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节 被命运诅咒的人

    也不知是否北冥之焰当真有那么神通广大,或是悔过宫本就有着这种规矩,但守望真尊说,这本就是按规定行事。而这机会却是是因北冥之焰才能降临至兰帝身上。

  这是一种特别的考核,并非考核仙法修为,而是考核心性修为。内容非常简单,也不存在可直言的标准可言。与守望宫的一位指定仙人独处七日七夜,若他说通过,那便可结束受罚。

  就是如此简单。

  因为本就不存在明确标准,北冥仙子也没有托人叮嘱必须怎么做。兰帝就一动不动的呆坐修炼了七日破天飞剑,考核结束的时候,那守望宫仙人道:以忘情门仙道而言,他非常合格。

  于是经过一系列手续后,兰帝就出来了。

  似乎是许多人意料中事,尤其对于丰物他们而言,任何考核都没理由会难道他。所以,当他离开守望宫的白玉殿门时,很多人都已经侯着了。

  其中包括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天玄韵,她的眼神透着几分激动,又蓄意回避着真正触碰。

  兰帝尚不及跟他们说些什么,一名忘情门弟子匆匆赶到,传话道:太上真尊让他即刻前往忘情山见他。

  于是雷他们的诸多腹稿全都被撕成了碎纸,却又无可奈何,没有人多一句留言的话语,兰帝也没有多做片刻耽搁,因为那传话弟子的语气神态都显得非常急切,急切的不容他多一句告别话词。

  甚至连离开,使的都是传送法阵。

  忘情山,同样被烟雾弥漫,但却要稀薄许多,至少让他可在山脚看到那条笔直通往山顶的白玉阶梯,不由让人赞叹仙法的奇妙。在世俗又怎可能出现这种通山的道路?

  兰帝也不知其它门派是否也是如此,除却山脚有着六名同门弟子站守之外,高斜的长达几十里的白玉阶梯上再见不着别的人迹。

  阶梯的尽头,站立着一个消瘦的男子,皮肤苍白之极,面色冷漠,语气冰冷的不带丝毫情绪。

  淡淡吩咐那领路的弟子可离去,又淡然招呼声他就自顾领路前行。

  没有只言片语的自我介绍,更没有对一路上被烟雾环绕下让人看不清具体的屋殿作丝毫讲解。如此沉默的赶路一直到穿过山顶最后一座也是最高的殿堂,进入到后面的密林,到达一片湖泊边的木屋才终于划上了句号。

  “师尊就在里头。”那冷漠的男子说罢了这话,沉默的朝木屋门行了一礼,便自顾原路离开了,兰帝注意到,连走的步子都如来时一般大小,每一步都踩在了来时的脚印上。

  ‘惊人的沉稳,惊人的一丝不苟。’

  忘情仙山之顶,雷声频频,沉闷而凶猛的怒雷滚滚而落,八方扩散,在周遭本该空旷的天地间反复回荡,如同要挤碎摧毁一切生灵般的可怖。

  兰帝这般想着,注意力逐渐回转到面前的木门上,这木门之类便就是那天地第一尊太上师尊的真身所在。

  未知总是让人恐惧的根源之一,如此措手不及之下面对这样的一个存在,那种对推门的恐慌和猜测之心,岂是言语可表?

  但这门终究要推开,于是也终于被推开了。

  屋内昏暗无光,除却一张软垫外,再无他物。那上面盘膝端坐着一人,一头银丝长发,梳理的十分整齐,紧闭这双目,消瘦的面容看起来十分平常,体格该是颇高。

  一身不知过水多少道的陈旧粗布道袍,与他那高高在上的神圣地位实在很难相衬。

  木门在兰帝没有探手拉带的情况下自行关闭,原本就昏暗的屋内,彻底陷入了黑暗。

  “弟子兰帝拜见师尊。”

  然而面前这老者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兰帝险些因震惊而陷入晕眩。

  “弹指百年,吾徒剑帝你终于来了。”

  吾徒剑帝——?

  吾徒剑帝——!

  兰帝无法压抑这种震惊冲击的缓缓长大了嘴巴,艰难的且勉强的挤出几字道“师尊……你,你在说什么……”

  老者全然没有解释细说的意思,仿佛根本见不到他那震惊的无以复加的神态,黑暗中的他仍旧用那平静中满怀沧桑的声调缓缓着道:

  “三世轮回,你终于同那一并遭遇情爱诅咒的她相遇,终于再度回到为师面前。百年岁月,为师倾尽心力仍旧未能寻思出斩断你所遭遇的诅咒之法,终于还是让你跟随着受诅咒宿命的摆布,重新回到这里。

  吾徒啊……重世为人的你,是否仍旧要重蹈当初的覆辙,仍旧为那被诅咒的情缘企图以手中之剑斩杀天地?寻求那以无边祸患为代价的缥缈且未知的希望?”

  木屋外的霹雳声,都已无法唤回兰帝此刻的思绪,都已无法让他接受面前老者的言语。

  但那是真实,诸般的过往如飞射的景色般在脑海闪过。那一身不可思议的异常体质,那诸般不可理喻的遭遇,那无端飞来的横祸,那种种的一切,原来本就只是针对他的诅咒,命运的诅咒。

  不因为别的,也非天地在蓄意予他折磨,这一切都只因为——他就是剑帝复生,他就是剑帝!从存在那刻起就注定无法逃脱命运的诅咒,因为他曾为天地带来无边浩劫,曾经几乎毁灭天地万灵。

  一切的灾难,都该理所当然的成为他无法逃避的果,一切的灾难,都是他亲手制造的因。

  “我是剑帝?……哈哈,我竟然是剑帝?……我怎么会是那个剑帝,不……师尊,你认错人了,我叫兰帝,父亲是兰道,爷爷是兰长风,我不可能是剑帝……”

  便纵兰帝精神坚韧过人,此刻也无法接受这个对他而言无比可怕的现实。那过去无数次从旁人口中听到的名字,那个可怕的恶魔,那个曾经毁灭天地的魔鬼,那个玄门中人无比唾弃又恐惧的名字,那个在自己认识中即使人人都想害他也是理所当然的活该的自作自受的人,竟会是自己……

  太上真尊没有丝毫安抚他情绪的意思,没有丝毫叙说过去详细历史的意思,只是在黑暗中静静的将一柄连鞘仙剑放落在他身前,缓缓道:

  “吾徒,为师当年犯下的过错便是看错了你。若非当初将你放留世俗,你也不必遭遇那永恒情缘的诅咒,为师也不必亲手以忘情剑毁去你的肉身。

  为师不愿那一日再度重现,亦不愿你再度被诅咒命运摆布至那必然毁灭的一刻。漫长岁月中多少不舍的来来去去为师都不曾强行干涉过,然这一次却决意破例。吾徒,望你能拾起勇气与为师一并努力斩断那诅咒的情缘,脱离被诅咒宿命的束缚。

  吾徒剑帝,从今日起你便是忘情门大师兄,本门不可更改的真尊继承人,忘情剑你可选择随身佩戴,亦可选择暂放此地,任何时候均可不告自取。

  然,放在你面前却有个你必须决定的选择,为师义女花层楼名宿不为天定,若为你妻必能助你破除诅咒之可能,为师希望你即刻便能与她成亲。”

  情绪逐渐平复的兰帝缓缓抬头,双目中闪烁着深红色的亮光,那光亮远比寻常炙亮,将黑暗中太上真尊那张苍白的面容映上了红纱。

  “敢问师尊,倘若我决意不从,是否便踏不出这间木屋。”

  

  

第十节 被命运诅咒的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