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等待命运的审判

    兰帝带着虚弱疲惫的无情真尊,出现在风雪飘扬的极北之地,停留在五指峰上空,下方那亭子前,静悄悄站着单手负背的魔尊。

  似乎察觉到他们的到来,魔尊那张美丽而平淡的脸庞抬起,静静拿眼瞧着兰帝。

  于是,他内心那原本一丝愤怒在她目光下平息,初时以为见面必然脱口而出的质问,却竟没有出口。

  一阵急风吹过,让无情真尊不自禁打个寒颤,才让兰帝回过神来,想起她的重伤,扶着她降落亭子前,推近魔尊道“能治吧?”

  魔尊负背的手轻搭上无情真尊手腕,略输送一股魔气,答道“小伤。”

  也不接过,自顾转身入亭,轻按桌面。兰帝仍旧扶着无情真尊,心下渐觉麻烦,知道她是着魔宫的人前来此地,便要想将无情真尊扔桌前凳上时,那桌子下的通道就已经打开了,走出两人动作干脆利索的一左一右扶她进去通道。

  待秘道口重新又关闭,魔尊才开口道“她从此再不能离开。”

  兰帝顺手夺过她端着的杯子,一口喝干,答道“本也是你所收之人,随你发落。”

  就见魔尊信步又踏出亭子,边自化着杯雪水边道“若是我所收,就不会放她离开。”

  说罢,气氛又自陷入无声。

  兰帝自琢磨半响,便想问如今眼前之人与妖后是否仍旧同体不同魂之事,当年她们是否又当真如此。却又觉得,既要在此待上许久,似也不必问。

  这般想,虽觉得倘若问必然能得到答案,终于还是维持缄默。

  极北之地,五指冰峰中央,自这日开始,兰帝就留下,伴随多出的还有那修养伤势的无情真尊,却不如两人般闲着,化雪水的任务落到她头上。

  每每兰帝与魔尊入定般没有声息时,无情真尊总会单手负剑眺望天玄门方向,也不知是在回忆往昔点滴,又或是但有突然失却真尊的无情门如今状况。

  有时兰帝暗自想想,也觉得颇为荒谬。堂堂无情门真尊,突然成了不得离他们左右的侍从。原本他并无意当真将她囚禁与此,心里只琢磨着,她若还是回去,再遇到任何事情也不过与他无关而已。

  兰帝眼里,也从不认为无情真尊会是甘愿如此抉择的人。

  这么想着,终于忍不住一日,在她如往常般眺望天玄门方向时,走进过去,直言问道“我本来以为你不会留下。”

  无情真尊回首朝他望上,淡淡道“不都是在等待命运的审判么……”

  兰帝不禁想起如今未知的前世,再一想这话,暗自赞同。

  ‘是啊,等待命运的审判。’

  想着,他回首朝那个静静的身影望去,心情刹时复杂,那不经意间反复浮现的念头再度使他陷入困扰。

  地魔宫的战报,这时候又再送来。

  仍是关于黑水毒素污染扩散相关,但今日与以往却有些不尽相同,同时带来一个大变故的消息。

  ‘天玄门三个时辰前骤生大变,天玄大殿一侧的锁妖塔突然失效,大批仁爱神城妖魔冲入其中,解放其中被关禁无数妖魔。

  三刻钟后,天玄大殿遭毁,脱出的妖魔在玄门仙境四处破坏杀戮,天玄新帝及九仙门真尊抵抗不久,终不敌四散逃走,下落不明。’

  那人禀报罢了自就退去,错愕的兰帝和无情真尊尚未及消化这小心,又一人从秘道里走出。

  ‘玄门仙境已为兰傲占据,并施以黑水毒种,玄门仙境黑雨弥漫,顷刻间为黑水污染覆,更弥漫至玄门所属世俗,土地几尽遭为黑色覆盖。众多遭遇黑水毒素侵害的大小仙派紧皆投降甘愿归属仁爱神下,余者各自为战,或死或逃。’

  如是接连几日,所报者皆为玄门形势。

  ‘禀尊主,已查明天玄新帝纠集九仙门余者及世俗仙派中人聚集上古荒原。另据解析证实,锁妖塔之破全为大忘情法天地轮回所为,其中禁制于隔离空域内逆转时光回到初建状态。如今得施此法者推论仅得太尊一人。’

  ‘玄门所属之地尽为黑水覆盖,至今抵抗部分仙派已之天玄新帝所在,突围汇合中……’

  ‘新帝率领残余人马已于一个时辰前汇合,为逃避追击齐往极北之地飞赶……’

  ‘禀尊主,天玄新帝派遣使者至魔宫请求会面。’

  “本尊许,三日之后带他们来。”

  听魔尊答应此事,一旁听着的无情真尊暗自松口气,却又很快感到困扰,不知如今天玄门突然遭遇这等变故灾难如何还能挽回局面,更有些担心倘若见着无情门弟子,她将如何面对自处?

