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一鸣惊人(上)

    花自在走后,天玄韵道“今年可以不修炼吗?”

  兰帝只奇怪了一瞬,很快明白过来,反问道“明日比斗会你打算参加?”

  只有这个理由才会让她有此要求,两年来她从未因为辛苦而试图喘口气休息。

  她的回答证实了他的推测,“是。如果凌晨修炼的话,明天体力肯定无法支撑太久。”说罢见他沉默不语,又道“对付剑帝的行动一直在整备,这次父帝既然点名希望忘情门能参与,阵容必定非同小可。至今没有真正决定参与名单,显然是打算通过这次比斗会观察决定,就这样试图哀求父帝允许我去,那自不可能,我必须参加。”

  兰帝琢磨着道“你觉得这趟行动中我非去不可?”

  她点头道“必然之事。即使你不想去,花层楼他们也会齐声要求由你带领,绝不会让你好过的躲清闲。”

  “好吧,今天的修炼免了。”

  天玄韵闻言高兴的笑了,又道“这般苦练了两年,总觉得自己厉害了很多,总算有机会试试身手了。相信十五日比斗会里,我们必能一鸣惊人。”

  兰帝闻言淡淡道“我不参加。”

  天玄韵失声道“什么?”

  他却没有重复的意思,也没这必要。她情绪平复下来后,语气平静许多的追问道“为什么不参加?这在玄门中是很重要的比斗考核,历来玄门仙境内各派弟子的声名威望的建立都是靠这种比斗会,其次才是在世俗中的作为。相较内部而言,这种比斗会的作用和影响更为重要。”

  兰帝虽然不太想解释,却还是耐心回答道“没有兴趣凑这种热闹。”

  天玄韵还待说什么,见他没有讨论的兴趣,也知道没有劝阻的可能,当即住了嘴,望着他的目光很是复杂。心下隐隐有些失望,他哪怕当初将门内弟子打的没有脾气,却也没有人服他,一来他未曾跟花自在交手,二来他出手就那么一套。

  对于修炼仙法的玄门弟子而言,怎么可能心服?旁人说起他时,都认为且相信他唯一的优势就是出手速度而已,失去了这点,其实不堪一击。

  这点不仅别人,甚至连天玄韵有时候都会疑心猜测。却又同时不相信这说法,她以为他这么久的沉寂是为了等待机会,等待一鸣惊人的机会。

  结果不是,机会放在眼前了,他却选择无视,为什么回避这机会?是否真是底气不足?他说的那些不可思议修炼真实么?如果真是,玄门中可作他对手能有多少,风雷水火皆不惧,诅咒毒物成笑谈。

  真是的战绩才是证据,即便是天地第一邪魔的剑帝,如果不是真的做过毁灭天地之举的话,仅以其当时声望,谁能相信他真有剑挑天下之能呢?

  兰帝不知道她心思,根本也就没有去猜测,自顾翻看着忘情门功法总纲,如往常般边修炼着破天飞剑边研究着诸般阵法。

  翌日,一千多号通过实力评估得以前往一展身手的忘情门弟子整装待发的在正殿广场上整理列队,在兰帝和坐骑不死火凤的带路下齐驾仙云朝天旋大殿飞去。

  天玄韵没有同乘,今日怎都不能无谓浪费真气了的。

  玄门比斗会并不如世俗那般片面考量,那是不间歇的车轮战斗,倘若因为后继无力而落败,那也只说明综合修为的不足,生生不息的真气本就是仙门修炼的一种路线。

  到达后,忘情门弟子陆续进入仙法制造的特殊空间。内中地面环境优美,各派弟子都在空中的区域结届内集合,故哪怕是别派多达几十万的弟子,虽在结届内密布的望不到尽头,但却人人能透过仙法结届清晰看到中央数千个比斗空间内的情形。

  兰帝因不亲身参与,又属忘情门代表之故,与其它仙门真尊,仙尊等独处中央结届,内中更是特别,无论想要查看哪处结届内的情形均随心所欲。

  忘情门弟子最少之故,兰帝来的最早,分别冲内中真尊真人门见过礼后,自顾坐下了。

  以意念随意转换着视角,观看着其它仙门今日的景象后,不由让他真正体会到忘情门弟子数量稀少到何等程度,别派均是如长龙般鱼贯而入的数个大队,一个时辰都尚未全部进罢。

  正自看着,身旁有人坐下,定睛一看,竟然是无情真尊。自入玄门,除却婚礼上时,从没有跟她单独会面过,如此刻般挨着坐,都是头一遭。

  那时她所赠送的所谓太魔液,其实就是搀入黑水毒素的水而已,忘情门并非清贫的门派,她理当不是送不起,向来其中另有含义,只是他不记得前世之事,根本不解其中意思。

  跟丰物和黄予全然不同的她,从没有找过他,可谓形同陌路。

  兰帝依足礼节的打过招呼,她平静回应。在他记忆中两人初次这般接近,难免认真打量一番。丹凤眼,鹅蛋脸,细眉红唇,一身着装比之其它各仙门真尊而言简单朴素的过份,除了腰间一柄仙剑外,全身上下似乎没有第二件法器。

