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折断剑走了人

    兰帝回到白昼门的时候,白昼已领着门派里过半精英出去了,据说辉煌城外东三百里的山群发生大变故,不久前居住那附近的猎户察觉瀑布颜色变成灰白。

  初时那附近的猎户都还不甚在意,随之不久,山林里的野兽也开始发生变化,毛发均都逐渐转为黑色,更让人诧异的是,全都似修炼成精般,不惧怕弓箭,毛发肌肤坚硬如铁。

  这一来,才开始引起乡野猎户门的警觉,就有人建议往附近魔门邪派通报,以求对方派人来除妖,两相得好。初时那地方小派只道出了什么妖精,还自窃喜不已,不料杀戮诸多野兽都无所得后,才渐渐发觉不对。

  再者不得好处,平白浪费人力也都不愿继续,就将这事报到城镇上,同时置身事外以求省却麻烦。地方城镇派人去时,山群中的水源全都变色的厉害,就怀疑是黑水毒素,同时山林里突然多处批夜间出没的黑狐妖精害人性命,白昼就受了七小姐命令。

  兰帝听殿里管事说完,心里就直摇头叹息,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地魔门不久之后将面临空前灾祸已成必然之事,白昼门如今人手都被调遣出去,恐怕只是依稀为在这里动手的准备。

  地魔三大邪门,黑夜,邪雨都已成依稀和兰傲计划下的囊中物,如今仅剩的也只有白昼一门而已。

  这么想着,就又开始考虑着是否该尽快抽身回去天玄门。否则这趟浑水趟进去,实在是自找麻烦。他心里根本不想搀合兰傲的事,但也不眼睁睁看着白昼门生变而自装瞎子。

  这么想了,当夜就开始闭关用功起来,将天玄韵挡在卧室外头。务求尽快将六把剑都悟通好走。原本计划是要花费一两月时候的,不料自他拿起第一柄剑起,就知道,并不需要那般久。

  六柄剑不同于雪神,里头尽都藏着明显可容他捕捉到的意识波动。分明是认为留与其中,他不费丝毫功夫,就轻易融会进去。那意识波动特征,跟他自身的压根没有区别。

  他在那剑里藏着的意识波带动下,进入到另一片如真如幻的天地里,那天地里本还有的那个他,引导着他的意识进去,彼此交融,后化为一。

  环境里头那个他的所有对此剑感悟,全都真实的如同亲身经历着般尽数让他感受到了。

  每每自一柄剑藏着的意识里出来后,那剑就跟随着折断报废,剑本身拥有的强大灵力或是邪气,也都弥散于天地间,断剑成凡铁。

  一柄如是,两柄亦如是,……直到借来的最后那柄剑也折断报废后。盘膝闭目的兰帝,也同时就领悟,或者说是记起了所谓的剑帝九剑。

  最后幻境里的场景中,那个全身自然散发着浓郁杀意能量的他,在悟通之后,脸上便挂着似笑非笑的神情,幻境里,一个着黑红镶金绸缎的人走近过来,那张脸,似极了依云,只是那头无风自动仿佛永远整齐不起来的长发,以及那包覆全身的黑红色能量带起的威压气势,却远非依云所能及。

  那女人的脸冷冷淡淡的,眸子里毫无生气,明明看着他的,眼里却偏没映出他来。

  声音竟也如同那神色一般,古怪的罕见。

  “你悟这柄剑的时间更短了。似有所成。”

  幻境里头的那个他,便笑的灿烂起来,手里的剑随他手腕翻动,便飞快环绕着转动几圈,而后划出道抛物线,远远飞开出去,最后准确的插进雪地里竖立的剑鞘中,余音不绝响起。

  “对。本少爷领悟出空前绝后天下无双的剑帝九剑。”语气里,藏着不经掩饰的戏虐,更有几分嘲笑似的。

  那女人便自抬起手掌,飘落的雪花同时疯了般一阵汇聚过来,眨眼成个雪球,悬浮的被她托在掌心上,雪球突然开了个小洞,从里头流出清澈的水,流入她另一只手托着的杯子,直到杯满。

  幻境里的他就毫不客气的探手将杯子夺一般的拿过去,仰头一口喝个干净。

  那女人便不知从哪又变出来个杯子,继续接着雪球里流出的清水。嘴里仍旧用那冷冷淡淡的语气道“你何时才能学的懂些礼貌。”

