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失剑

    绝响疾动,连绵叮呤声响后,暗器大多被卸飞了开,剩下的数枚虽然击中,但劲道却不足以破去护体真气,仅仅刺入皮肤,大半仍旧露于体外。

  也是兰帝弹返之时未附加多少力道,倘若当时有心杀死那少女,此刻难免不被重伤。

  满腹疑惑,却在接触那少女目光的时候,变成惊诧,只因那少女眼神中同样带着惊疑。

  “妖精?”那少女很是疑惑的反问,兰帝神色颤,内心那股强烈自卑再度泛滥。

  “不是。你不是妖精,不过是个没用的家伙。要不是你受伤的剑给了你力量,你就是个废物。不过嘛,很明显副作用就是把你变成了非人之身。有没本事的话别用这剑的力量跟我比划几招?”

  兰帝不为少女的挑衅所动,却惊异反问道“是它让我变成这般模样?”

  那少女收起战斗架势,赤裸的双足并拢,静静离地悬浮站立,傲人的身材曲线一览无遗的展现,让兰帝看的一时失神,热血沸腾。

  嫣然轻笑道“当然是,你用的越多,就越会被它的力量影响,最后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妖怪。你连这也不知道?”

  兰帝惊疑不定,师傅曾说过这是父亲的佩剑,倘若会如此,又怎会传至自己手上?但念及自己的变化,不由不信,却始终抱着存疑,只因面前这少女刚才的作为实在不像可信之人。

  那少女似乎完全看透兰帝的心思,笑道“你以为我刚才是故意害你?当然不是,我看出你不惧毒物,若非只存试探你心法之心,你以为那三枚暗器会无力破这剑的护体真气?”

  “那此刻我还有救么?”

  少女点头道“幸亏遇上我,当然还有救。现在你受害不深,只要脱出剑意不再使用自然无碍。这剑来自邪恶的不祥之地,你实在不该带着,今天是遇上了我,换作其它仙人,一定误以为你是被它控制的妖邪怪物。”

  兰帝犹豫,少女的话句句中的,绝响当然是来自邪恶的不祥之地,那是父亲从天地间最邪恶的惩处之地带出来的。

  “以后不再用就是,它与我有莫大干系,舍弃实在不能。”

  那少女似是思索片刻,笑道“这样吧。此剑材料非同寻常,就此沦落实在可惜,你将它交给我,只需要做法一百年,便能彻底消除它的邪气,只是本身蕴含的邪恶能量也会因此消散,只怕你不舍得。”

  越说,越觉得这少女全身上下散发的圣洁之光非同寻常,莫名的对她所说之话更渐信任,此刻不由自主的道“谢谢你了。我怎会不舍得,这等将人化妖的邪恶力量留之也是残害生灵,能被消去最好。”

  兰帝说着,尝试着割断与绝响的意念连接,片刻后身体逐渐恢复如常,同时那股充沛强大的能量亦跟随着消失不见,仿佛体内的生命被瞬间抽去,那股空虚感几乎让其不舍放弃。

  但打量起自身变化,念及少女的话,仍旧毅然将剑递出。

  那少女微笑着接过绝响,打量兰帝片刻,微笑道“果然恢复如常了。”丢掉心里的自卑和包袱的后者同样欣然开口道“多谢仙子拯救!”

  那少女微笑道“应该的,不必客气。是了,你打算去哪里?让我送你一程吧,否则你这般步行要走到哪年哪月呢?”

  兰帝闻言一时不知改如何回答,会堕落城找师傅?又或是直接前往天玄门拜入太上真尊座下?自幼师傅就告诫倘若有一天能离开堕落城就永远别再回去,但此刻突然失踪离去,师傅必定着急担心非常。

  一时间,陷入两难。

  那少女却已失去等候的耐心,眸子变得冷漠,语气却十分雀跃着道:“魅,送他去北方,诺,一定要穿过那朵像猪的云喔。”

  兰帝尚未反应过来,那服饰繁杂华丽的过分的,毫无生气的美丽生翼妖精已然动作,芊芊细手只那么轻轻一动,一股几乎能将寻常人撕碎的强劲气流整个扑至。

  而后,整个身躯便被这股强劲气流带的离地飞起,径直抛飞上天空,眼见下方种种快速变小,最后看不见人型时,已然传入云雾,直到力尽,有一股变相的气流垂直朝下压落,带着此刻明白过来的那颗愤怒身心,朝地面急速坠落。

  山林中,那少女收回目光道“看你这混蛋如何得好死,竟敢手执绝响,凭你也佩?”

