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失身

    直至窗外天色陷入黑暗,李真才主动中止了谈话道“雷师弟,此刻天色已晚,明日再聊吧。”

  说着从怀里掏出两枚忘情门门派徽章,递上着道“这是本门弟子所有,徽章反面均刻有你们的名字,即刻起你们就算是忘情门弟子了,必须谨守门规,刻苦勤修。”

  错愕的雷注视着手里头的门派徽章,半响,才道“不是尚有近一年才开始招收吗?真你这么做会否落人话柄?”

  李真失笑道“入忘情门难只是指上忘情峰,事实上世俗弟子多的很。但是,没三年本门会举行一次考核,凡是进度达不到准则的世俗弟子,一律将剔除门派,从此不得以忘情门弟子自居。

  入门二十年者,便将进行一次综合评定,修为不足,心性不合格者,只有选择隐居深山潜修才能继续被忘情门承认,合格者则能前往忘情山得到更多帮助的修炼。”

  雷这才明白缘由,难怪自幼见过的忘情门众人数量那般稀少,被剔除的群体无论是否另投他派,会有几个愿意道出这种丢人事情?

  道清原委,李真留下一个鼓励的眼神便转身去了,离开不久,又突然从门缝钻出个脑袋脸色泛红着开口问道“雷,你幼时曾去过天溪村住过吗?”

  话问出口后,却又不等雷回答,就又匆匆转身去了,仿佛恍然大悟的雷似乎想起什么般,猛然起身追着出门去了。

  躺在榻上的兰帝,睁眼发呆半响,才取过桌上背面印着其名字的门派徽章,而后对着那枚决定自身未来的徽章一直发呆。

  夜,静谧,无风。

  一连数日,不见雷归返,直到兰帝伤势痊愈的第二日,才终于见到面色尴尬的雷。

  “兄弟,心下切勿怨我。李真她原来是我童年玩伴,这些日子谈及过去,又听他说了当年别离后的种种。”

  兰帝不以为意着道“大哥多心了,能见到大哥抛开过去重新开始,小弟心里高兴的很。真师姐是否离开了?”

  雷神色颇有些沮丧的道“忘情门世俗方面的事务全考她和花层楼处理,哪里能在这里耽搁太久。”

  “大哥怎不同去?”

  雷闻言满脸责备之色着道“兄弟,我是那种见色忘义的人吗?既然她说不能带着你一起,我自然不会去。我们兄弟早说好一起闯荡游历,总有一日能一起踏上忘情峰学习无上仙法!”

  雷说着将带来的大包袱展开,里面两套蓝色镶嵌白色饰纹的道袍,两对短靴,两条翠绿色腰带,一把紫色厚背大刀,一本记载仙法的册子。

  雷解释着道“这些都是配发的,大哥不知你打算修炼哪类型仙法,不敢擅自作主替你决定,稍后领你去挑。”

  兰帝奇道“大哥怎么选了这种兵刃?”

  雷苦笑道“天玄门各派入门武学稍有杀伤力极凶的,以我脾气去学那些修身养性功法哪里受的了?自幼修炼地魔门邪剑早已成了习惯,轻易哪里改得?只好弃剑练刀,将来也相对容易通过考核,金系仙法与之搭配最为合适,只能这样了。”

  兰帝边听边自翻阅着那本秘笈,见内力记载的均是借天地之力强化肉身能力的法术,杀伤力虽巨大,却不宜远攻,不由暗自摇头。不知觉间翻到后页,只见一张粉色纸页上写着行字:

  ‘雷郎,日后游历各地若遇困难,以纸页上密咒可向本门其它弟子求助,切不可让第二人得知!他日一有闲暇,必来与你相会,盼你早日上得忘情峰,让真尊替我们主持婚礼。’

  兰帝故作未见,作随意状合上册子放下道“不适合我。”

  “让我陪你同去挑选吧。”

  “不必麻烦了,大哥告知我如何前去便可。”

  雷也不多坚持,说明了出门如何行走,便放其独自前去,自顾拿其册子,翻阅起来。

  到达房外,才看清格局,如同一座宫殿,周遭围墙高达七丈有余,怕是为避免世俗武夫行窃所建,内中曲折多道,实在不小。

  在一名男弟子带领下,兰帝进得密室内挑选半响,始终没寻着符合心意的。目光下意识瞟落到金系仙法上时,心下一动,拿起翻阅,一旁的男弟子耐心讲解着金系仙法的妙用。

  ‘这其中内容显然比雷所获那本缺失粗浅的多,果然李真特别厚待了雷大哥。’

  这般想着,不由暗自念动那纸页上的咒文,当即一个紫红色如门派徽章般的能量图案出现在虚空,那男弟子见状神色愕然,随即神色肃然,行礼着道“见过师兄!”

  兰帝心下恍然,原来这便是上得忘情峰弟子用以对外识别的法文,当即沉声道“不必多礼,去取些齐全的仙法秘笈存本与我。”

  那男弟子当即领着他进入隔壁间密室内道“师兄,各系法术均在这里了。”

  兰帝边随意翻阅边故作随意着道“你们这里取用秘笈可有与别地不同的规矩?”

  那弟子连忙答道“都是一样的。师兄既为真尊闭门弟子,各五行各系均能各取一本,若是送人还是要按规矩记载详细方可。”

  兰帝闻言点头,除却金系外五行各取了本,复有挑了两本不属五行之内的仙术秘笈,最后却在武器方面犹豫良久,最后还是挑了对法术手套。

  回到居处时,雷正自***着那柄大刀,似是想起内心深仇,眼中尽是愤色。

  兰帝见状,迟疑着开口问道“大哥,你可是在利用李真?”

  雷神色不动,沉默半响才缓缓开口道“兄弟,大哥自幼在地魔门长大,不会轻信女人,经历过那些事情后,更不会将希望寄托在感情上面。不错,我确实是利用她,李真曾是忘情门大师姐,声望和人缘均非一般。

  你看,如今才知道她给我的秘笈和兵器均是本门入派后连续三年通过考核才能修炼和使用的,可以让我们少走弯路的事情,为什么不做?”

  证实了猜测,兰帝暗叹口气,将兵器秘笈放落桌上开口道“并非责备大哥,只是觉得这样未免伤及无辜。”

  雷笑道“世上没有无辜之人,只有幸与不幸之人。何况日后我也不会轻易负了她,假作真时假亦真。好了,不说这些了,我早猜到你看过她的留字。”

  雷的视线落在桌上的秘笈和仙法手套上,又道“我之所以跟你结拜,就是看出你是个聪明人,只有聪明人的义气才能让我信任。兄弟,你若伤好了,过些日子掌握入门仙法后我们就在天玄城寻些伙计做着,待明年天玄门弟子招收之举过后再行离开。”

  见兰帝一脸迷惑不解,又补充着道“日后许多伙计单凭我们两人是不够的,到时候从新入门的同门中找些合适的搭档修行,以我们不修炼的秘笈相赠,必能笼络。”

  “大哥作主吧。”

  

  

第七节 失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