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破心

    回到住所,兰帝心情才逐渐平复。

  想起已经放下很久的破天飞剑,心下不由感到荒谬。转了一圈,又回到原点。

  他开始尝试着将过去的剑法忘记,将生死轮回忘记。这般尝试了很久,当生出真已忘记的错觉后,他拿起了剑,挥动之间他错愕的发现,原来仍旧记得的那般清楚。

  他的意识总会很自然的联系以绝响出手时瞬间击溃起手剑式的画面,总会自然的运转起生死轮回的卸借心决。这时候他才明白,越想忘记只会记的越清晰。

  郁郁数日,终不得果。

  他无所事事的日子也结束了,十三分配了他一个新任务,同时让二百五十一跟他同行,实则是磨砺。

  漆牙很少会受理专门杀人的委托,因为佣兵团并非杀手组织,但对于辉煌城主的需要,则必须例外。这一次实际上就是去杀人和抓人,城主府邸中‘圈养’了不少女人,所以是圈养,因为这些都是如物品般不存在自由的人。

  她们都仅仅时城主的收藏品。当然不允许意外损失,但意外还是发生了,其中一个,逃跑了。最不可思议的却是,那女人不是一个人,带她逃跑的是城主手下一名加入不久的护卫队长。

  十三述说完了任务内容后,自个就先笑了。

  “那女人傻乎乎的倒也算了,这个男人是否神经搭错了线,难不成是从荒山野岭刚蹦出来不久么?干嘛要带那女人逃跑呢?”

  大块头很笨的开口问道“是不是天玄门里说的私奔……”

  十三哈哈大笑,笑出了眼泪,笑弯了腰道“二百五十一,你从哪听来的?什么叫做私奔?”

  大块头似乎也无法用言语解释,有些不好意思的笑笑,低下头不再说话了。

  兰帝也没对此说什么,招呼一声便领着大块头走了。心下却涌起十分强烈的不安感。他有些怀疑那护卫的身份,地魔门里不存在这种事情,从十三压根不知道私奔为何便能看出一二。在地魔门这种情欲自由,离合全凭开心乐意的万千年形成风气下,哪怕真是个自幼在荒野之地长大的人也很难会作出这种选择。

  唯独天玄门出身的人例外,此行至今各队伍或擒或死的丧失了消息,难保其中有些仍旧活着的人。

  这护卫是否真是其中之一?

  兰帝知道,很快就有答案。逃跑的两人形貌资料很快传递到他手中,画像中的男子面色十分白净,他记得他,虽然对他并不熟悉,但能肯定确实属于此行前来地魔门的成员之一。

  画像中的女子着一身黑裙衫,面容略显消瘦,身段极是迷人,只是脸色太冷了些许,眼里覆着一层灰色,掺杂着对生命的没有期望和对生活的绝望麻木。这种眼神,兰帝见的很多,一如堕落城中许多女人一般。

  送来画像的人此时嘱咐道“要格外小心些,那女人修为很高,那男的懂得奇怪秘法,一旦接近他百丈之内散发出的杀意必然都能被他察觉,前几日本就掌握了他们消息,就因为这才拖到现在。”

  那人说罢了该说的话了,告辞离开。二百五十一捧着那女人画像赞叹连连,兰帝没有理他,自顾轻皱着眉头,难以决断。

  他知道,天玄门许多弟子出身并不太好,是故思想上很有些单纯,阅历的关系性情又显得浮躁,一不小心坠入这种情孽,必然难以自拔。但这严重触犯了玄门清律,玄门虽不排斥地魔门人的投奔。但从来都禁止仙境弟子对地魔门众人产生情愫。

  过往玄门仙境曾经一度接纳过这种事情,但结果几乎无一例外的都引发了悲剧,更祸害了当事者身旁的人。后来终于下了禁令,凡出现这种情况的,一律悔过百年,而另一方,不是送入悔过宫就是送入锁妖塔。

  是故,历来玄门弟子不幸坠入这种情孽,往往都会奔逃去堕落城或是试图找个山野僻地躲藏,但后者罕有能一直躲下去的,逃奔堕落城成为了最多人作出的选择。

  这人带着那女人,当然不会是想会天玄门悔过。按理他应当将两人擒回玄门仙境,但此刻处境绝不可能。

  逃跑的两人在距离辉煌城四百里外的小村镇歇息藏身,此地地处偏僻,人烟稀少,他们借宿在一家农户。

  兰帝知道他所使用的秘法实是东方神起门里的一种高明探测之法,便叮嘱二百五十一留在了探测范围之外,交待道“当蓝色能量光晕扩散开的时候,你就追进去,目标时那个女人,尽可能生擒。”

  二百五十一十分激动的点头答应下来。无比期待的模样,让兰帝不放心的补充叮嘱道“别动歪脑筋,记住佣兵守则。如果对那女人感兴趣,待回去后可让十三替你跟城主说说,看在你功劳上该会将那女人赏你些日子。”

  大块头被他说中心事,有些羞愧的低下头,轻声道“二百五你放心,咱一定不乱来。”末了又小声补充着问道“城主真的会吗?”

