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节 外力与内力

    妖魔独孤照语带讥讽道“轩辕小帝做为既与你有干系,不是为你所指使,便是所为有求于你。你们之间关系岂同寻常?玄门仙境之内人尽皆知你们关系自入门起便一直来往密切。此事竟说不知,岂非可笑?”

  兰帝心道这话才真是可笑,与我脱不得干系便一定知晓其去向么?当年我尚且不知他背后有这等些事情和身份使命。

  当即便要说话。突然,天地骤变。

  原本白昼晴空突然放暗,天色迅速不如黄昏,就见高空的炙阳迅速西下沉落,继而变做黑夜,满天繁星布空,闪烁不定,党中升起一轮银月,其光异常炙亮。

  骤然之间天色环境从白昼变成黑夜,众人无不讶然,再看天空繁星密布,那银月尤其诡异,不约而同都感到似是什么厉害法术造成天地旋转加快,而后定格,早就白昼黑夜刹那转换。

  紧随着,漫天繁星光华剧盛,无数能量线芒彼此连接交错,让天空生出副奇景。

  兰帝虽不知具体所以,然其对能量感应何其敏锐,刹时心有所悟,领会到这法术原理,竟是以神之意识操纵引导天际之外繁星力量,通过特定阵法格局轨迹引向银月,以特定传输凝聚法术,使之聚集,继而引往自身,以这些力量创造这天地间其它诸般法术无可匹敌的杀伤力。

  果不其然,又过片刻,数颗主星汇聚起的能量尽涌往当中银月,而后汇聚成一束,从天朝北急速降落。

  大地和天空,顿时承受消化不得如此强大能量波动影响,开始颤动。

  兰帝心下一阵恼怒,哪里来的愚昧无知之人?突获真神意识却无神之心,做下这等可笑滑稽事。如此借用天际外力,岂非引火烧身,稍有差池必然导致这天地不能承载步入大毁灭么?

  他虽无庇护天地之心,却也不能忍受存在这等不知所谓人。

  心下哪里还有空理会陈留和妖魔独孤照,起身便要飞赶过去。

  突的,周遭景象一边,生出个幻境力场,再看不到原本的星空,全陷入一片死寂的黑暗之中。就听陈留喝道“哪里逃!”

  兰帝心下吃惊,陈留绝没有这等修为能制造出如此力场虚空,一时不知环境如何,便停下飞冲之势,放开意识搜索起党中变化。

  最后,目光和意识同时落在陈留手腕上戴着的那串黑色珠子上。

  陈留强自冷沉着脸道“师尊,倘若当真与你无关。请道出轩辕小帝如今所在,弟子自会接触死冥力场,否则,弟子难以相信师尊清白,埋藏于心的多年仇恨,不得不朝师尊宣泄了!”

  兰帝看着那串珠子,一头惊叹这法宝的厉害,一头拿两人不知如何处置。若要击杀两人,自是容易,这等法宝制造的力场绝奈何不得他。

  但想到此事当真有些误会,这陈留又是唯一点名承认的徒弟,这般杀死,他自想着就感好笑。至于那妖魔独孤照,虽助陈留来为难,心里却对她生不出厌恶之意,一则本对此人生平过去颇有好感,二则她那名字,以及追求总觉得有独孤照相似。

  但此时想起外头变故,不敢有丝毫耽搁,当即沉下脸道“陈留,速速解除立场。此法宝当真天地罕见,若就此被毁去实在可惜。外间变故非同小可,此刻无暇与你等纠缠罗唆,轩辕小帝所为虽与我有干系,却非我手下更非我亲友,如何知晓他如今所在?勿要被仇恨冲昏头脑。”

  陈留脸色有些动摇,念及家仇,却又一狠心道“师尊执意不说,休怪弟子无情!这死冥力场创自昔年冥帝,便是师尊怕也不能小看。”

  说着,双手一扬,那先前两具能量强大的活死人便首先超兰帝冲上,紧随着,力场中突然多出数以千万计的同等强大能量气息,蝗虫般蜂拥聚拢过来。

  兰帝顿时献身包围,勉强可见的视野中全是重重人影,层层叠叠,再看不到陈留和独孤照所处方位。

  数不清的压力四面八方压挤过来,兰帝当即运转起剑气应付。却不下杀手,心知这等力场之中,这些人数量根本就没有尽头,知道法宝继续能量耗尽才能结束,那不知需杀上多久。

  唯一办法便是直接毁灭力场,粉碎源头。

  念及外头变故,心下不耐,便做出最后劝告道“陈留,为师最后一趟劝你立即收手,你有此法宝将来遇到轩辕小帝时也可谓有得胜算,倘若今日法宝毁去,凭你本事七十年内休想杀他!”

  便听那头陈留语气坚决着道“弟子便是要寻他报仇,今日才非需师尊告知他所在不可!”

