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茶花

    这场决斗,兰帝以不可思议的过程和结果自此扬名于地魔门,神解术的传开,不仅让许多地魔门众人千方百计的设法要拜入白昼门归到他名下当他亲传弟子,还让白昼门中不少高手生出修学之心。

  白昼在众多门徒的希望压力下,寻了一日找兰帝磋商以白昼门绝艺交换神解术奥秘的事情。却让他无比为难了,他当真不懂所谓的神解法术,所以能做到类似效果,仅仅是由于其对能量运作的认知,以及本身奇异体魄与能量那超越常人许多的共震性质所致。

  如果要以法术形式去达到目的,他根本做不到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做。强大的战斗能力,不等于便是法术的大宗师,能够使用和能够转化表达,完全是两种概念。

  但白昼既已开口,他自知不好拒绝,也知道白昼承载了太多门徒的希望,便只得直言道出其中主要为难处,求得了些时日思索解决。白昼见他不似推托,当下高兴的答应了。

  时间并无所谓,这等秘术,即使当真交换了,除却部分那么几个人外,其它人若非得其完全认同,想要学习那也纯属做梦。自然不需着急,但白昼却也没浪费这等大好良机,当即便对外宣称,已然得到神解术秘法,并列为白昼门镇派法术之一。

  虽然修学机会渺茫,但这等厉害法术,只要存在那么些许机会,便足以吸引许多人的注意了,不一月功夫,地魔门各地好手,纷纷前来拜师,让白昼门弟子在短时间内比寻常多增了近十万之数,惹得多少门派暗自羡慕。

  但却也让兰帝的压力更大了,他苦苦思索了一个多月,仍旧不知道该如何利用法术能量的运作技巧,让旁人能够较轻易的施展出类似的效果。总不可能让人人都去进行十数年非人般的修炼,然后在去学习生死轮回掌握自然能量运作的规律后才能用的出来吧?

  这残酷的现实,不由让他不得不沮丧的认识到,他当真只有战斗天赋,而没有丝毫当师傅教授旁人的天赋。体会了个中困难后的他,突然佩服起太上师尊来,忘情门多少的厉害法术全是出自他手,这等智慧,真是了不起啊!

  又一日,白昼上门寻他时,见兰帝仍旧坐在一大堆法术典籍中央,一旁放着已然冷却的茶水,一脸苦恼状的紧锁眉头。不由好笑道“暂时歇歇吧,这也非短时间能解决的事情,毕竟你对法术的综合理论知识认知不够丰富,这种秘术覆盖面必然极广,无法整理急也没用。”

  因兰帝这些时日的积极用心,让原本该着急的白昼反倒心疼起他来,不时劝他将此事暂且放放,但他哪里当真会放下?若他放下了,白昼很快就会开始着急了。

  而事实上,这些日子的整理学习,也让他获得许多乐趣,他也很愿意这般沉浸进去,而白昼不断搜索提供的诸多法术典籍,更非寻常所能见。

  其中有许多更是旁派的秘法,也不知她是如何弄到手来的。从中,掌握了许多过去所不能表达概述的法术运作理论,也就想着借这机会完善那遭遇困难而毫无进展搁置许久的破心迷剑了。

  白昼见他不说话,又道“今天来,是想问你,跟圣魔仙有什么渊源?”

  原本沉浸书海的兰帝听得此问,诧异抬头反问道“怎么?”

  “今日她遣人递来请帖,说要来拜访,是为你而来。”

  他听着心里不由生浮现出火栖云的面孔,心里一痛,如今实在不愿见她,火栖云的事情才刚收拾好心情,见着她岂非又得想起,圣魔仙入睡时的模样,实在跟火栖云没有多少看得出来的分别。那时候在圣魔仙殿做客时,就已经见过几回了,圣魔仙也颇为嗜睡,常常说着话时,突然睡着过去。

  这般想着,又突然明白白昼问的原因,便直言道“倾慕对象。”

  白昼脸色顿时变了,追问道“听说邪雨曾带你去过地魔宫,而且你停留了数月才出来,可是圣魔仙的邀请?”

