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节 真实兰韵

    待兰帝返回地魔门路上,才了解到如今状况已混乱到何等程度。到达有传送阵的城镇茶馆时,便听到馆子里的人全都在谈论着什么天玄门阴谋论,魔宫毁灭论。

  大体是道天玄门的建立初时纯为奴隶众生,所谓的诸多清规戒律全都是说做于旁人看的而已,天玄仙境内纵欲成风,师徒之间关系腐朽混乱不堪,天玄大帝更如何荒无度等等。

  当中有真有假,混杂在了一起,也难怪越演越烈。只是不禁让兰帝奇怪,散布这些耀眼论调的兰傲怎会知道如此多玄门秘事?便是雷,都不当知道这些,尤其关系天玄大帝那些许事实之类。

  论及地魔宫那些,茶馆里的人却大多只谈着魔宫目的本为毁灭天地,创造妖精怪物的世界之类。却不敢说的太多太过刺耳,显见魔门当地城主及门派并非没有为此做过什么。

  因此之故,便让他放弃以传送阵回去白昼门的打算,一路乘车的观察探听着如今各地的状况。心里不禁佩服起兰傲的厉害来,他果然非是没有有效计划打算的。

  如此不着痕迹的制造混乱人心的谣言,现今数出地方突然发生多少年来都长距偏远一偶之地安分渡日的妖精攻击反抗就近城镇人类事件,必然也是出自他的杰作。这当口,倘若他在能寻着个导火索,引发玄门和地魔门不可避免的战乱形势,说不定当真能迅速立足起来。

  不得不说,前世的诸多记忆对他产生的影响之非同小可,完全超出他的估计。自从记得了前世,那记忆中在惩处之地的种种幕幕,让他不自禁印象更深刻起来。

  反倒是今生遭遇的许多,因本没有太多触动,便被淡化到更不见影响的程度。

  到达返回白昼门前,他就已打定主意,搜集的情报分做三分,择其中当不当说的分别增减不等的给依稀和天玄门守望宫,另一份接近完整的则通过刁钧递交到忘情门里去。

  管他天玄地魔乱成一团,也没理由让他去帮着两门将兰傲打击入万劫不复之地。世俗之乱,少了谁多了谁都不会改变,他如今才没有兴趣理会这些,心里也不觉得惩处之地的人如同让人不能接受的异类了。

  他便是哪里出来人。哪里才算做得记忆里头的故乡。

  到达白昼门山脚下后,守山的弟子得他自报名号后,脸上便现出热情而又恭敬欣喜的神态。倒水般的将这些日子前后事情说了一堆。

  兰帝才知道离开这些日子,那风神珠之事在白昼蓄意而为下,果真让陷身沼泽的各大门派得以脱出泥潭,各派均有人专程前来拜访道谢的,可他却一直不在。

  也是因此之故,他无疑便成诸多门派得以不致继续损失下去的共同恩人,在地魔门里,就此算是个真正有头脸的人了,再非过去那般,旁人仅是为白昼门而施以他些许颜色。

  一路上山,便得知白昼外出不在。他也乐得清净,径直就急匆匆的赶回邪剑尊殿去。这些日子来,他最想的就是回来了,记起了前世,自然有许多急待处理的事情。

  譬如,照。

  才进得邪剑尊殿里头,他便将里头的人都赶出了厅房外,门窗紧闭起来,着急喊叫着让她立即现身。不料如此半响,一直都不见动静,心下不禁有些恼了,喝道“躲便成了么?你必自一路随着我的,岂会不知我如今早已记得前世,还能猜不出你便是兰韵?”

  空寂大厅里回音寥寥,却终不见照现身出来。

  兰帝努极反笑,自顾着便道“你道我诈你?昔日父主自惩处之地救下你,而你生母却不幸丧生。后来便收你为女,随我和大哥兰傲一并长大。

  所以父主不许你修炼,便出自于某些担心,言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你继承丧生母亲血统最多,算得是蚩尤族人。父主碍于自身过往身世太过敏感,便不由担心你出现本身也许便是个陷阱,虽甚是喜欢,却不免担心。

  故而不许你修炼仙邪法术,只让你学会蚩尤族随意变换隐藏样貌的法术。至年岁大些,虽不再疑你了,但想着有我们兄弟在,你修不修也无甚区别,反倒少缺些危险,母亲不想你日后与人争杀,平添危险,怎都不许父主授你。”

  兰帝语气断定的连番说罢了,便又自顾发问道“那次惩处之地剧变后你是否为天玄门众尊所救带走?你其实便是天玄大帝之女,当年你母亲所以去到惩处之地,就是为他伤心失望之极,才欲带你到他寻不到的地方隐姓埋名。那家伙嫁给我的女人,到底是个替身还是你胞胎姐妹?”

  照也不知到底是根本就不在呢,还是仍旧故意躲着不肯出来。兰帝便火起喝道“反了么!母亲是这么教你做我妻子的?”

