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灵气

    左右想不出什么,兰帝干脆跑去观看十三教授团里一个新分配过来的成员剑术。

  那是个身材十分魁梧的男子,大腿几乎有水桶粗度,浑身上下充满刚阳之气。本是居住在中立城附近的农户壮丁,一年前村庄在天玄门和地魔门的争杀中不幸遭遇玄门仙法殃及,亲人全都葬身了火海。

  为此之故,对天玄门充满仇恨之心,走进了地魔门。一次跟人斗殴时被漆牙团长看中其资质,收编进了团里,大半年功夫凭借其天生优势已将邪法修炼的小有成就,才被分到十三手下做事,同时也能跟她学习适用的炼血毒剑术。

  属飞剑类别邪剑法,再漆牙中十分有名。剑出血光四射,中者哪怕只被割破了皮肤,亦会身中炼血诅咒之毒,血液快速被诅咒污染导致变绿,丧失正常功能,若非功力高出许多者,不过刻钟便会全身发绿而死。

  这剑法的心决更有个厉害奇异处,当修炼着以之炼化出属于自己的厉害宝剑后,则能通过手中之剑沾染的鲜血和吸收敌人的真气转移提供补充执有者耗损的精气。

  配合这大块头本身的强大杀伤力和压迫感,必能再战斗中更快速的提升他修为,增加他最佳状态的续战斗力,确实时非常适合修学的般配剑术。

  兰帝边自想着边看着十三操纵下那再空中高速来回飞射的宝剑,不由的又顺着初时念头想开了。

  寻常飞剑大多走直线和弧线路径,一头有柄注定旋飞的杀伤力被限制,但其刺击力道的集中性确要强上许多,无论是飞射或是近身交击莫不如此。

  但论力不及重兵,论挥砍更不及刀,刺亦不及长枪,灵活不及仙鞭……制式本身一如凡铁武器那般,十分中庸。实在不能跟血冷吟或是绝响相提并论。

  所以会是最普遍使用的仙器,大概一半缘于它的中庸,一半缘于创始先祖们无一例外的全是用它之故。

  无论如何深思,兰帝始终想不出来它存在的可挖掘的价值所在。

  正这时,只听那大块头有些不太好意思的对十三道“十三团长,军团分给我的兵器一点都拿不惯,份量太轻又太短了,总觉得还不如拿着锄头舒服。”

  这话顿时让十三将注意力转移到他手上兵器上,观察了片刻,忍不住轻声笑了起来,确实,仔细看了才发觉,那剑还不如他手臂来的长,虽然制式已算大了,但在他手里拿着,确像柄短剑。

  当即也觉得时她忽略了,有些抱歉的道“是我疏忽了。这样吧,回头另外炼把剑给你,以你这身材本该用长柄兵器,但又没有适合你学的法术。嗯……剑身又不能太长,否则极易被高手砍折……不若这样……”

  十三说着伸手抢过大块头手里的剑,比划着道“将剑身加厚加宽,剑柄处配以强力法术连接一个长柄,份量既足,亦能随时分开不致影响飞剑的使用,以你身材,更可再必要时分为一手短兵一手长棍,不惧近身缠斗。到时候再让九十六传你套高明棍法,你看怎样?”

  那大块头顺着她说,幻想了会那兵器模样后,很高兴的点头同意道“团长真厉害,那样就太好了,肯定比拿着锄头在手里还顺手咧!”

  十三被他夸的有些不好意思,听着他老拿来跟锄头比较又觉得好笑,不由笑了起来,又谦虚着道“不是我才智高绝,剑这种兵器本身就集各种兵刃特性于一身,故而适用性范围极强,其制式只需稍微改动变化,就能将某种特性突兀表现,许多用剑高手都会根据需要适当调整自身的兵器……”

  那大块头也不知是否听懂,但却十分专心的听十三讲解着,全没有不耐烦或是马虎听听的态度。确实用心的很。

  一旁坐栏杆上看的兰帝,突然被十三这话触动了。她说的没错,剑的制式中庸,集合了许多兵器优点,无论如何使用都能达到十分不错的效应,世俗武夫就有人用一种软件的兵器,灵活不逊色鞭多少,更利于近身缠斗,战斗中的杀伤力绝非鞭所能企及。

  由此就能看出一二。

  倘若能有在任何时候随意催化剑之所长,岂非成为一柄几乎万能的兵器?但这几乎不可能不说,不是又绕回了最初问题,被特殊的兵器主导了实力强弱么?

  除非它会是种失却也无所谓的兵器,随时可造并非特殊的难以再现的兵器。

  但这些要求只让本不可能变得更不可能,至今最厉害的仙幻类兵刃也不过能化五十多种而已,其中炼法也早成为绝响。

  兰帝在那苦苦思索时,十三突然飘跃至他面前,伸手轻拍了他一下道“二百五,拿时邪雨门尊依惯例复述你任务过程表现时对你的破天飞剑称赞有加,说当时你凭那玩意竟然把数个白昼门高手都震退了开去。

  我猜时你怪力的缘故才能发挥的如此厉害吧?我看二百五十一的力气就够大,干脆你顺道传了他吧,不比那些高深的震退法术上手快多了。”

  兰帝被她唤回了神,听她说完后也没犹豫的就答应了。破天飞剑在天玄门属于十分初级的飞剑术,早已流传到市井,会的人不知有多少,本就没什么不可授的,也不担心日后因此落人说法。

