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匆匆别离

    看清了来犯之人,依歉脸上的笑容也变得苦涩,不及开口。另一个散发着让人压抑气势的高大男人已然飞至,语气惋惜的道“小若,没想到要在这种情况下碰面。”

  说罢,顿了顿又道“小若,乘现在七小姐为至你赶快走吧。到她来了,我也无法作主了。”

  梅若急道“王叔叔,过去你跟父亲常常把酒言欢,交情那般深厚,怎么今天……”

  依歉幽幽开口道“梅若,立场不同。即使不想,也必须做。乘七姐未至,你和帝快走吧!”

  梅若又悲又急道“王叔叔,你们杀我吧,放过我父亲和哥哥他们。”梅若的话让两人哭笑不得,“小若,此行目标就是你父亲和仙焰门的长老,其它人纵然放了我也可作主,但他们怎都不能放过,你还小……”

  变故突起,原本看着悲伤急切的梅若身体瞬间被圈圈蓝焰包裹,整个人朝内圈季冲过去。依歉父女愕然看其错身冲过,兰帝紧随其后化解着原本不愿打扰对话的众人发出的诸般攻击。

  “小若长大了,我却还当她是个孩子。”

  此刻稍微有些对敌经验的人都已知道,方才的一系列变现全是故意,为的就是暗中施展耗时较长的强劲法术火旋舞。若非如此,依歉父女岂会失神任由轻易通过,其它包围众人岂会不及施展强力法术硬撼其冲势?

  依歉只身独剑朝断后的兰帝冲上,同时开口道“是你教若的吧?她骤然遭遇冲击之下绝对想不出这般拖延之法,只有你才不会因为故人现身冲击心神。”

  其父却不愿追击一个后辈,远远飞开去了别处。

  凛冽寒冰光环汇聚成阵,兰帝周遭气温急速下降,瞬间凝结成巨冰,将之封锁其中。寻常人在这等温度变化下,难免气息受阻,动作迟缓,修为不足以对抗者瞬间失去行动能力,只能任由宰割。

  但依歉却知道兰帝绝不会。正欲开口警示,一柄通体紫色两头皆刃的无柄怪剑破冰飞出,密密麻麻的金色剑光当头坠下,负重感让剑势笼罩内的人无不变得动作缓慢,巨大冰柱瞬间被剑光刺成蜂窝,随着内中的真气迸射,化成万千碎块,扩散飞射了开去。

  挡下当头坠落连绵剑光的依歉,方欲追赶,却见兰帝施展着八卦剑阵,早已冲入双方对战最激烈之处,大凡被八卦剑阵光幕扫过者,除却部分电系法术精修高明的外,无不全身肌肉抽搐,陷入短暂或是瞬间麻痹。

  与之同时,真武卷上杀伤力最为强大的无我无剑十六柄巨大光剑紧随穿透抽搐麻痹者护体真气,降至重创或是杀死。凭此两招仙剑法术,一时间竟是所向披靡,不遇可反抗之敌。

  依歉一时陷入迷茫,早已觉得兰帝容貌像极大姐夫,一别三年如今再见,像的简直如同一人,眼下见着其出入战场冲杀动作和气势,和当初让自己害怕而又好奇的大姐夫哪里还有什么差别?

  ‘他一定就是大姐夫!’

  “他就是你曾说过极像大小姐夫婿的男子?”依歉那执掌地魔门下刺刃门的刺刃魔主父亲不知何时飞近,注视着冲杀远去的那个身影,语气凝重的问着。

  “恩。我总觉得他就是大姐夫。”

  “传令下去,七小姐没来之前不得伤他性命。”刺刃魔主说罢了这话,又自飞远了开去,脸色分外凝重。真武仙术如无意外便只有杀死地武的大小姐夫婿拥有,但他的尸体是经过己手的,当时尸体身上没有任何他物。

  如今冒出这么个人,若说是大小姐夫婿的孩子,绝不可能。

  老练的刺刃魔主心下不由感觉到阴谋的味道,谨慎下,才下达这么个命令。

  仙焰门众人眼见突然杀出来个实力足以乱对方阵脚的高手,心知此刻是唯一转机,当即分出几人强行脱出战圈,算上梅若速催动起传送阵法。余人拼了命的抵抗着增强的压力,无不明白这是目前唯一的转机。

  这般形势下,竟让原本几乎不可能的形势改变,防守的仙焰门高手果真支撑到传送阵启动那刻,眼见敌群此刻亦拼起了命,阵法便要发动之际。

  梅若急声道“还有帝!他不是仙焰门得人,不能把它扔下!”

  也不知是雷电和狂风呼啸淹没了梅若的声音,还是别的,总之传送阵并没有因为这话暂停下来,一阵冲天白光亮起过后,所有仙焰门人,无论死活受伤与否,同时被白光吞没,消失无踪。

  连带梅若的若狂焦急,一并吞没。

  丧失了攻击目标,所有攻击法术的亮光纷纷消逝,真气碰撞的声响随之弥散,除却雷电和狂风的呼啸声外,再没有其它动静。

  三百多号人散布山头高空悬飞,目光陆续集中在住手的兰帝身上。有嘲笑,有惋惜,有遗憾,有为之抱不平……

  但几乎所有人眼神中都藏着一句话:“你拼命就为了这个结果?”

  这般大量动用真气激烈交战,让兰帝的呼吸声都变得粗重,仍旧平静的神色,似乎并不为被战友舍弃之事悲愤,就那么两指夹着怪剑,悬飞不动的调整着呼吸。

  依歉很想开口说些什么,却又不知应该和能说些什么,最后还是只能沉默。

  当一众沉默的人让出一条容人通过的通道时,兰帝并没有试图冲出,那显然不是为自己让的,通道尽头,一个身材高挑,头戴大毡帽的女人飘飞接近。

  “七小姐,此战重创仙焰门四长老,废两长老修为,废后辈弟子十七人,杀四人。但让仙焰真尊无伤逃脱。”刺刃魔主第一时间飞近依稀,沉声禀报着战果。

  一直注视打量着兰帝的依稀听罢了战果,轻指顶高帽沿些许,目光中透着惊疑。

  最后飞近至其面前,轻声开口道“大姐夫,原来你诈死,竟和大姐一起把小妹也瞒了,真让人伤心。”

  这番话让兰帝错愕不已,沉声反问道“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难道不知我父母已经死去十五年了吗?”

  依稀闻言嘴角扬起一抹微笑,施展起短距离穿越法术,瞬间移至于人群外围,笑道“小时候听闻兰长风本就具有依家血统时是不信的,但是现在,如果有人说没有我才会不信。要不然你怎会具备如此严重的自毁心理呢?”

  末了,笑容一收,语气转寒冷冷道“杀了!不要活口。”

  

  

第四节 匆匆别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