  这话出口,空气中才终于出现一阵异样能量波动,现出来照那傲人身姿。她确将双手别在背后,低垂着仍旧被布巾遮挡着脸庞的脑袋,轻生喏喏道“不知你在说些什么,胡言乱语的,莫非脑子出什么了不成。”

  虽自这么说着,却甚不见底气,语气中更自隐隐藏着慌乱和骇怕。便是谁听了,都知道这分明是谎言。

  “何时还学会如此说谎来了。”兰帝说着,大步走近她,她自退了小步,又停住。接这脸上的面巾便被一把扯去,深紫色的眼睛抬都不敢抬起朝他望上一眼。

  兰帝轻托着她下巴凝视打量一阵,晒然笑道“一直就这么藏起头脸,就是怕我见得多了,看出你容貌跟她的诸多相似处吧。”

  说罢,不见她答话,又道“那日听圣魔仙说起,就觉得奇怪了。若非生死轮回这等心决,凭你真气修为凭什么能独斩黑夜,邪雨两门那多好手。

  当时尚不明白,如今倒不奇怪了,当年在惩处之地修炼时从不对你避讳,你又岂会不通晓生死轮回?过去倒装的似模似样,还编出那般身世。”

  终于,照再不装下去了,在他逼问下交待了原委。

  便如他所猜,当年就因为狐妖之故,她母亲伤心绝望下带了她离开。她胞胎妹妹也便是如今的天玄韵,生来就更继承天玄大帝血统多谢,更得大帝喜爱,反对她和她母不亲,平日里也总缠着大帝,自不会愿意跟他们一起离开,便留下了。

  不料到达惩处之地,才知道哪里邪魔厉害凶悍,她母亲独力难支,最后为免受辱,干脆便自绝了。而她则幸运碰上路过的天道主被救下,兰长风本就认得她母亲,一眼就看出她假面目背后隐藏的秘密。

  却替她遮掩了,后来她便一直用着看似与寻常人无异的脸再天道主谷住下。时间久了她几乎已将天玄门忘记时,突然又发生当年的变故,一干通过丰物之口察觉她异处的天玄门真尊便将她救走。

  而她那妹妹,确实自幼就在闭关修炼生死轮回,却是大帝自忘情门里要过去的原本秘笈。她回去后,两人相处的极不融洽,大帝虽对她母亲十分伤心懊悔,但修为早已被破之故,后来竟变得有些破罐子破摔,在殿里实有许多荒诞乱之事,她知道后自觉难以接受,更记恨他当年如何对惨死母亲的,又总记挂兰帝,便不告而别的又溜走了。

  因她妹妹与她变换常人的模样极像,那时候又知道不少她过去的事情,后来出关了,就让丰物等人一直错以为就是她。反倒根本不曾见过她真实面目,在玄门过去见过数次,都压根没有多想。

  离开玄门没多久,她就巧巧遇上兰帝,当下就继承了母亲姓氏,自名独孤照。过去所说的身世倒也不假,原来她死去的生母本就是那样出身。

  后来见兰帝根本认不出她,细细观察下察觉他性格变化巨大,便猜到些缘由。自然也就知道说明不得,说了也是多余,就干脆不说了。

  去玄门后,她曾回过天玄大殿几次,却决意不肯回去居住,大帝知她脾气像其母亲,违拗不过也就干脆由得她。也是这样她才知道那时候大帝欲除去他的事情。后来不能成功,她便又回去闹了场,本已说好的。

  谁知道,第二日就出现变故,她妹妹竟不知为何说动大帝嫁了给他。大帝心里本就对天玄韵更喜爱爱护的多,她既无法改变,却又不放心天玄韵用心,那之后才开始尽量一步不离的守着。

  天玄韵一直恼她跟鬼似的形影不离,也没见有什么不对状况。后来也就渐渐放心了。

  初时还盼着兰帝某日能记起前事,后来也渐渐不想了,谁知道这时候兰傲之变,竟然又让他记了起来。一时间她也不知道该怎么才好,这么多年的时间都过去了,她自个性子都不知变去多少,只觉得不及以前,就不想也不敢现身。

  兰帝却听的既生气又无奈。气她不早些说明,但想想那时候即使她说了,以他性子也只会想着怎么逃离她远远的,也根本没有什么作用,也就只剩得无奈了。

  谁料照却又道“那时对你说也是无用。再说,我自幼喜欢的便是那个二公子的你,根本不过离开惩处之地后的你。两相差异让我也接受不了,就也不想说了。”

  她自说着,又突然庆幸笑道“还好,看来你总算变回去些了。”

  兰帝刚要说话,就听隔着几重走到的大厅那头隐约传来声音。

  殿里的人阻止着谁进来道“剑尊吩咐过,今日谢绝见客。”

  却听天玄韵的声音道“我是例外!”

  接着,就传来她硬闯入进来的脚步声响。

  

  

第一节 真实兰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