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节 可惜之才

    那女刀客却也了得,竟在霎那间便将左臂承受的巨大劲道借转,身体中心瞬间转变,成后仰,交错的双足自一侧的兵刃上一点,便如旋转陀螺般退飞开去,过处,在身体两侧的双刀,连斩三人。

  红蓝两色刀气尤其凌厉难敌,迫得围攻一干黑夜门高手不敢近身试其锋芒。唯独三杀怡然不惧,紧随其势跨出了第二步来,手中魔剑附着几乎不能看见的黑光,旋身划出,身势动作极快,如流星追月。

  那女刀客显也没料到三杀身法快至如此,况且才方借力退飞,即便及时改变身势,却也终究慢了一线。

  圣魔仙说道这里,突然开口评论道“借卸之法最忌让自身陷入某种不顾一切的动势,其根本和主要在于自身要稳若山岳,无论任何劲道的攻袭均能随意化解调用。”

  见兰帝认可了她的分析,才又笑着继续道:

  眼见那女刀客慢了一线,三杀的剑气已至,自她双腿过去,若不是她及时改变了身势,这一剑定将她双腿斩断下来。但即便如此,也足以让她丧失了行动能力。被带的坠落地上时,三杀第三步又已跨出,一剑刺出,眼见她是不能活命了。

  异变突生。

  此时她面巾已被斩开,露出了那让人害怕的面容,点点红黑斑痕,仿佛某种可怕诅咒,偏生别的地方却又白皙娇嫩。面对三杀这第三剑,她那暴雨洗涤下的恐怖面容,突然发生了变化,覆上一层黝黑,整张脸,都变的黑暗无光了,那对紫色的眸子,这般看来更变得诡异可怖。

  这变化,让人心惊,首次看到她面容的,为其丑陋难看而惊讶,而三杀等有心人,却为她后来的变化而惊讶。包括观战的圣魔仙在内,都看得出来,那分明是魔神体秘术施展开的变化。

  果不其然,这变化一起,那女刀客原本已不能站立的双腿伤口,瞬间便已愈合,猛然站将起来,右手刀探出稳稳格住三杀最后一剑,左手反握的长刀同时跟进,将他拦腰斩成了两截。

  这变化和结果惊呆了一干围攻高手,邪雨门的一众人见势不妙,在那为首之人的带领下,纷纷脱离了战场,自顾逃了。黑夜门一众高手却不得不死战到底,等待支援。

  不料施展了魔神体秘术后的那女刀客,身法动作竟变的更快,出手威力更强横难匹。恍如恶魔现世一般,就那么执着双刀蛮横冲入人群,浑然不在闪躲旁人攻击,刀过去,剑断人亡,对于那些招呼到她身上的兵器,视如不见。

  一时间,予人刀剑不入的错觉,本已惊慌的黑夜门高手,完全就成了单方面遭受屠杀。

  又过片刻,连最后一个死战坚守的黑夜门弟子都已毙命躺下时,这场激斗终于进入尾声。山地早已成了血红,遍地伏尸,圣魔仙细细数了,共计一百二十三具。刀剑气劲交击声响此刻俱都没了,唯独那噼啪雨滴仍旧连绵。

  董理竟然仍旧镇定,不禁没有求饶打算,反倒很愉快的笑出了声道“好。若有来世,我定要娶你为妻。自第一次见你,便一直不能忘怀。真可惜啊,你却不是我董理的人,否则,便是天大的仇也都可不报了。只恨学艺不精,本欲打败了他,以他性命迫你自愿留下我身边,不料败的竟然是我。”

  圣魔仙本以为那女刀客会有什么话说,不料她只是静静举起右手长刀,显然,下一刻就将斩下,亦在提醒他只剩说最后一句话的机会和时间了。

  董理轻手整了整衣衫和长发,似要尽量干净整齐的死去。边自着道“可是,这仇恨并没有了却。当日决战之前,我早已将七冥绝杀秘笈给了跟随学艺多年的弟子。他虽资质不足,却胜在心思单纯,必能替我寻个好传人。

  所以苟且活命,只是为了将最后对他的观察和判断一并传了过去,若能亲自教导他自是最好,如今虽不能,却也算没有遗憾了。现在,他已经带着密集被黑夜门的人接回去了。

  你回去后记得告诉他,若天地真有轮回,下一个使七冥绝杀来取他姓名者必然仍是我,若天地没有轮回,七冥绝杀便是我董理的怨恨,它一日不绝,便一日不会将他放过!”

