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节 魔神像

    当见着七小姐依稀时,兰帝险些就没能认出来.

  事实上也是头一趟见到她不戴帽子的模样,与她再外面的作风哪里有丝毫相似,于依云有几分酷似的面容上挂着如春日暖阳般的温和笑容.

  配上那身华贵的衣裙,十足似个善和的妇人.

  不过,她尚未嫁人呢.兰帝突然想到.

  随即便开始怀疑,她是否打算将他生擒,因随她而来的人未免太多了些,足有二十四个,其中五人他认得,便是依云身旁的魔卫.

  但见旁人都没有因此感到诧异,才知道是多心了.

  ‘好大的架子.’

  圣魔仙将她迎入殿内后,依稀诈作不认识兰帝般轻描淡写的问道“表妹,他莫非便是当初对你放肆那人?”

  兰帝有些闹不清楚她心意,更奇怪两人相对的情形似乎并非邪雨所言那般处于对立,倘若依稀再地魔宫寻常便时这般架子,那以其对圣魔仙的态度而言,可说时十分给她脸面了。

  随行的人连一个都没有进入内殿。

  圣魔仙脸色再度泛起红晕,尚未开口说话,原本不知跑哪儿去了的小吃突然冒了出来,咬着兰帝裤脚拼命往厅门方向拽。

  小吃的出现让众人都很意外,圣魔仙轻声呵斥了几句,但它哪里肯听?依稀才笑着开口道“小吃大概时想你陪他出去玩儿吧。”

  兰帝知她暗示他可离去,若非咬拽他的时小吃,必然会怀疑外头不定有什么埋伏等着。心下也没兴趣对着这个不知打什么主意的女人,当即顺小吃的意思告辞出了厅门。

  圣魔仙殿后是花园,小吃一路将他领到了花园中央。然后转身定定注视着他,兰帝有种错觉,它仿佛时将他领来这里决斗似的。

  正这么想着时,它的体型开始变大,变壮。不片刻功夫,竟已有了人高,粗壮如桶的四肢,一身深褐色的毛发根根梳起,如刺。

  探出的指甲色泽如金属,形貌十分可怕,伴随着张大的身体暴射出来的强大能量催起的旋风直将周遭草木卷上了半空,立足它身前的兰帝衣衫急骤鼓动着,险些不能站稳。

  不由的让人有些惊异于原本小小身躯中蕴含的强大力量,更让人忍不住猜测着它的目的。

  小吃突然说话了,嘴巴不动的,声音如同从腹部传出来的一般道“你刚才是否很想踹我一脚?”

  声音很低沉,挺像个个性内向的男人声音,但却不是那种藏着自卑的内向。

  兰帝有些错愕,当时再厅里,圣魔仙呵斥着让它松嘴它不听时,确实有这种念头。他也不明白何以当时就想一脚把它踹飞开去,并非觉得它太烦,更像是觉得与其跟它讲道理不如直截了当的让它痛来的更好。

  但当时当然不能也不会真那么做,它又怎会猜到他想法?

  “的确想踹你一脚。”要报复?兰帝仍旧直言不讳的承认了道。

  “你没有踹。”

  小吃维持着低沉的声调,听不出来愤怒,也听不出来别的。他刚要开口回答,小吃却又说话道“想做不做,想说不说。不是因为智慧,而是因为懦弱,伴随狡猾而生的懦弱。许多人都有这种狡猾,他们却终究要败,要亡。”

  兰帝不知道如何回答,忍不住觉得滑稽,他此刻被一只灵兽教训,还是一只前世他自己养的灵兽。人当然不能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刚才当然不可能当真踹它一脚,要考虑它的感受,要考虑圣魔仙的感受,要考虑依稀的反应。

  但是这些,似乎跟它说不通,也没有说的必要吧。

  小吃的双目颜色从深红变成了黑红,近似凝聚的血色。突然一字字道“世俗的狡猾让你失去了大道,失去了勇气,变得懦弱,你必须知道这懦弱已经将你腐蚀的何等孱弱,被我打败,应该能唤起你内心深处的愤怒。觉悟吧!”

  觉悟吧!

  兰帝来不及为小吃嘴里蹦出的这话感到滑稽或好笑,因为它已朝他扑攻过来,快无影,重如山。他根本没有思考的时间,只能毫不犹豫的招架和面对这可怕的攻击。

  双手抵住小吃一对前爪的扑击,再它那张血盆巨嘴不及咬下时,双腿跃起直取它下颚。双脚当即踢个结实,一股刚柔交汇的能量将他的劲道一半承受,一般卸往全身各处,将那点状的劲道分散成为覆盖它全身十佳的力量,杀伤力大幅度降低。

  小吃硬受他一击,安然无恙。兰帝双手承受的压力骤然成数倍增涨,踢出的双腿本欲借力凌空翻滚将双臂承受的劲道尽数回避开去。不料小吃的身体已先一步呈倒立姿态竖立在半空,让他的如意算盘落了空去。

  庞大的劲道,疯狂压下。

  花园地面,一时间飞沙走石,一声巨震鸣音后,被巨力震装出来的土坑里,兰帝被小吃双爪按制的根本不能动弹。面前是它那张血盆大嘴,喷出的气息,炙热如火。

  它的力量太过强大,跟那原本小小身躯所蕴含的完全不能相提并论。这自来时天地灵兽拥有的过人优势,偏偏,它还懂得运用能量的技巧,但及时如此,兰帝也根本没想到会在一个照面下,被彻底击败。

  小吃的能量根本无法跟风仙相比,但它却具备比他都丝毫不逊色的能量运作和战斗技巧,某种程度上说,它比风仙其实更可怕。

  兰帝心里很有些受冲击,坦白说,他其实不曾真正被人击败过,现在击败他的时只灵兽,一只他前世所驯养的灵兽。

  击败他,只用了一个瞬间。

  “主人还是主人,灵兽有灵兽的意识和价值观。只是,这样的你,这样的主人,拿什么来管束我做什么和不做什么?如果我要使用力量撕碎你不希望我撕碎的人,你用什么让我俯首,凭什么让我放弃本身的愿望屈服和改变?”

