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左右

    气氛因此变得不复片刻前的温和,连小依歉都因这变化显得有些害怕,拽着黑裙的小手,下意识的使足了劲。

  依稀沉默片刻,反倒笑了,继而又语气认真的道“大姐,切勿多心。我们依家的女人,永远都不可能是随人摆弄的木偶。

  只是外公他们一时间不易接受罢了,稍过些时日必定没有问题。毕竟,大姐你自幼不再他们身边,试想,突然听到大姐在惩处之地那种地方嫁了人,自然会有不好的想法。”

  依云双手抱胸,不以为然道“想法?我丈夫有什么配不起我的地方?我为他骄傲,丝毫不认为辱没了什么。父亲兰长风他当年绝非无名之辈,便是讲究家世,又有什么值得非议?你休要诓我,什么日后挑个适当时机,此刻倘若说不得,那便是永远说不得了。”

  依稀仍旧语气诚恳的道“大姐,绝非小妹诓你。大姐仍旧不知自身到底有多重,兰长风当年确乃风云正邪两道的人物,虽然是昙花一现,但那身可怕的修为从没有人能质疑。

  但是姐夫如今修为尽废,此时此刻,如何让外公他们接受呢?以姐夫之能,不消多久必定能回复修为,那时候大姐在禀明外公他们,自然不会遭到反对。如今情况,大姐这么一说,姐夫必然面对地魔门精英的持续暗杀。”

  依云沉默思索着面前这个陌生七妹的话,判断其中话中真伪,思索着应对之法。

  兰道轻手握上妻子的芊芊细手,语气平淡的道“去吧。她的话也有道理,不过是一段时候。我已说过,天地间除了我谁也不能,不敢娶你。不必为此忧心。”

  说罢,又自将小吃招呼过来,轻手***着它一身棕色厚毛道“以后它就跟着你,此外这颗风仙珠你拿着,待你修为恢复到一定程度时便能使用,对你大有帮助。”

  依云自然知道这便是收复的千年气仙真身所华的封印珠,当即关切的反问道“可是你呢?日后若是寻着韵,更要保护她周全,有它必定安全的多。”

  “那是以后的事情,眼下你是我必须考虑照顾的唯一女人。”

  依云不再多作推辞,投入面前男人怀抱,两人深吻许久,直到依稀出言提醒催促,才终于分开。

  当一行离去的人即将脱出兰道视线,那熟悉的动听声音带着决然远远传至“帝,记得三年之约,是你订的,三年!”

  “必然实现.”

  一行人踏上了桥后,正要完成传送阵法的布置时,依稀突然道“大姐,方才都忘了。该安排姐夫离开这里才是,我这就命人去办。”

  “不必了。帝是不会接受这种帮助和安排的。”

  依稀语气真诚的道“试试毕竟无坏,倘若姐夫坚持,小妹自然不会强自坚持。”

  “好吧,让七妹费心了。”

  “大姐客气了。”说罢,便转而朝身旁一名男子吩咐了,末了又朝城门处仍在挥手告别的小依歉微笑道别,阵法此刻亦已完成,一阵强光亮起,一行人瞬间消失原地。

  依云顿时发觉不妥,却已经晚了。

  妻子和小吃的离开,让兰道心下常然若失,若非自幼极重心性修炼,此刻不知得有多么难过。一并生活多年的兰韵不知去向,经历许多患难的依云跟随走了,形影不离大半年的小吃,也不再伴随左右。

  许多年不曾体会到的孤独感,如汹涌波涛般持续冲击着心神。

  依云离开的崖边,缓缓出现一条身影,一个身材健壮高大的男人,依稀的其中一个下属。此刻手中握剑,便是没有那剑,也能让人清晰感觉到散发的杀念。

  分明是为杀人而来。

  奉命而至的男人沉默等了很久,面前的目标仍旧没有开口询问什么。毕竟此刻还是大小姐的丈夫,这男人一开始就打算让他死个明白,于是终于打破沉默氛围开口道:

  “天玄门之前进入惩处之地的那批人虽然其中有几大门派的大弟子,但辈份均低,实力并没有多高明。让他们推崇你不足以证明什么,西道主不曾真正与你交手,兰长风极可能是为你考虑而故意制造声势。

  在那种小地方结合以上因素你虽然称王称霸,但没有说服力。大小姐身份非同一般,自幼不再地魔门长大,对你用情太深绝非好事,日后必定成为她的累赘。

  所以七小姐让我来杀你,倘若你明白地魔门魔尊一位向来由受特殊眷顾天分过人的大小姐接掌,也该明白你当由此劫。”

  兰道反问道“竟然之派你一个人来杀我?”