  幻境里头的那个他,却没听见似的,丝毫不在意,见她手里杯子又接满了,便又一把夺将过去喝干。

  末了,才开口问起来道“如何?这名字响亮吧!”说着,又自个笑起来。

  那女人便用那幅不似人的冷冷淡淡语气开口道“剑帝九剑,算上你自己九之数则归零。也便是说,悟似不悟,回归原点。却偏这般故意,让旁人还以为你有了什么厉害剑决。”

  幻境的他就又笑起来,开心不得了似的,还自将脸凑到那女人鼻前半分,才开口道“连我这心思你都猜个正着。我就觉得特有趣,这些年,无论我使个什么动作,旁人见着都道是什么空前剑技。宫里那帮老东西还更离谱的搞起个专门研究我剑诀的团体,想起来就觉得荒唐好笑。

  反正也这样,自我借剑起宫里就一干人盯着等着的模样,干脆就七个好听些名儿,省得它们瞎叫。下回我再听他们说起时,就不会懒得搭理了,心里铁定想着就笑。剑帝九剑压根就是什么都没有!哈哈……”

  他自觉得好笑,自笑个不停,那女人却似乎不觉得好笑,又或者是根本不会笑,冷冷淡淡的站那,冷冷淡淡的继续接着雪化的清水……

  武器本只是形势,其发源本身只因比人之肉体更具杀伤力,其制式不同只因更适合用于各种形势,其各种技巧只因更好发挥施展之中的杀伤力。

  一直到人修炼出仙法,修炼出来仙体,武器的制造仍旧在发展着。似乎已跟人分割不开,跟战斗分割不开一般。但倘若,一个人自体创造的杀伤力和破坏已到达没有任何兵器能企及的地步时呢?

  武器还有意义么?当然就没有了,他的真气天地间已没有仙魔武器能承载,他凝聚的剑气之快,之狠,射杀距离之远已非任何飞剑所能并论。

  天地间既都已没有他能使的兵器了,他还悟什么剑?又还能自剑里悟出来什么?

  他只能悟出一件事,他已不需要也没办法使用武器了。那一日起,他将剑全都悟空了。

  幻境里,笑着的他,又探手将那女人已端至唇前的杯子夺过去,一口喝干。而幻境,紧接着就被里头的满天飞雪,吹成碎片,随风飘的没了踪影……

  屋子里盘膝坐着的兰帝,意识随幻境的消逝而逐渐摆脱影响。就察觉到,屋子里没有风。眼看着最后拿把剑断去报废,心里就忍不住一阵唏嘘起来。

  如果非要解释幻境里头那个他的领悟,似乎能引申出许多来。但其实说白了,也不过就幻境里那个他的那几点想法。修炼,修炼。

  本当修的是自己,何以变成修剑,修法术,修飞剑,修……

  当人强大到非旁物能比及的时候,世间就没有了武器。就突然有些感叹,想起来兰傲驱使的神之体,真神修的是自己的厉害,人修的是手里的工具,于是越修就越觉得真神之体厉害的不可思议。

  因为人修上百千年,自己都没有多少变化,只是手里头的工具越来越具备杀伤力。

  当下就体会到幻境里头那个他的感受,这几柄剑,真是悟来也白悟,悟来又没白悟。

  当即起身将一地短剑全都收拾了,一一的重新放进精美华贵的剑匣子里头,重新包起。便自推门而出,打点收拾起东西,一刻都再不打算多留。

  着天玄韵和照也都收拾罢了后,便传了几个家里在中立城的,或是在那有不小生意经营的弟子过来。又将那包断剑交托给殿里管事,吩咐叮嘱着转交给白昼,就自说要去中立城处理些事,带着那几个既期待又恐慌不知所以的弟子走了。

  管事以为是他去处理名下世俗间生意的事情,那几个弟子以为师傅是要借助他们家里在中立城的人面和财势。无人起疑多想,兰帝也不在乎会否暴露行踪,一路就全通过传送阵自往中立城最快赶去。

  逃命似的片刻也不耽搁。地魔门眼见变化越来越多,事情很快就要到摆上台面的地步,多留半刻,他都怕因此被拉进浑水里头。

  天玄韵哪知道他心思,但眼见就能回去,自就高兴个不停,一路上不断说着好听话儿,都觉得不足以表达对他这决定的完全支持。

  一众人一路无阻的到达中立城后,那几个随行来的弟子就被兰帝支使着各自回去‘办事’。几人欢天喜地片刻不敢耽误的分别走了,各自张罗着迎接招待师傅的事儿时,却不知道兰帝已领着看不见的照和天玄韵自顾朝那城中分界线赶。

  一直快到的时候,前路突然出来个挡道的人。

  

  

第二节 折断剑走了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