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清白

    兰帝就朝照望过去,见她不像有插话打算的样子,才转而朝风露水表态:

  “这事目前我是决定不管,随你们自己折腾。但如果有一天,你连自己的自由都握不稳时,我会帮小吃。”

  露水脸色顿时就有些不好看起来,下唇咬的发白,一对眸子聚精会神的紧盯着桌上茶杯,忍了几忍,还是说话道“你不帮我,就已经是在帮它了。依云一定向着它的,我如今这样,如何是她对手?”

  兰帝一脸的不以为然。

  “那你让他自己小心些吧。他娶得非常妻,就得有心理准备遭遇非常事,你们自个的生活总不能全指望旁人成全。”

  末了,见露水还是那副模样,知道她心里很不高兴,就补充道“我不帮小吃,已算够了。否则现在就去杀了天玄无敌,你连个念头都没有。”

  说罢转而望向照,转开话题道“这事就这么跟你说了,你心理不高兴我也不管你。”

  露水听着,心理逐渐就难受起来。想着才这么点平静日子,才起个头,竟就飞来横祸。更着意的是那具风仙身体,眼泪就扑簌扑簌的掉下来,照就不忍心,安慰半响,她情绪才逐渐好些。

  便又忙追问道“我的身体,真的……?”

  兰帝便望她一眼,不无遗憾的道“就依云当初的说法,我想是这样。”

  露水听罢就又要哭出来的模样。

  “我要杀了它!”咬牙切齿的,但这张脸,却摆不出应有的杀气,就只让人觉得好看而已。

  兰帝也懒得安慰她,再说自有比他合适担任这角色的照在做着,就乐得一旁清净。便听得露水恨的理由了,妖最着意自个的本体,无论是兽妖还是她这类能量妖精,至于入住的,却多多少少抱有几分无所谓的心态。

  天玄无敌自已知道她是妖精的来历,早说着想要见见她本来面目的,她也答应了。如今这样,就觉得本体没法子面对他,连现在的她自己,都跟随着难以坦然起来。

  照劝露水一阵,见她还难受着,就送她进了里间休息了。出来后才说起回殿的事情。

  原来天玄大帝听她说后,就劝两人还是消停些,这种状况绝怎能放上台面呢?岂非明摆着自找麻烦,自讨苦吃么?后来说一阵,话不投机,照便要走,丢出句话道“我是你女儿,你又能不能少些顾虑的做一件事为我的?就只一件也够了。”

  天玄大帝当即脸色就暗淡下去,留着不肯让她离开。后来就建议到,自然能通过别的方式,又不落人话柄,又能让两人朝暮相对。

  照听后心里虽然不甚喜欢天玄大帝的手段,但听那主意后就又觉得虽嫌荒唐,却当真能让人说得过去。不由有些心动,考虑着若能避免给兰帝带来麻烦,自也最好不过。

  就急急忙忙的赶回来说是要跟他商量,走时碰上专门等着她的露水,知道她已跟殿里招呼过要来住些日子,就一并回来了。

  兰帝心里压根就没打算采纳所谓的办法,但也有些好奇起来,实在想不通,天玄大帝有什么办法能左右兼顾的,就追问起照。

  照就咬着牙,又自笑一阵。

  “真亏他想的出来。”

  这才说起那主意道“父亲说,自古都有一种罕见事情的记载,有许多人自出生起,体内就存在着两种意念,从修炼角度而言,明明就是两个人共同寄存着一具肉体。

  这种事情非常棘手,硬以分离引导之法,极难同时保住两个意念的完整不说,也寻不着另一个一般无二的肉身使之依附,也是无用。”

  兰帝听到这里,就明白七八分,不由觉得这法子当真荒唐的很,但细细向来,确实也倒说的过去。也如照一般,感叹着真亏他想的出来。

  照听着就又自笑起来,接着便继续道“他的意思,妹子本来就自幼修炼之故闭关在殿里头。这事本就让许多人心里奇怪着,不如干脆就说是我们姐妹属于这种状况,那些年就是为解决此事。如今则终于历经艰辛的完成分离法术,并得秘法相助,造出一般无二的身体,那便是我了。

  他只需交待了天玄殿里头人的说辞,那到时候就有千百个我会留你身边的理由了,而且他说,这样一来,这意外只能怪天,责任也在天,怪不得人,旁人也就只有觉得离奇的份了,谁还会道你的不是,还会道我的不是?”