  兰帝心下暗觉如今此时的她实在不可理喻,他何需骗她说不知?既道不知自就是不知,被仇恨冲昏头脑的人当真说也多余,当即下了狠心,暗道你既然如此不智,失却这法宝也是你命数。

  当下再不留手,全力催动真气,自体内迸发出朝四面八方蔓延扩散的黑色能量,直将重重叠叠的死冥战士全震抛飞开,同时单手捏做坚决,朝陈留所在方位出手便是一剑。

  粗大的圆柱形黑色剑气,横空飞射而出,刹那间将所过之处挡路的死冥战士纷纷摧毁。陈留察觉到攻击,想要躲避,身子才刚要移动,就已感到一股强横能量擦过手腕肌肤,疾飞而过。

  整个人顿时一愣,心里禁不住生出一股莫名恐惧,同时听到一阵破碎声响。手腕上那串黑色珠子已被剑气轰碎,绽放着黑白光亮,化作碎片,自中涌出的能量四面八方的散溢开去。

  死冥力场跟随消失,三人又再身处繁星密布的夜空下。

  兰帝颇有些遗憾的朝陈留手腕望去一眼,虽不知这法宝她如何获得,但就此毁了,实在让人惋惜。这般想,却不停留,展开御空术法便朝不久前所见繁星能量汇聚之地飞赶过去。

  那妖魔独孤照此刻却施展起虚空飞剑追赶上来,催动仙剑便要攻击,兰帝身形一闪回退,一把将她手腕抓个正着,注视着她一字字道“你们胜不了我的,在我面前使剑更如自杀,回去吧……”

  说着,手腕一抖,将妖魔独孤朝横空抛飞出老远,便又自转身疾飞离去。

  陈留好不容易得来赖以复仇的法宝被毁,方才又受惊兰帝一剑,此刻仍旧愣在半空,脑海中一片空白,连他离开都不曾反应过来,自然没有追赶。

  兰帝摆脱两人,怕来不及赶到,当即不惜耗损真气施展起万里传送之法,一闪一没,便已到达五指峰上高空。

  才一到达,当即把握到全场形势。感应到似是太上真尊又颇有区别的意识波动于遥遥万里之外操控着此地能量变化,同时把握到所在尚有兰傲,中立真尊夫妇以及那早前曾见过的神秘女人。

  他才到达,便察觉到的似是太上真尊的意识突然消逝,竟似在回避他,避免被他追踪到准确所在而就此离开。不由让他一阵迷惑不解,却被眼前天玄月聚集起来正要释放出手的繁星之力激怒。

  这时刻,天玄月那聚集引导繁星力量的双手,已然朝魔尊推出一半。突觉面前影像一阵晃动,露出兰帝的身影来,吃惊之下更是极力完成进行一半的攻击。

  却觉双手手腕一麻,痛楚钻心,已被兰帝紧紧握住,眼见出手的攻击被他硬生中断,陷入进退不得局面。

  心下怕极那聚集的强大能量骤然失控,全副精神集中双手,维持着能量的稳定。又觉兰帝双手发力一扬,整个身躯被股巨大冲力带的后抛老远,才自止住。

  一稳住心神,便庆幸所控能量仍旧没有失控。又情绪见到兰帝那对充满愤怒的眸子,狠狠盯视着她。

  心下一阵错愕,就听他喝道“你这不知哪里冒出来的女人当真不知所谓之极,自己本事修为有限,竟为胜敌枉借天外之力,可知稍有不甚将引发何等后果么?”

  天玄月听着他的话,一时间竟没反应过来,半响,才突然意识到一个不能相信的问题,面前的兰帝竟然到此刻都不知道她是谁,方才言语之中更充满对自己的轻视和鄙夷。

  这会明白过来,天玄月竟仍不知道当否发怒发作,心下不知道该好笑还是好气。

  怎有这等迟钝之人?怎说当初几十年夫妻相处,怎能竟认不出自己的?连名字都告诉他明白清楚,天玄月,便是个傻瓜,都会马上想到两者联系才是啊。

  天玄韵刚消失,天玄月就出现了。这是何等明白之事……

  当下愣愣道“你……”

  兰帝却已打断道“我什么我?你这女人,还不引导繁星之力重归天际之外,发什么呆?战不过别人就自回去勤加修炼去,如此心性意识,简直空得真神之灵!”

  一番话说的天玄月突然做恼,便觉得他看轻自己,又觉得他言语中显然已肯定自己不如那魔尊,一时又气又恼的说不出话来,又怪他迟钝,又怪他如此横蛮无礼。

  好半响才回过气,冷冷道“魔尊既然这般厉害,接本仙一击又何妨。所谓魔尊之威,原来不过是依仗旁人说道理么!”

  说着,目光中满是鄙夷的朝魔尊望去。

  

第十节 外力与内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