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节 那狂热不改的心

    数日后,落在他名下的一干徒弟终于如其它人一般进入轨迹。而照的伤势也终于好转许多,不禁能说话了,更能自如行动,却仍旧不能太过剧烈以免影响眼见就能痊愈的伤势。

  她昨日已能开口说话,但除却兰帝和圣魔仙主动关怀的询问外,再没有多一个字说出口来。望着两人时,也只是轻轻的笑。今日本能下床走动了,在兰帝为一堆徒弟定制修炼法术罢了抬头看时,床榻上不知什么时候已没了她踪影。

  一旁架子上她要求新制的全覆行装也不见了,圣魔仙仍旧懵懂不知,全神贯注的看着什么。显然,伤势才刚好了些,她就又隐匿起来,让人不知她想些什么,或许这么多年的隐匿暗处已经让她无法习惯长期暴露于阳光吧。

  如同她的脸明明已经恢复,却偏偏还要穿戴过去那种遮挡的只见眼睛的装束。便纵觉得有许多话,也不知如何寻她开口,他只得将一肚子似乎想说的话忍到以后。

  当然,这个以后的意思,也就是圣魔仙离开后。他心里这么想,自然不会说出来,但没想到的是,照隐匿起来的那个清晨,他如往常般出去了授徒。

  日落时分回到殿里,圣魔仙已经走了。留下一本薄薄的册子和一封辞别书信。

  里头说,昨日照对她说,伤势已经无碍。还告诉她,他一直为修订仙剑术的问题烦恼。留下的册子是她根据这些日子观其常放手边翻阅的剑术法术以及桌上的笔记文字整理而成,不知是否适用于他,只盼能对他欲立的破心迷剑法有所助益。

  不愿离别场面出现,故不辞而别。

  她着的人午时已准备好了车驾,曾跟白昼辞行过,此刻已经不知道走出多远了。

  兰帝沉默着将那封书信反复看了数便,想了想,将那本她好不容易整理出来的‘破心迷剑’法术册子烧成了黑灰,抛洒到窗外随呼啸的强风飞散去。

  “你干什么!”

  照便于此时现身了,忍了一阵,见他连灰都散尽,心知再不能还原才终于忍不下去,带着怒意质问起来。兰帝也不回头,挥甩着衣袖,制造加剧吹散灰烬的风速了,才微笑道“自己练的法术还是自己悟的好,这并非寻求启蒙。像我门下弟子,所学所修路线许多照的是我认为合适的路径,但世事变化无常难以把握,哪里知道随他们日后的经历变化后,为他们定制还是否有益。最好的终究需靠一步步走出来。”

  听他如此说,照也不作声了。自也不知他心里所回避的就是当真会照了圣魔仙意图前进的念头。

  “倒是你,那等危险的事情也做得?为董理那种人拼上性命哪里值得。再说,如果你认为他非杀不可,就告诉我,怎也不致需你去拼命吧。”

  不料照反击道“我爱怎做就怎做,不需你管。”

  兰帝一时语塞,她却又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好声气道“想改使双手刀,好不容易苦练些日子,就想伺机找个场面寻些对手试试实战威力。若只是想要杀他,他一离开就取他性命了,怎会还去追赶那么远。”

  “你倒是有决心。”

  为真实了解自身战斗力而实验实战,竟险些把自己性命赔进去。不由不让他刮目相看。

  “我发觉地魔门的人在实战方面的本事都很高明,向来是经历的生死考验普遍不少的缘故。只是没料到黑夜门那阵法如此厉害,完全杜绝隐匿法术施展可能。险些就把性命赔进去,不过也好。若不是那种绝境也不能让人倾尽全力的发挥潜能。当时累的险些刀都握不稳……”

  照说着,突然顿住不作声,静了一小会后,又隐匿躲藏了。

  不过片刻,殿里一个打杂的弟子匆匆来报道,有一群弟子求见。兰帝允了,交代将他们带去正厅,就自行过去了。

  来了十三个人,除三个之外,尽皆属那圣魔仙推测的组织成员。都是来献礼的。他心下不由有些不快,这已经立了规矩,全由大弟子负责处理,为此不凑巧的打扰了他,如何高兴的起来。

  很快有了答案,原来那弟子家里人为求他能获得多谢特别照顾,送上两份在某地商业发达城镇里的赌场股份。这显然不是一般财物可比,所以那大弟子才亲自领他来见。

  兰帝手下了,实际财务管辖权仍旧交到大弟子白手上。另外那有干系的十人,赠的不是某些城镇生意,便是罕见难得的法宝。之后又留了一干人叙了好一阵子话,才在大弟子白的带领下全部离开了去。