  那男人神色淡定的道“已是杀鸡用牛刀了。只有几个月功夫恢复真气的你,不可能是我对手,再高明的战技也无法消除绝对力量的差距。倘若这种情况下我都无法活着回去,七小姐也不会,更不必继续派人刺杀你了。”

  “做到这种不可能的事情,你也有资格得到地魔门的认可。不过这根本不可能发生,你可还有为了心愿?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七小姐必定替你办妥。”

  兰道微笑着道“你呢?可有遗言?”

  那男子露出微笑,并不包含着嘲讽味道,只是觉得有趣,开口道“你太看不起我了,毕竟我是七小姐的得力助手之一。”

  后者维持着微笑接话道“是你太看不起我了。你尽力出手吧,一个刻苦修炼的人,倘若因为轻敌而丧命,是种莫大悲哀。”

  “我会全力以赴,这是对大小姐的尊敬。接招!”那男人说罢,手中仙剑隔空急挥,笼罩兰道身体周遭直径一丈范围内,密密麻麻数百柄光剑当头急坠落下。

  同时一股强大的真气压力罩落,换作常人,必然因此导致奔移速度大幅度下降,更难脱的出剑势攻击范围,然而兰道却非常人。

  双足迅速动作的同时,身形急旋,瞬间完成转移重心和借力,速度不减反增,一跃脱出仙剑笼罩范围。这一招,便这么轻易被化去。

  那男子现任没料到竟然会被避过,面露惊异之色,喝彩道“好!果然不凡,小心了,接我三连式!”

  兰道避过一击,同时急速朝男人扑上,丧失真气修为,面对这种程度的对手,倘若不拉近距离,难以凭借自身神力予以致命打击。

  一味被对方远距离以引动天气真气的法术攻击,一旦被打个结实,那不是凭借肉体优越抗性所能承受和持续抵挡。

  与之同时,崖上的那男人亦飞身迎扑,手中仙剑隔空急挥的同时,笼罩数丈空间范围内顿时出现一个能量构筑的阴阳八卦图案。

  身处半空的兰道只见周遭景象骤变,万千紫色闪电交织成网,四面八方的瞬间射至,连绵不绝的打落全身。强大的电流冲击流便全身的同时,麻痹感持续冲击着神经。

  ‘厉害!’兰道心下暗赞,在惩处之地时,哪曾见识过这种奇妙法术?

  几乎同时,那扑近的 男子二度施展最初的仙剑法术,莫大的压力再度出现,满天数百柄光剑速度飞快的坠落。显然,先以范围攻击的不知名八卦阵法麻痹和创伤对手,以此施展仙剑术让对方避无可避,及时实力强横者,也必定陷入穷于应付的局面。

  第三式必是杀伤力极强大的致命招数。三连之名,绝非虚妄。

  那扑近的男子浑身被金色真气能量包裹,避散的强大真气能量直将十数丈外的海浪倒卷后扑,这仅仅是蓄意集中能量下仍旧不可避免散发的余波而已,便已有如此威力。

  倘若被这招打个正着,纵使以兰道的体质,也绝无幸免。

  这男子的三连式配合之下威力实在厉害,倘若不是遇到自幼经历可怕训练,无论对热,寒,毒,电,风,重,混乱均有超强抵抗力的兰道,必定奏效。

  近十年以电流强化身体抵抗力,八卦阵法术所制造的能量虽然强大,但却也未超过他所能承受的极限,自然也无法真的影响到身体行动能力。

  在满天光剑及体的瞬间,兰道脱出剑势笼罩范围,那男子面现惊讶之态,但那蓄积完毕的最后一式仍旧及时放出,十六柄巨大的光剑环绕其身体瞬间成型,继而告诉朝一面旋转叠加合并,化作一柄,疾速朝靠近的兰道飞刺而出。

  

  

第九节 左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