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再见鬼邪

    西城门旁的茶馆三楼临窗处,兰帝和那始终不曾通告姓名仅让他称呼为十三号的女子对坐饮着茶水,桌上的几式点心十三号仅动过一筷。

  见他不吃,她也觉得独吃太过无趣。

  “怕影响真气纯度吧?”

  她问,兰帝点头承认。十三号笑了,陷入回忆片刻后突然开口道“刚出道的时候,我也曾如此。后来发现很多余,更好的引动天地能量在地魔门并没有太大意义,同样修行十年你根本无法承受主别人一击。更别说本事大运气好的乃些夺取大量真气丹后吸纳后的可怕修为了。”

  兰帝听着,却没答话,仍旧目不转睛的盯着对面的七层酒楼。

  “这种坚持没意义,日后你有体会了,最好能尽快放弃。天玄门推崇的那套修炼方式在这里根本吃不开……”

  十三号说着,突然被对面酒楼中一群互相纠缠斗殴着冲出来的武夫模样的人吸引了注意力,神色变得凝重,目光逐一扫过那干人手中执着的看似寻常凡品的法剑。

  突然,她脸色一变,扬手朝窗外高空射出一道法术,迅速汇聚成一个复杂无比,不断变幻着的图案,那是发动的信号。

  显然,她已断定那批看似寻常的武夫争斗只是假象,他们手中所拿的平凡法器内中定然是那些欲运输出去的法宝,外面伪装的壳尽管遮挡住了法宝的异光和绝大部分能量波动,却仍旧没逃过十三号的感知。

  兰帝早就看出来了,更知道周遭被人布了极隐秘的特殊阵法,在一定范围内能更进一步的掩盖和隐藏那批法宝的能量波动。是故,通过感知根本无法察觉,才不想过份出头的抢着出言提醒,但也没想到十三号竟能这么快看出破绽,真不知她是如何肯定的。

  法术信号才放发出,西城门便已关闭,城墙上聚集的亮光显示着结界光罩即将开启。原本如世俗武夫般纠缠斗殴的二十余人,亦齐齐抛弃了伪装,纷纷朝城门扑去。

  一直埋伏在附近的十三队成员,也卸去了诸般伪装,朝那群意欲硬闯的人冲上。一时间,各色法术光华纷纷亮起,来往的路人胆小的全都没入建筑和巷道里没了踪影,胆大的也远远站开了去看热闹。

  兰帝跟着十三和另外三个人一并跃过城墙,追上三个从拦截中冲出的人。在轰天炮的威胁下,即使计划失败遭遇拦截,竟都没有人敢施展御空法术飞逃,不由让人对这可怕的大型法器威力另有了一番认识。

  五人堪勘将那三个跃过城墙的带宝者拦截堵主,双方交手的巨大震力让彼此都再不能继续将身形维持在半空,分别坠落了地上。交手之后,十三神色蓦的凝重起来,提醒道“小心!他们是鬼邪门长老,我们西门还当真点背!”

  那三人眼见突围不成,顿时原形毕露,全力催动真气下,手中法器的外壳顿时被融化成气,显出内中的本来面目。一柄剑,一柄刀,一柄短刃,尽皆被红光所环绕,隔着几丈让人都能轻易感觉到那扑面而来的热浪。

  十三身后一个显然对法宝认识极深的男子骇然惊呼道“火云邪尊之宝!”

  这般一说,十三号亦脸色大变,起了惧意。兰帝也曾听说过,据说三千年前,地魔门曾经出现过一个横行一时的高手,被人尊称为火云邪尊,其创立的火云邪门曾经一度辉煌,因此被地魔宫看重,娶了个依家旁系女子为妻。

  若非后来他私生活太过荒唐过份,让地魔宫不能容忍,也不致连其创立的门派一并在地魔令下烟消云散,死于非命。但据说当初在火云山根本没有遗留他的那些成名法宝,是故一直如迷般引人猜测。

  这批宝物被称为火云邪尊之宝,在天地十万仙宝的评估中被列入附录部分,是少数有望在现世后列入百强之一的极品宝藏之一。

  那三个身材健硕的鬼邪门长老面很快将手中法宝带来的负面影响排除化解,居中的那人怒声道“漆牙十三你这个贱货!真后悔当初曾跟你上chuang,否则今日也不致被你识破!”

  兰帝不由释然,这才知道刚才何以十三能在那等不可能的情况下肯定对方的身份,也知道原来她在漆牙用兵团里的代号就叫十三。

  十三面对那人的怒骂神色自然的反击道“今日之前我也很后悔曾经心软跟一只借酒醉跪我面前哭诉悲惨故事的猪上chuang。”

  那人勃然大怒,杨剑首先冲出,便全力运转着剑气,便骂道“贱十三,去死吧!”

