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逆天劫数

    眼见那白色光柱便要将善水夫人,兰韵和依云一并吞没。

  惊呼声相继而起。

  因天道主回光返照般的抗击数秒,得施展虚空飞剑及时赶到的兰帝,现身在白色光柱面前,双掌抵在怪剑一面,撞入光柱的同时将天道主那眼见不可能救治的身躯踢飞开去,怪剑释放的黑色能量太极图案光层,硬升抗下劫数巨光。

  从未体验过的无匹压力,冲击在二公子身上的瞬间,哪一刻,让其体会到徘徊鬼门关的错觉。

  那让天地为之颤抖恐惧的黑色能量,急速迸发暴出,一头及腰长发胡乱飞舞的身躯,就那么以怪剑为盾,缓缓将那坠落的白色光柱反向倒推。

  透射寒光,璀璨如北极之星的双瞳,那如同被地域黑炎包裹的身体,那沉冷无惧的面容。这一刻,恍若天魔降。便是无情和丰物等天玄门众人,也丝毫不怀疑,这一刻的画面,必将停留成为记忆中的永恒。

  天道主魁梧的身躯于此时,摔落在地上,泪眼迷离的善水夫人几乎同时扑至身边,伏倒痛哭出声。

  匆忙飞奔上崖赶至的兰傲,见状勃然大怒,眼中燃烧着仇恨之火,恨恨瞪着无措的兰韵和依云开口骂道“你们两个贱人!父主本有生还可能,却因为你们把母亲带至,让这仅有的生机也失去!”

  说话间,如怒狮般的男人,已然杨手扑上发泄内心的悲苦情绪,眼见那抬起的手掌附带的真气便要爆发,天道主那的怒吼声已然传至“兔崽子给我住手!”

  那扬起的手掌,就这么硬生顿住,压抑不住的悲愤之泪,却如泉水般涌出。兰韵早已吓呆了,从小到大,任何时候这大哥都不从凶过自己一句,为何现在竟这般大骂自己?

  依云的神色却恢复了往日的冷静,注视眼前暴怒男人的目光,满是不屑。

  “她们是你弟弟的妻室,任何时候都轮不到你去打骂!从小是怎么教你的?逆天者必遭莫大劫数,古往今来从无例外,只是这劫数牵连的多了些罢了,不必将努力全部转移到她们身上。”

  善水夫人早已哭的声音沙哑,问得两人对话后,却竟哭的更见凶狠:“长风,对不起,对不起……过去自作主张的那么多事情,一直伤你心,现在又因为我害死了你,更害了道儿……”

  兰长风口中说罢了一番话后,口中鲜血狂吐不止,显是五脏六腑尽皆重伤,活不久矣。

  却仍旧支撑着开口道“你这个婊子……但是我他妈的爱你!生生世世你都是我兰长风唯一爱的女人……活下去……敢就这么死下地狱,我一定揍死你……”

  说罢了这些,便再也没了生息,善水夫人神色木然的捧着面前那张刚毅英俊的脸,连连轻唤着道“长风……长风……”

  熟悉的回应声,再也不复。

  兰傲强压心头悲伤,一把将悲伤失常的母亲抱紧,安慰着道“妈,不要这样,你还有我和二弟,还有我们陪伴你!”

  回过神来的兰韵和依云,此刻亦双双抢近,却惊建善水夫人口中不断流溢出鲜血。

  “长风,你再怎么生气揍我,我也要下去陪你,不怕你打骂,只怕身边没有你……”

  善水夫人说罢,亦没了声息。

  兰傲神色惊惧的查探怀里母亲的脉搏,顿时呆住,就那么任由善水夫人失去灵魂的身体,软道的天道主身上。

  “无情绝生术……哈哈……无情绝生术,我兰傲竟然眼睁睁看着母亲在我怀里以无情绝生术自绝毙命……”从初时的喃喃自语,变做失常哭笑大喊,最后兰傲双手抱头,就那么将脸埋进满是泥泞地上,痛哭难休。

  远远在崖外的丰物等人问得兰傲的话,得知崖上变故,却都将惊疑的目光投射至无情身上。

  后者叹息着道“无情绝生本非伤己法术,而是固化外界对情绪影响的本门仙法,但倘若施展着逆转运行,便会瞬间暴毙绝命。过往本门弟子不幸遭遇妖魔羞辱,或是逼供本门秘密时,均是用它自绝,才有了这么一个名字。”

  在丰物等人的恍然大悟中,无情又感叹着道“没想到善水夫人竟然是本门前辈。”

  这等高深心法,绝非流传于外让人可以轻易修习的。这话,却是没有说将出口。

  抬眼望那高空中的二公子,此刻正缓缓朝下飞落,那劫数之光竟然在其蛮横的攻击下,被抵消逝去。天玄门数人此刻内心的震撼,简直无法形容描述,这等魔头,到底还能有谁制得主啊!

  成功抵挡下劫光,二公子的神态却十分麻木,那被劫光摧残的鲜血淋漓的手臂,浑然没有运功修复的意思,只那么缓缓降落在父母尸体旁,缓缓跪倒。

  “父亲,我终究没能做好,终究辜负了你的教导。我们兄弟最后连母亲都没能照顾好……”

  兰傲闻言紧紧拽握着那只血淋淋的手臂,悲愤交加的道“二弟,不要再说了~不要再说了~”

  泪眼模糊兰韵神色恐慌的注视着二公子,语气失常着道“道,是不是我们害死了爸妈?爸爸他本来未必会死的是吗?”

  原本沉浸悲痛的兰傲闻言如同被激怒的狮子,圆睁着的双眼布满血丝,恨恨道“不是你们还有谁?父亲若干年前早知有今天,长年收集大量妖魔内丹,便是为了面对这一刻。虽然成功挡下的可能只有三成,但抱住性命以半残之身多活几十年的可能却达五成!”

  “而你们这两个贱货,偏偏把母亲到崖上!让原本仅以真气防御,试图借大地抗力增加存活机会的父亲最后因为顾忌你们不得不强行催动所有真气硬抗劫光!更害得二弟和父主投入多年的心血一朝尽毁!你们……”

  越说越气的兰傲扬手便要打落,却被一旁的二公子抓紧,后者轻声道“大哥,她们却也只是劫数的一部分罢了,此时她们比我们更需要痛苦。”

  说着,已然探手将两女紧抱怀中。

  兰傲咆哮道“二弟!我过去不知父亲为何总要大骂母亲,现在终于体会到女人的自作主张有多可怕,可恨!但即使如此,兰韵情有可原也就罢了,必是无心。但是依云这女人,她下嫁我们兰家本就不怀好意,母亲受制为什么会这般快被解开?”

  依云闻言挂泪的脸庞满是倔强的注视着的兰帝,兰韵急忙替之分辨道“不是的,不是依云妹妹解开的。目前才方进屋,就清醒过来,当即跪倒地上求我们带她上崖。我们见得目前那般样子……”

  兰傲怒吼打断着道“胡说八道!二弟所下禁止,即使存在偏差,也绝对不可能这般快失效!兰韵,你这个笨蛋,依云修为高深,即使做了手脚你又怎会知道?”

  兰韵一时语塞,只是觉得依云绝对不会故意这么作,她的悲伤一直那么真挚,绝非虚假做作,况且她已经是道的妻室,怎可能做这种永远被人唾骂看不起的事情?

  却又无言反驳。

  

  

第四节 逆天劫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