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桃花眼(上)

    这解释让北冥仙子释然,竟也同时把握到兰帝口中的破天飞剑修为远超常人,当即微笑道“师弟精修入门仙剑术可谓剑走偏锋,但仙门术法非世俗武学所能比,这般一味追求实用和极端实在不妥。需知,最强往往便是最弱,这种修炼途径看似极强,但却也可说孱弱的不堪一击。”

  兰帝闻言不由为她这罕见的高明动容,心中也明白所指。破天飞剑这种法术如同世俗追求速度的武学一般,这种方向一旦修炼到极致,其杀伤和威力可谓非同寻常。

  但仙门中术法万千,这类方式其实也极脆弱。需知能快速凝聚能量施展的法术还有诸多诅咒秘法,遭遇到其中任何一种,原本的极强都会变成平庸的毫无威力的极弱。

  一个只懂破天飞剑的人,倘若被人下了精神散乱的诅咒,原本的优势荡然无存下,全然不修其它法术的他只余任人宰割一途而已。

  兰帝当然不会多家解释自身体质异常的关键,作虚心状道“多谢师姐指点迷津。”

  大凡自己的帮助得到别人的接受,都会让人心情份外愉悦,同时更易产生特别的好感。北冥仙子也不例外,见他如此虚心,态度当即变得柔和亲近许多,不自觉的便开始越说越多。

  兰帝似很认真的听着,有一旁的丰收和鹤立真诚的附和接话,场面一点也不显得难看,反倒让人觉得融洽。

  即使别人说的不对或是不全面,但只要别人愿意说,你就不是只有争执和不听的选择。

  当年故事王就曾不止一次的说,退一步海阔天空。尤其在没有必要进的时候。

  因此之故,短短半月功夫,让北冥仙子对三人有了印象,在离开的时候热情邀请三人日后出去到北冥派小聚。

  她的离开,也意味这那人的疯病回复正常。那人好的十分突然,就如同离开一般,突然有一天,看守真人询问过北冥仙子后,就告诉他,他已经可以离开了。

  当然,据说是直接去了北冥仙门,那般修为和资质,实在难能可贵。但直到他离开,三人都不知道他的名字,因为他从来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

  “玄门内也不尽公平。”

  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迷雾,听着金属门闷闷的关闭声响,丰收突然感叹道。

  “何处此言?”

  丰收见鹤立一脸好奇,语气失落的开口着道“也怪不得别人。谁让那疯子修为如此高明过人?前几日,我无意中听北冥对那疯子说只要答应加入北冥之焰,就能马上离开这里,去了北冥仙山后一旦将他体内杂质清除,就能让他成为北冥门三弟子。”

  鹤立闻言诧异道“她为何不说北冥门而说北冥之焰?那不是身为北冥门大弟子的别称么?”

  丰收闻言失笑道“所以我才心有所感。为何?这不是很明显么?必然北冥门内部有着关于继承的斗争,北冥之焰则是她的势力代号。”

  鹤立闻言作恍然状,前者又感慨道“怎么仙门之间差异竟这么大?本门内就从不曾听大哥说过有这等事情,哪里想到仙门中还有如世俗般的名利争斗?”

  鹤立认真思索着接话道“想必北冥门本身的问题吧。他们收徒相较其它八仙门条件低的太多,鱼龙混杂的,难免沾染世俗之气重些。只是让人想不到北冥仙子原来竟也是这种人……”

  显然,原本她所建立的神圣完美形象,都因为丰收的话而倒塌了。

  兰帝理解鹤立的感受,这么瞬间的转变,让原本北冥仙子的平易和蔼变成可能别有用心的蓄意拉拢示好,一者美丽,一者丑陋,对她内心感受造成的冲击却是不小。

  她本是个内心思想倾向黑暗的人,这些仙门的暗面会否勾起她对玄门的不屑继而不知觉中重新肯定过去的思想,在将来仍旧踏上过往的旧路?

  不得而知,但倘若丰物再此,必定会为丰收此刻的神色状态担忧。

  “专心修炼吧,若他出去后再不会因犯病伤人的话,那他也与痊愈无异,也就无所谓算是特例了。”

  兰帝心下琢磨着,还是这般说了,既然当初答应过丰物帮忙照料,这种时候理当说些什么。

  还好,丰收并非思想极度偏激的人,很快想通了。

  过不多久后却又突然道“我之前听他们说,其实在这里犯错有办法能提前离开,只要本门仙法修为达到超乎寻常的程度,就会让守望真尊认为这是完全反省改过的体现。皆因心不静,若有魔均不可能修得仙法大成之故。”

  鹤立忙道“确实如此啊。玄门心决本就如此,心有魔障挂念世俗的话均不可能脱离世俗众人的平庸境界。”

  丰收这才道出目的问道“二公子,凭你的修为早就得以离开吧?”

  兰帝闻言不由迟疑,向来丰收定是想起过去的事情心有愧疚,又误会自己是为完成丰物托付才一直留在悔过宫中,突然提起,该是打算劝自己离开。

  但倘若能走,怎会不走?

  若不论生死轮回配合自身体质,单凭修炼不久的忘情门仙法,根本不值一提。而过去师傅曾一再告诫,如非得以绝不可在天玄门使用生死轮回心决以及让人知晓自己异常体质,如此一来,根本不可能通过修为鉴定而离开悔过宫。

  ‘隐瞒一件事情往往就要去隐藏千万件才能做到。’兰帝想着不由心生感叹,口中却道“离开这里也不过是修法,此地清净亦不受干扰,何必急于离开?”

  这般一说,丰收反倒不知该如何开口,兰帝又道“你们仍旧时时渴望离开么?”

  丰收以为他误会忙道“二公子,只是觉得你本不该受次责罚,凭你高深修为更不必长久逗留此地。我早已懂得大哥心意,除非当真修炼有成,否则哪怕出去了又能如何?当一个平平无奇仙门弟子岂非辜负大哥期望,且辱了他名声?”

  兰帝故作欣慰着道“嗯,如此甚好,专心修炼,勿要多想了。”

  话头虽然就此打住,但心思却没有,环顾囚洞内弥漫遮挡视线的迷雾,他心里不由泛起感悟。迷雾遮挡下让人难以看清远处,更别说那十丈外的金属门,但这里太小,每个来这里人都知道日后的终点。

  所要做的就是静静等待那个终点的到来,而外面的世界却太大,让人看不清未来的终点,诸多人情世故如同这囚洞内弥漫的雾气般,让人难以看远,看清。

  如果其实生命的终点是结束,天地则是一个牢洞,那么是否也该如在这里般麻木的等待终点来临那刻?

  ‘无怪古往今来总有那么多人试图看破永恒不死的奥秘,那或许是改变终点的唯一途径呵……’

  狭小而空洞的囚洞,如果不爱言语,那么只剩下发呆乱想和修炼两件事情可做了。

  西天云门一众人的离开,导致东一居短时间内加入了更多新来的玄门弟子,而兰帝他们三人,理所当然的成为负责帮助和引导他们的‘前辈’。

  理所当然的。天玄大帝的爱女天玄韵为首的世俗游历队伍的归返祝贺之行,东一居的带领之职就落在了兰帝身上。全因有丰收和鹤立带头推举的缘故,躲也躲不了。

  这是很难得能在面壁关禁期间到外面去一趟的机会,整个悔过宫都洋溢在欢喜气氛中。

  也是这一天,兰帝见到了一对桃花眼。

  

  

第三节 桃花眼(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