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节 婚礼

    不多久功夫已然接近太上真尊所在的木屋附近。

  这一带,气候异常,暴雨倾盆,雷鸣闪电接连不断。冰冷的雨水打落在兰帝身上,逐渐让他思绪冷静下来。不禁哑然失笑,想起一句俗言,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要将心性练就的如井水般平静无波实非容易,方才就多少受到轩辕的情绪感染,并非十分理智的贸然跑来这里。如果当真有所决定,不必急欲前来,不过多等一日而已,如此提前赴约,若说其中不掺杂着冲动,哪里可能。

  驻立雨中的他边做着这般思想反省检讨,边眺望面前不远处关闭着的大门。

  ‘既然已经来了,再折回未免多余。’

  再说让他跟花层楼结为夫妻那实在难以忍受,且不说两人个性差异将造成多少不和,但是她跟轩辕的恩怨就已够受。倘若日日夜夜跟她相对,怎么想怎么无法忍受。

  “禀师尊,弟子兰帝求见。”

  求见的话音方落,木屋大门随之开启,内间仍旧那般昏暗,仿佛是个能吞噬一切的洞穴。兰帝将情绪略作整理,大步跨入,木门随之紧闭,屋内陷入黑暗。

  兰帝暗自将措词整理一遍,才开口道“师尊,弟子实无法与四师妹结为夫妻。此非因其它之故,纯属彼此个性不和。倘若师尊不能理解,弟子愿谢去大师兄之名,深居后山林间永不踏出天玄门半步。”

  说罢了这些,他心情紧张的等待着审判,以自己过往身世而言,太上真尊既然决定以这种方式杜绝自己日后再于重生的妖后有什么发展的可能,那绝不会允许自己说不,所谓的唯一选择,理当是囚困或是毁灭自己。

  这番说辞,能否让自己活着离开这里呢?他没有把握。

  黑暗中,木屋外的雨滴声,雷鸣声分外清晰,然而却丝毫无法让人排除木屋内黑暗寂寥的压抑,哪怕外面的声响听的那么清晰,却是中下意识的觉得,木屋内外完全是两个世界。

  外面的世界,无法影响到这里。

  太上真尊那慈和的声音终于响起:

  “吾徒啊。过往湮没的真实让重生的你无法信任为师,让你始终抱着怀疑的态度面对为师。数千年来,为师授徒无数,一个个面孔和名字虽至今记忆忧新,然让为师叹息的却不过三个。

  为师者最大遗憾莫过于眼看得意徒弟沉沦不振,若不能引导教授出真正合格的弟子,便纵是万灵皆为吾徒又有何用?在你之前的一个师兄堕入孽缘,最后落得魂飞魄散轮回无望的下场,另一个师兄自幼为心中魔障左右不得摆脱。

  唯独剩你有望修成大道,对你那关切之心,岂同寻常?为师指望助你破除那永恒情缘之诅咒,你可愿体会为师之心?”

  说罢,黑暗中将一页纸张投至兰帝面前,示意他看。

  兰帝将纸展开,以中指释放些许火光照亮,浏览起来。脸色越渐难看,上面的内容并不繁杂,却是由天玄大帝亲笔书写。大致是说他乃剑帝重生之身,倘若是日方长必然再度与她相遇,最后不然再落得执剑欲毁天地的结果。

  倘若他始终不肯真心设法破除永恒情缘的诅咒,天旋大殿将不得不违背太上真尊的意愿,设法将他毁灭而后封印其不灭魂魄,以免天地再遭浩劫。

  “吾徒啊。如今你可明白为师的用心?然你却已选择了对楼儿的不能考虑,你该已明白,放在眼前的选择只有天玄韵一人。她虽非破除情缘诅咒之最佳人选,然放眼天玄仙境也着实没有除楼儿外比之更合适的人选。七日之期,非是为师给予你之期,乃天玄大帝予你之期,明日为师将回复大帝。吾徒啊,回去筹办婚事吧。”

  话音落,木屋门开,一如上次那般,兰帝整个身体被无形能量托着,就那么缓缓倒飞出去,耳旁传来太上真尊最后略带关切的话语:“失魂咒法虽威力无边,然吾徒剑帝既能视天地众生于无物,又岂会真被它束缚下去?无需多于忧虑,好生于她一并面对此咒,时到自然解。”

  曾经在世俗听人传说,太上真尊的双眼是神之眼,天地任何角落发生的任何事情都逃不过他的注视,事实是否如此兰帝不知道,但却相信在这天玄仙境内的任何事都逃不过他的注视。

  失魂咒……天玄韵……

  他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仰面面对满天撒落的连绵暴雨,突然想起露水说过的话,‘倘若每一次轮回都要去追究上一世的种种,能背负多少又能背负的起多少?’

  仅仅一个剑帝前生的债务就已让他被压的有种无法喘息的感觉,上一世兰道的情感,如今他哪怕不愿却也终究不得不背负,兰道的另一个情缘呢?他的怨呢,他的仇呢……还有那太上师尊和天玄大帝都认为必定会遭遇的剑帝的情缘——妖后呢?

