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迷题

    兰道似乎不觉得有趣,略作思索后道“别太大意,魔门高手随处可见。”

  梅若心情当即好上不少,笑道“不用担心,父亲说了,到时候有韵师姐和无情师姐带领。”

  换作旁人,必然不知这两人是谁,寻常人不过知道几大宗门和魔门名称而已,对于其中的诸般修为高明的仙人却是了解不多,最多也不过知道对应宗门的真尊和声名在外的几个别真人名讳而已。

  “天玄韵和无情门大师姐?”

  “嗯,所以,哪里会有什么意外。只是我也没机会测试自己到底有多少本事了。”梅若明显对此并非真的关心,目光一点不安分的巡视着周遭,不时以足尖踢打着沙尘。

  兰帝不解道“无情不是早已历练过么?怎会二度历练?”

  梅若闻言侧目凝视身旁之人片刻,继而笑道“还怕我骗你安心么?听父亲说无情师姐十五年前因为一场变故修为尽失,闭关至今,坚持要如其它初入门弟子般外出游历,无情真尊不愿拂她心意,也就应允了。”

  “真是个严于律己的人。”

  梅若闻言失笑道“说起这点,怕没有多少比你更过分吧?不过听父亲说,无情师姐此次出关后,不知悟得什么,修为竟比当初未失前更强大。”

  “是了,你这般不停修炼,到底为了什么呢?”也不知是不愿冷场,还是早已想问。

  “让自己更强大。”兰帝不假思索的回答着。

  “你已经强大的可怕了。欠的只是真气修为不足而已,假以时日还能有多少是你对手?”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梅若没好气的道“好吧,那等到有一天你天下无敌了,你打算做什么?”

  “天下无敌不是目的,就算真有那一天,跟继续修炼也不存在冲突。”

  “你不觉得很无聊吗?你修炼的一点目的都没有。很多人修炼是为了光宗耀祖,为了少杀抢掠满足私欲,为了更好的生活,为了保护人,为了除魔卫道,更有为看破最终天道奥秘和追求不灭的。

  但终究有个目的,一旦达到也就缓下了,你这样什么都不为,永无尽头的修炼,不觉得很无稽吗?”

  兰帝沉默不语,这本来就是心里的疑惑,本来就是连师傅都无法给自己真正答案的问题,又如何回答的了别人?

  “没有别人什么都不想只顾开心的童年,没有了别人学着作坏事或是好事闹腾的少年,没有别人追求异性热血高歌的青年,只是不停的不停的修炼;

  难道以后还要失去别人追求目标,拼搏奋斗的成年,失去风花雪月的缠mian,失去仗剑战四方喜怒交织的精彩;失去功成业就时,边看后辈奔波辗转边追忆往事的缅怀?帝,你这样不停修炼,即使有一日你强如百多年前的剑帝,你拥有的除了实力外还剩什么?”

  留下这两人都解不开的种种疑问,梅若如风轻轻飘过那桥,没入守护城内的熙攘喧哗,很快没了踪影。

  烈阳高照,正视之下,让人双目刺痛。

  两日后的离期到来之日,满天乌云,雨倾盆如幕,雷电不绝似天怒。

  梅若一如故,毫不避讳的挽着兰帝左臂,尽管其兄长父亲接连以眼色责备,竟也不管。离别在即,哪怕任性被责骂一回,那也值得。

  被真气罩裹住的相依两人,本无意融入祝贺送行人群,如今在未来仙焰真尊不愿遭人说道心态成全下,得以落后远离,一时清静。

  “看,上天都为我们的离别痛苦哀号。”梅若将雨比作天泪,雷比作天号,兰帝不以为然,反倒神色渐渐变得凝重,突然沉声着道“不正常,这雷雨根本不是自然之力形成,似是阵法之力强行作为。”

  一时未明白其中含义的梅若闻言接话道“难道有某个修为高深的真尊替我们哭泣故意制造这般景象?”

  说着,自顾笑了。

  “这般阵法一人难以发动,发动的让人如此难以分辨更不该是一两个高人所为。”

  笑容凝固,终于听懂,也终于从离别气氛中脱出,思索着,同时色变。

  “追上父亲他们!”

  两人身形顶着阻挠前进的狂风,季进。

  这种阵法,本身并无什么强大杀伤力,对于高手而言威胁甚小,但却能严重影响五行法术的能量凝聚,更能影响强大仙法的施展。

  水克火,仙焰门专修火性诸般法术,如此耗费心思和人力的部署,目的明显之极。

  前进不久,已然遭遇到沿路返回的宾客亲友。人员混杂,更有不少修为低微者,梅若放弃出言求助的想法,匆匆而过。再过得片刻,远远已见传送阵高空红蓝两色法术交织飞舞。

  “师叔他们已经到了。”梅若这般说着,语气中的忧虑却更甚。对方既蓄意待双方汇聚才动作,明显有着更不易面对的部署,几乎一网打尽。

  不是仙焰门内不屑份子所为,则必然出自地魔门之手。

  充满仙灵之气,最宜部署发动大型传送法阵的山顶,飞舞跳动着四百余人。仙焰门仙法遭遇压制,而敌方大量水系高明修为者的法术却威力大增,人数本就少了一截,仙焰真尊一方明显处于挨打劣势。

  不断有人使用昂贵罕有的传送符逃离战场,仙焰真尊全力庇护着身后家眷安危,难以放开,然其凭借傲人修为,却也没有多少危险。

  仙焰门主力则是九个服饰花纹仅比仙焰真尊少了些许的男女仙人,此刻虽然无危机,但方面的持续遭遇打击被动挨打,怕也支撑不了多久。

  陷入无法脱身的僵局,就这么以传送符逃离,门主家眷必遭不测,咬牙支撑下去,倘若无法成功在敌人攻击下发动传送阵集体逃离,结果必然覆没。

  “卑鄙无耻的地魔门!”梅若怒喝,身环仙光,一手执剑,一手凝聚真气聚集按落剑身,两指紧贴剑身迅速推出,红光闪动,而后化作凌厉焰火,疾速射向最近的敌群。

  仙焰破空剑,并非十分高明的仙法,胜在凝聚火能量极快,杀伤力随修为者高低而不同,实用性极高的法术之一,眼前环境中也是最有效的杀伤法术之一。

  两人来的太快,梅若出手也快,包围圈之外的三人措手不及下接连被火焰剑轰破护体真气,重创之下迅速飞离战场。

  在兰帝施展起真武心法抵卸压力保护下,不片刻已然杀入重围,眼见便要冲入己方防守圈内,一条熟悉的身影阻挡前方,火焰剑气同时被现身之人隔空击溃。

  仍旧是含笑的美丽面容,仍旧喜爱穿白长裙,只是身材更成熟丰韵,修为更精纯。

  “依歉姐!”梅若惊呼出声。

  

  

第三节 迷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