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忏悔东一居

    悔过宫下七十二层为世俗众人犯错反省之地,上十八层为玄门弟子犯错所处,根据过错严重程度予以分配,每层分三百六十个区,每区再分东南西北,后在以一至三十六作为居号区分,由此可见其规模之大。

  兰帝三人被分配如忏悔区东一居,据那领路的两人说,这是特别照顾了。

  当三人穿梭与烟雾弥漫的曲折地下走道半个时辰后,终于被送入一见石洞般的空旷大房屋,随着印盖着诸多法文的特殊金属大门关闭,外间的一切从这刻起成为了梦幻。

  洞穴般的房间内,同样弥漫着烟雾,一如丰物之前描述的那般,让人根本看不清远处的人和景物。丰收和鹤立从刚才起就已对这些未知充满了莫名惊恐,此刻双双颤抖着,拽着兰帝衣角,躲在他身后寻求保护。

  悔过宫在两人眼里就是各城的囚牢,关于囚牢的各种版本可怕故事和传言,两人自然听得不少,如此害怕,在所难免。

  一个温和的声音在洞**突然响起道“两位不必惊恐,在下西天云门云在飞,不知两位是何门下?”

  兰帝沉声回应道“在下忘情门兰帝,身后两位同伴分别是道法自然门下丰收和鹤立。”

  那开始之人当即愣住,显然为错误判断来人,全然没有察觉第三个人的气息感到惊奇,这从洞**另外几个惊疑声响中便可判断一二。

  丰收和鹤立却听得这人自报名号后放宽了心,云在飞之名罕有人不曾听过,如同丰物一般,是西天云门大弟子。此人原本是市井孤儿,后得世俗一个颇负声名的武术家收为徒弟,受世俗影响极重,后来被西天真尊收入玄门后,以其过人领悟能力在极短时间内成为大师兄。

  此人口碑极佳,于许多修炼中人不同,极重感情,义气。也是玄门中许多人都知道常进悔过宫的名人,但他于别人不同,无论他进了多少次,多数人都只会更佩服。

  全因他每一次被罚入此,都不是因为他自身做了什么错事,而是因为门下师兄弟妹之故,均是主动代为受过,一次减轻或是免去他们受罚的时长。

  此间既然有他在,那决计不会有什么不善之人闹事的了。

  “失敬!三位请入内谈。”

  待得三人行进里面,视线终于清晰许多,似受什么法术影响之故,雾气远不那么浓密。

  云在飞其人身材高达挺拔,双目炯炯有神,让人一看之下就觉得神武不凡。背壁而坐的他身边围坐着十数人,大多均属西天云门,显是他师兄弟妹。

  听得兰帝到处三人入内均是因为一并误入别派藏宝重地的缘故后,云在飞感叹道“此时幸亏落在仁义的丰物师兄手上,换作是无情门,必定当场将诸位处决。”

  三人这才知道,丰物在玄门中竟也颇有口碑,原来过去曾多次宽大处决邪魔歪道,许多本来该当处决的罪行,他都认为改给与对方改过机会而从轻发落。

  从旁人口中听得丰物种种,不仅让兰帝和鹤立对他有了另一番认识,连身为他亲生弟弟的丰收都倍受冲击,初而失神,后来沉默着不知想些什么。

  云在飞语重心长的道“丰收兄弟,丰物师兄此举可是为你着想。看似严厉,实则宽容,世俗众人诸多名利不过几十百年便成云烟,人生在世为那区区几十载算计追逐岂非枉生一场?

  世间虽总难免充斥丑恶,然并非善则不存,人生在世不可因恶多便随波逐流,投身仙门,以一生之力除恶杨善,哪怕不足以改变一切,但漫长数百千年之中,多少能改变和帮助不少人,这绝非没有意义的事情。”

  云在飞说着又连忙冲兰帝抱拳道“兰师弟,在下并无轻视大忘情之道的意思,只是相较于丰收师弟而言,更适合于上善之道。”

  兰帝闻言微微一笑,示意并不介怀。忘情门所修之道,乃追求大忘情,忘却自身,后忘却天下万般情感。以天地般的不存情感之心,包容和平静看待世间所有善恶,不杨善,不抑恶。万般皆自然。

  因此之故,真正得以在忘情门长久修炼的弟子,从来都是少数,越是身处忘情门久,经受的考验就越是严厉。对于其它仙门而言,更是对这种大忘情道难以认同。

  世俗中曾有人戏言,忘情门的大道就是变成一块石头永恒存在,什么都不用做。

  谁料云在飞身旁一名女真人却笑问道“说起大忘情道,似乎自忘情门创立至今,从来不曾有人修成过。及时高明如太上师叔,当年不也还是违背此道,出手干预了天地变数,亲手打败了剑帝么?”

  云在飞当即呵斥道“休得无礼!师尊已斥责你多少次?遇事总因自身喜怒迁怒他人以宣泄情绪,是否罚你面壁五年太短了?”

  那看似年纪不大的少女,显然并不真的害怕这位师兄,但却十分尊重,嘴巴一撅,复有不情愿的冲兰帝出言道歉。

  兰帝心下明白,因太上真尊根本不理会此次剑帝复出之事,导致包括西天云门在内四位真尊不得不亲身涉险,她才对忘情门这般心怀芥蒂。

  况且当年那一战,其实有许多人对太上真尊颇有微辞,认为倘若他从一开始就出手,正邪两道又哪里会惨死那么多人于剑帝手中?

  兰帝哪里会跟她计较,自顾沉默不语,如同不闻一般。云在飞却目光烁烁的注视打量着他,片刻后道“恕在下孤陋寡闻,不知兰师弟是何人坐下?以仙体之身忘喜怒,舍不忿,这般心性修为以在下所知,忘情门中恐怕只有花自在师弟可相提并论。”

  兰帝听得心下好笑,明白对方实在是因为开始无法察觉自己存在气息而先入为主的抬举了自己,自己除却拥有仙体之外,哪里有他以为的那么高明,不过是眼下之事实在没有计较辩驳的必要而已。

  又哪里能跟堂堂忘情门花自在相提并论?此人自幼蒙太上真尊收养,回归玄门后一身修为除却无情和闭关二十年才方露面的天玄韵外再无其它近辈弟子可并论。

  但既然对方如此,倘若说什么全无际遇必然让对方以为自己有意隐瞒,便干脆道“在下是兰家后人。”

  一众人闻言纷纷恍然,其中多数目光中更生不屑,云在飞更抱拳道“当真失敬,原来兰师弟乃兰家后人,无怪这般年纪修为竟高明至此。”

  不日后,平静的东一居内诸人之间已彼此熟悉,丰收和鹤立原本提起的心终于放下,有云在飞再次,这里却是不可能出现什么纷争,更别说发生那些传闻中的可怕事情了。

  兰帝也重新回到沉默中,如其它人般背壁而坐,久久沉默凝视着烟雾严密的洞穴,视线中只有那不散的雾气。

  要这样呆上二十年吗……

  原本无心修炼的丰收在第一次排泄后,终于不好意思的拾起了丰物给予的仙法。这里所有人都早已不食人间烟火,即使偶尔吃点世俗食物也全能凭特殊机体完全吸收或是以汗水方式排除杂质毒素。

  唯独他不能,排泄的臭气让众人好一阵鄙夷介怀,他哪里受得了这种屈辱。

  在世俗不过是平常事,在这里,需要排泄的人就是异类。如同世俗中一贫如洗的人般,天生矮了别人一截。

  丰收终究拥有一颗不敢弱于别人的心。

  

  

第七节 忏悔东一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