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追索

    所幸,兰帝并没有等太久。没过两刻钟功夫,他所制造的立场内陆续出现三股异常能量波动。

  他猛然起身,双手捏做剑诀状接连朝三处指出,指上几乎部分先后的暴射出三十余道白光剑气,那三名入侵者或是尚来不及化形,或是才方勉强化形,便被强劲的冲击剑气轰的支离破碎,爆成数截。

  血肉组成的雨雾,弥漫开来。

  鬼邪神色有些激动,目光来回不断的在地上的残肢上搜寻着,似乎担心其中有他为之在意的人般。兰帝见状失笑道“放心,营帐内那女人见机的快,我亦没有追击。”

  鬼邪闻言明显的松了口气,继而又道“看来你是要替雷那杂碎报仇了吧,既然如此就下手吧,实在不明白你到底还想知道或得到什么?”

  兰帝再不想跟他耗下去了,此刻他已知道不可能被人救出,也是时候摧毁他的伪装了。

  “何必再装。雷当初说你便是鬼邪,这是漏洞一;你见着我的时候大惊失色的全然没了冷静,显然深知我藏起来的本事,自知不可能抵御,但知晓此事的之可能是玄门众人;你这般装模作样,显然是怕我想到雷就是你大哥,也就是鬼邪门主这件事而已。所以,坦白些说吧,他为何要抛弃堂堂门主之尊,潜伏去天玄门,又何以挑上了我。”

  见他不说话,兰帝又道“说起来雷虽骗了我,但这些年来却也没有什么害我之举,毕竟多年情谊,如今我只想知道真相,看在这份故情上,我可就此放过了你。当然,你必须装作不知我身份。”

  听他这么说,鬼邪有些动摇,思量片刻后才终于开口道“大哥他本就没有害你之意,至于他所去为何,又何以挑上了你,这些全是七小姐的安排,个中理由除大哥外只有七小姐才知道。大哥从不曾告诉过我,且对我说,勿要探寻究竟,否则恐招来杀身祸患,他本就抱了必死之心。”

  兰帝见他这次不死说谎,心下不由郁闷,这么一来不等于什么都没问道麽?仅仅证实了雷的身份,根本算不得收获。

  这般想着,又道“你若说从来不曾探寻过究竟,我可不信。另外,你如何得知我的事情?雷竟还能与你联络的上?”

  鬼邪似觉得既已说开,便没了顾忌,闻言毫不犹豫的回答道“当然也有探寻过,自幼若非大哥之故,我这个私生子早不知成了何等模样。自然关心大哥安危,想要替他分担。但其中细节隐秘之极,根本没有第三者知道,如何探寻的出真相?

  但以我推想,七小姐自幼倍受娇宠期望,出生就曾受到地魔神像的承认,大小姐归来前,她本就是内定的魔尊继承人,岂能就此甘心?想来她所为必是忘情门的什么厉害功法,以此弥补她于大小姐之间的实力差距而已。”

  说罢,顿了顿又道“所以大哥才不敢让我知晓,他一定想到,日后即使成功了。七小姐要么将他视做心腹重用,要么杀他灭口,对于他的付出则由对鬼邪门的照顾来弥补。”

  兰帝顿时恍然大悟,七小姐所谋的必是生死轮回功法无疑,脑海中顿时明白了许多事情,雷在比斗会的表现,以及最后怎都不肯跟来的真正原因。

  想必是忘情门收藏有生死轮回功决的文字记录,不知何故被七小姐所知晓。故她以雷前往潜伏,中途恰巧遇上那次对仙焰门袭击之事,依稀知道他亦懂得,中途改变了打算,让雷接近自己。

  但他授于雷的本不完全,是故雷仍旧需要继续潜伏着,谋取忘情门中的完全记载。这次行动雷不参与,忘情门众弟子中当以他实力远为突出,理所当然将由他代行大师兄之职,这身份将让他得以随意传入忘情山各地,更轻易完成任务。

  他在比斗会的表现根本不是为了李真,而是他不得不突出,与李的婚姻只是为掩护他真实目的而已。

  “他倒真不容易……”兰帝不由感叹道,过去一直知道雷心思慎密,今天才知道竟到这种地步,当真是天衣无缝,若非这次地魔门意外,哪里能推想出来。

  无怪他该剑使刀,皆因自小修炼鬼邪门邪魔剑法,怕露出了破绽。

  “雷怎么跟你联络?”