  兰帝失笑道“当然。”

  大块头顿时高兴道“那回去后你一定要替咱跟团长说说。”

  兰帝杨扬手,做出让他放心的手势后,便朝两人藏匿出缓步行了过去。

  无可避免的,还是运起了生死轮回,固化了自身情绪和意念波动不致因目的出现任何异样而被藏身的两人发觉。

  两人很小心,借宿的地方是所位处主屋一侧的小房间,任何的异响都足以对他们发出警示。但兰帝连半点声响都没有出发的接近至房顶,捕捉辨明了两人卧躺的位置后,当即出手。

  屋顶被其蛮横的力量硬生撞穿,巨响声中,漆黑一片的房屋里两人双双惊醒,尚要拔剑,两股白光飞剑已然分别撞上两人身体。那女子被巨大震力带的撞穿了屋壁,如飞驰箭矢般朝大块头所在方向射将过去。

  “破天飞剑?”

  “小希!”

  眼见爱侣遭受重击,那男子怒喝出手,然剑未脱鞘,便已被人一掌拍回了鞘中,至底。如此三番,他终于从愤怒中恢复冷静,不在徒劳的试图拔剑。

  房屋内两起圈圈蓝色光晕,照亮了屋内,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那男子终于看清了静立面前之人的面容,又惊又喜的脱口而出道“师兄!”

  兰帝轻手点亮了屋内的灯火,淡然道“是我。”

  那男子的惊讶逐渐平复,想起眼前处境,不由讶道“师兄怎会来此?”

  “我目前藏身漆牙,此次受了委托来抓你们。”

  他听了倒不甚惊慌,似是毫不担心兰帝会为自保当真如任务般将他杀死似的。反倒普通一声半跪于地,沉声道“师兄!可否放过小希,成全我们。师尊……师尊哪里,便全当不肖弟子已经死在这里好了!”

  兰帝闻言注视了他片刻,轻手将歪倒的椅子拉起,缓缓坐落。

  “来不及了,外面自有人接应。她是非擒回去不可,你知道自己再做什么吗?此刻回头还来得及,回去后也不过悔过数哉而已。现在马上离开吧,她的事情你想也没用。”

  “不!”

  他抓地的双手因激动而变得用力,陷入石砖地里。身躯因激动而微微颤抖,原本低下的脸庞猛然抬起,双目充斥着些许泪光,声音微微颤抖着道“师兄!我答应过她,一定带她离开这万恶的地魔门。如果师兄当真不能成全,请恕师弟拔剑不敬之罪。师弟只为救她离开,绝无伤害师兄之意。”

  他说罢,浑身闪耀起金光,剑气跟随着便要射出,确在最后瞬间,被兰帝随手甩出的破天飞剑气抢先一步的轰个正着。失控的朝后连连倒退,半响,终于重新稳住了身形后,转身便要破墙而出突围逃走时。

  兰帝施展着虚空飞剑,连人带椅姿势不变的瞬间出现在他面前,挡住了去路。

  “我已说过,她的事情你想也没用。离开这里,不要想带她离开了。”

  那男子终于明白,他的诸般法术根本没有可能施展出来,在师兄的身法下,连逃跑都没有可能。原本御剑飞逃的念头,也同时打消了去。

  屋外响起了二百五十一那沉重的脚步声,他此刻若不走,想走就不容易了。

  “走吧。一切留待回忆,就当是一场梦。”兰帝不想节外生枝,出言催促着他。

  他的身体抖动的越渐剧烈,兰帝见状不由暗自叹了口气,已经知道和明白他的想法。

  “师兄!代我对小希道句对不起,这里的事情请勿要告知师尊,全当我早已光荣战死这里好了,以免最后还为师尊他脸上抹黑。”他说罢,腰间仙剑同时离鞘脱出,兰帝没有阻止,因为知道那剑不是刺向自己。

  剑光在房内一闪而逝,带起一蓬血雾,他的身躯,逐渐软倒在地上。他放不下那女人,也无法挣脱着结局,他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逃避对那女人的愧疚,逃避为师门抹黑的行径。

  兰帝当然不能阻止他,即使阻止了,他如此不能放下,最后还是要再去带那女人走的,还是要死,不如隧了他意愿,就这样划上个残缺而完美的句号。

  二百五十一那庞大的身躯,好不容易的从挤过门槛,怀里抱着那被制住的女人。

  那女人的目光落在地上的尸体上,悲上心头,泪如线落。

  “他让我告诉你,他对不起你。”

  

  

第三节 破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