  他说完了,就死了。董理死了,被一刀自中劈成两半。

  而圣魔仙则在小吃的背负下,将伤痕累累的照带了回去。旁人不知道,她却很清楚,所谓魔神体秘术不过是一种能改变体质的特殊物质元素而已,改变的体质也并非当真刀剑不伤,仅仅是能通过消耗真气快速进行表象愈合。

  除非一直维持这种变异后的体质,否则一旦还原,伤势会更为沉重。她知道,她知道女刀客也知道,所以才在催动‘魔神体’后根本不闪避的全力杀敌,只求支撑到杀尽敌人为止,她根本没有缠斗闪躲的时间。

  听罢了她详尽无比的回忆和叙述,兰帝又替她换了杯热气腾腾的茶水,才道“然后你就把她治好了?包括她身上遭遇的黑水诅咒。”

  “嗯。那是魔门一种极少人懂得使的咒法,因为要使用它,必须自身拥有黑水毒素。其实解除并不难,化黑水后便只需要数日功夫除血毒便能治愈了。”

  兰帝心想听起来的确容易,问题是谁知道黑水毒素如何解除?怕只有你才知道了,否则什么魔神体秘术早不成东西了,破了黑水毒,便也就没了所谓的魔神体。

  这般想着,又换了个话题问道“照需要修养多久?”

  “半个月吧。这些日子我会留下来照料她,三杀的剑气非常歹毒,对她经脉造成严重腐蚀侵害,若调理不当,便会就此废了修为。”她自认真的这般说着,末了又红着脸轻声道“我也能借这机会天天见到你了。”

  兰帝失笑出声,很多时候她这模样倒有些像个没心机的孩童。

  “对了。你有否怪我当时不逼小吃救她?如果有,一定要说出来,我以后会改改这种为求自保逃避责难的想法。”

  “她既然没事,我自然不怪你。”兰帝顺口这么答道,同时望了眼在床榻上背着身子也不知有否入睡的照,心里生出很是怪异的感受,认识照这么多年了,从没有这么久的对着她过,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在眼前躺着歇息。

  既陌生,又熟悉。

  圣魔仙轻轻皱起了眉头,似乎对他的回答十分不满意。稍后,便开口道“你怎能如此敷衍。处事态度决定了遭遇事情的结果,任何方式都总会出现不能兼顾的恶果,若只看待最后结果,没有人的做法能够使得你永远满意下去。”

  兰帝没想到她如此较真,在她目光逼视下,也不敢再随口应付回答了,想了想她的话,也十分认真的作答道“我想,最重要是你如何自处吧。强行的改变你自己也不能一直维持下去,像这种事情,你本身也有难处,更有判断权衡的准则。当时你既然因为难处和判断准则最后认为不帮她也没什么不能面对我,自有其道理,没有必要改变什么。”

  见他认真以对了,圣魔仙才又露出笑容。

  “因为我知道,她一定是自己决定要追击董理的。你肯定不会前面才放过他,后面就跟着去杀他,更不会让她一个人去追击,自个躲家里装不知道。”

  “这你倒没推测错误。不过她杀了董理,我仍旧很高兴。事后一直很后悔当时将他放过。”兰帝说着,行至一旁堆积满了法术典籍的桌旁,随手翻动着又继续道“七冥绝杀的剑气质性实在太过厉害,近日翻阅这般多秘法典籍,都见不着一种可与之匹敌的。倘若是同等修为的高手使来,真难以应对。不过,他指望徒弟看来是无所谓了,修成绝法的人没多少能忍的沉默,尚未大成就得被扼杀了,想要进一步发展也难有机会。”

  他自这般说着,圣魔仙静静听着,待他说完,她才开口道“七冥绝杀确实了不起。但也并不至于成绝响,其实达到一定境界的人通过对能量的熟知都能制造出同等效果,只是许多人不易相通罢了。”

  说着,也不理会兰帝的诧异,自顾着又道“所谓七冥,其实指的只是人之七觉,每一觉识都存在其片面和残缺不足,大凡是人都难以将七觉真正完美的联系运用,便必然存在了缺陷和弱点。七冥剑气伤敌的根本就不是寻常要穴,而是伤直入敌之觉识神经,使其絮乱,由此引动对手自体真气狂暴混乱,无论修为强弱,均都难逃被自身体内真气摧毁灭亡的结局。”

  兰帝听她这般说道也顾不得惊讶,脱口问道“七觉识?我等修炼之人不也共才拥有凡人所不曾开启的第六觉识灵觉而已么?”

