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节 食饵

    她从诱饵变成了食饵。红影于是全力朝前急动,试图脱出照的攻势笼罩,但照早已算准了她反应,故而现形时才几乎完全贴上了她身体,她若不进反对那倒尚好,这般一进,完全让自身出于照阴阳双刃的最佳杀伤距离下。

  只见两色交错纠缠的光影下,红影那原本嫩滑的肌肤,顿时皮开肉绽的惨不忍睹,纷飞四溅的鲜血染了一地,溅上她的漂亮的脸庞,头发,模糊了她双眼。

  疼痛和鲜血让许久不曾受伤的她,发出惊恐的喊叫,而后,后背和胸口前后各被一柄短剑穿透,体内运作的真气再无法凝聚起来,重伤下完全落入了照的控制。

  阵眼被破,阵势形成的幻想,顿时消散。

  在周遭无关人眼里,上一刻还看到红影转身注视着兰帝微笑,下一刻,已然皮开肉绽伤势恐怖的被一个蒙面女人重伤。引起了周遭的一阵骚乱,不是躲进食铺里,便是散逃了去。原本装做享用早餐的红影佣兵团好手,纷纷站起身来,同时执兵器在手,却不敢有进一步动作。

  这便是意识杀伤的为例,当意识认为身体某处受了伤时,哪怕本来无伤,也会有伤。她在阵法的意识空间里被照的意识杀伤,回归到了幻境之外,便如同在那幻境之中,哪一刻,意识组成的虚幻和真是重叠交集。

  神奇,却又理所当然。

  董理的七冥绝杀剑气,此刻已与兰帝交击七百余次。他的剑气能量,根本不能借用,在彼此剑气触碰形成作用力的瞬间,两人发出的剑气改变去向的同时,他那本就属不曾附加多少力量的虚招便会瞬间弥散无踪,让人借之不能,亦不及。

  这方面,兰帝哪怕并没有拒绝催动生死轮回心决,也根本占不到丝毫便宜。他第一遇到,生死轮回最大功效丧失作用的情形,索性也早在预料之中,更庆幸本身的主打杀招是那常人不看一眼的破天飞剑,若非如此,他的剑气形成绝对不可能跟得上七冥绝杀剑气的生成速度。

  霎那的交手,连绵不觉的千二百响剑气碰撞爆炸声后,两人都不由为对手感到惊讶。

  董理没有继续出手,周遭其它红影佣兵团成员也早已住了手。因为他们的头领已然受制于人,依附和借助了红影势力的董理,也不得不遵循必然付出的自然规则,此刻,他根本冲动不起,跟没有自由的资本。

  他若不顾红影死活,红影佣兵团的其它人为怕对方愤怒下杀死总团长,则必然联合出手阻挡他的进攻,以示诚意,那等情形下,他绝没有可能杀死兰帝,事后更将失去这强硬有益的靠山。

  是到了谈判条件的时候了,兰帝以眼神示意将谈判权交给照,后者刚欲开口。街道两侧低矮建筑上,不约而同的冒出为数约莫三十余身着白色魔袍的男男女女。

  竟是白昼门的人,领头的,更是让兰帝记忆忧新的狠辣女人——白昼。

  她今日披了白色及跟外袍,略施粉黛的脸上没有了那对不般配的凶狠眸子搭配,竟显得十分清秀脱俗,模样恬静的不可思议。她看起来十分高兴,眸子中流露出显而易见的笑意。

  扫了圈下面惊疑不定的人群后,目光在重伤的红影身上停留了片刻,最后落在了兰帝身上,久久都没有移开。在下方沉不住气的红影成员要开口询问她来意时,她突然先笑了,满足而快乐的笑。

  “好个二百五,不枉本尊不顾旁人非议,不顾被黑夜城主责怪迁怒的亲自赶来这里。没想到你身边还有个如此高明的暗影,让自命不凡的红影总团长吃了如此大亏,突然从诱饵变做食饵的滋味想必非常难过。”

  言语中,对红影的嘲笑听者皆知。原本奄奄一息受制于照的红影闻言怒道“白昼门主,本团自来不曾与你交恶,算来彼此均受黑夜城主关照,可是半个自己人了,今日不仅作壁上观,反倒如此落井下石却是何道理!”

  白昼看都没兴趣看她一眼,仍旧紧紧注视着兰帝,满不在乎的开口道“凭你也配跟本尊相比并论么?”末了也不理红影佣兵团成员的愤怒情绪,仍旧眼也不眨的盯着兰帝道

  “二百五,相信你尚未忘记本尊吧。本尊知道你今日必陷重围,不顾一切的想要赶来助你,不料你竟有这般好搭档,在这等不可能情况下扭转败局,不由让本尊些许私心没能满足。但本尊的诚意,相信你仍旧能看到,感受到。

  本尊诚意邀请你加入本门,至于这日日念叨着要取你姓名的董理,相信红影总团长今日甚至以后都不得不承诺再不理会他的事情,本尊更有信心他不可能活着离去。二百五,认真考虑考虑吧,想来也不必我多说,漆牙这样的佣兵团又哪里值得你容身?

