再承认你。旁人只道天地浩劫均因剑帝,谁有知晓那浩劫之生,从开始便因你这老头!神之命运岂是你所能掌控,若再不休手,你亦将将不久!”

  那声音听罢又自一声叹息,悠然道“可惜,可惜。你至今不知迷途归返。这天地,早在当年便当于你和兰傲这孩子结成连理注定踏入玄魔两道治世归一的平静之中,如今,你仍旧要如当年般背离地魔神意志,走入岐途,为师也再不能期望于你了。”

  魔尊单手拂袖,变做双手负背,昂首挺胸,眺望虚空一字字道“老家伙,本尊知道你一直暗自引导地魔神意识回归聚集于依稀身上,试图将之唤醒。

  然本尊毫不在乎,本尊早已料到终一日将面对玄魔两神,本尊道路,不受你等左右,更不惧任何挑战,今日休道多出个你,便是玄魔两神皆有继承齐来此地,也休想让本尊低头!废话无需再说,你们一干蝼蚁,尽管来战!”

  魔尊这番话才说罢,半空中突然一阵白光闪动,多出个人来。

  来人一身白袍,手中执一柄杀气颤聂人心的邪剑,一头瀑布般的头发环绕曲线饱满的身躯凌乱飞舞,一对冰冷的眸子紧紧凝视着下方的魔尊,开口道:

  “地魔神意识继承者是否存在本仙不知,但天玄月意识继承者如今便在此。”

  魔尊拿眼瞧天玄韵瞧一阵,又转至虚空,双手自背后伸出,一身黑红能量骤然狂暴,疯一般朝四面八方,朝苍茫虚空蔓延。

  天地刹时笼罩在血腥杀戮氛围之中,黑红积云中,渐渐飘飞出飞扬的雪花,那悬飞半空的魔化巨龙身上沾上,顿时发出凄惨吼叫,但凡被雪花沾染处,鳞甲被腐蚀,肉体开始腐烂,腐烂伤口处高速朝周遭扩散蔓延。

  不片刻功夫,那才方复生的魔化巨龙在半空疼痛难当的扭曲摆动一阵,竟又这么肉身完全被能量腐蚀溃烂死去,尸身又自失却力道的坠落地上,一动不动,不见丝毫生机。

  这变化顿时让其它人心生警惕,都架设起能量护壁避免被那看似雪,实非雪的能量光点碰着。

  独独天玄韵不以为然,一手轻扬,将大片飘落的飞雪扫荡开后,手中那把妖剑,渐渐发光,充斥天地之间的黑红能量力量,紧随着疯狂涌聚往她手中剑身。

  魔尊制造的控制能量空域,竟就这么被她破去,那许多能量反被她手中之剑所吸纳,闪耀着性质如魔尊真气一般的黑红光亮。

  天玄韵这时才开口道“很可惜,恐怕你今日再勿要想施展任何能量外泄的法术了。”

  魔尊神色丝毫不变,静悄悄立那。

  兰傲面露一丝讥讽之色,朝她道“我早已说过,所谓神道只是可笑,当遭遇同等强大,所谓的神道仍将如世俗人道般顺应形势,随波逐流。”

  天空恢复苍茫,云层之后,突然又亮起一阵蓝色光华,那腐烂而死的魔化巨龙,有如方才一般,重生而立。眸子中多处更炙热的仇恨和杀意,那本来有些畏惧魔尊的白虎见状,彻底抛弃顾忌,恶狠狠的迈步朝她逼近。

  

第七节 无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