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不同的命运

    平日里喧哗熙攘的街道,此刻冷清的难见着人影。禁足令向来不会持续多久,只有非常有身份的人为特殊的事务,才可能在守护城得到正邪宗门的默许。

  若非如此,堕落城主绝不会下达这种命令,也没有任何一个宗门会不顾影响的迫使堕落城下达这种命令。

  因为不是太久,因为来人来头太大,因此这种命令一旦下达,堕落城内绝对没有几个人敢停留在街道之间。无论本地的还是外来的,都得找个街区以外的地方藏起。

  否则,便是同时开罪了正邪宗门,几乎是必死无疑。

  现任堕落城主是地魔门的高手,有一独女,极为宠爱。正邪宗门高深修炼者不同凡人,夫妻倘若想拥有后代,妻子必须以废除真气修为的代价去换取,若要怀孕必先封闭仙窍,如此以来,修为必散无疑。

  因此若没有特殊理由,很少有高深修炼者愿意如此,也是这缘故,大凡有后者无不分外疼惜宠爱。

  此刻能在街区行走的,也唯堕落城主于其爱女而已。

  平日被禁止随意外出,此刻难得因禁足令之故街区一片宁静,再不需要担心会有什么意外和变故,依歉终于能随其父踏出城主府邸以外的地方。

  那对明亮的大眼睛充满好奇的打量着所有能看到的一切。

  直到一路穿过那坐连接黑暗于光明之桥的戴着大毡帽的女子行至,依歉才十分乖巧礼貌的行礼叫了声“七表姐。”

  叫罢了,又十分好奇的歪着脑袋打量面前记忆中全无印象的表姐。那女子见状十分高兴的露出笑容,弯腰轻轻捏了捏面前那张幼稚的小脸,语气温柔的道“这么多年没见了,都长这么高了,早就说过你是个美人胚子,果不其然。”

  年幼的依歉并不怎么害羞,见这表姐这般亲切温柔,又称赞自己,当下露出十分高兴的笑容,并主动拉上她的手道“我想以后有七表姐这么漂亮就好了。”

  童言无忌,却也最真诚,听到这话,自然份外高兴。

  “如果没记错,你叫歉吧?”

  依歉狠狠点头,应着。

  “那好,让姐姐牵着你走。”

  “好。七表姐的手好柔软,握着比爸爸的手舒服很多。”依歉这么说着,一脸的真诚无他,单纯的眸子里,望着面前的表姐时,满是崇拜和喜欢。

  后者见状失笑,从怀里掏出条反射彩色亮光的项链,亲手替依歉戴上。

  相较之下,一旁显得拘谨小心的堕落城主,却是不断擦拭这额头冷汗,却又不敢贸然开口说话,此刻不安的心才稍微缓和。

  七小姐似乎真的很喜欢歉儿。

  堕落城主和早前上桥禀报的男子在前领路,一路上除却依歉和七小姐的说话声外,只有沉默。后者也没有因为小表妹的缘故而对堕落城主特别热情。

  这般行了一刻钟,因为依歉的缘故是在太慢,正在堕落城主焦急之际,七小姐已然一把小依歉抱坐在自己肩头,后者十分感激的捧着表姐的脸亲了一口,随即便指点着周遭问东问西。

  这动作让堕落城主心惊胆颤,当发觉七小姐对此并无不快后,才又放下心来。

  一行人最后行至靠近东门数里的一处临海礁石崖便,崖下正是浑然不知城内变故的兰道夫妻两人,此刻正自相拥而坐,依云脸上挂着幸福的微笑,轻声说着些什么。

  浑然没有察觉崖上一行人的到来。

  七小姐面含古怪笑容,静静打量了压下两人半响,才终于抱着乖巧的懂得适时保持安静的小依歉飞身下崖,悄声无息的落在两人身后半丈处。

  首先发觉有人到来的是那趴在礁石上睡大觉的小吃,继而才让惊觉有异两人双双回头张望。

  “依稀拜见大姐!”七小姐说着,欠身行礼,小心站立在一侧的依歉连忙乖巧的学着行礼问好,大眼睛却忍不住好奇的来回打量着面前更漂亮的大表姐。

  这番变故一时间让兰道和依云有些没不着头脑。

  依稀连忙补充着道“大姐,公公为这些年来一直四处察探大姐消息,直到前些日子才从天玄门内得知惩处之地发生的事情。又知道大姐不幸丧失修为,当即命我前来迎接。此地不宜久留,外公和我们姐妹都思念大姐甚紧,还是尽快赶回,待路上在细说可好?”

  依云心下终于明白过来,果然如父亲那时候所说般,一旦得知自己消息,地魔门必定会第一时间前来寻找,更人意外的却是,自己竟然仍旧是地魔门内依家直系后代排行最大的。

  一时间,不由对父母当年在地魔门内的身份地位猜测纷纷。但更多的却是苦恼和犹豫,兰道决意遵从其父遗命拜入天玄门联盟中的忘情门,其中一个理由是要寻找兰韵。也便是说,不可能随自己加入地魔门。

  就这么独自去那个从没有见过的本家吗?日后,更远的日后两人如何相对?

  “大姐?”依稀略带关怀的出言催促着,神色间明显有着掩饰不住的急切。

  “七妹,能否稍待些时日?”依云一时间不知如何抉择,眼下更不适宜根兰道商议,便打算先拖缓些时候再作决定。

  依稀却作为难状,似乎几经犹豫,才终于开口解释道“大姐,你的身份尊贵。眼下天玄大帝尚不知惩处之地发生的一切,天玄门内知晓的那些人都以为大姐不过是依家旁系。

  但此行动用了禁足令,不久后必定被那些老鬼推测出端详,那时候必定会派遣大量高手前来截杀,实在是片刻都耽误不得。”

  依云闻言更觉烦恼,眼前之人所言不似有假,况且以对方明知自己的废人之躯,是在没有这般设计欺骗的理由。

  一直沉默的兰道此时开口道“你去吧。天地没有多大,日后我可去寻你,你也可来寻我。毕竟是你亲人,分别至今才终于有你消息,你也确实该尽快回去一趟。”

  依云闻言心下稍定,忙道“那你陪我回去后在做打算好吗?”

  不带兰道答话,依稀已然接话道“大姐。姐夫的事情外公尚未不知晓,坦言之,以大姐的身份在家里人不知晓情况下突然婚配。

  如果让外公和叔伯父他们就这么知晓,必然无法接受,一定会危及姐夫生命安全。此事我们兄弟妹左右思量还是决定暂且瞒着,待大姐回去后找个适当机会在禀明他们为好。”

  此言一出,依云当即大怒,自幼百般受宠,天资过人,除却对心下佩服的兰道外,何曾听人唆使安排过,如今这话等若是说,一旦回去日后的人生怕都会不再由得自己,甚至连婚配过的丈夫都将被人轻易勾销。

  自幼生长于惩处之地,对男女婚配之事看得极重,内心根本无法接受自己再嫁他人,那在惩处之地便是一辈子不可能改变的耻辱。

  哪里忍得?

  当即神色一寒,冷声道“我自己挑的丈夫,已然婚配。难道还有别人作主?即便我父亲再如何不是,毕竟是我生父,此事也是得他肯首。我依云可非木偶玩物,若让我事事听从安排,这地魔门也不必回了!”

  一番言辞,自有股自幼形成的威仪,既不让人觉得怒而失态,又不让人观之感到好笑。

  

  

第八节 不同的命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