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节 玄门新令

    他离开时走的很快,这么片刻已经走到了殿门,听兰帝这么说,似乎犹豫了一会,随即,兰帝仿佛能透过他的后背看见他微微皱起的眉头。

  “大哥当年曾告诫我说,不要因为旁人太过厉害就自以为不可能的否认他们。也不要用自己不了解的所知去评判旁人深不可测。如今可见,大哥当真将过去忘的彻底,大嫂又岂会不知自己死期?只是有些身死不可避免,更何况,天地不灭,在无限轮回面前,哪里又存在什么真正意义的死亡。这一世的身死,仅仅是为了下一世的开始。”

  他自说话间,殿门便已打开了。本待举步跨出离开的他又突然停下动作,似乎不甚放心的开口道“大哥,百多年的几经轮回才好不容易得以来到这里。盼勿要因无谓意气之故徒然沉迷虚幻,大哥能到地魔门实属不易。看小弟身上的血污,为来此见大哥一面,一路遭遇多少伏击?……千万保重!”

  他说罢了这些,终于走了。邪剑尊的殿门也同时关上,离开时,仍旧是那几个护着他来的弟子保护。留下一堆悬念猜测。听他说法,似乎兰帝的轮回就曾遭遇人为干扰,而这些人似不愿自他口中说出来什么,意图阻止他的到来。

  谁有那么大的本事?

  这么做的人又是谁?

  他自这么想的眉毛皱起时,突然有人来报道有人求见。拜帖上名为孤影,这名字连兰帝都曾听说过,地魔门成名足有七年的一个高手,独来独往,靠做些人命买卖过活,数年来曾帮过许多邪门和地方势力做事。

  他正不明白这样一个素不相似毫无干系的人怎会这般上门求见时,就注意到那拜帖背景却是一座云雾环绕的孤峰,那景象似极了天玄仙境所有。当即用隐隐流动白光的食指轻抚而过,那背景就立即变了模样,成个深紫形象字体‘忘’的模样。

  当即心下凛然,命将那人带进里间说话。心下却不禁犯难,这人若非冒名顶替,岂非是天玄门派遣过来长年潜伏的主?这番前来,必然怀揣玄门密令。

  他在魔门的所作所为也必然瞒不过去,此人来意如何怎不让人犯疑。

  过不片刻,殿里弟子领了个身材瘦削的男人进来,随即又退了下去,带上门后,兰帝才以玄门手势示意他随意说话。那人这才取下了头上那顶被雨水打湿的斗笠,见礼道“忘情门空尊者坐下七弟子刁钧见过大师兄。”

  兰帝还了礼数,他才坐下说话道“此番前来奉师尊之命转达大帝密令,大师兄在地魔门的卧薪尝胆之举,守望宫众尊者均以知晓,得知大师兄今以潜入白昼邪门身居护派剑尊要职,特作出决意,望大师兄勿要急欲归返……”

  兰帝闻言顿时打断道“决计不可。此间真实情况根本不如众尊者所想般顺利,师弟这般来见我更是不该!地魔门岂会这般轻信了师兄身份?地魔宫中本就有人其疑,莫非众尊者竟不曾得花师弟回禀么?”

  他自然明白,眼下的平安无事完全拜依云所赐,他只盼回去或许可能,若有别的心思,今日起意明日怕就不能活命。他这般跑来见自己,恐怕立即就被地魔宫潜伏在这里的人注意了。

  但这些个中秘密又哪里能明白说出来。不料刁钧却自沉静道“大师兄勿要太过担忧。大师兄早已回了玄门,天玄门无数双眼睛都曾见到,如今魔门的大师兄根本是忘情门大师兄不成器的叛逆胞弟。”

  兰帝心里暗道放屁,这种鬼话如今顶得什么用,却又不能说明,一时沉吟不语的暗自思索起对策。

  那刁钧以为他已放心下来,换了副语气道“师兄不知。众尊者此举也无奈的很,师兄想必也该知道,东方神起门里有传自上古的神仪,由于不明用法之故,多年一直搁置着。但每逢出现大变,其必然有所警示。”

  他说着,眉头渐渐锁起,语气中隐含忧虑更甚“地魔门剑帝灭亡那日,神仪剧动,本道是邪魔伏诛方有次变。不料过不多久后,神仪频频异动剧烈,此事惊动玄门各派,不由查阅前人相关记载试图寻得解答。”

  他语气逐渐沉重,神色也更见凝重着继续道“这一查。竟查出天大不妙之事。这般异动,前有记载称为‘魔尊觉醒,群魔共舞。’竟乃是浩劫初现之兆,更有‘沉睡之血,洒满大地’之隐喻。前指魔门得魔神灵识之完整尊体,既地魔宫之魔尊;后指一柄来历不明的魔剑,地魔门称之为沉睡之血,党中蕴含邪力无边,极是凶狠嗜血。这些本已够让让为万灵堪忧,但偏还逢了第三层隐喻,‘天涯一偶,黑滔盖天,三尊三帝,末日浩劫’”

  兰帝大惑不解,从没有听过三尊三帝之说,不由追问。

  刁钧耐心解释道“自万年前起,每隔些时候就会出现一个嗜血邪魔,他的每一次出现都必然早就生灵涂炭,流血无数。本门有前辈尊者观其规律特征,命名为死亡大帝,它的其中一个转世曾经被称为死亡剑神,意指其来自湮灭冥门,为冥门至尊,得以与玄门大帝并列;第三帝则为世人俗称的灭世魔头剑帝,正邪两到前辈又称其为毁灭剑神。