  她自挂着柔柔笑容答道“视,听,嗅,味,触,灵。这些早被前人落了定义,然真正具备多少却只有在新觉识被人所熟知后才能察觉怀疑其存在,第七觉识早有记录,天玄门称之为天觉灵,地魔门称之为魔神灵,传说开启者便能成神得无敌之身。

  这自是夸大其词,不过是让修炼进展拥有更大空间罢了。第七觉识本门典籍记载中前辈妖后便曾深入研究过,由于当时没有足够条件深入了解和掌握,便暂命名为‘意觉识’。

  初步概括为源自生命初时于天地自然的直接关联,它的存在能占据人类正常思维的主导位置,根据环境而直接对神经肌体下达非逻辑甚至是违背逻辑的指令。”

  见兰帝听的眉头大皱,知其所想,便又解释道“是的。听似荒唐而无用,实则不然。这意觉识自人出生起就受到身体神经,思维对环境的学习而受到压抑,有的人拥有的意觉识甚至被压抑至几乎不复存在的地步。

  它若被修炼者无意中开启,初时带来的几乎时毁灭性灾难,皆因不能理解和掌握它的存在,但是,倘若能把它和正常思维意识成功融合在一切,修炼者的能力将会得到不可思议甚至不能理解解释的提升。天地能量的诸般负面影响全不能侵,自身能量运作和神经肌体反应传递速度几乎为零耗时。”

  兰帝不甚相信的反问道“有这般神奇么?”

  “有的。昔年的妖后前辈的夫婿剑帝,以及天玄门的太上真尊,还有本门的上代魔尊无不是修炼至这等程度。”她自说罢,也不再理会他是否相信,又道“所以七冥绝杀如此厉害,只因创造它的人本就掌握了第七觉识的运作,它攻击的就是每个人都拥有,却被压抑着甚至从不能出发的意觉识,使其瞬间占据人体主导。

  非自然的被催化,必定导致人体神经经脉的两向极端矛盾争执,继而造成丧失对真气的掌控,死于自毁。若是遇上开启意觉识的修炼者,七冥剑气根本就毫无威力可言。”

  说罢又补充道“你可知道,当初使它纵横地魔门的七冥绝杀尊最后是如何败的?他败在方出道不久的剑帝手上,攻出的剑气如同搔痒般毫无作用,后被剑帝一剑刺死,那一战也是剑帝当年在地魔门扬名的第一战。”

  兰帝听她这么说,不由心生莫名寒意,前前世的他,在地魔门成名的第一战是击杀了使用七冥绝杀剑的人,今世的他,怎会又是这般巧的对上七冥绝杀剑,一战扬名?

  这冥冥之中难道当真有什么定数么?难道冥冥中他的命运已被注定了么?

  “他不是利用极柔化自体的方式承受七冥剑气的吧?”他很急切的这么问了,十分害怕连过程都会一般无二,那将会使他心里荒唐的念头更不能挥却。

  好在她摇头道“不是。那时候剑帝前辈从不使任何有变化的剑术,或者可说,也根本不懂使用。”

  见兰帝不再说话,她也不继续谈论关于七冥绝杀剑的话题了,走近翻了翻桌上的法术典籍,轻声问道“是遇到什么困难吗?我记得你不是个喜欢阅读这些的人,否则我殿里那般多,你当初也不会连丝毫翻阅兴趣都缺乏。”

  兰帝当然不是份外对这些有兴趣,却也不排斥而已,若是能安静的看看,倒也会喜欢。但也不至于到嗜好的程度,当初自然不会对她所藏感兴趣。

  心想她懂得如此多理论东西,或许能帮的上忙也不定,就一五一十的道出莫须有的神解术事情了。

  不料圣魔仙听罢,展颜一笑道“原来是这样,该不是难事,只需告诉我运用过程细要,自信能替你排忧解难,编制成需要的法文。”

  兰帝又惊又喜,实难相信柔弱的她竟然这般厉害,却又庆幸这纠缠至今的难题终于排解有望。

  

  

第六节 可惜之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