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来客

    修为有一定程度的,都能清晰感受到踏入者的性别,以及她那微微颤抖的身躯,那是对这里未知的恐惧。显然,也是第一次进入悔过宫。

  但她还是朝里头迈步了,散发着异样热能的目光,似乎在努力的试图看清环境,又似在搜索着什么。

  不带有人开口,她已强稳情绪道“在下仙焰门梅若,请问兰哥哥是在这里吗?”

  兰帝闻声缓缓站起,沉声道“我在这里。”

  一条人影,寻声整个朴至,一把将他抱紧。泪水是泛滥河水般,疯狂涌出。边用攥紧的拳头锤打着他,边道“你还活着怎么不来找我,怎么不来找我……”

  兰帝沉默以对,待她宣泄一阵情绪后,才道“我上哪去找你?我到达天玄城时,你早已开始了世俗游历。说起来,怎这么快就游历归来了?”

  梅若方擦干的眼泪止不住又流下道“我那天还以为你死了,那么多地魔门的人围攻你……你怎么也该在仙焰门留个口迅,害我一直难过……”

  兰帝仔细打量梅若半响,才发觉,一别这么久,她更成熟美丽了。大概是在天玄仙境内不知副食过多少仙丹灵药的关系,如今整个人焕然一新,全然没有了丝毫世俗之气,微微透光的细腻皮肤充满圣洁气息。

  那对眸子大概是修炼仙焰决有成之故,溢散出如火的炙热,束起的长发配以栩栩如生的火凤钗,加以一身火红色特殊制式仙袍衬托,整个人如同烈火女仙般模样。

  情绪平稳后的梅若,连连应付罢了各派弟子的问候后,才拽着兰帝就那么坐下,轻声道“游历途中遇上丰物师兄,才知道你被关进这里了。后来他们告诉我,如果自己觉得内心有魔障难以理清,可以申请短期进入这里悔过反省,我就来啦。”

  兰帝诧异道“还有这种事情?说说,你有什么魔障?”

  梅若闻言小心环顾四周,见没有人在视线范围内后,才小声道“我说自己踩死了只无辜蚂蚁,良心久久不能平复,希望进悔过宫面壁一月思过。”

  兰帝闻言哭笑不得的道“简直胡闹。”

  梅若嘻嘻笑道“我想不到别的理由嘛。游历还没有结束呢,离开太久不行的,还好有韵师姐帮忙说情,守望师叔看我可怜,才终于答应。”

  末了,察觉到兰帝真气有异,急道“你修为尽失了?”

  兰帝轻描淡写着道“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如今重新修炼,进度却也不慢。”

  “是不是那次……”

  “不是,跟上次没有关系。那天我冲出去逃脱了,他们并没能拦下我,否则我哪里还有命在?”

  梅若一脸歉疚,重复问道“真的不是那次?”

  “无需骗你。”

  梅若语气落寞着道“我恨死派里的师叔他们了,就那么把你丢下不管,那之后父亲都没脸面找我说话,一直觉得对不起你。”

  “不必这样,你也非孩子了。该明白那种时候,因为一条姓名埋葬一群人是根本不理智的行为。我从来没有怪过他们,他们那么做是对的。”

  不愿纠缠这话题,又察觉到一旁的丰收听到丰物的名字,情绪明显焦急,便道“丰物他近来可好?”

  梅若忙道“好的很。丰物师兄带领道法自然的高手,几个月来降除妖魔无数,受到许多嘉奖呢。是了,他还请我转告丰收师弟,让他安心修炼不要惦挂他安危。”

  一旁的丰收闻言终于放宽了心,轻声道“多谢仙子转告大哥消息。”

  梅若这才明白,原来身侧烟雾中看不清的地方,是有人的,想起方才的那些话,顿时脸红起来。暗自责备自己一时激动,竟然没有察探周遭情形,脸算是丢大了。

  一时间再不好意思说话。好在兰帝恰好问起其它,让梅若得以摆脱尴尬,“外面的情形如何?”

