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美中不足

    藏身于战场之外的兰傲,大笑出声,“真是有趣的变化,不仅让她彻底绝望。更意外的多出剑帝之宝。”

  一人接话着道“道主,那几个人万一冲了出去改如何是好?”

  “笑话,九魔缚神阵若让这么几个人逃的出去,凭什么被列为三大魔术?”

  一人又道“道主所言极是,只需道主一个意念,这群人的真气再无法运作,丧失真气的它们不过是蝼蚁罢了,还怕能飞上天去了不成?”

  殿堂内的激战,并不十分激烈,西道主那数百年的强横实力根本不是无情等人所能抗衡,不过片刻功夫,修为远不及丰物等人小花姐妹,双双毙命在依云身前,只为替她抵挡那强大的法术攻击。

  而无情,丰物,黄予三人,尽皆重伤,无力再继。

  黄予环视周遭毙命的三名同伴,凄然道“我们四门高手尽出至此,没想到最后落得如此下场。”

  三十一人出行,如今死剩三派大师兄,连真空都已然丧命,若非他方才拼命抵抗接下最多压力,三人此刻哪里还能活着?

  一击得手的西道主冷笑,高声道“凭你们这些不知所谓的后辈,也敢妄想败我?惩处之地若非有个兰长风,谁又配跟我一战。”

  丰物遭此惨败,本已不忿,闻言反讥道“跳梁小丑,也就只能欺负我们这些后生晚辈罢了。自己女儿敌不过不说,跟兰长风一战的勇气都没有!却还有脸再次大放厥词,亏你老脸够厚!”

  西道主不以为然道“无知后辈,枉你们还是天玄门的人,竟然不知道兰长风是谁!别说是我,就算是天玄大帝也绝不敢认为败给他是中耻辱。闲话也不多说,杀了它们,就任天道主还需要做很多事情。”

  环绕其周遭的好手闻言领命前行,眼见便要出手,大笑声响在殿内反复回荡,原本身首异处的兰傲,头颅自行飞回接上,眨眼便已如同不曾受伤过般稳立壁前,墙壁上那对原本短剑上的血迹,早已没了。

  仿佛,根本不曾死过。

  西道主见此异像,反应全不同于旁人的惊诧般,而是脸色难看,冷汗不断,嘴里艰难的吐出几个字:

  “九魔缚神阵!”

  此言一出,连带依云在内,无情等人无不色变。

  “哈哈哈……西道主果然见识不凡。依云,现在你可明白?当日你以为是确定了自己的筹码,却不过是正中我算计,你以为我仍旧需要实践对付你,其实对付你的部署早已存在。”

  听得这话,那本已倍受打击的心,终于灰了。

  原本气势凌人的西道主,此刻却瞬间变脸,扑通一声跪倒地上,磕头不断,语气恭敬得到“大公子的昔日天道主之传,智谋修为无不让人拜服,老夫妄想那天道主之位实属无知可笑之极。从今以后,只要大公子在任一日,老夫便绝不敢有丝毫他想!”

  兰傲闻言大笑道“难怪父主当年就对我说,西道主是个极为拿得起放的下,识时务的聪明人,今日一见,方知不虚啊!不过,你当真从此忠心?”

  与此同时,那复活的兰傲幻象,猛然扑近,扬手便朝西道主头顶砍落,却无丝毫杀气。

  下一瞬间,西道主的头颅半个就那么被切去,圆睁的眼睛满是愤怒和惊愕,不甘。

  这变故出乎所有人意料,西道主怎会毫不抵抗的任由人宰割?

  兰傲轻手擦拭着剑上血迹,笑道“你们很奇怪?一群笨蛋,他以为我在试探他的忠心,他以为我杀了他会难以压制西面的顺利统治,他当然不会闪避。反抗也不过死路一条,这老狐狸自然选择冒险求生,可惜,我算计的就是他这层心理。”

  兰傲说罢,冷冷道“笑话,待我娶了依云,轻易可在把他儿子捧起继任,何须大动干戈?少他,无妨!”