  兰帝仍旧不能接受它的理论,那等若时纯粹以力量威逼所有一切,这时邪魔的理论,他虽能理解,却并不奉行,他时天玄门弟子,倘若信奉这套,又怎会拜入天玄门下?

  小吃松开了压制着他的爪子,示意他坐上它背部,他没有太多犹豫,压下心头那因失败而生的微妙情绪后,依言翻身坐了上去。

  小吃则动了,如同不死火凤带着他时一般,天地景象瞬间静止凝固,而后便进入一条飞射着血红光线的通道。下一刻,周遭景象再变,出现再一间奇大无比的厅室中。

  空荡荡的没有人迹,只有一张座椅,座椅后方立着一座身着厚重铠甲的雕像,隐隐散发着奇异的能量波动,几乎让人误以为,那里头当真有个活生生的人。

  但那当然不可能,那雕像极大,如同时将一个普通人放大了十倍。

  ‘难道这便是地魔门所供奉的魔神像?’兰帝心下暗自揣测着,更不明白小吃为何要将他带来这里,也有些担心会有人此刻进来看到他这个外人的存在。

  那必然遭遇灭顶之灾,堂堂地魔门最神圣的地方,怎可能容忍一个莫明其妙的外人停留?

  小吃四足略一发力,背着他轻松跃上神像那只平伸出来的手掌上。直面那高高在上的头部,厚重的铠甲遮挡下,让人根本看不清头像的脸部。

  小吃示意他下来,随即自个儿跃上神像肩头,又转过脑袋望着他道“铠甲里面不是雕像,而是神,真正的神,不死不灭的地魔神。让你看看。”

  说罢,不管兰帝的惊讶,也不等他反应,便飞跃至神像头顶,张嘴咬住头盔顶部,以蛮横力量硬将那硕大的头盔拽起。

  内中的状况,逐渐可见。

  首先看到的时颈项,白皙的肌肤,真是的肉体,继而时下巴,嘴,直至紧闭着的眼睛,额头,黑发。

  兰帝已然惊讶的合不拢嘴,那里面当真是个人体,血肉都那般真实,不同的仅仅时,她太大,是个正常人十倍大小。小吃叼着那头盔放落再神像脚边的地上,不知念动了个什么咒文,原本昏暗的厅房内逐渐被光亮照耀。

  神像的面貌,清晰无比的呈现在他眼里。

  他彻底震惊了。那神像的真实面容,和依云,和圣魔仙根本没有丝毫差异,不同的仅仅时予人的感觉,神像似在沉睡,安详。

  “这到底是什么?”

  兰帝忍不住脱口而出的问道。

  小吃仍旧用那副低沉的声调道“神,真正的神。这天地本不存在人类,人类当初来自于另一个空间,因那空间的发展逐渐背离修神之道,其中数个修神有成的人妖祖师就以自然秘法开启了通道,带领各自门下追随的门徒进入这里。

  在更适合的环境继续着神体的修行,最初的变迁之战后,诸多强大灵兽尽皆不如灭绝,人类得以再安定环境中修行探索。创世祖师门虽死于变迁之战,然他们的徒弟或时徒孙再后来却终于有人成功修成不死不灭的神之体。

  地魔神就是其中之一,在她成神后的漫长岁月后,曾经一度被虚无的时光折磨的几欲发疯,后来终于顺利度过了神之悲哀阶段,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理念,创造了地魔门。”

  这些故事兰帝过去都曾听说过,但如今面对这具真实的神之肉体再听小吃解说,却有另一番不同感受。

  “她为何陷入了沉睡?”

  小吃并不直接回答,继续道“地魔门的创立曾经一度让地魔神充满希望和方向,但再许多年后,再度跌入绝望。无论她以怎样的方式去引导,信封她的人们却始终没能有多少变化,更逐渐的将她理念扭曲,走入偏途。

  仍旧重复着过往重复无数次的一切。如她一般修成真神之体,更是一个都没有。无情的事实逐渐让她明白,这种方式的引导,以及她那创造神之天地的理念根本只是幻想。但她不能也无法放弃和甘心,她陷入反省。

  最后她封印了自己的神体,散去了意识和魂魄,步入轮回,试图以更接近人的存在方式,寻找道路,寻找真正能有效改变的状况的办法。

  于是依家逐渐存在了,地魔宫从来由依家大小姐主导,这所以能再如此漫长岁月中屹立不变,只是因为依家大小姐根本就是地魔神轮回后的主要意识。它又怎可能被凡俗之人的野心所改变和动摇?”

  “你到底想告诉我什么?”兰帝隐隐觉得小吃所讲的事情必然跟他有什么关系,如果依云前世曾时他妻子,那么他前世的妻子其实就是地魔神,可是,他的前世也曾经是剑帝。

  他是否还有别的过去?

  

  

第十节 魔神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