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劫数

    依云怀报着烈霸,步入大厅后,便将那柄重剑递至兰傲面前,语气满是抱歉的道

  “大哥,依云什么也不懂,只是看了这剑制式奇特,就贸然跟大哥立赌拿它作了赌注。若非帝说明至今还不知它的轻重。这边向大哥赔罪,同时奉还此剑,盼大哥心下千万勿要责备我的不知轻重。”

  善水夫人见状面露诧异不解之色,温声着道“傲儿,这是怎么回事?”

  兰傲仍旧面含微笑,连忙答道“没什么,只是方才突起童心,跟弟媳开个玩笑罢了。”

  说着,探手接过烈霸,笑道“不必如此。只是玩闹而已,方才我不是说过,这剑还会回来。所以那赌约,算起来我们可是不分胜负。”

  依云煞有介事着道“胡闹之事,不提也罢了。若非要说输赢,方才不过是大哥让着我罢了。”

  兰傲闻言大笑出声,正此时,清晰的狼嚎声此起彼伏,接连不断的传至。兰韵脸色蓦的变白,握着善水夫人的手因紧张而变得用力。

  反倒是本该紧张的善水夫人,却出言安慰的道“韵儿,不必担心。道儿资质过人,自幼刻苦用功,必不会有大碍。”言下之意,却也就是说,大碍未不会有,至于其它的必定不可避免。

  满头雾水的依云出声问道“帝方才不是说去后崖修炼吗?难道会有什么危险不成?凭他的本事,又怎会?”

  兰韵强自压抑心下担忧,尽量平静的回答道“只是爸他教授极为严厉,道他自幼受伤不断,至今也未能避免。”

  兰傲却不过多修饰用语,含笑道“何止受伤不断。闻此刻狼群的动静,必然又是以无真气帮助状态身负数十万之重越崖途中力道未能使用完美坠落下去。试想,身受数十万压力下,遭遇黑狼围攻,便是修炼高手能在这般情形下稳稳站立的都没有多少,那危险岂是说笑?”

  依云闻言做惊讶失措状,脱口而出道“那怎使得!”

  内心那句话确实没说,这又是何必?非以无真气状态进行这种残酷修炼,有意义么?

  这问题却不是屋里善水夫人三人所能回答的了。

  然而事实上,此刻二公子虽然置身狼群,却并没有四人以为的那般危险。

  事实上,二公子并非因负重关系失足坠落崖下的,而是在试图飞越断崖时被天道主出手打下去的。这早已经是种习惯,因此在丧失平衡之时,早已留了后着,借助重心的调整,反作用力,以旋转方式等对抗着束缚的影响,

  身体的束缚某种程度而言同样可变成某种有利自身的优势,这种重量只要完美结合环境,将能大幅度提升速度和破坏力。

  这道理二公子不仅早已懂得,更早已能够做到。此刻围攻的狼群根本不对其造成什么威胁,强大的物理性质直接伤害能力,让被击中的黑狼不仅瞬间毙命,更被庞大无匹的冲击力量带的接连撞死撞伤一整拍列的同类。

  仿佛滚滚而落的巨石般荡着莫敌。

  借着有利机会,同时以数黑狼的反作用力,二公子身形旋转高飞,双掌作抱状握上一块突出山崖的树身,身体环绕树身旋转数圈,猛然高速抛飞上空,途中连连变动身体姿势调整重心。借崖上突石不断改变去势方向的同时,将抛飞之力利用至极限。

  不片刻功夫,安然飞跃回崖,斜踏着石块,树木,一路前进飞驶,每每借力飞跃之地,无不被强大冲击力震出直径数尺的塌陷地面,树木无不断裂横飞。

  见着这番表现,天道主脸上洋溢着欣慰的笑,嘴里却仍旧维持着严厉语气叮嘱着道“时刻维持你一颗平静的心,当谦不可骄,当慎不可躁……

  哪怕幅度再小的进步,其中也蕴含着万千值得领悟和学习的真意。多少修为停泄的修炼者,往往只因为一句平凡无比的话一朝得道。那就是因为他们在过去的修行中过于着重眼前更高力量的修炼,却忽略了每层力量提升途中的认真领悟,到了最后反倒是许多其它修炼者领悟的简白道理,却始终不懂。

  把这话记进骨子里,日后你的修炼进展自不存在所谓瓶颈,所谓天才便是如此。这颗心维持的越久,面前的达到便越是畅通无阻。丧失这颗心之时,也就是你的天分和成就终结那颗……”

  说得不久,天道主已然气喘吁吁,值得停步暗自调息运功。心下暗自为即将彻底散尽的真气修为而感叹,却又为一身修为能换来孩儿他日更高成就而欣慰。

  恍惚间不禁想起那发誓再不会相见的师父,天地间论实力强大者出其左右者数不止一二,但若论授徒本事,必无人可及。能创造自身的辉煌无上,自是天之奇才,但能教授创造一个根自身齐肩甚至超越自身的辉煌,则是奇中之奇。

  天道主这时突然想起很多年前师父见着自己时曾说过的一句话:长风,倘若你不为我徒,恐怕天地间再难寻着第二个能完全继承我衣钵的人了。

  倘若那老东西见着道儿,不知会有怎样的欣喜。

  正此之际,天空风云色变,奔雷滚滚,紫黑色泽的诡异云彩从四面八方汇聚一处,不片刻后已然形成漩涡状,夹杂着凛冽狂风的暴雨席天卷地的将整个惩处之地覆盖。

  天道主仰头直视高空,神色变得极为严肃。

  已然环绕天道主谷奔跑一圈赶返的二公子,此刻稳稳站立在于其身侧。同样的,直视高空那诡异的天变。

  “是不是劫数已至?”

  二公子的语气中,似乎带着一丝恐慌。

  天道主闻生怒喝道“区区小事就让你这般动摇,在日后你还不知要面对多少痛苦,矛盾的磨砺,你又凭什么能去面对?”

  “父亲……”

  “你做的很好。比我预计的进展更快许多,为父违逆自然之道,强行以人力逆转天道规律,以我一身修为自幼为你创造仙体,打通强化七感六识,虽至今只能将真气寄存于你手中之剑,但为父已然尽力了,至于日后能否真正踏入那忘情天道,就只能靠你自己了。”

  二公子沉默片刻,又道“父亲,自然之劫,未必不可逆!”

  天道主闻言厉声喝道“给我闭嘴!逆天阵法,吸收破坏周遭自然真气平衡,给你手中之剑创造了多少力量,此刻自然之劫便带来了多少力道,这劫数仅是冲我这个阵眼而来,你若强行抗击,纵使保我不死又有何用?剑中蕴含真气必然尽毁。

  你母亲,伴我数百年之久,其中虽作了许多让我伤心之事,但却无一件负我,不过是太过担心我的安危,太过自作主张罢了。她的身体好生照料,至少尚可活三十载余。这担子,日后便落在你们两兄弟肩上了。”

  天道主神色冷峻,说道这里维顿到“现在你回去,如果劫数降临之时你出手了,以后就不必在继续修炼了,你不适合。其中取舍你自行决定吧,你已不小,该开始面对人生之路的抉择。”

  二公子闻言如遭雷击,面对这对自己和大哥自幼悉心付出一切,连自身修为皆可舍弃,连最为眷恋的数数十载和母亲相依相伴都可割舍的父亲,过往的心性修为仿佛尽成了空。

  理解和真正去作之间,竟有着如此大的差距。

  从一开始就知道总有一天将面对这结果,多少的心里准备仍旧是枉然。

  

  

第二节 劫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