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不死间

    兰帝想着,重新端起那碗被下过秘制毒物的水,一口喝干。

  很快,体内产生些微不适,却仅止与此。然而在他刻意运转心法的催动下,却让皮肤表面逐渐呈现发绿的异色,同时口中发出如同无法忍受痛苦的呻吟求救声响。

  牢洞内顿时乱成一团,首先奔近的丰收和鹤立见状急忙跑到金属门出高声呼喊求助。

  兰帝已想的清楚,在这里呆下去,那怕能应付得来接踵而至的刺杀,也必然被对方借机陷害让自己的受罚时长无限延长。譬如,对方能派遣人进这里,再以看守精神状态不正常的玄门中人为由派一个修为高深的高手。

  那怕能抵挡对方的刺杀,也必然被另一个所谓的证人供词自己具有凶性,滥杀了无辜,那罪名可不是小事。只有如此演戏,方能让悔过宫的真人察觉情况不对,将自己转移到独立的牢洞,如此一来,任何想要刺杀的人,都无法栽赃任何罪名与自己。

  那种牢洞里,一个未经许可进入的人即使被自己打死,也绝对不会是自己的错误和问题。虽然如此一来也会让对方更轻易可派遣修为高明的高手对付自己,但两者权衡下,还是值得如此选择的。

  看守真人很快听得呼叫感到,见到兰帝蓄意制造的中毒和频死状态纷纷色变。而后迅速将他带离,以玄门仙药喂他服下,又以真气灌入助其逼毒。

  兰帝十分配合的接受着救助,在守望真人的救助下逐渐恢复生机,脱离了危险。对于他们的询问,他一再做苦恼状,表示根本想不通为何有人如此痛恨自己。

  得不到任何线索的看守真人,最后只能决定暂时将他转移去单独的牢洞,以免再遭毒手。

  一切都如兰帝猜测般完美进行着,除却那治疗的真人惊疑的目光外。兰帝心下无奈,实在不知道这种毒物的特性和发作状态,无可避免导致出现破绽,惹她疑惑。

  单独的牢洞在第六层,在悔过宫里被人戏称为不死间形容其安全性。这里的看守真人并不算是归属看守宫,由各派较特殊的那群弟子组成。

  这批人的共同特点是沉默寡言不善交际,在门派修行时均不怎么于人交谈,才享有来此的特殊待遇。一旦进入此地,至少需呆满五载,同时能获得本门的高深武学修炼机会,然而,进入这里暂居看守真人之职,也意味着如同遭遇面壁刑罚一般,因为在五年之期未满之前,绝不允许踏出第六层半步。

  这规定当初建立之前就是为了确保这里的安全性,避免看守真人与别人串通。同时也为了确保这类弟子不致因为其性格被埋没,对于门派弟子众多的仙门而言,这种弟子是最容易被忽略和无法察觉优异资质的类别。

  负责接收兰帝的是名女真人,关闭六层的金属门后,语带好奇的道“真让人不可思议,他们说你中的是破魂无迹,至今尚无法培植解药的十三剧毒之一,你竟活了下来。”

  兰帝闻言除却苦笑之外,还能说什么?哪里料到那毒竟有这等名头,也难怪方才那治疗真人露出那般神色,无怪这人如此好奇。

  “你隔壁间的重犯可是位大美人喔,心里窃喜着吧?“那陪同的看守女真人说笑着将兰帝送进了牢洞。

  比起东一居而言,这里实在小上太多,内呈圆形,直径约丈许,中央处有一张容人盘膝坐下的软垫,此外再无他物。但比之东一居不同的地方在于,一头石壁处有个开口,如窗户一般却没有什么东西阻隔。

  行近朝外望去,竟是个小小湖泊,其中容纳的水液清澈见地,却不见任何生物,显是人工建造特别看护。放眼望去,对面尽是一般无二的牢洞,甚至能看见此刻同样伫立壁洞旁的脸庞。

  ‘想必这一圈牢洞的人都靠这湖泊维持生机的吧!’

  正自想着,对面一个皮包骨似的男人开口喊道“朋友,犯什么事进来的?”

  兰帝不想跟他罗嗦,想到日后将在这里长期相对全然不理会也太没礼貌,便微笑道“你能想到的恶事全都犯过。”

  不料那男人闻言面色当即一沉,语气满是不屑的冷哼一声后消失在窗口再没了声音。另一边一个模样十分好看的男人却冒了出来,笑道“太好了,总算来了一个同道中人。兄弟,他们都是些有头有脸的人,肯定看不起咱们这种作奸犯科的低贱之人。不过,兄弟怎会逃过死刑的?”

  兰帝微笑道“你不也在这里吗?”

  那人失笑道“我不同,因为我没做一件恶事也同时做一件相当的好事。因此守望宫的仙人觉得我尚可救药,难不成你跟我一样?”

  兰帝不由心下好笑,竟然还有这样的人,一边犯恶一边行善。嘴上道“还真是巧合,和你一样。”

  那人笑道“那难怪你也被送入这里,感激你的人想必和恨你的人一样多,只要你没得罪太深玄门的人,呆这里还是很安全的。”

  另一边一个女子怒叱道“两个卑鄙无耻之徒!”

  兰帝顺声望去却见不着人影,显然说话之人并未移至窗边。先前那男子却笑着道“仙子好大的脾气,我们不过是精神不正常而已,怎能算得卑鄙无耻呢?时而感恩生命的美丽,时而痛恨生活的丑陋,当然好事坏事一并做了。不过仙子也不见得善良吧?可是连杀百余人命呐……”

  那女子更见愤怒,当即反驳打断道“我杀之人均是该死之人!休要拿我跟你们这些卑鄙之徒相提并论!”

  那男子毫不动怒,反而笑道“仙子至今不知悔改,那想要离开这里怕是遥遥无期了。”

  “要你管!”

  兰帝听着两人对话不禁哑然失笑,退回了房内,显然这两人斗嘴今天不是第一次,也不会是最后一次,实在没有搀和倾听的兴趣。如果明知道日后将会不断听到类似对话,又何必着急?

  此间情形如兰帝猜测那般,居中的湖泊果是众人生存的源泉,保护湖泊的特殊阵法开启只有一个看守真人和守望宫决策真尊知晓,也就杜绝了让人在里头做手脚的机会。

  况且,若在湖中下毒,那必然导致事情变成让玄门不得不重视处理的大事,玄门内部的人绝无此胆。

  就在兰帝以为至少能清净一天半载的当日第二次饮用清水过后,身后下载空间中骤然高涨的杀气便已将这个以为彻底粉碎。杀气无法隐藏的释放出来同时,周遭其它囚洞内的人纷纷察觉,高声呼叫起看守真人。

  当兰帝回头面对那柄刺至的附加了仙法的短刃之时,同时看清了对方眼中的决然,感受到那变的更亮的黄色真气光芒中附加的更强烈能量。

  出手之人全身被斗篷覆盖着,让人只看得清双眼,冰冷而决然的眼睛。透出一个信息,他或她将为此付出一切代价。兰帝顿时停止原本要彻底回避这一击的念头,装做努力回避却终究无法回避的模样,任由那柄短刃深深刺进了自己心口。

  短刃没入他心口,至柄。

  

第六节 不死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