  想着,突然反常的一声长叹。

  喃喃自语道“生不逢时……”

  兰帝不知她何以突然说出这么句话,不仅面露疑惑想要询问,无情真尊见他神色知其意,不待他问出口已先答道“天玄韵何等出色优秀,偏偏生在这等时候,若不然,以其能,往昔诸多玄帝又有几人可与之比拟。”

  兰帝不禁恍然,心下却无法认同,他不知过往玄帝,只觉得天玄韵本事在他眼里也不过如此而已。却又不禁想起过去,禁不住生出几许惆怅情怀。

  可谓创建这天地的天玄门最后竟然这般毁于一旦,于情于理他似都不当对天玄韵之事如此袖手旁观。然而他又能改变得这局面么?

  不能。黑水毒既不能解,如今情形,便是没有兰傲的存在,大地也不能改变为黑色覆盖的结果。

  想着,不禁想起妖后,不知那女人能否有本事改变天玄门如今情况?

  随即又甩开这念头,暗自嘲笑这念头的无稽和荒谬。

  三日后,五指冰峰地风雪渐小。

  天玄韵那久违的身影在一行魔攻护卫带领下,远远自风雪尽头出现。

  兰帝抬头望去,险些便认不出她来。

  此刻的她非是执那天玄月剑时模样,目光有些悲伤,整个人显得无精打采,显是为天玄门变故打击沉重,至今未能自理。

  远远,天玄韵义看见他,目光就一直不曾移开,一直到飞近了,才在魔宫守卫的提醒下,看到魔尊,复又注意到亭子外头的无情真尊,神色禁不住一愣。

  随即很快回复常态,强打起精神正对魔尊开口道“此番会面,本帝非是求助,不过形势所需你我联手方可打败仁爱神,改变如今不利状况。天玄门如今虽为仁爱神所占据,魔门却也岌岌可危。”

  魔尊面无表情的自饮口寒雪水,也不抬头看她,缓缓道“说说。”

  天玄韵看她这般模样,禁不住有些恼怒,自强忍着道“玄门所以落得如今田地,皆因事情太过突然。当日太尊突然现身,以大忘情之法致锁妖塔禁制失效,以其中那无数妖魔修为,又岂是如今玄魔两门所能对抗。

  魔门形势虽不致如玄门如今,却也不好得多少。如今仁爱神收服绝大多数锁妖塔中妖魔,魔门必然更不能对抗其力量。如今之计,唯有击杀仁爱神,毁灭仁爱神城,方能使其势自内乱,玄魔两门方有挽回局势回到过去的可能。”

  天玄韵说罢,等了等,不见魔尊有开口意思。只要继续道“我虽可一击毁灭仁爱神,然而,……终因修为不足之故,实不能抗衡太尊的大忘情轮回法,有他在侧,无论聚集得多少真气能量,皆受其结界所制,刹那间被其法术倒流时光之效破去。

  所以,我知道你过去曾与太尊交手,倘若你能牵制住太尊,我便可以一击将仁爱神以及仁爱神城毁灭。那些妖魔丧失首脑,必生内乱,天地也就能回到玄魔并立局面。”

  天玄韵说罢不禁有些脸上发烫,想起上次交手情形,此来可谓鼓足勇气,心想魔尊即使真能抗衡太尊,想来无人帮忙也必不能成功击杀兰傲,若不然魔门形势不会如今这般日渐衰败。

  想着,不禁侧目看眼兰帝,不见有异,心下这才放心。相信他必是两不相帮,还是能容忍旁人在他面前讨论杀其兄长事情的。

  天玄韵患得患失的自乱想着,魔尊偏偏半响没有答话,正在她疑心被轻视的时候,魔尊突然说话,轻瞟她一眼缓缓道“信心的依凭是什么。”

  天玄韵初时一愣,很快明白并非讥讽,而是在询问他何以有把握能一击毁灭兰傲。

  当即手腕微微一动,手里多处一柄一尺长的银色断剑,一脸自信的答道“凭这柄断剑的威力,相信魔宫也听说过天玄大殿有一柄断剑,其威绝不在忘情剑之下。”

  说罢,略顿,很快又补充道“此剑真正威力绝非上次那般单纯借得星空力量,通过我的催动,更能将能量在一段时间哪尽收剑内,得以跨越空间距离,瞬间毁灭敌人于千万里之外。”

  兰帝这才略微动容,打量半响那柄断剑,暗赞此剑实在厉害。具备瞬间穿越能力,理论上若有人处于比敌人意识探测范围之外却能锁定对方,实属避无可避的厉害杀手。

  那剑上并无太多装饰,唯独一个新月印痕份外奇特。

  便要听魔尊如何回答时,通道里突然走出个人,天玄韵见着亭子中暗道开口,正吃惊时,就听那人欠身禀道:

  “尊主,妖后奉命邀天玄大帝往星宿塔一趟。”

  

第四节 等待命运的审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