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节 冲击

    那声音再度响起,仍如炸雷一般,继而雷鸣滚滚般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我没有来错地方吗?……没有来错地方吗……”

  早有心里准备拼命催动着无情心决,总算不至于如初时那般狼狈不堪,意识却仍旧在声音爆炸响起的初时,被冲击的险些溃散。

  而此时,十数把仙剑作队列状朝二公子能量柱外围高速飞近,显然是丰物等人如同无情般将意识融如法器,试图观看状况。

  “它为什么那么凶?为什么那么凶……”

  炸雷般的声音三度响起,靠近的十数柄仙剑纷纷一顿,继而有五柄颤动不已,飞快回头逃离远去,余数尽皆失去光亮,黯淡无光的朝地面坠落下去。

  显然,那仙剑的主人已被气灵所发声音震的意识溃散,蒸发消失于天地间。

  此行一路至今,除却真空同门师弟外,至今未损一人,却在此刻,只因一个好奇试图窥探,瞬间毙命十余,便是以无情心性,亦不由生出颤动。

  二公子身侧的小吃,初时恶狠狠的,暴燥不安的狂生嚎叫,在遭遇气灵声音冲击之后,承受不住的四足发软,瘫软在的,小小的脑袋一片团迷糊,却又很快恢复过来。

  却在气灵第二声响起过时,再度团软,口吐白沫,极是狼狈难堪,却在稍微恢复后,更凶狠的昂头朝着半空吼叫连连。

  终于在气灵道出第三句话时,整个瘫软地上,一动不动的再没了动静,也不知是昏迷过去了,还是死了。

  一直维持着沉默的二公子此时终于开口,声音阴冷,“我是来杀你的。”

  话音落罢的同时,身体周遭同时卷起一股漩涡气流,尘石,树木尽皆离地而起,被旋风吸入,继而卷上半空。

  不过眨眼功夫,一股直冲云霄的龙卷风已然形成,那原本仿佛撕裂天的黑色能量柱与这股龙卷风碰撞之下迸射出色彩斑斓的能量光芒,而后,龙卷风,能量柱同时消弥,无踪。

  周遭一片狼狈不堪之景。

  原本不知死活的小吃,此刻仍旧紧闭双眼,在龙卷风起之时,金属般坚硬的双爪硬生刺入二公子小腿,以之作为依靠,竟这么逃过厄运。

  此时气喘吁吁的,仿佛再无半分力气的瘫趴在黑土泥地上,一动不动。

  一个近乎透明,没有五官的女人形体,离地悬浮,屈着双腿,就那么突然出现在二公子背后,炸雷般的声音再度响起:

  “为什么要杀我?为什么呢?你也要杀我?”

  “因为你是妖。”

  “我一直在东边的海上,然后到处飘荡,飘啊飘的来到陆地,见到了很多新鲜东西,可是地魔门的人要炼化我,天玄门的人要消灭我,其它人在我经过时骂我,诅咒我。”

  “仙妖气灵之体,炼之以丹多天地之造化,成无穷之力。所过之处天崩地残,生灵涂炭。你本就该呆在海上,呆在苍穹之上,落地的你毁灭了太多生灵,别人当然要杀你,骂你,诅咒你。而我,也是来杀你的。”

  二公子的语气仍旧森冷,却无惧无喜。

  “可是,你的力量这么强大,为什么可以呆在地面,我却不可以?为什么?你理解我,却还要杀我。他们不理解我,我不是故意杀死其它生灵,只是它们太容易死亡。

  天玄门和地魔门的人一直追赶我,我一只逃啊逃,我以为到这里就没有人杀我了,我怕再有人骂我要杀我,一直安静的呆在上面,偷偷看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你还是要杀我,为什么?”

  仙灵的话让无情莫名震动,语气尽管平静无波,似乎不懂了人的话,却没有学懂因为情绪产生的语气变化。

  但其中却充满了疑惑和委屈。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二公子再度说话间,手中怪剑疾动朝后刺出,灵蛇般的剑气瞬间将气灵轰得溃散,却在下一瞬,不远处再度现出气灵那几近透明的女人身形。

  “地面比大海好玩和有趣,我想生活在地面,只是这样。”

  黑色的能量球将气灵完全包裹其中,强劲的压力瞬间将气灵身体压缩至指头大小,最后爆裂,消散。

  “便容你存活地面,学懂爱恨情仇的你,终将会因爱恋而懂仇恨,造就的终是毁灭和祸患。只应存在于天上的你非要留存地面,你所面对的不是毁灭大地便是被大地所毁灭……”

  黑色能量球散去,一阵旋风骤然而起,气灵那仿佛永恒不灭的形态再度出现,却似仍旧没有反击的打算,不由让无情倍感诧异。

  过往认知中的妖灵,越是修为高深,造就的杀戮越是可怕。眼前这个,比之所知记载中最为强大可怕的都不逊色分毫,却竟会这般任人打不还手?

