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那绝望的冲动

    这让人惊叹的力量和瞬间爆发的强大能量震惊了宴场众人,却没能改变火栖云以天焰秘咒*消散的结局,面对她那强大不可思议的不死凤后力量,这一拳丝毫不起作用。绝对力量的差距,绝不可能因为意志就不复存在。

  无形结界避仍旧完好如初。

  兰帝顿时木在当场。他虽不知道审判的威力是否如传说中那么可怕的无不能焚,但却知道火栖云并非再开玩笑或是玩弄心计,以结界封印空间,等若是让审判秘咒爆发的力量更加集中,也不致波及了无辜。

  她所制造的声音结界,终于消失了,随着那无形结界散去时的青烟,而终结。那火红跳动着的天之焰火,也消逝于众人的视野,与这些一并消逝的,还是那片刻前的佳人丽影。

  然而,宴场的寂静,却仍旧维持着。宾客们有的仍旧未回过神,有的却是认为此时根本不该开口。兰帝木在那,漆牙也是。第一个发出响动的,竟然是依云,她站起了身,以手势示意依稀一并离开时。

  兰帝突然回过神来,闪电般冲到她面前,眸子里透的,全是悲愤。但他还没来得及开口,依云便似已知道他要说什么般,先开口了道“你是不是开始痛恨我了?你当然需要用这种方式来解脱自己,可是我对她说的所有话都只是事实,而决定是由她自己做的。但是你仍旧应该恨我,只有这样你才能忘记和忽略自己抉择造成的恶果,你才能把一切都推卸到别人身上。恨,又快乐又简单直接。”

  “闭嘴!若非是你,她本来之需要肯晚上片刻,结果就能截然不同。”

  兰帝恨恨的,一字字的说着。

  依云还是那般淡淡然的模样,开口道“看吧,你仍旧在努力制造接口和理由让你自己有足够推卸责任痛恨我的理由。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感受和思想,她也有,这是她的决定。

  她凭什么要为了成全你感受的完美结果,在多给你片刻决定的时间?凭什么?这结局对她而言是种解脱,对你而言不是罢了。你现在难过了,痛苦了后悔了。

  悔不当初?那就反省自己去,她给过你改变这结果的机会。始终没能逃过现在的处境,当初何必懦弱的试图逃避呢,你真卑微的值得让人唾弃,鄙夷!”

  她说着,鄙夷之色流露于表,再懒得多看他一眼似的,转身便走。却又被漆牙失声叫住了。于是她又停下,回头,一众宾客们尽都注视着今日原本的喜庆主角。

  漆牙的站姿很稳,神态中并没有多少恨意,但却有着惊人的愤怒。这很让人理解和体谅,这不可磨灭的耻辱,换了在场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忍受。

  “漆牙恳请大小姐赐予地魔门决斗令,在下与白昼门邪剑尊今日只能有一个活着,这耻辱也只能用鲜血洗涤!”

  某些特殊情况和场合,地魔宫的人有权力作为公证般的立下决斗令,不死不休,不容许可参与者之外的任何人插入帮手。眼前的情形,就完全符合了此令订立的规则。

  依云很快便答复道“许了。”

  正这是,又有人道“禀大小姐!此人跟在下有着杀父之仇,绝不允许他死在旁人手上,然而漆牙团长今遭此屈辱,在下亦不能开口请其将机会让了出来。董理在此恳请大小姐允许在下参与这场决斗!”

  董理这话一出,顿时引得一阵哗然。他所说虽然也属有过前例的合理,但是,这等以一敌二的请求,未免在日后落人话柄了,竟然全然不顾影响,对于他如今的身份而言,实在让人惊讶非常。

  漆牙自然不是他,非常顾忌自己名声,当即便要开口反对时,董理抢先道“杀父之仇不存在任何磋商谈判的余地。在下不求总团长让出这机会,但若漆牙总团长认为这有损声明,那便只能选择将自己的雪耻机会往后推上一推了。”

  这般说了,漆牙当即也就无从反对了,但他又怎可能就此隐忍,比起二对一的声明受损而言,放过了即刻雪耻机会那更严重的多。

  传了出去后,那说法完全是两种。若他杀死了兰帝,日后别人说起就是:啊,漆牙总团长的新娘竟然在婚宴当场因为白昼门的邪剑尊*身亡了,不过那邪剑尊却因此死在漆牙总团长手上,如此开罪了漆牙,真是活该。

  这种触犯他的代价必然是付出生命。他只能做此选择了。

  依云见他们两人已然商议完了,便淡淡道“许了。”转而又注视着一直因为不能恨她,而只能痛恨责备自己而恍惚不能自理的兰帝道“你呢?是否接受这决斗令。你有旁的选择,只要‘跪’下请求他们原谅,然后由董理废了你修为,让你日后再无行动能力,便能继续‘活’下去。”

  她说着跪和活两字时,声音特别的重。只有兰帝明白她的意思,跪是嘲笑他昨日既都那么乖巧的愿意摆着跪拜姿势当楷模,今天跪一跪也没什么关系。而活则是在嘲笑他的生存法则,还有活的机会,你当然应该为继续‘活’下去选择被废。