  原本肃立周遭不动不说话的人中有人开口道“大小姐,这人似非寻常,竟然不惧睡梦之毒,更能在大小姐强大魅惑法术影响下仍旧维持神智。为何不留活口审问一番?”

  那少女不以为然道“不过是绝响给予他这般能力而已,这等蠢材不知从哪里找着这剑,有什么好审的?”

  “这剑便是绝响呀,真是不凡。难怪自幼就出现在我梦中,感觉真是亲切。你们谁知道此剑背后来历?”

  无人回答,少女不满道“平日个个自夸见识过人,竟连一柄如此仙器来历都不知晓!”

  众人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连这把怪剑名字都是因其睡梦中所见而能道出,其它人压根不曾听说过这么一柄仙剑,如何能知道来历?

  众人正自沉默,头戴毡帽的依稀悄然而至接话道“大姐,此剑之名连我也不知晓,天下间也只有你和此剑主人知晓了。”少女见着依稀,露出笑容反问道“这话怎说?难道跟我过去有什么干系?”

  依稀在少女示意下紧挨坐下,轻声着道“正是如此。正和大姐在惩处之地丧失的记忆有关,这剑的主人原本是纵横惩处之地的第一高手兰道所执,那时候大姐已差点与其婚配。”

  那少女闻言惊异莫名,追问道“竟有此事?那兰道竟能让我甘心下嫁,必非常人。那他人呢?”

  依稀神色黯然的道“还不是那场变故,导致他一身修为尽失,后来丧命惩处之地。而大姐你也是因此之故才能脱逃出来,被我救回,却也因此心灰意懒,施展那等不可思议的法术重生。”

  那少女闻言自语着道“原来如此,难怪见此剑倍感亲切舒心。那害死他的人也都死绝了吧?”

  依稀傲然笑道“那是自然,凭大姐夫无敌神威,那群杂碎岂能活着?只是可惜了大姐夫那般本身,却因为大姐那无耻生父暗算之故未能活命。”

  那少女喃喃道“这般说来,真相记起他的面容和神威,能让我倾心许之的男人到底是怎办模样呢?可惜怎也想不起那时候施展的重生神法……”

  一旁的依稀不敢接话,那少女失神想了片刻又突然道“此行如何?”

  “大姐发落。功成垂败,虽重创仙焰门不少高手,却未能达成目的。”

  那少女一脸疑惑,复又释然反问道“因为绝响的缘故吧?”

  依稀语气满是赞叹的道“大姐智慧过人,确实如此。但还是因我去的迟了,才让那人执此剑破坏了计划。”

  那少女失神轻笑道“罢了,怪不得你。只是他的佩剑便已有这般威力,若是他亲自执剑真不知有何等神威……”

  这般说罢,失神片刻,又收起笑容脸色转寒道“哼!外公他们若想我嫁人也不是不行,只要谁能打败手执此剑的我,便算有资格娶我为妻了!如此宽厚的条件倘若都无人做到,凭什么娶我?七妹,你说是吗?”

  依稀能说什么?

  但众人心下都知道,这根本就是不愿下嫁地魔门内那几十个精挑细选的候选而已。貌似宽厚的条件,但倘若附上过去那条想要与其一战,便要先战败所属的九魔尊护,那就绝对不宽厚了。

  此刻周围的五人便是其中之五,此外还有魔神兽小吃,气仙魅,七小姐依稀,其三弟剑邪。

  地魔门内除却那群长辈之外,还有人战得过这九者中随便一个?

  依稀应着问道“大姐,那个胆敢执此剑冒犯的卑鄙之途呢?”

  后者一脸玩笑笑容的道“上天了。”

  

  

第六节 失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