  他们走后,兰帝取出账本算计一番,便知道那组织派人来此当真时为帮他。这些看似分散各地无甚密切干系的捐赠,偏偏恰到好处的解决了面临的经济压力,诸般法宝更免却他作为师傅却不能在诸多必须场合那些宝物压场面的问题。

  心里不禁想起当年仙来山庄的少庄主,似乎这些人极爱挑选这类背景作为目标,是故背后财力方能如此庞大惊人。白昼相助划拨的那些生意,早已经还上。

  如今这方面的压力和困难算是解决了,但他也同时生出忧心。一下子多处这么多徒弟,很快不知将遇上多少不得不处理的麻烦。他门下弟子看似乎不少,却都新立不久,连他自己在外都尚都没有资格让人买单,这些事情一旦有了开头,他将面临必然被卷入漩涡的处境。

  最应当的做法该是尽快寻个借口到达中立城,而后将地魔门的事情抛之脑后,回天玄门请罪。这念头他其实时常都在想,但不知为何一直都没有这么做。

  也不知是不愿回到压力束缚重重的地方,还是当真更愿意留在这里。

  他自在那胡思乱想时,有人又来报道:有人求见。兰帝也没细问,以为又是名下弟子,心里既非高兴也非厌烦,只觉得这等时辰还来,当真有些太不知机。

  等了多久,便见几个门下弟子簇拥着一个人进来。只见那男人,身材比寻常人高出一个头来,却枯瘦如柴,偏偏面色苍白如尸,一对眸子在看到他时就紧紧不放,自中透出若狂欣喜。

  他着一身黑色劲装,披风亦是近乎黑色的暗红,腰间并不佩戴兵器,但行走之间自然流露的强大压迫感,却让近者胆颤。说实在,兰帝可说是头一次感受这种逼人的威势,似能与风仙一较高下,却有更具杀气。

  他衣衫披风上沾着不少血污,身上却并无伤痕。自踏入正厅后,无需示意,跟随他来的那几个本是兰帝名下的弟子就知机的关紧殿门,退到外头留守把风去了。

  不必想便已猜到他是谁。沉睡之血的主人。

  只见他越行越慢,十数丈的距离,竟然走了半个时辰才到兰帝面前,然后缓缓单膝在地上跪下,用沙哑的声音开口道“大哥,你已忘记我了吧,一百多年了,不知大哥都已几经轮回才得以再度踏进地魔门中。”

  兰帝本想故作完全不知,但想了想,那也不过是将听过的事情再听一遍,终究不是解决之法。干脆承认道“是已不记得,但前些日子听人说了些。”

  虽然表现的镇定,但其实心里很有些无措,完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眼前这个人。

  “是听大嫂说的吧。”

  这话让他不知道是否该否认,想想否认也是多余,在他眼里看来,似乎无论多少次的轮回,某些东西都不需去考虑会否改变。就反问道“听她说,你当恨她才对。”

  他有些自嘲的笑了道“原来大嫂说的不多。或者大嫂也不记得了。当年大哥步入轮回后,我本了无生趣欲自刎步入虚无,不料有人送来书信。竟是大嫂生前所留,她早知道后来事情的演变,当中也告知许多事情,才让我明白,那时候一直认为她别有用心实属误解。不是如此,也不会一直等大哥至今。”

  兰帝哪里忍得住不问?

  “她说了什么?”

  不料他竟摇头道“不可说。大哥当记起时自会记起,此刻告诉大哥,只会引起不可扭转的灾难而害了大哥。”

  “若我非要知道?”兰帝想起圣魔仙说,便尝试着让态度坚持,不料他还是自若摇头,拒绝回答道“不可说便是不可说。过去总不信大嫂如旁人说般厉害,如今终于服气了。她当年本叮嘱我勿要在大哥记起前事前寻你,道你此刻脾性必然为环境所没,竟都对了。”

  末了又满是遗憾的叹息道“大哥过去从不对我玩弄心计。”

  这话让兰帝脸上忍不住微微发烫,自觉为求好奇这般对眼前人确实有些不对。但听他的说辞后,却忍不住道“她说的不错,我根本不想知道前世的事情,也根本只想过好今世。本还不知如何对你说,现在却没有顾虑了。所以到现在我都没有询问你名字的打算。”

  他的神态仍旧显得遗憾,声音仍旧沙哑,却似乎没有受到多少冲击。

  “大嫂连大哥这句话都没有猜错。既如此,大哥保重,时机到了小弟再来拜见。”他自说罢,起身便走。却不知此刻兰帝翻腾的情绪,‘连他会说什么话她都能在一百多年前算的一字不错?’他才不相信,更不愿相信!不由的,生出愤怒和敌意。

  便道“她如果当真那么厉害,怎会算不到自己的死!”

  

  

第九节 那狂热不改的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