  ‘必然是畏惧二公子强大的力量,试图故作姿态博取同情!’

  “我很委屈,我没有生出过毁灭其它生灵的念头和***啊。更不明白为什么我只能面对那种结果。你这般强大的力量,不会如此,为何我只能如此?”

  无数真气剑芒纵横暴飞的同时将周遭气流尽数带走抽离,气灵形态随之溃散,消弥。

  “天地万灵无不如此,我又怎会例外。趋之以极的力量若想永恒存在于天地间,便只能以天地般无情之心冷眼旁观,达到那无为之道。”

  气灵形态再度恢复如初,几让人怀疑是否根本不可能被任何方式消灭摧毁。

  却在现身的同时,身体被一层白面反射白光的黑色能量光罩牢牢锁困。无情认得,那便是忘情门用于封锁妖灵与天地真气连接的封印法术。

  这一次,这气灵该是在劫难逃了吧……

  “学会那无为之道,我就能生活在地面吗?那你为什么还要杀我,你教我无为之道不就可以了吗?”

  黑色能量罩迅速收缩,完全紧贴气灵身体曲线,紧覆与外,二公子左手扼着其咽喉,将之离地提起,浓郁的黑色能量气劲缓缓侵入气灵身体。

  仍旧森冷的语气,丝毫没有因为终于将这气灵困主而生出欣喜。

  缓缓着道“我亦在修习,并未真正得道。若非如此也不必来杀你,我们此刻的不同仅仅在于我的力量尚未没有为我带来必须面临毁灭万灵或是被万灵毁灭的选择,而那你,已经面临了。”

  在黑色能量的侵袭破坏下,气灵的身体从脚往上持续暴射出色彩斑斓的光亮,如此下去过不多久,必将彻底消散在天地间。

  “是不是我现在的力量太强大,所以无法跟你一起生活在地面学习无为之道?”

  气灵仿佛不知即将被毁灭意识的噩运般,仍旧继续着交谈。

  二公子冷然回答道“不错。你所过之处,及时根本无意,也必定造成大量生灵的毁灭。若与你一起,指挥提前让我尚未达到无为境界前便不得不面对那选择。”

  “如果我变得很孱弱了,不会带来破坏,你会否愿意带着我一起修炼无为之道?”

  “并无不可。但舍却了力量,你的意识变得无比脆弱,化做清风的你怕是只及看一眼这片天地,便会被更强劲的气只意识冲的溃散。”

  无情自然明白这话的意思,真正成型的气灵无比可怕,但想成型所需要的机缘和运数又是何等渺茫。倘若一阵清风藏着一个孱弱意识,造遭遇到藏带另一个意识的强风时,便会被彻底冲击的溃散。

  更莫说是其他方面因素的影响了。

  “那我散去力量,让脆弱的意识依附在你身上,当我从沉睡中再度醒来之时,就能和你一起看这地上的一切,一并修炼那无为之道。

  只是,我的意识可能会睡的很久,身体只能托付你照料。”

  “如此可行。”

  问得二公子这般回答,无情忍不住暗骂卑鄙,这傻乎乎的气灵眼见被困在内,便要被彻底毁灭了,竟然仍旧不知道一只的对话根本就是种策略。

  即使现在怀疑气灵其实是奸猾无比,此刻也不得不承认她果真是个傻瓜,即将被彻底毁灭却仍旧没有任何挣扎反抗举动,万不该是做作。

  不由的替之生出抱不平情绪。

  黑色光罩内的只剩半身的气灵身体,逐渐变的清晰,被黑色能量摧毁的部位瞬间修复,继而实体化,如同人类一般有着肌肤,雪白色泽的肌肤,由大气化成的天蓝间白的制式华丽衣裳快速成型。

  白发,黑眼,红瞳,背生色泽几近透明的蝶翼。

  随着这身体的稳固成型,点点淡色亮光穿透黑色能量光罩,融入二公子脑部,而那具美丽的身体上原本清澈的眼瞳,此刻变得空洞无物,全然没有丝毫生气和神采。

  无情忍不住大吃一惊,才知方才的猜测何等浅薄无知。气灵根本没有被困,压根就没有真正面对被毁灭的危机,眼前这具才是其真正的身体。

  二公子之前的所有攻击,仅仅是在摧毁气灵的本源真气,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气灵的意识不得不回归本体,那时候才能将之消灭。

  猛然想起天道主早前时说过的话,才终于明白,这原来是在收复。尽管气灵本体丧失意识,但拥有千五百年的修为,强大无比对天地能量的操控能力。

  这是一件何等强大可怕的战斗工具。

  

  

第十节 冲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