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魔与圣

    白虎,魔化巨龙尚未发起攻击,魔尊所立之地大片冰地突然塌陷迸裂开来,九条数个壮健男人腰粗的蛇身自冰地中钻将出来,身体之间有着能量光幕相互连接,形成一个牢笼,迅速收拢身体,并拢一起,似要活生生将魔尊夹死其中,九个硕大的三角蛇头,嘶鸣乱舞。

  爆裂飞散的碎冰块中,它那庞大的身躯逐渐升起。众人正猜想被蛇身夹杂其中的魔尊如何时,就见九蛇那才方显露的身体又自往下沉没下去。

  下一瞬,才看得清楚,原来那九头于下半shen子连接处,竟齐齐断开。九条硕长连接着蛇头的身体,在半空中胡乱摆动挣扎着,纷纷跌落至冰地,砸得地上大片雪冰激飞。

  原本被蛇身夹于中央的魔尊,待看的清楚时,不禁为其变化惊讶。

  原本一身黑红长袍已有不少破损,那一头黑长发,如今变成雪亮之白,一对眸子整个散发着炙亮白光,浑然分不出瞳孔与眼白来。覆裹全身的真气能量色泽也成炙白,恍然便是玄门正统修行方式炼化。

  半空中的天玄月首先色变,如此一来,既是说手中之剑再不能可知其法术,心里却禁不住升起疑云,地魔宫中何来玄门正统法术?堂堂魔尊又岂会修炼这等功法,难道她还能玄魔双xiu至同等厉害地步不成?

  天玄月自信本身资质已非寻常,又想魔尊如今复苏不久,便是有奇特功法如兰帝般得以真气上不逊他人,也未必就能强过她手中之剑,更不曾重归往昔真神之体,当下便暗不服气。

  且因知其可说就是依云之故,内心本就有着莫名敌意,当即执剑飞近道:

  “本仙试试你玄门修行如何!”

  话一说罢了,人已原地消逝无踪,下一瞬,已然执剑挥刺而至。魔尊浑然不做闪躲打算,信手轻抬,便朝那递来的剑身一弹,剑颤不止,发出经久不觉的颤鸣,那声音里头,仿佛夹杂着如人般的凄惨哭号。

  首当其中的天玄月,眼见剑刃所附剑气距魔尊身体不过半寸,突觉手中玄月剑受到一股巨力,频率极高的颤抖摆动,就觉得自剑上径直传过一股巨大冲击振荡力量,那感觉,似极兰帝所爱使的破天飞剑冲击之力。

  手臂刹时发麻,覆盖着的真气全被震的散飞天地,肌肉骨头颤抖振荡之间仿佛要迸裂离体一般。随即就见手中玄月剑脱手远远抛飞向一方天际,眨眼竟已远的只见微光。

  天玄月强忍手臂痛苦,运转真气半响不能恢复,突见玄月剑被震飞上天际,哪里容得失却此剑之事发生,当下施展起虚空飞剑,闪身追着去了。

  魔尊一指弹飞玄月剑后,也不再出手攻击,任由她离开远去。自却又抬头仰望虚空着道“太上老头,本尊并不喜见血,更不愿见无谓血腥污染这片洁净之地。这等一干蝼蚁,永非本尊之敌,如今也已见识本尊之威,此刻退去,也不留难。这是本尊最后警告。”

  说话罢了,天玄月已然寻着玄月剑飞闪回来,停在半空,杨剑就还要再斗时,包括她自己在内,旁人都才发现,那柄无上妖杀之剑距离剑头三寸处,竟被魔尊方才一弹之力下震出个圆孔。

  天玄月察觉这不可思议的事实后,不禁愣呆当场,心下又惊又怒,却又禁不住对魔尊那双手生出寒意。

  魔尊这时便才拿眼瞧她,缓缓道“这等修为,留此不过枉送姓名而已。非是本尊羞辱于你,这三只蝼蚁虽不过如此,却也都胜你一筹,尚且不敌本尊一击之威。”

  天玄月哪里能相信和听得进这番话,当即又羞又怒喝道“闭嘴!妖孽……”

  正这是,半空中那苍老而温和的声音突然响起,打断天玄月的喝骂。

  “玄月,为师当年曾对你提及,大帝当年所以弃此剑造天玄大帝之剑,非因此剑杀气之故,只因不需之故。”

  天玄月听着似懂非懂,隐约似有所悟却偏又不能清晰把握所以。

  但也因此平息内心激荡情绪,缓缓将剑收归回敲,双手捏做剑诀摆开架势冷然道“勿要以为力大便能胜我,如此小看本仙,且让你知道厉害!”