  世间传言公认妖后天地第一智者,其算计就连逍遥黑心都不得不拜服,她的存在却是值得让人担忧,倘若再加上那个力可敌天的剑帝,不堪设想。

  兰帝明白天玄大帝的忧虑,但他非剑帝,他根本不记得过去一切,更不明白剑帝为什么要毁灭天地,也没有剑帝那种一生系情于她的情感,却偏偏要因此面对别人安排的未来,连拒绝的权力都从开始就注定没有。

  ‘我已非剑帝,我已不愿追究前生诸般情仇,但为何你们却偏偏要追究,偏偏不愿甘休……到底是我的命运在逼迫你们,还是你们在逼迫我的命运啊……’

  风雨雷鸣声依旧,然他心中的疑问呐喊却没有人能回答。

  翌日,天旋大殿传出喜庆消息,天玄韵将于当日下嫁忘情门大弟子兰帝。

  不知情的人们,给予着他们的真心祝贺,稍微知道些兰帝这人的,无不为这突然的‘惊喜’愕然。一个从离开悔过宫真正踏入天玄仙境仅仅七日的男人,竟会娶天玄韵为妻?

  婚事在忘情山举办,因尊重太上真尊喜好清静的意愿,故限制着前来祝贺的人次。婚礼诸般事务全交由了忘情门二弟子花自在领人负责,身为主角的兰帝反倒在居住木然坐了一整天。

  他不得不想很多,所以他想了很多。他不相信天玄大地是聋子,也不相信玄门往往以妻子性命才换来的子女后代能够被轻易作为利用筹码,故他无法相信这个天玄韵的身份。

  却又不得不想,露水或许说的对,猜测的事情根本就不该对他说,若没有那猜测,他绝不会如今天般对天玄韵难以接纳。可是这猜测已然形成,可是他债务累累的前世剑帝迫使他不得不怀疑。

  他甚至会猜测太上真尊的用心,甚至会怀疑他为什么从一见面就点出自己的前世,他本可以隐瞒不说的,也可以让天玄大帝故作不知。

  他可以,但他没有。

  仅仅是认为他应该知晓并接受真实而不加隐瞒吗?

  若如太上真尊予他看的那封天玄大帝书信内容般,天玄门中除他们外绝无旁人知晓他的前生,她天玄韵凭什么只因为梦幻非嫁他不可?

  除却了前世是剑帝的身份,他兰帝有什么?真气修为比之多少人都不及,才方进入玄门仙境根本谈不上有任何出彩值得别人说道的作为。声名更是糟糕透顶,如今有心人稍微大厅都能知晓他为何进入悔过宫,更加上花层楼之事,这样的人凭什么让她天玄韵非嫁不可?

  玄门秘法即便第一次不能彻底洗脱她的记忆,为何不用第二次?然后消除所以她由梦中得来而留下的痕迹,让一切变成不曾发生过的空白,何须诸多周折?

  他只想到一个理由,她真实出身根本不是天玄大帝的爱女,只是一个为了今天而成长的女子,她的目的是监视,在必要的时候杀死自己。

  他不停的想,不停的猜测,推测,推翻……赶走了前来祝贺的雷和轩辕后,他就一直这么反复想了再推翻,推翻了再想。

  直到房门再度开启,一个火红的身影闪入,才终于被迫打住。是梅若,一个他无法开口赶她走的人。一脸心死的哀莫,一脸泪痕。于是回忆潮般汹涌而至,过往在堕落城的幕幕清晰无比的浮现。

  “兰帝,告诉我你是迫不得已,其它的理由我全都不信!”

  熟悉的话语,一如多年前他曾被她纠缠着玩儿时试图扯谎脱困,她撅嘴拆谎说过的那话“不愿意就直说呗!我还不知道你?就一心练功,说其它的理由我全不相信!练你的功去吧,心里就只练功,再不理你了!”

  然如今她已非她,他已非他,天玄门亦已非堕落城了。曾经忽起过今生就娶她这么个理解自己的女子为妻也不错的念头,也早已随着人事变迁而变得苍白可笑。

  兰帝缓缓抬头,细细打量着她那比过去更成熟美丽的脸庞,坦然微笑道“没有区别吧。如果你非要一个理由,因为我真心想娶她为妻。”

  梅若仿佛突然脱力,难以站稳的依门勉强稳住身形,凄然道“为什么离开了堕落城后一切都变了,我不再有时间每日光顾缠着你,你也不再每日只顾埋头修炼。这些年我一直都以为,等你离开了悔过宫后,还会像以前那样的……

  直到你真的离开了,我才惊慌的发现,好像不能了,如今再不能欺骗自己了。可是……你怎么忍心这样对我,你怎么忍心……我再也不要,理你了!”

  言罢,带着哭腔夹着风雾飞奔而去,撞得正待进门的风露水重重碰上门框,一脸惊讶难解。

  

  

第八节 婚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