  末了就又补充道“不过,他说,婚礼还是免了吧。这么来虽然不落人话柄,但若你非要大肆举行仪式,那旁人仍旧有话柄有理由摸黑你的。若不举行仪式,就算人人都知道我便是你妻子般,也说不出什么。”

  兰帝便皱起眉头,一口拒绝了道“那不可能。已经定下的事情,都已经着花自在准备着了。让你回去,也仅仅看在他毕竟是你父亲,事先该知道。

  他同意不同意,都改变不了。婚礼是绝不可能免的,不过他那法子,真让我想不到个推辞理由来,省得多少麻烦由不致日后让人背后指点着说你。确实用得。”

  照就又劝,兰帝却已拍了板,她知道劝也没用,心里头本来也还是欢喜的,计较着反正有这法子,影响也大不到哪去,就不再多劝了。

  又说起其它道“我还顺道把依云的事情和你的打算也说了。”

  兰帝便连连点头道“不错,他也该知道。”

  “他生了通气,发了好大一阵脾气。后来消停下来后,就说要寻日见见你。但好似也没有多少绝不同意的模样,我就替你答应下来了。你看行吗?”

  兰帝想也不想便道“早该见他了。明日我就过去趟。”

  照就笑着应了,一脸欢喜的模样。才沉默下来,外头远远的就传来一阵阵沉重清晰的钟声,两人双双变了颜色,都知道,那是锁妖塔出大事才发出来的。

  露水就也从里头冲了出来,一脸凝重模样,施展开一股疾风,将三人一并吹卷过去。

  烟雾迷幻的守望宫附近,散落着诸多顾魔气,接连不断的真气碰撞声音,不禁让三人诧异其变故之大。不片刻,路路续续的各门各派都赶来支援的人,花自在也来了,寻上兰帝便简单将方晓得的情报禀上。

  说是锁妖塔看守的弟子其中一人今日提前离开出来了,就发现外头的同伴全都遭到毒手,开始还不知具体,报上守望宫后,一批人过来察看究竟,又怀疑塔里出事,进去搜查一番时,就发现不知如何潜入的一群蒙面邪魔。塔里头也已经有许多凶猛妖魔被解去禁制,里头巡守的人,十之八九也已经遭了毒手。

  那群人见暴露行踪,就领领着群妖怪冲出塔来,那群妖怪一离开了塔,修为均都得以如意使用,个个厉害的惊人,最后就引得如今状况。

  说话间,就听得远处有守望宫的尊长怒气冲冲的呵责着,出这等可耻事情,也难免他如此动气。一大群人竟这么不可思议的进来仙境里头,潜进到锁妖塔?

  兰帝着花自在负责领忘情门弟子加入战团后,却自招呼着照和露水一并避过激战处处,径直穿入到塔里搜查起来。一路上到七层,都不见敌踪。

  照便道“这些人中许多都显是惩处之地的人,却也有部分虽体质异常,但却中黑水毒不深,使的更是仙境法术。显是兰傲指使的,但这塔里真正最厉害的妖怪全都没被救走,以他心思,我便觉得这里骚乱只是故意。”

  三人有自搜索一阵,仍旧不见异常。兰帝便不解道“仙境理有什么值得大哥如此费周章的东西?竟舍得牺牲这么多人。”

  照便只是摇头。

  露水却神色凝重起来,开口道“不知猜是不是。但听无敌说过,仙境里头那些黑色光幕的封印都是禁忌,他也不知里头藏着什么,只知道招惹不得。”

  说着,也不太肯定。照就想起那失魂咒来,却见兰帝听后就不言语的走着,就问是否要过去看看。

  却听他道“别的就不管了。这锁妖塔干系太大,要出了大乱子影响过甚,我才这般积极。这里既没事,便也没必要去插手大哥的打算。”

  照和露水听罢就没言语。见兰帝自行到一间封闭的牢屋前,轻手敲打着门,问起里头人状况。就听里面传出个好听的女人声音回应了。

  兰帝就道“我只是看看你是否无恙,这便走了。如今早不出这里事务,日后也难陪你说话。”

  里头的人就回话道“我知道,早从旁人嘴里问到了呢。待哪天我自由时,再出来寻你说话。”

  兰帝就也不多说了,告辞声就领了两人离开。就见照咬牙切齿的恨恨模样,心知她过去一直跟他身边,自然不会喜欢见到这个变相害了她母亲的妖精,就也由得她摆着脸了。

  三人离开不多远,就又听见那狐妖的呼喊声道“也不知下回什么时候能再说话,等你心全了,记得回来找我趟。那时候我告诉你件特重要的事儿。”

  兰帝便停下步子远远应了声,才又离开。

  路上,照便咬牙切齿的道“她若哪天出来了,就是她的死期!”

  三人出了塔门,就见外头一阵骚乱非常,迷雾不知被什么光亮映的紫红紫红的。浑然不知片刻功夫发生什么事的三人,就只听见混乱人群中有人喊叫着道:

  “西南黑十三禁制被解开了……”

  

  

第七节 清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