  她的神态总是很静,很淡。那份沉着淡定让兰帝很是心生好感,静静注视欣赏了许久才收回目光。除忘情门外,各仙门弟子数目虽有差异却也不致大的离谱,各派真尊或是大弟子陆续来了。

  原本欲占据兰帝另一侧座位的丰物将位置让了给北冥仙子,和黄予说笑着相邻坐下。

  “二公子好艳福啊。”

  两人说得小声,多少还是顾忌如今身份,却也不敢将玩笑开的太失体统。北冥真尊婉然笑道“方才还跟两位师兄猜测兰师弟会否参赛呢,结果还是两位师兄了解师弟多些。”

  丰物坐下微笑道“二公子如果下场,那就太欺负人了。”

  不片刻后,话题转到今次武斗结果评估上去了。上一次,取得综合修为名次第一的是花自在,那时候还未继任真尊的无情游历在外。

  如今这届,各仙人均有了许多修为有成的弟子,更收了不少资质优异的,如无情和丰物他们这些过去的佼佼者均都变成了真尊,也不再会与他们争长短。

  是以,今次有能力风云的人物难以估计,这种未知也就显得更加精彩。

  西天真尊云在飞突然发问道“兰师弟,韵师妹可参加了?”

  得到肯定大幅后,他不由叹气道“那本门这会想入围综合势力前十绝对无望了。”

  黄予闻言笑道“韵师妹自闭关出来一直游历,还是初次参与比斗会你就这般介怀了?当初你可是连续参加了十届占着名额让旁人少了机会呢。”

  东方神起门的真尊插话道“不过今次恐怕也不会有太多意外,如韵仙子和花自在等明显难有原本沉寂的弟子可敌,我们各派弟子虽然众多,但若论争夺前十,加起来也没有几个。倒是忘情门,从来独领风骚,前些年加入的兰雷,轩辕小帝和独孤照据闻都非常厉害。”

  这话没有引起太多反对声音,追索过往历史来看,忘情门弟子虽少,但没有多少届这种比斗中表现不出众,可说都让别派望尘莫及。曾经还创造过前三十之列全为忘情门弟子的辉煌战绩,故弟子虽少,却从来不被其仙门轻看。

  丰物见无情真尊一直没开口说话,当即将话题转至她身上道“不过也很难说,无情门的非语据说这些年修为进步神速,六年前已突破无情心决第五十八层,倘若当真如此,这等实力即便是跟花自在也有争雄资格。”

  众人闻言无不诧异,却都知道丰物过去一度倾心于无情,一直对无情门的事特别关心,这般说必然是有把握。能将门派心决练到那等程度,实力真是非同小可。

  实际上丰物已说的客气,知道在场有人门派心决修为尚未达到这程度,怕他们面上挂不住,才故意说是未经证实的传言。

  他这般顾忌旁人,无情真尊可不会,却也没有刻意讽刺的淡淡然道“非语如今虽已达到六十一曾无情心决修为,但毕竟是后进,真气修为不足,还不足以在今次有什么太高表现。”

  听她这般说,顿时有人自嘲道“无情门几乎代代大弟子均是这般厉害的出人意料,向来真让师弟我无地自容。”

  丰物刚想打圆场开口说上几句,无情真尊已先开口道“师弟不必如此,资质所限怪不得个人。”

  当人当即没了言语,其它人脸色无不难看。一旁的兰帝这才真正明白,别人提及她总是态度冷淡或是语带不满的原因,她实在有些孤傲的目中无人。

  在场众人中,个别后进弟子,其它人无不在过去与她交过手,均都程度不同的比之逊色,她这般说无异于将众人全都视做了蠢才。丰物心下不由后悔起来,哪里想到这么多年后,已经是真尊的她仍旧这般‘直言不讳’!

  好在没过多久,众人身后结届内想起一个浑厚的声音,宣布了比斗会的正式开始。

  兰帝还是头一次听到此人声音,从身旁人言语中得知,说话之人便是天玄大帝。

  

  

第二节 一鸣惊人(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