  “乱!非常乱。最近在世俗游历,常会碰到世俗武夫抢掠祸害无辜的事情。地魔门不少妖魔更在接壤中立城的玄门边境抢掠,本门已跟他们交战多次了。最近地魔门大小姐与剑帝婚期将至,玄门正筹划着行动……”

  “终于还是不能容忍他们结合增长魔门势力啊。”

  梅若理所当然的接话道“当然,剑帝就是个疯子。万一日后再要毁天那如何是好?况且,目下情形来看,魔尊继承人极可能就是妖后转世,一个剑帝已让玄门唯太上师叔可与匹敌,再加上妖后以及未来极可能重回魔门的魔尊,日后天下还不都成魔门主宰了!”

  显然,梅若也是倾向于战派。但这番担忧和推测,本也合情理。既然剑帝能复生,必然是妖后当年已真正看破生死,轮回的奥秘,理当也会复生现世,踪迹全无的魔尊岂会继续沉寂?

  魔尊当年虽未助纣为虐帮助剑帝毁天之行,但若剑帝无此心思,她必然相助行利于地魔门的任何事,如今剑帝已表态将守护地魔门存亡,再加上她,天玄门日后单凭太上真尊根本不可能匹敌。

  难道这天地,又将回到百年前地魔门势大主宰的形势了么?

  这担忧,让原本静听不愿打扰的人群,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请问仙子,如今外面对此有何打算?”

  梅若已知旁人听得见说话,也不觉突兀,忙答道“世俗各仙门高手都自发请命前往围杀剑帝,但尚在酝酿阶段。天玄八仙门包括真尊在内,均有意联合带领门下精英弟子潜入地魔门击杀剑帝。只是,至今尚未得天玄大帝点头许可。”

  顿时有人义愤道“可惜!真想立即出去参与其中,亲手杀死这个祸害天地生灵的妖邪,那怕为此长眠妖邪之地,亦无憾!”

  “你会去么?”

  梅若见他关心自己,嫣然一笑道“别担心我。还在游历阶段,那怕想去也不可能啦。不过父亲,肯定是要去的,若不是这缘故,到现在我还是不会理睬他的。”

  兰帝闻言心下担忧着道“你们有否想过,这个剑帝根本是假的?”

  梅若微笑道“当然有。但以来消息绝对正确无误,逍遥真人的算卦从来没有出过错误。二来,凭地魔门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设计这种陷阱,没有能力算计玄门大批高手,此举必然导致它们高手同样尽损。除非他们有自我毁灭倾向,才会设计这种损人损己的陷阱。”

  兰帝明白,百年前那一战无论正邪都已大伤元气,折损的高手根本不是短短数百年能补充恢复过来的。如今确实没有能力布此陷阱,不由觉得自己思虑不周,过分担忧了。

  如梅若所说,除非他们有自毁倾向。但是,假若剑帝功力已恢复至一定程度,结果岂非另当别论?

  “此举还是太贸然了。”

  梅若无奈道“无论如何,冒险是必须的。拖的时间越长,剑帝就越不可战胜,一旦他功力完全恢复,天下除了太上师叔外谁能制服?”

  兰帝心知这种事情多说也没有作用,如今玄门战意强烈,四仙尊的悲惨长逝更让其它仙门真尊压力沉重,名誉大受损伤,若不一身犯险做些事情,如何掩天下悠悠之口?

  当年的浩劫确实洗刷了太多得道仙人,如今的玄门真尊,真人,哪里还像真正的仙尊?这些念头思想,与世俗众人有何差异?

  兰帝心下,不由生出这番感慨。

  过去在剑帝不曾真正作毁天之举时,天玄门能容忍他存在数百年,哪怕因此涨魔门势力。如今,他是否当真改过都还难以定论,玄门就已将其定罪,不容他活。

  其中差距,何止千里。

  

  

第九节 来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