  一道纵横长达十丈的火热剑气破空疾射飞出,在飞近五人面前的时候,骤然爆散开来,变成一片汪洋般的天焰火海。所过之处,地成焦土。

  兰帝见十三不敢试其锋芒,便跟随着众人朝后急退,同时如他们般迅速将手中仙剑做飞剑般御使射出。

  火海在五人面前五丈处停止了蔓延,然而五人投射出去的仙剑却在瞬间被那天火焚成了灰烬,别说穿越过去伤敌了,根本连火海的中央都不曾飞入,天地至宝之威,果然不同凡响。

  十三的眸子中藏着对那损失兵器的心疼不舍,更多的是惊骇,如此威力,还怎么打?

  所幸除那方才说话的男子外,另两人并没有运用手中法宝发起进攻,否则三人联手,恐怕就是连逃,都没有可能。但兰帝却看出来了,另外两人并非留手,而是根本无法运用手里的法宝,显是修为不足所致。

  那男人一招得手,更不饶人,凌空七个高速翻转间,挥斩出二百八十七道火红剑气,城门外大片范围内,全部被火焰所笼罩,原本葱郁的绿草树木,全都成了黑色焦土。

  十三根本无法抵御天火这等强大的火焰,一直在退,在躲。兰帝也只好跟着退,跟着躲。天火虽然厉害无比,但那人本身并非精修此道,即使当真烧个正着,对他而言也非致命,完全有能力在焰火焚烧的同时给那执剑者致命打击。

  但此刻,实在没有拼命出头的必要,城门内尚没有第四个带宝的敌人冲出,显然被里面的纠缠的不能脱身,仅仅三柄法器哪怕真不能拦下,也不至于收不着钱,何况拼着受伤去拦呢?

  再者,这三人虽然此刻占了优势,但想成功逃过却没有那么容易,路还远着呐。

  那人连连进攻都被五人成功躲过,回头又不见有更多同伴突围冲出,此刻结界光罩已然启动,也再没有等待的必要,当即冷哼道“贱十三,改天换个时候再让我遇上你,非把你那贱X烧烂不可!走。”

  说罢,扬手下令另两人撤退。

  十三哪里肯就这样放弃,当下命令那三人分别到其它三城门处求援,她则和兰帝尾随三人,以免失去他们行踪。

  那三人脚程显然不及两人,一口气奔出几十里,仍旧没能成功将两人甩开,却也没有回头攻击的打算,都非初出茅庐的人,心知即使回头攻击也只是徒然浪费时间,还不如尽快赶路,争取在对方支援到达前与自己方面接应的人汇合。

  十三边追边叮嘱道“如果呆会支援不能及时赶到,对方人数太多,千万不要逞强,立即跟我撤退。我们是佣兵不是死士,尽了责任就够了。明白吗?”

  “明白。”

  兰帝心下觉得好玩,他其实连责任都没有尽到,完全是个跟着混的主,又哪里可能会逞强的去拼命?

  他的这个念头,在又追赶了三十里后,彻底打消了。那三人终于跟接应的人马汇合了一处,人数不少,并非一般的多,而是非常多。足有数百。

  十三脸色大变的拽着兰帝就调头跑道“该死!怎么鬼邪副主竟还没有带人去仇恨门?难道根本是虚言恐吓不成?”

  她却不知道,兰帝方才匆匆一眼所见到的那个熟悉又陌生人时的心情,听了她的话,当即变色道“你是说,那个面色苍白如尸体般的人是鬼邪副门主?”

  十三哪里知道他所想,随口答道“不是他还有谁?别看他那般鬼模样,修为厉害的很,若非他哥哥太过厉害盖了他锋芒,他如今的声名绝不比哪个邪门正主差。”

  兰帝心念急转,脑海中一个难以置信的念头清晰浮现,哪里肯就此错过查证的机会?当即使个卸劲挣脱了十三的手,转身朝鬼邪等人聚集之地奔将过去。

  “你先走。”

  “你去哪里?”

  “擒他。”

  十三顿时愣住,这片刻功夫,兰帝已然跑的没影。不由跺脚恨恨骂道“你这个疯子!”

  骂罢,本想就此离开,想了想,不知何故的心下又不愿就这么撒手离去,最后还是折转了方向,追着兰帝去了。心下暗想‘他要当真冲过去送死了,就不管了自己回去,若知难而退,便看情况是否接应他……’

  其实她自己知道,对这个人实在很有好感。虽说无知而显得傻乎乎的,但却并不会无知装懂,每每虚心请教时的样子,很让人看着舒服。也并非是那种色中饿鬼般的男人,总想着跟女人在床上对话。

  她还是挺不希望他就这么发疯的死去。

  

  

第九节 再见鬼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