  至于三尊,实际上则是指本门太尊,魔宫至尊,第三尊则是跳出轮回的昔年妖后,她当年被人冠以天尊之名,这尊位虽是地魔宫众人最先冠上的,但玄门前辈门私下里却都愿意承认,至今各门派的秘卷中提及她时,用的也都非是妖后,而是天尊。”

  听他这么说,兰帝不得不装模作样的惊诧莫名道“剑帝?他明明已是死了。”虽知花自在必然将当日之事报于太上真尊知道,但却绝不会告知刁钧这些弟子真相。

  刁钧果然不知详情,皱眉道“这个,师弟也知之不详。但众尊的说法是,那剑帝早修成不灭之体,身虽亡,但灵必不灭。说不得不多年后,又在复生现世。”

  末了又道“神仪预兆中,那天涯一偶,黑滔盖天八字,又是另一个劫难,指的是海外禁地惩处,显是将有巨大变故。只是让人不解的却是,为何会与三尊三帝之预言连在一起。”

  说罢,收起一脸忧虑,紧紧注视着兰帝,正色严肃道“众尊推测神仪预示的诸般浩劫将在剑帝再度复生且功力完全复原之后发生。所以才不得不做此决定。”

  他又自嘲一笑,语气有些惭愧的道“说来也是师弟等无能,枉在地魔门潜伏这般久,遇上这等大事,竟刺探无门。若非如此也不致将大师兄带入险地。倘若天尊魔尊之识当真在逐渐觉醒,则必须尽快察探知魔尊之识究竟是否寄存于地魔宫大小姐身上,天尊之识又到底在哪里。

  若能得以掌握,只要此两人之识遭遇重创陷入沉睡,做的好能借机将她们封印了,即便不能也能延缓觉醒时间,没有他们相助,即便那剑帝复生了,玄门也能轻易让他再度步入轮回沉睡下去。惩处禁地方面,已派遣各派弟子前去察探,如今处理的早想来该能及时阻止将来生变。”

  兰帝这才回过味来,原来天玄大帝的意思根本就是要他查处魔尊和天尊妖后的灵识寄存之身,由他亲手将他们封印或创伤。所以才做出这等看似荒唐无奈的决定,竟让堂堂忘情门大弟子在此当那潜伏的奸细。

  太上真尊所以会应承,看来也有心让他用行动表明对过去的割断以及未来的自处。只是,他们如此相迫,竟不怕过犹不及么?不怕他当真背弃了玄门,从此决定在这里落根?

  他们难道连一点预备措施都不准备?绝没道理,除非,早已经准备好了。

  “既如此,理当受命。只是,如今我仍旧被监视的紧,师弟等人绝不可再来相见了。若不然,必会导致本门多年辛苦经营毁于一旦。”

  刁钧几分悲壮几分惨然的笑开道“所以,日后所有的接触都将由师弟负责。若能阻止浩劫发生,便是舍了这身皮囊也值得了。师尊和众尊的意思,希望大师兄能从此稍稍改变些作风,权当我成了师兄花钱买来的杀手,如此一来或许能遮人耳目。此外尚有一事告知师兄,师嫂无论如何都要前来相助,实在让人不能劝阻,只得应允了她。不日,师嫂就会到了。”

  “什么?”

  兰帝禁不住吃惊起身,全然顾不得失态问题了。几乎怒吼般道“怎会允她来此?竟这般不知轻重么?”说话间,不禁将守望众一干尊者都骂了进去。

  刁钧却竟没有维护的意思,反倒有些认同的道“我也认为这十分不妥。但大帝都不能阻止师嫂的决心,以她性子既然这般坚持,即使禁令不许怕也会自行赶来,也是没可奈何的事。”

  兰帝压抑不住怒气的来回踱步半响,断然道“师弟,尽快叫人截住她。她一身修为全来自玄门正统,更不曾在世俗有过历练,假装的可能都没有,一动真气则必然被人看破。

  况且魔门自由纵欲成风,我这般人尚可解释为野心勃勃崇尚仙魔之道,又因出道不久心性尚自坚定让人不致释疑,但加上个她,如何解释的过去?便纵是我这般,倘若长年这样下去,也迟早被人视为异类而怀疑,师弟在地魔门呆的久,理当明白这些不可逆转的困难之处,怎能不对众尊禀个明白!”

  刁钧才初次跟他见面,就遭了这一通责骂,却也没有生气,自知兰帝说的确是事实,只能有些委屈的道“师弟也是冤枉啊!得知此事后岂会不曾力劝?想其众师兄弟门潜伏魔门至今,或多或少的都不得不坏了自身修为,仅我一人扮演亡命之徒,幸运至今未死,才得以将精纯真气保留下来,岂会不知师嫂的到来引发的祸患?

  但众尊并不当真了解此中真实情况,仅一厢情愿的认为哪怕魔门自由纵欲,也总有人饲养金丝雀在家,以此想法认为算不得什么不可解决的难题,师弟又能奈何?”

  兰帝不禁气恨的咬牙切齿,却也知道不当迁怒于他。心下明白,天玄大帝留的后着就是天玄韵无疑,但却没有想到,为了这个目的竟不顾这么大的破绽硬将她送来这里。

  他绝不能什么都不做的允许天玄韵来这里,她一来,几乎等若宣判了他死刑。玄门那一厢情愿的想法纯属可笑,在地魔门,除却地魔宫的高傲的女人外,就是辉煌城主府邸里养的女人都能随时当作美味佳肴班供客人朋友享用,莫说是他区区一个门派护剑尊者了。

  

  

第十节 玄门新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