  说着,双手便已催动真气,化出两柄白光闪闪的能量气剑出来。随即身影晃动,便已施展开天玄剑舞,刹时一化为二,一个影响双手执着白光气剑,扑斩至魔尊面前,身形千变万化,不断闪挪移动,试图避免攻势为其把握再度正面交击。

  不远一旁的接近半响却环绕魔尊踱步始终不敢贸然出击的白虎此时再不愿错失机会,便觉天玄月独力根本不足以击败面前这厉害女人,若不夹击,难挽僵持局势,当即悄无声息的从魔尊身后飞身扑上。

  半空中的魔化巨龙两度惨死魔尊手下,此刻对她是既恨又惧怕,根本不敢再接近下去,又碍于体型过大,不如白虎般可随意变化,便不断释放着黑雷法术,遥遥发动攻击,虽难以轰击打着,却也多少起着干扰作用。

  这番一来,魔尊似终于不能如之前般轻松结束战斗,三人夹击下彼此进退有序,无一贪功冒进,全都避免与之正面硬抗,一时间倒让魔尊伤之不着。

  再者天玄剑舞本以速度见长,在天玄月不断配合虚空飞剑法术下,竟也让人难触其衣襟。

  看似僵持的局面,又过得片刻后,天玄月渐渐察觉不妥。魔尊似非不能伤人,她那模样仍旧平静如初,仔细一想,她似根本不曾主动追击过,一直静悄悄立那,近者迎击,逃开也不去追赶,唯独巨龙御使的黑雷轰落时,身影才刹那模糊,避开过去。

  天玄月正猜测疑虑时,天空中那蓝色光亮又再亮起,刹时就让她觉得方才剧烈消耗的真气仿佛突然全恢复过来,顿时精神大振。

  侧目斜瞟巨龙和白虎,无非如此。

  原本周遭散落的九蛇头和半截身躯也都不见,冰地之下猛然响起一声怒鸣,紧接着冰穴处,钻出九个三角蛇头,继而飞出那方才已然死亡的九头蛇妖王。

  它一现身,九颗脑袋齐齐转向被围攻的魔尊,血红的双目似要喷出火来一般,随即九嘴张开,浑然不顾会否殃及池鱼的射出六道粗大能量光柱。

  六道粗大光柱疾飞射近,强劲的能量波动催得所过处冰地冰雪迸裂散飞,其势汹汹至让天玄月不敢做丝毫迟疑,当即抽身闪退。

  便在这时,退避的天玄月心里猛道不好。

  就见九道光柱已然轰至魔尊面前,她那双手骤然化影,变大数倍,一番挑拨牵引,九道光柱齐齐变相,速度倍增的分析白虎,巨龙和天玄月而来。

  且有三道逆向回飞,首先轰落在蛇王那半身躯干连接部位,轰然巨响之后,那庞大的身躯竟然被光柱力量炸的稀烂,九条连接蛇头的半截躯干,四散抛落冰地,挣扎动弹一番,便没有了生气。

  紧随蛇王之后被两道并做一道的光柱轰个正着的就是白虎,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整个被轰成粉碎。然后才是天玄月,才方施展虚空飞剑,她就突然醒悟,不妙。心知魔尊必懂生死轮回心法,这一来便等若她稍加真气进去,就能一举将四人击溃。

  她自才施展虚空飞剑,一时不能再度聚集起能量。这般想时,果然就见两道并在一起的光柱,穿越空间般一闪飞到面前,匆忙之际出掌相迎,看看于胸前将光柱抵住,却被其中强劲冲击震荡力量打的不能控制身势,径直抛飞上高空。

  虽受此一击双掌麻痹,胸口气血翻腾无比难受,却也避过那光柱随后的剧烈爆炸性伤害。不似那半空的巨龙般,失措之下虽看看扭头避过,颈部却被炸烂,仍旧没能逃得性命。

  天玄月这番被抛离上天,接连穿过层层云雾,周遭已充满寒冷之气时,才终于止住势子,稳住停下。忙便运转真气,想要重生愈合体内创伤。

  就又见蓝色光亮闪起,沐浴其中,她便觉得体内伤势瞬间痊愈,被震散消耗的真气迅速恢复至最佳状态。忙低头一看,果然下方惨死的白虎,蛇王,巨龙,一一重生复原。

  一时间现下禁不住对不知身在何处却能看着此地状况的太上真尊心生敬佩之情,这等神奇法术,竟达起死回生境界,实在让人不可思议之余又禁不住猜度他到底有何等高深修为。

  想起下头静悄悄立那,神态纹丝不动的魔尊时,又一时滋味百般,过往那份几乎目空一切的骄傲,在这女人面前,荡然无存。

  随即,杀心更甚。更欲要在此将其击败杀死,似如此方能证明,似如此才能拾回自信。片刻前隐隐有些介怀于三兽相助联手的情绪,此刻也都没了。

  末了又为这情绪生出些许羞愧,却又咬牙不想,一手高高抬起,一手捏做剑诀,轻按额头眉心位置。

  渐渐,就有一轮银色新月印痕,显露出来。

  下头的魔尊,突然抬起头,仰面眺望着她,以及她眉心那轮闪烁着银光的印记,仿佛大老远的距离,仍旧能被她看个清晰。

  魔尊的脸色渐渐有些微妙变化,似为这印记和天玄月所施展法术动容一般。

  

第八节 魔与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