  “全靠大嫂,大哥每每以送信给故友之由,托大嫂将书信送往中立城心腹,再转交我手。大哥曾经提起过你,说你厉害无比,平日又深藏不露让人无从评估真正本事高明至何等地步,更无法把握你真正杀招,我自知决计不可能是对手,方才惊惧之下只好选择退避。”

  兰帝奇道“你口中的大嫂莫非是李真?”

  他一脸理所当然的道“自然是她,还能有谁?大哥堂堂鬼邪门大尊身份,岂能一婚再婚惹人耻笑?既已决定娶了她为妻,自然不可能是假的。”

  兰帝不由好奇起来,地魔门还讲究这些么?

  他答道“自然不是处于什么只能钟情于一个女子的缘故。但是我们地魔门自也有别的讲究,无论男女,若是寻常人倒也罢了,但位高权重的倘若离异或是配偶意外身死,那可是莫大耻辱。连自己妻子的心和人都留不住,都保护不好,岂非可笑丢脸之极?还算得哪门子高手。”

  兰帝心下不由惊叹大千世界的无奇不有,但也觉得他这话确实有些道理,一个名扬四方的人如果连自己配偶都留不住保护不周,那确实也应该算是种耻辱。

  想了想,似乎也没有可问的了,犹豫道“我实在很想饶你,但需你发誓答应两件事,一则不得泄漏我真实出身,二则不能因为担心我回去后为难雷而不顾一切的将我陷入绝境。”

  他闻言失笑道“原来你也知道害怕啊,大哥还道你这人不知何为害怕。不过你倒是多余担心了,倘若我告诉你这些会危害大哥,你便是杀了我,也不可能说。等你回到天玄门时,大哥早已经完成任务带着大嫂回归本门了。”

  兰帝闻言笑道“我若此刻起强行突破返回,也未必不能成功。只是没有必要多此一举平白增添危险而已,但也算是放了雷一马,你当如何报答我恩情?”

  他眼睛一转,思索着道“我懂得如何做,事后必然替你隐瞒真实出身,让人相信你于忘情门大弟子非是同一人。”

  兰帝闻言心下放宽,让其对地魔神发誓过后,施展了治疗法术助其丧失的手臂重新生长,才放了他离开。

  “你真是奇怪,天玄门弟子竟也相信地魔神。哈……”说罢,笑着去了。

  兰帝也不再理他,正待离开,意念中突然察觉到一个熟悉的气息正快速接近,干脆也就不走,在原地等着了。

  雷的事情他此刻根本无能为力,地魔门原本的接应全都乱了,撤的撤退,死的死伤,再不就是被人生擒了去,丧失了联络的可能,全然无法及时传递消息。

  说什么强行赶返,那纯粹是笑话,地魔门根本飞不得,哪里能一路冲杀的一直到天玄门啊。

  再者,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算起来雷却是不曾真的加害过他,比斗会也是为了别的目的而已。以大忘情之道来看待此事,如果忘情山真有生死轮回全篇心决,那这次被盗去也属于自然变化的一节,根本不当理会。

  七小姐依稀和依云之间的事情,他们自己去解决吧……

  正想着,那人近了,来了。果然是十三,她见着兰帝安然无恙,又喜又奇的道“方才似乎感应到鬼邪与你一起,怎生片刻前他就没了踪影?”

  兰帝灵机一动的道“我本来将他生擒了,不料在这三个隐匿高手的拼死救护下,又让他逃脱了。”

  却隐瞒了在营帐内听到的秘事,仇恨门的消灭与否,跟他实在没有干系,他也想不出应该阻止和改变的理由。

  十三闻言现出惊喜之色,复有为之可惜道“要是我与你同行就好了,生擒了鬼邪,即使要求从仇恨门那索求几件火云邪尊的法器都不算过份了。”

  兰帝心下好笑,仇恨门带着那些法宝,不久后便会在那三长老带回去的主剑阵法影响下化成焦土了,那些法宝自然能安然无恙的自行飞会主剑处,别说是法宝,若不快些回去领取酬劳,到时候连银子都拿不着一两。

  当即开口道“我们还是赶快回去领取酬劳再说吧。”

  十三有些错愕,本还以为他会锲而不舍的再度尝试擒那鬼邪门副主,不料却是想错了。却又欣然挽上他手臂应道“好,支援迟迟不来,我想来想去,恐怕是其它法宝全都被截下了,才不愿意为这里的三把平白冒险的派人来援。”

  说着,又瞟了他一眼道“原来你这般厉害,早时若不藏着本事,那三柄剑他们也必然带不走了。”

  两人一路说笑着,朝仇恨门方向疾赶过去。兰帝跑的飞快,知道时间无多,若不尽快拿了酬劳走人,那就得体验被天火焚烧的滋味了。

  

  

第一节 追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