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感恩戴谢

    散发着白色炙光的白昼魔剑不过半日功夫便已停在进入地魔宫的地魔山峰顶,盘膝虚坐在剑身的兰帝一跃落地,将剑收入背后鞘内。

  几乎同时,看似无异的峰定响起声音,却是地魔宫里看守的盘查。得知他的目的后,里头的人通报请命片刻,便打开了地魔宫异境的入口,放他进去。

  远远看到圣魔仙殿大门时,就已看到那早侯在门外等着的人儿了。却见她今日着身白裙,盘起的长发上星星点点的缀满泪珠大小的宝石,放射着闪亮光芒,却不及她脸上的笑容更引人注目。

  殿门外平日过去那两个看守的侍女竟不在,只她一人双手别背静静站着。领路的魔宫巡守远远行了个礼,便先自告退走了。

  这失礼的举动才让兰帝想起曾听她说过的特殊迎接状况,既表示这里便如同来着自个家般,迎接他的人呢,则是他至亲不可替代的那个。

  才这么想时,突又察觉殿外两侧的道路转角一头,分明有着数个强大的能量波动气息,似是曾经见过的那几个魔卫。

  不由暗自嘀咕‘莫非这般凑巧,依稀竟也在这里……’

  “七姐来啦。”

  终于走近了后,她便语气自然的这般说道。仿佛这是两人家似的,来了个外人,第一时间就先知会他声。兰帝却没这般细心的注意到这话的味道,只是因此将原本的客套话吞回肚子里,便随她进去殿内。

  转入厅里,就见着正座着的依稀,不知何故,今日竟来这里仍旧穿一身劲装,只是没戴着那顶帽子而已。见到他来,也不多客套废话的便道“你来的正好。仙妹,这颗风神珠就送了你,至于你是否转赠给他,就随便了。我尚有旁的事情要做,先告辞了。”

  说罢,便自起身,谢绝圣魔仙的送行,自顾离开了去。

  若非兰帝心里早有打算,此刻必定无地自容。大老远跑来为的就是这目的,不料被依稀这般直接的摆到台面上。尽管圣魔仙言辞十分委婉,反道说是外头的事情让依稀也头疼苦恼,方才就正考虑着借两人之手平息风波,又道此事要麻烦他之类的。

  但兰帝心里自是清楚,依稀或许有些头疼,但也绝不如白昼那般急切到非解决不可地步。接过了那颗风神珠后,便又从怀里取出早已备好的忘情玉,其实他本来只想从上面取出一枚珠子赠予圣魔仙,权当是跟地魔宫做个交换,但是,无论他如何想办法,都没法将已经镶嵌进去的珠子在拔出来。

  无技可施之下,只好将整块忘情玉一并送出来。心里虽有些不舍,倒也不至难受。这东西不齐全也没作用。

  圣魔仙见着忘情玉果然十分惊奇,接在手中把玩半响,才问道“白昼门竟收集了此心二分之一了?”

  “不是,这是我私人之物。”

  听他这么说,圣魔仙轻咬着嘴唇半响,脸色越渐红晕,终于轻声问道“那你是将他送与我,还是送与地魔宫?”

  兰帝毫不犹豫的回答道“本意是为作为风神珠的交换,想来也只有它才换得来此珠。”

  圣魔仙听罢顿时不掩失望之态,默默将忘情玉收了起来。两人沉默半响,她才肯开口道“其实不必如此。它们本就难以分割,如此一来无论谁都只会觉得遗憾。再说,此事方才七姐也说过,当真算是麻烦你。其中有些别的缘故,七姐还希望白昼门能设法察探些情报的。”

  兰帝不由奇怪,便问起缘故。

  原来鬼邪门此事的作为和态度根本不曾得到过依稀支持,相反,在事情眼见闹大前,还曾被依稀直言警告过,但让人没想到的却是,鬼邪门不仅没有收敛迹象,反而违背她意愿的将事情退至更难调和的地步。

  将风神珠献上,也是那时候的事情。如此一来,让地魔宫都不便干涉了。

  圣魔仙说罢,又道“七姐还托我请你帮忙到禁地惩处走一遭。”

  兰帝不由皱眉,凭地魔门的人力,依稀怎会让他这个天玄门的人帮忙做事?未免太过奇怪可笑,当下便追问缘由。

  “禁地惩处从当初建造结界时就属天玄门独立所为,目的也有针对地魔门的意思,哪里虽说关押限制的人都是两门所共同不容之人,但实际上,大多还都是出自地魔门的。因此,事实上只有深悉天玄门仙法的人才能不受结界影响而自由出入,便是地魔宫也无法出入外围布置的结界。七姐知道你懂得忘情门法术,故而才有这请求。”

  “她想查什么?”