  当下随她走到大块头二百五十一面前,将本就简单易懂的破天飞剑法决授了他,又简单讲解了些细要,就示意让他试试。本属刚踏入修炼界凡俗中人学习的法术,大块头又有根基,毫不困难的就时成功释放出了第一道白色剑气。

  十三因听邪雨述说之故,显得对这本来全不值得留意的小法术产生了浓厚兴趣,兴致勃勃的让大块头使破天飞剑朝她攻击试试。那大块头对她实力本就敬佩,哪里担心会伤着了她,当下全力以赴的推臂放出一记白光,动作却有些不甚协调,似不顺手的模样。

  十三十分轻松的就挡下了那道白色气剑光,神色掩不住的失望道“你是否没尽全力?难道还怕伤了我么?还不及你使剑来的有力量。”

  二百五十一闻言连忙解释道“团长,不是这样啊。只是咱用时总觉得不顺手,那小小剑光也太没劲道了,好像身体力很多力量发不出来似的。”

  兰帝当下明白时他身体经脉容纳能量的程度同样比寻常人高的多,正常制式的剑光在他没有足够修为以精纯强化为例的情况下,根本就不能将足够力量融入剑气中放出来。

  便微笑开口提示道“虽名为破天飞剑,但也不是非要以意念催化成剑型释放。你可以随着本身脑海的构想,把形态操控成为觉得能足够充入全部能量的模样。”

  十三闻言高兴示意二百五十一再依言再来一次。

  兰帝不由提醒她道“小心些,这玩意冲击力道并不弱。”十三应了,也不知是否当真听进去。却也难怪,破天飞剑的威力时根据施放者本身瞬间可造的综合力量以次方形式呈现,但因为它本身凝聚的能量十分微弱之故,如果不是远超寻常的力量,根本就创造不出让人侧目的威力。

  但这大块头二百五十一具备的力量爆发力,恐怕已经很大程度上超越那条临界线了,所以他才忍不住提醒十三小心面对。

  二百五十一二度施展了破天飞剑出手,这趟化出来的形态,竟然是十三不久前描述的给他炼制的新兵器模样。体积比之方才的飞剑大了不止数倍,只看他放出瞬间流露出来的痛快感,就知这次当真时全力以赴了。

  剑气飞射出来的瞬间,带动周遭气流急骤变化流动,形成了一股剧风,直刮的人面目皮肤隐隐做痛。兰帝不由诧异于他那体内蕴含的强大力量,同时替十三担心起来。

  原本仗着修为高出他许多的十三,此刻面对飞射而来的巨大剑光即使想改变主意也时晚了,当下一掌抵上剑身,催起功力硬生接下。

  两股能量碰撞的瞬间,发出雷鸣般的巨震响动,十三虽然未因此受伤,却竟无法完全承受消化剑气附带的强劲冲力,双足所立之地在震鸣声中沙土纷飞,人也被带的朝后抛飘了数丈才终于惊魂未定的稳住了身形。

  一时间,除兰帝外,两人都愣住了,都没想到竟会有这等可怕威力。

  最后还是二百五十一首先回过神来,既担心又懊悔的关心问道“团长,你,你没伤着吧?”

  十三这才从失魂状态回复,连忙安慰着他道“放心,我没事。只是这冲击劲道强的出乎意料。”末了又正色道“二百五十一,这破天飞剑你可自行决定放至什么位置修炼,由你使来威力当真可怖,日后你修为更精深后,真没多少人能受你一击不退。”

  大块头听她说没事,当即放下心来,想起方才的威力,也不由写满一脸的欣喜和兴奋,连忙应道“团长,这法术咱太喜欢了。要是化成个大锤子,力道该还能再强些,用出来真是舒坦,像能一家伙把人轰成粉碎……就是费真气了些……”

  兰帝听他说道大锤子三个字时,灵台骤然清明!

  以气化剑,再于所需时拟以实质化,岂非随时可成握在手中的趁手兵器?何时不能用?它来自于自身的力量创造,如何失却?虽凝聚能量的破击护体真气力量不能跟真正的仙剑比较,且实质化后更会持续消耗自身真气,但调控把握的当,却能通过精纯真气引导自然能量去降低消耗,并不会对续战斗力产生多少影响。

  原本不可能的问题,竟然如此不经意间被便做可能。说不得时无意中被二百五十一的言语点化了。当下十分开怀的重重拍了拍大块头肩膀,笑着接他话头道“当然可以化成大锤子,等你日后真气能压缩凝聚后,即使小小一柄飞剑也能比刚才更厉害,你资质优异,确实极适合修学此剑法,日后威力决计不会让你失望。”

  说罢了这本来不会也不必要说的话后,他带着畅快心情,自顾转身走了。

  既算受人恩情,便借机还他吧。有了这份肯定,必然能加强他对破天飞剑本就不弱的信心,只要他维持了这种相信,日后即使旁人好心劝阻他修炼,也不会太容易被动摇而放弃。当坚持到一定时候,展现的威力自然会让他再也不在乎旁人的劝阻了。

  破天飞剑术每精进一层,威力便能获得百分比形式的递增,平常人哪怕修到几十层,展现的威力也没有多明显,但大块头却不同,只需修炼数层,威力都将骇人听闻。

  他自顾走了,那大块头经他不经意间的亲热拍打,禁不住生出抵御劲道,欣喜的中的兰帝哪里会为那些冲撞之力在意,但大块头双足却因此陷入地面几近一尺之深。

  当下让十三看的目瞪口呆。

  大块头半响才反应过来,冲十三道“团长,二百五好大的力气啊。拍的咱胳膊生疼……”

  

  

第二节 灵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