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同类

    赶返花园时,兰帝已然察觉到少庄主阁楼被一股不知名的邪派阵法所笼罩,表面看似一片平静如常,但伸出其内的独孤照不知已陷身何等凶险之中。

  一番迅速探察后,始终无法寻着此阵破解之法,念及照的安危,当即不再犹豫,一头扎入阵势范围内。

  如同陷入地狱,猩红色的天地内,具具发散着血污腥臭的行尸走肉般的身体满目凶光的围拢聚集,当中被包围的一人双手分执短剑于逆手刃,上下翻飞幻出看似密不透风的真气光罩,周遭扑上的似人非人怪物群纷纷在环绕真气之力的刃光切割下支离破碎。

  兰帝不及赞叹独孤照的狠辣功法之厉害,便见半空一条速度极快的黑影猛然扑落,强大的冲击力量当即如穿破纸张一般轻易撞开照那连绵双刃光华,随即带起一蓬鲜血,张狂大笑着飞返高空。

  独孤照却是坚强,受此重击竟哼也不哼,陷入包围的她此刻却是也不能有丝毫松懈,一旦无法对周遭包围尸体的破坏力不足,必将陷入具具邪尸更一步逼近包围而连手脚都无法施展开来,纵有千般本事也只有黯然收场。

  正欲施加援手的兰帝,目光却突然被半空中那变化巨大的少庄主吸引主。

  一身暗黑色泽肌肤,一对嗜血而疯狂的眸子,一抹阴狠的笑容。

  不久之前引动绝响之力变身后的那个自己,当即浮现眼前,一股莫名的惊惧感,顷刻间化作休怒,眼前的少庄主如同在嘲讽自己说:你和我一样是个异类,异类……

  “呃……”独孤照的一声痛苦呻吟当即让兰帝回过神来,正见黑影再度带起一蓬鲜血飞上高空,当即双足凝聚真力,踏着北斗七星之位,布起破魔太玄阵,双手迅速集结成印,连绵对她释放活力术增加外伤的愈合速度,释放驱散以化去她身体遭受诸多阵法影响下的负面诅咒,复以地系波动防御,获系激化术强化她机体坚韧程度,催发身体潜能强化真气凝聚速度并赋予焚烧破坏能力。

  五色光华几乎不分先后的接连罩落在照身上后,她当即战力剧增,翻飞舞动的双刃竟将层层叠叠不断逼拢过来的尸群杀的反向倒退,再也前进不得。

  那身处高空的少庄主哈的大笑着道“原本指望李真派些有自知之明的人前来,谁料竟是你们几个蹩脚货!不知进退倒也罢了,竟还敢来监视本少,可恶该死之极!”

  得脱困境的独孤照哪里还有心情同他罗嗦,身形离地跃起,瞬间化为黑红两色纠集绞缠在一起的光团高速扑近至少庄主面门,光团中绽放暴射出连绵万千道黑红两色气刃。霎时间,原本得意狂笑的少庄主当即陷入被动挨打之势,身体肌肤或深或浅的现出道道伤痕,血若烟花般绽放飞洒。

  眼见形势骤然转变,正自释放驱散法术破解驱使尸身邪法的兰帝刚要松一口气,变故发生了。饱受打击的少庄主身体伤势诡异而高速的愈合着,若是细看,分明仅是表层皮肉受了伤,丝毫不曾伤及筋骨。

  随着他那双目中的愤怒愈渐浓郁,双掌逐渐泛红,而后,掌中突然多处一柄血红色泽长剑,附带着强大劲力,硬生将照那连绵红黑气刃破开,狠狠砍过她的身体,尽管照已即使借力后飞,却仍旧未能完全避开了去,从肩头拉至腰际的伤口,怵目惊心。

  但最可怕的却是,伤口隐隐泛出的红光,那分明是邪咒中的血咒。中此咒者身体毛发同时快速渗出鲜血,能在极短时间内让人体血液彻底被抽干。

  兰帝再不顾不得多想,在少庄主追击的火焰球之前凌空一把将照接住,同时迅速释放驱散法术压制血咒邪效。那刻直径半人高的火焰球猛然绕了个弧线,反取救援者后背。

  五行水系能量随兰帝意念操纵迅速汇聚于右手佩戴着的仙器细水上,汇聚成冰球,将那飞射而至的火焰球瓦解粉碎。蓝红两色迸射光华之后,一只黑色的拳头紧随攻至,身在半空修为远不足以御气飞行的兰帝别无他法,全力催动真气,挥拳迎上。

  拳拳相撞,劲力的撞击声响如同炸雷,少庄主当即被生死轮回柔和以自身真气更附带兰帝那非人劲道的巨力震的肌体剧烈颤抖,五脏六腑如同移位般痛苦难受,闷哼一声高速倒飞着落回地面。

  若非双方修为差距太大,这一拳的正面轰击,少庄主不死亦残。

  然兰帝却也极不好受,尽管以生死轮回心决卸去大部分反震力量,但终究在对撞那颗处于被动而无法借助身法完全反卸给对方,肌体的直接撞击,少庄主那黑色肌肤本就比仙体更为坚韧,附带着强劲真气下,险些让他右手臂禁受不住冲击而骨头粉碎。

  “这是什么功法?”少庄主一脸惊疑的脱口问道。

  “忘情门专门用以破邪的玄功,滋味如何?”兰帝面色沉静的缓缓开口回答着的同时,动作自然而轻柔的将照放落地上,从气息探查上来看,已经昏迷了。

  那少庄主一脸不屑着道“装腔作势!我拥有师傅地血尊赐予的魔神之体,以你那凡俗的肉身便是有再厉害功法相助,此刻肌骨亦已崩溃了才是!况且,黑血毒素此刻必定在侵噬你的肉体吧?哈哈……”

  少庄主所言不错,一股似毒非毒的物质,已经通过兰帝右拳快速且疯狂的朝身体各处扩散,只是,那种滋味却来的让兰帝感到舒坦,痛快,丝毫不像是什么有害的东西。

  “你真是个蠢才!”兰帝冷笑开口着道,以言语拖延时间以便让身体尽快恢复至完胜状态。体内那对方口中的所谓黑血毒素,流经至兰帝臀部位置时,骤然变得疯狂。

  这变故让兰帝浑然不知所以,那地方是出生便附带着的胎记,一大块呈现深黑色泽的胎记。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你这等无知庸俗之辈懂得什么?如此肮脏丑陋的天地,便是需要改造,彻底的改造!当年真尊之首剑帝因受阴谋陷害未能发挥真正实力才致功成垂败,但是,那一战绝非终点,不久之后的将来他必将重现世间,用他手中摧毁天地的神剑让这天地归空重造!”

  少庄主语气初而不屑,随后变得激动,庄严,神圣的如同普通众生的上古诸般仙神。

  兰帝哪里有兴趣深究他神经病似的理想和言语?既然未戒备自己而放任自身恢复伤势,自然最好不过,当即冷笑道“如此你更愚蠢,本可任由我们无功探查离去,还能借我们之口让天玄门众人相信你的清白,却偏偏如此愚蠢!”

  少庄主冷笑道“此时此刻还想试图求饶?口是心非的邪恶之徒,你的同伴不是已经去搜查我过往为恶证据了吗?”

  说着,面露怒态,兰帝不待其情绪发作,顺口胡说着道“你还是蠢!这等妖邪功法将来如何能借得天地之力?如何能施展出惊天动地的法术?换作我是你,必定潜伏隐忍拜入天玄门下修习一身正统功法,日后再凭之完成理想。”

  少庄主果然中计被兰帝这番言语激怒。

  

  

第九节 同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