  “这又要说到这次的事情了。鬼邪门强硬的态度太过反常,他们虽得七姐扶植,但如今才方起步而已,怎敢又怎会拂逆七姐态度呢?

  更奇怪的是鬼邪门让人惊讶的战斗力,他们的邪法虽有独到之处,却修行极难,更不易速成,弟子门人数量更远不及白昼和黑夜两门。

  但这此却偏偏跟两派为首的数个大门派斗了个旗鼓相当,虽说有邪雨门帮忙,但真实情况却是邪雨门根本没有为此派遣太多人去支援,这是否很奇怪?”

  兰帝听着,想着,点头。这确实很奇怪。

  她便神色凝重的道“后来七姐才知道,鬼邪门突然拥有一批诡异的战斗力,这批人目前信息估约在近两万左右,所以说他们诡异,是因为他们参与多次大战时从来都以特制皮夹包覆全身,连眼睛都以附法晶片遮挡起来。个个凶悍的厉害,诸多混战中,这些人里竟然连一个都没有抛尸当场的。”

  “有别的理由肯定这些人只可能来自禁地惩处?”

  “天玄门的南部天狐族绝不会参与世俗争杀,否则数千年前就已遭玄门灭族。除此之外,北虎,东海宫,古木林蟒,红猿等均没有这等人力战力,要则就根本不能上陆地生活作战。

  全都可以排除再外,禁地鬼门关等别的地方根本就没有这等人力,唯独禁地惩处才可能具备这等数量的战斗力。而且,这些人虽然个个藏头遮脸,但也不可能毫无踪迹可寻,战斗中有个别门派弟子有人认识他们身怀的奇异罕见功法,这是一条线索。

  此外,鬼邪门附近的前不久曾有大量女性失踪,诸多青楼女子频频不能如常见客,据查全都被鬼邪门定期接走。”

  她自说罢,见他皱眉思索整理着这些信息,便等了片刻,才又开口道“大姐认为,这些人都来自禁地惩处,如今哪里,很可能根本已成罕无人烟的荒芜之地。里头的人,极可能全都离开出来了。”

  兰帝想起不久前刁钧曾对他说过的东方神起门神仪的预兆,便答应这趟差事。同时想起黑夜城外那次碰面后再没音讯的雷,一个念头不由浮起,脱口而出道“可否安排让我见七小姐一面?”

  圣魔仙笑笑道“七姐好生厉害。她便说过,你定会想要私下见她,托我回复你说‘他去了哪里。’道你必定明白,我却是不知道,那人是谁?”

  兰帝当下明白禁地惩处何以会有这等变故,果然如他猜测般,依稀那时候当真留下雷性命,将他放逐去了禁地惩处。雷有心休息玄门诸般法术,惩处之地的邪魔突然得以离开并安身鬼邪门,根本就是因他而起。

  “吾……我明白了。定会尽快将察探结果告之,此事不容拖延,我这便回去。”

  圣魔仙见他神色焦急,便也不敢挽留。

  兰帝心里如何能不焦急,禁地惩处的妖魔到底有多邪恶他不知道,但却知道必定胜过堕落城那些人许多,更何况,所谓魔神体的黑水毒素根本来自哪里,自哪里出来的人无不拥有超越常人极多的坚韧体魄,又哪里是寻常能对抗的?

  那般混乱的大战都留不下这些人一具尸体,可见魔神体的厉害。况且,黑水毒素对于入体的深浅对于最终体现的能力影响也有关系,那些人的体魄坚韧程度根本不是无情真尊所能比拟,怕连他自己身怀的黑水毒素,都无法相提并论。

  返回白昼门后,兰帝将风神珠交与白昼后道明原委,便再不理会此事,随后又托付照将得到的消息传递给刁钧转达天玄门后,就又匆匆忙的带着白昼仍旧借于他用的白昼魔剑独自朝堕落城赶去。

  半路,遇上依稀遣人送来的印信,以便随意出入堕落城内外,以及应付路上某些地方的盘查。

  不一日功夫,暮色下,堕落城前那条横跨宽广河面的桥,已清晰可见。诸般回忆,不由浮现脑海。

  那遥远记忆里的故事王,仿佛又一如当初般,对着夜空茫无目的的喃喃自语着:

  “那时候我们没有选择,不是太害怕,也不是有希望,只是只能这样停留下去,延续生命,慢慢麻木的等待天亮,生命就是一场梦啊,生命就是一场梦……”

  ‘师父还活着的吧,会愿意随我离开这里的吧……’

  

  

第四节 感恩戴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