  她的话,让兰帝双拳握的咔嚓作响,让他心头腾升起一团怒火,火栖云的死亡带给他对结果不能改变的绝望情绪,如今仿佛找到了一个宣泄缺口一般。

  见他沉默,依云走近了他面前,还是那般淡淡然的目光,注视着他,声音极轻极底,刻意压缩传递了只让他一个人听见着道:

  “你还犹豫什么?马上扑过去给他们跪下啊,然后用要多卑微无耻有多卑微无耻的面孔和言语求饶告罪。你不是那么追求生存吗?为了生存你做了那么多不想不愿做的决定,把一个个不愿失去的事物推离身边。

  现在的处境不是很显然么?只是董理你的胜算都不大了,加上身怀地魔宫邪术的漆牙,你哪里来的胜算?你敢用生死轮回?敢用腰间藏着的血冷吟?敢用忘情门的阵法?用了就是死!被废修为不可怕,日后回去了,还能凭借天玄门的秘法和丹药恢复过来,但死了,可就没机会了。”

  兰帝知道这是种精神攻击,尤其对于他这种情绪失控的人而言,这种精神攻击特别具有效果。依云道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利剑般刺伤着他的心神,带给他痛苦。

  “为什么!你到底为什么要这样。”他实在不明白她为何要这样,明明可轻易让他步入万劫不复之地,却偏允许他为日后脱离陷阱的伪装,若不是她的缘故,依稀怎可能对他的存在默不作声?

  但她却又为何要对火栖云说那些赤裸裸的话,让原本沉浸在以为能融入人类生活的幻想破碎,步入他不能带她离开便只有归依虚无寻求解脱的两种选择。

  又为何要这般刺激他,让他步入几乎难以扭转的死地。她分明是怕他会当真选择了用屈辱换取生存,故意刺激着让他去接受这场九死一生的决斗。

  依云听得他包含痛苦和不解的疑问,面容出现了瞬间的抽搐,复有变得平静。

  “因为你是个卑微无耻的人啊。因为你是个只求活下去的人,我就是喜欢看着你这种垃圾一样的生命在痛苦和屈辱中坠入那一直恐惧着的死亡……”

  她平静的说着,突然又说不下去了般的停住了,复有如同压抑隐忍着愤怒一般的丢下句:“你太让人失望了……”

  便自起身,一脸平静的走开了去。同时淡淡道“决斗可以开始了,白昼邪剑尊已然答应。”

  她的话,让原本提心吊胆的董理放下心来,就怕他真会以辱换命,那样的话,他日后仍旧寻上门杀他,就等若是藐视依云这个公证的存在了。

  她的话,让一直替兰帝担心的白昼当即惊住了。白昼没有选择沉默,心下不愿,当即起身道“大小姐。本尊有话说,说起来董理之父的事,在场众人心里都有数,跟本门脱不了关系。但本门所以如此做,却非是因为生意上的争执之故,本门信誉诸位都知道。

  绝不会在生意场上凭借这等手段当赢家,那董成根本是天玄门世俗第一大门派天焰门派遣过来的奸细,此事自然有据可查。所以,董理若要报仇,对象也就包括了本尊在内了。那么这场决斗,本尊理当有权力参与。”

  众人都没想到她竟会如此决然的站起来替兰帝出头,摆明了以身犯险,以图免去兰帝以一敌二的绝对劣势。不料董理轻飘飘的一句话便粉碎了她的理由。

  “在下所追究之人,仅仅是亲手执剑杀死我父亲的他,至于背后的其它事情,一概没有兴趣理会。若不然,我董理岂非还得追求受理委托的人,提出这计划的人,参与这计划的人等等么?所以,白昼门主确实多心了,在下岂会将白昼门也一并算了进去?”

  白昼当然不信他的说辞,早就知道他一直在为如何发展自己有能力对付她而思量考较了,但如今这时如此这般说来,却又让她无法辩驳,总不能硬说他就是迟早要杀她的吧?

  哪怕她在怎么不甘,却也想不出来办法。急切过后,突然灵机一动道“大小姐,这种决斗应当是可用任何战术以及武器的吧?”

  “当然。”

  白昼又问“那么特殊的战斗工具当也可以吧?”

  “可以。”

  白昼顿时放下心来了。相信这番话也足以对兰帝起了暗示作用,哪怕不能,隐藏在他身后的那个女人也应当明白是什么意思。一个人时刻都不会离身的影子,当然能算是特殊的战斗武器和工具了。

  她再没有问题了,也不担心了。

  漆牙接过检查罢了手下递上的武器后,冷冷道“邪剑尊可准备好了?”

  神色一度木然失神的兰帝,此刻才渐渐回过神来,双眼黯淡无神的来回打量了两人一阵。便神色麻木的站直了身体,仿佛才渐渐了解目前的处境和状况般,双眼逐渐有了色彩,情绪也逐渐回复了平静。

  在众人的注视下,片刻后,他似乎终于彻底回复了冷静,便见他嘴唇张合着开口道:

  “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既要自寻死路,就赐予你们一个绝望的灭亡吧!”

  

  

第一节 那绝望的冲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