  这不能说话间,西道主进大殿的人马,已然被兰傲现身的属下接连杀死。不知何时昏迷过去的无情,体内的真气丹在无力反抗之下,首先被人以邪恶功法抽离,夺走。

  丰物和黄予见状却奋力朝殿门冲去,试图逃逸。

  意外的却是,没有任何人伸手去拦,因为谁都知道,此刻无法动用真气的他们,不可能撞得穿那殿门,殿壁。

  兰傲的注意完全落在依云脸上,正欲开口说些什么,殿门处爆炸声响起,爆飞的金属块程度不等的将恰巧冲至的丰物和黄予创伤,那爆后形成的洞口,现出二公子那张冷沉的脸。

  两人哪里还管其它?捂着伤处,双双穿过洞口,头也不回的就那么去了。

  见此变故,兰傲微惊,继而露出好笑神情道“二弟,你看那两人的运气是否好的可以?”

  兰帝闻言淡淡接话道“确实不错。大哥,无情是我的婢女,依云是我的女人,我来代她们走。离开这里,兰韵她在哪里?”

  兰傲仍旧维持着笑容,沉默片刻,才开口道“原本我是打算把她诈到安全之地,但是非常不幸。那几个杂碎加入不久,还以为她无足轻重,竟想玷污了她,体验二公子女人的滋味。韵那傻丫头自知无力反抗,竟然纵身跳进火场。”

  “大哥你在说笑吗?”

  原本微笑着的脸,猛然变色,勃然大怒道“谁他妈的跟你说笑!若不是为了你,哪里会高手尽出,跑到那等偏僻之地,让那种小角色去诈韵?若不是你过去得罪人无数,飞扬跋扈,哪里有那么多人恨你,连你身边的女人都不放过?

  早跟你说过,一群杂碎你总他们计较什么?看谁不顺眼你就打,稍微冒犯你就杀!现在呢?现在呢?你去杀啊,杀光所有人把她救活给我看看啊!当年你是怎么答应我的?你是怎么保护她的?”

  兰傲怒气冲冲的说着,扬手便给了依云耳光,歇斯底里的吼叫着道“就是因为这个贱货!你为这么个贱人跟我争抢?否则我哪里会非要对你下手不可?

  你明明知道我承受的压力有多大,这个贱人之所以坚持留在你身边,为的就是激化谷内所有人对你的敌意,让所有人逼迫我必须表态。她害死我们父母,害死兰韵,你今天还要来带她走?休想,我这般精心设计,至今才动未得就是让她被生父废去修为,未来的岁月我会让她生不如死,后悔为何是个女人!”

  说着,扬起一脚将昏迷的无情踢至兰帝脚边,恨恨道“她你可以带走,马上给我离开惩处之地。永远不要回来!”

  “韵的尸骨在哪里?”

  此言一处,暴怒的兰傲竟反常的冷静下来了,一脸疑惑之色的道“不对!其时这贱人和手下恰巧动作,我又悲怒攻心未曾多想,当时清理火场根本没有发现尸体,初时以为被烧化了,如今想来却是不对。”

  二公子闻言冷冷道“那几个人在哪里?普通房屋着火根本不可能烧的尸骨尽皆成灰。”

  “那几个人连带他们所有亲戚全部被我杀光了,尸体仍落崖后。我没有诈你,实情却是如此。”兰傲沉声回答着,一脸的疑惑不解,似乎确非说谎。

  “兰韵没死,一定被人救去。或许,并非是惩处之地的人。”

  兰傲疑惑反问道“理由?”

  “不久前小吃曾见十数个御剑飞行的修炼者破空朝谷内方向而至,初时我以为是西道主所布暗棋。”

  “莫非是跟当年保护韵至此地的那两人有关系,那些人突然至此根本就是为寻找她?但这么多年了,那些人怎会恰巧这时候才赶到?”

  “我总会找到她的,大哥,让我带走她们。”

  兰傲闻言脸上再度现出怒气,又气又恨着道“好!你至今仍旧这么顾着这个狐狸精。凭实力吧!”

  

  

第九节 美中不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