  “是。”兰帝这般回答着,心下却嘀咕道‘察探动作可真快啊’

  “罢了……”白昼语气很是颓然着道,末了又自嘲般笑道“难怪你出道至今仍旧能维持着这等精纯真气,既然识得了地魔宫的女人,世俗间的自不能入眼。”

  兰帝却不知道因此之故他不经意间免却了一场灾难,只是听她这么说,些许处于安慰,更多出于好奇的问道“门主这般想便有些夸大其词了,其实门主本身已很有魅力。”

  这话似乎没有多少实际安慰作用,白昼神色有些惨然的告辞起身道“无论是怎样的人,内心有怎样的追求,无论是要寻找欠缺没有的,或是相同类似的,在地魔宫里都一定有。所以,自古至今,天玄和地魔中多少风云高手最后无不都进了里头。你又怎会例外?”

  兰帝没有答话,默默送了她出门,便要回身时,突然有听白昼想起什么般的道“对了。险些忘了件事,前些日子去追捕董理的弟子回来同胞说,曾经见到一个使双手细窄长刀的女人出现,从他们描述看来,似乎是你的影子。她最后独身追着董理和黑夜门的人一并去了,不知回来没有?”

  本在想着圣魔仙事情的兰帝,顿时将别的念头全扔去了一边,他根本不知道白昼曾派人追击过董理,更不知道照不声不响的离开了。她从来都是团抓握不住的空气,什么时候她去了什么地方,他永远都不会知道。

  当即有些疑心的问道“她使的是双手短刃。”

  白昼又重新进了屋里,顺手关上了门,却没有坐下的打算,就靠着门,略微抬头迎上他目光缓缓开口道“那弟子曾经同我一并在黑夜城时见过她,应当不会认错,况且有紫瞳的人本就罕见。”

  见兰帝不说话,也未回答她是否已平安归返,当即细细到处那弟子回禀的经过。原来那日董理得以苟活,表面上没有人寻他麻烦,但自来地魔门都有些潜在规则,对于某些身怀绝技的高手,一旦其失势了,必然会被各门各派追击。试图抓获后从其口中迫出厉害邪法秘笈,董理自然也不例外。

  况且白昼更有杀他之心。他本是黑夜门弟子,本身似也早有了觉悟,当日离开不久遇上黑夜门追击他的人后,便十分主动配合的投靠过去。如此一来,反得了以黑夜门为首的数个门派联盟的全力庇护。

  当时眼见抓捕无望,白昼门前往追击的高手便欲执行击杀的命令,一场追逐战就这么在外人不知的情况下展开了。双方一路上追逃拼杀了数日,后来邪雨门以及其它数个大派的人也有先后赶到,事情演变成了混战,七冥绝杀的名头太大,谁都不想放弃。

  最后黑夜门同邪雨门达成了共进退协议,其它门派就渐渐不敌了。眼见董理被两派为首的人护送着便要突围出去时,照突然现身当场,一刀便几乎将董理拦腰砍成了两截,可惜被身旁护送的人及时抢救下来,照见他未死,不甘心的紧咬追赶过去。

  当时白昼门追击的队伍已然被逼退,只得放弃了追击,便也就不知道她后来的情况了。

  兰帝听罢了她说,才知道背后还有这种事情,便明白过来,当日白昼积极劝阻他放生董理,背后原来还有这层原因,她显然早知道一旦放过了他,必然难在黑夜门的庇护下击杀。若让七冥绝杀被黑夜门得到,对白昼门而言,打击可当真不小。

  问道“本门伤亡可严重?”

  “执行这些任务的都是各派精英高手,一般不会有什么太大死伤。”

  兰帝越听越不放心,他事后其实颇为追悔当日的心软,向来照或是知道他心意,又或是认为董理非死不可,便自行追杀去了。便轻声开口呼喊道“照……你在吗?”

  如此数次,都不得任何回应,这才心叫不好。

  白昼见状心感诧异,哪里有人连自己影子是否在身边都不知道的。却也有些替他担心着道“恐怕她是出事了。黑夜门和邪雨门的高手非同小可,当时足有数十人,黑夜门本就尤其精通反隐匿的诸般秘法,更有一门秘阵,一经发动再如何高明的隐匿术也得现形,她的隐匿法术将变得毫无作用。”

  “董理若被黑夜门救下,会去哪里?”

  “黑夜门。你不必如此焦急,我已派人去打探了。待有了消息再说吧,就算你有本事进得了黑夜魔境,又如何大海捞针的寻探?况且,她是否还活着,仍属未知。”

  白昼这话虽然说的直接难听,但却非常现实。兰帝尽管心下焦急,却也只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气氛正陷入沉默时,有弟子来报道,圣魔仙来了。

  

  

第四节 茶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