  连名字都变做了编号,倘若你今天不幸死了,天下人连记都不会记得你,甚至说起,也是‘啊,听说漆牙的二百五十号在黑夜城被围攻身亡……’这是何等可悲之事,哪怕只是为了生活,漆牙也显然不会是个很好的选择。”

  兰帝知她话中主要所指是此次被辉煌城主和漆牙牺牲出卖的事情,只是处于多方考虑,不便在这等场合明言道出而已。心下却也不禁有些为她的提议心动,尽管加入邪门大派对于日后而言绝不是件太好的事情。

  但在眼下来看,却未必不是一个好选择。鬼邪门他投靠不得,必然引起七小姐依稀的极度疑心。继续留在漆牙虽然如今已非问题,但更大的问题是,无论红影是否会死,回去后他都将继续面对红影以及董理的全面报复和压力。

  辉煌城主和漆牙倘若早知他有今日的能力,或许不会牺牲他,反而也许会器重和保护他。但如今,这也成了不能确定的因素,白昼的现身说辞,已经捅破了那层心知的薄纸,本来尚能故作不知此次遭遇伏击的真正原因,故作感激和信任的待回去后看他们找个替罪羊消除隔膜。

  现在已经不可能了,无论漆牙还是辉煌城主,哪怕日后会保全他,也不会太信任他这个曾被他们牺牲过的人了。没有了那层纸的遮挡,谁都不可能相信,他当真不明白真正原因了。

  所以白昼选择了在这时候现身,说上这番话。其它她并非当真因此得罪了红影,倘若他当场答应她的邀请,必然没有理由不放过红影,事后随便就能解释过去,反倒能换来红影不得不承认的莫大人情。

  是她故意如此才把她救下,也是为这个可面面俱到的解释,白昼才故意等到这时候才现身说话,若是早了,那就必须真的跟红影发生冲突战斗,完全算是开罪了。

  狡猾的女人,即使这是个好选择,兰帝也不能让她算盘打的如意,不让她遭遇些压力和麻烦,怎显得出自身价值,又怎能看得出她到底有几分诚意?

  当下心下有了计较,如此一来,还能让漆牙和辉煌城主面子上好过,让本身的脱离完全不落旁人任何话柄,让漆牙日后绝没有任何理由寻他报复,反倒不得不让所有人知道的承了他一份额外人情。

  当即微笑道“难得白昼门主如此看得起我二百五,倘若这都拒绝,岂非太过不知好歹。”

  白昼忍不住的面露喜色的道“这么说,你是答应了?”

  “当然。”兰帝说罢,顿了顿又道“不过。二百五从出道是幸得漆牙十三团长看得起,才有今日。此次也是受军团委托,即使如今决定投奔别处,这已然接下的任务却非要先完成了不可。其后在依足了军团脱离手续,提出申请获得许可后才能投靠门主了,不知门主是否成全呢?”

  这话让在场的人都没有想到,白昼微微一愣,皱眉道“本尊自然能理解。只是,如此当真值得吗?要知道,倘若这样,你们今日未必能活着杀出去,也未必能成功将红影生擒回去。更不可能以此让红影总团长答应舍弃对那董理的庇护,也就不可能在这里击杀这个仇敌了。”

  兰帝心下好笑,说什么击杀董理纯粹是个不现实的幻想而已,他这等人,虽然敌不过包括自己在内的众人围攻,但要活着逃出去,那可并非什么难事,早已防备着的他,早已退出会陷入包围的范围,一个人本跑的快的人一心逃命,哪里轻易能杀死?

  就像是他,刚才那等形势,如果他只考虑冲杀出去,自信有九成把握,这等包围根本不足以将他困死。舍弃这不现实的可能,换取其它的优势,怎么看都很值得,显然白昼非常希望能在招收他的同时顺道解了红影的尴尬危险局面。

  当下抱拳道“有劳门主操心,但若得门主能两部相帮的置身事外,二百五自信能将她带走。”

  白昼见他态度坚决,知道再说也是多余,更不想因此惹他误会疑心而前功尽弃,当即不再纠缠此事,反而嫣然轻笑道“既然如此,本尊便在白昼魔境恭候你的到来。”

  末了又补充着轻声反问道“二百五,本尊未免上次碰面的形象让你误会,今日特意打扮一番,你觉得如何?”

  兰帝想不到她会如此坦白示好,却十分从容的开口称赞道“实在美若魔仙,不由让二百五怀疑,上堂见到的门主,是否根本是另一个人。”

  白昼听了显得很满意,轻笑着道“此事已了,既然二百五这般决定,那么此刻的你仍旧是漆牙的人,这里的事情本门也就不再多余插手了。告辞。”

  说罢,便那么转身领着门下高手离开去了。

  董理这才离开了人群外围的安全距离,目光中不乏赞许的注视着兰帝道“好。好样的。你这样的人,倒也确实有资格当我的仇敌对手。该道出你们的交换条件了吧。”

  兰帝微微努嘴,示意他们询问控制着红影的照,自个没事人似的落个清闲,一旁看戏。

  

  

第三节 食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