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大难不死

    强大的真气疯狂涌入兰帝体内,早有准备的他运气生死轮回心法,如同承受不住冲击一般整个身体朝身后岩壁撞将上去,断绝刺杀者继续灌入更多冲击真气的可能。

  卸转的劲道在背部及壁的瞬间爆发出来,一声巨震下,石壁纷飞爆裂,兰帝整个人随着爆飞的碎石抛飞出牢洞。刺杀者见一击得手,同时察觉牢洞外快速聚集赶来的看守真人气息,当即放弃了进一步察探的念头,隐没了身形潜匿不见。

  兰帝心下不由佩服起这种融入自然的高明潜匿法术了,原本以为如照那般的潜匿高手没有几个,不料事实并非如此,这种潜匿本领及时对能量波动感应高明如他,也未必尽能察觉。

  同时也庆幸自己的估算无误,倘若刚才回避了那一刺,必然引得报必死之心的对方施展出什么同归于尽的强大法术,凭自身如今的修为,绝难在那等阴狠攻击下保全性命。

  对方一击得手,又以为释放的真气冲击已将自己全身经脉震断,内脏成了粉碎,必然会优先考虑逃逸。

  却不知其中劲道已全部卸出体外尽数转移到法术制造的石壁上了,仅仅单纯的肉体伤势轻易就能愈合,对于修炼众人而言,任何一个人只要救的及时,再致命的单纯肉体伤势都能救活过来。

  刺杀者的目的始终是不顾一切的完成任务,而非杀死自己,其中差别自然不同。前者不将自己碎尸万段绝不肯甘休,后者之需认为或是觉得自己已死,就会考虑逃逸。

  这番变故,惊动环绕湖泊的其它囚洞内的人纷纷移至窗口观看,见兰帝装破石壁,心口遭遇重机落地,不少人惊呼出声。与之同时,他见到紧挨着牢洞的那个看守真人口中的大美人。

  兰帝曾经以为美若天仙这词只有逍遥仙子承受的起,但如今却发觉,天下却是很大。因为眼前就又有一个,那如白玉雕刻出来的无暇面容,美的根本不像是人。

  脑海中同时想起仙来山庄的那个金狐妖,她莫非也是妖?

  看守真人此时如影掠至,兰帝在不敢多看多想,运转起心法让意识逐渐模糊,如同垂死之人一般,等待后续发展中对方的救治。

  再度清醒的时候,仍旧在原本的牢洞,这从石壁窗口的位置可判断出来。只是原本破损的石壁已然完好如初,不禁让人叹服仙法的强大创造能力。

  牢洞内负责看护他状况的男真人见他转醒,淡淡道“你非常幸运,受伤时力道全部被石壁承受,救援及时,心口伤势已经完全愈合。让人潜入是我们的失职,如今门口已放上了探测宝珠,绝不会再有人能潜匿进来。”

  说罢,顿了顿又道“那刺客当时虽未能拦下他,但上报守望宫,天玄韵仙子得知后异常重视,亲自领人查明了身份并将之带回,可惜那人修为实在不俗,在反抗中被打死,无法查出背后主使。”

  兰帝连忙开口道谢“有劳诸位费心,在下实在不知哪里得罪这等厉害仇家,不但让自己陷入险境,更让诸位增添负担。”

  那人显然不愿过多言谈,淡淡道“不必客气。本就是我们失职,如今你已无碍最好,这些药物一日两次吞服,若有事就招呼我们。”

  说罢,微一点头算是招呼,留下丹药便自顾离开了去。

  那人才放离开,牢洞顿时凭空多出个气息,方被蛇咬的兰帝心下一惊,却在察觉对方没有进一步动作以及时稳住情绪。诧异开口道“你怎进得来?”

  潜匿在此的不是照是谁?

  照并不立即答话,目光沉静的抬手解开兰帝衣袍,仔细查看伤口半响,才叹了口气道“亏你还挺过来了。”

  见她如此关切,兰帝连忙道“我没有那么容易被杀死,这一刺本就要不了我性命。”

  照轻手替他系紧衣袍了后才开口道“你还是要小心些,天玄大殿能人不少,探测珠对人确实无所不能,但对于拥有仙体修为的潜匿高手而言,仍旧没有太大作用。”

  兰帝轻笑道“从你现身开始我就明白这个道理了。”

  照瞪了他一眼嗔道“知道还问!”

  兰帝语气罕见柔和的答道“只是关心你,怕这般出入太过冒险。”

  听得这话,她双眼中不由透出笑意,轻声道“不过是面壁罢了,到时候自己准备一碗毒药正好来给你做伴。”说着,顿了片刻,语气又方柔许多道“其实若不是要替你照看着露水之故,当年就陪你进来了。”

  兰帝闻言忍了忍,还是开口道“你其实不也一直在陪我么?”

  照陷入沉默,片刻,又道“我该回去了,稍后我们还得陪同天玄韵去趟仙焰门,怕又几日抽不开身,你自己要小心些。天玄韵已对你留上心了,恐怕已经开始琢磨着再跟你碰面。

  天玄大帝既然不愿你们之间未来发生什么,必然会在她对你未有更多接触前除了你。花层楼你反倒不必太担心,只要花自在不亲自出手,其它人怕都没有能耐来此害你。”

  “我会小心。”

  照的身影应声消逝。

  一股莫名失落感随之而来,重新再见到照和雷他们后,情绪突然就变了,为轩辕和雷感到欣慰,他们还是如过去一般,但过的比过去更好了。

  而对照,却开始了频频思念。这很奇怪。

  她其实还是和过去一样,但或许也就是因为这样,才让他有了不同感受。于世隔离的这漫长岁月中,许多人事都在不断改变,但她没有,还是如同过去一样的存在着,哪怕相隔这么久再度真正相对,也全然不觉陌生。

  仿佛,过去只在昨日。

  有时候静心细想,甚至让他怀疑,当时见到天玄韵时被她那对迷人眼睛吸引,到底是因为想起了照,还是当真为天玄韵本身?否则那之后他的目光为何不是继续停留在天玄韵身上,而是照?

  她们的双眼,太像了。

  为了不重蹈覆辙,兰帝在牢洞内布置了简单法阵,用以观测能量流动的法阵,外来者进入法阵,其自身的强大能量必然导致牢洞内的能量流向产生异常流动。

  牢洞内平日的能量流动波幅极小,倘若外来者融会自然侵入,隐匿法术必然要对能量强度进行调和,否则任何具备一定修为的人有心下均可察觉,必须调控能量的平衡,逐渐的让内部能量朝外流散。

  倘若换作外面,就难以凭此察知了,但索性单独的牢洞空间很小,寻常的能量流动几乎不存在,任何的隐匿法术调控都会导致流动加快,通过法阵就能轻易察知。

  完成了警报系统的布署正待精心修炼时,隔壁临间一个动听的女子声音透壁传过来道:

  “你是否是个被永恒生命诅咒的可怜人?”

  

  

第七节 大难不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