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节 真性情

    光幕上,轩辕小帝带着陈留硬闯进那间已关门的当铺里头,一步不停的就朝那摆放着显是镇店之宝的参走去,一把抄进怀里。

  正这是,当铺里头的掌柜手执跟长棍冲出,见到轩辕小帝时却楞呆在那。

  “这些钱你拿着吧,足支付你的参钱了。”轩辕小帝便从怀里掏出袋银子,朝那掌柜丢去。

  那掌柜便突然惊醒过来般,又气又怒又恐的指着他道“你……你这还算得玄门弟子吗!莫要以为我们镇子地处偏僻就不认得你,你今日若敢执强夺我家传宝物,他日必赴天玄城告你一状!”

  轩辕小帝神色冷漠的听罢了,使个法术又将那袋钱拿回去,口气冷淡的道“既然如此,来世再见,怪你命运不好吧。”

  说话间,便已隔空将那掌柜点死倒地,扬手间放出一团火焰,将整间当铺烧着起来,自顾带着陈留急奔离开去了。

  兰帝心里便有些诧异,虽不太奇怪,却还是觉得轩辕小帝比之平常冷酷太多。随即想起靠在胸前的圣魔仙来,想了想,还是出言安慰道“你不必如此,那条命当算我的。”

  圣魔仙也不抬头,语气便有些冷淡的道“若非我,你们怎知那株妖参竟在那等偏僻村镇的一间当铺里头?你不必安慰我的,我早知会如此,便不喜欢这般拨改命运,但既是你开口,便不喜欢,也不会拒绝。所以带你来看,便是要你知道的清楚,日后若仍旧需我帮助时,心里也明白是否值得要求我做。”

  兰帝便一时不知如何接话,转而问道“这房间的名字莫非叫做命运之手?”

  “是的,这里就是命运之手。”知他是不想继续方才的话题,圣魔仙也不故意为难他,顺这话满足他好奇继续道“旁的房间都各有不同名字,外头有的在这里都有,能做到的都比外头更好,外头没有和想象不到的,这里也有。”

  兰帝便盯着房间里头的光幕,又看着中央地的三角光架道“这些就是外头没有的吧。至今都弄不懂这些到底是什么,以及原理。”

  圣魔仙抬眼望望光幕上的画面,见轩辕小帝因不知最后要去之地那人所在位置,仍在跋山涉水的搜索着,边略作整理言辞道“你知道过去九真祖是从哪里来的吗?”

  “知之不祥,如外头旁人所知一般,来自天外,因那里环境风气都已不再适宜修炼,才带领门徒破空至此扎根。”

  她听了点点头,轻嗯着道“这是真的。真祖们来此之前的那个小小弹丸之地却繁育出大量人口,修炼一途需求甚是苛刻,在那里不能为大众所接受。

  它们更热衷于制造急功近利的工具,因此发展出许多可达到和接近法术杀伤效果的武器,伴随着其它能解决生存需求质量的工具制造,进入到和我们这里全然不同的生存形态。

  真祖们早已预见这一切,却不能认同那种发展方式的最终意义,但也难以改变,除非忍心掀起风暴连累诸多无辜。因为这些,才带领门徒另辟天地,就有了这片天地。”

  兰帝听的不太明白,便只是问她“这里的一切莫非就是那片天地里头的工具?”

  圣魔仙便微笑道“类似,但比他们更具备作用。除真祖到来此地前的那弹丸之地外,还有着许多地方存在各种不同的生命体系。

  比较之那些而言,我们的发源之地即使在制作工具方面也仅算是起步而已。这里的一切都是昔年妖后前辈学自其它生命体系,加以结合的产物,所以,我说得外头,不仅包括我们这片天地的。”

  兰帝虽听不太懂,也不知其它房间里是何模样,但却见识到这无处不在的‘眼睛’厉害。便道“旁的不知道,但这眼睛实在厉害,不知师尊是否能看的这般清晰。”

  “可以的。真神的眼睛都能看到比这些更远的地方。但是,真神之体至今为止才得几个人修成?制作这些眼睛,以这里头的人力物力却只需数月之功而已。”

  兰帝听罢便有些怔怔发呆起来,半响,才突然道“我现在有些明白,你说我们发源之地的变故事情了。”

  圣魔仙便自笑起来道“是呀。人可解开诸多奥秘,偏偏自身却难以弄懂,更难看见极限在哪里。就跟修炼一般,想把自个修好,自古都难有几人办到。这些速成的工具,岂会不为大众所追奉?

  便是这里头,当年在妖后前辈煞费苦心的建立后,出不少成果,便有些轻浮的建言以此改造天地,不得果后,便有人要出去的,这类人不知被清杀多少,才得以维持至今的平静。”

  兰帝听着就有些奇怪,问她“妖后醉心这些不是为此?”

  圣魔仙便摇头,“你也这般想呢。也是难怪,当然不是的。这些工具看似厉害,对生命的延续生存更有着不可思议的作用性。但是,它们并非完美,更不能作为主宰。

  若致力于制造这些,必须越来越多的开采破坏天地其它自然资源,妖后前辈曾见过一个生命体系,完全只追求这些的进步改造,后来将生存之地毁灭了,为生存下去,就只能抢掠开发其它地方,这般持续着,最后接连毁灭的其它生命体系足达千万种之多。

  若用玄门的话说,便是走进魔道。更重要的是,这些工具能改变生存质量,但改变不了人本身所能达到的极限,我们这片天地里的那几数个真神之体都已当真做到不死不灭的地步,由此可见,这些工具并非是发展的终点。妖后前辈一生都致力于糅合,寻求一条得以创造出神的天地途径。”

  “神的天地?”兰帝听着不禁喃喃自语起来,便觉得这念头当真不可思议。

  圣魔仙静静注视着他半响,轻声着道“忘记告诉你了。这里头什么都可以制作的出来,唯独有一样不能。”

  “什么?”

  “真神。”

  兰帝不禁便倒抽一口凉气,几乎怀疑听错般道“这里竟还曾尝试过制造真神?这太荒唐了……”

  圣魔仙便有些玩味的笑着道“你可以理解成是许多术法里的造尸,便不会觉得那么震惊了。不过,荒唐二字倒是说对了。妖后前辈起初以为是可以的,经过许多尝试后,也当真制造出来另一个一摸一样的地魔神来……”

  说着,见兰帝一脸无法置信的古怪复杂,便道“你可以理解做一种复制法术,这里面除真神外可以复制出天地间任何一个人出来,完全一般无二的。”

  末了,才又继续道“初时,那地魔神当真如成功一般。许多人都欢喜的不成,因为倘若当真成功了,神的天地也就不再是梦幻。可以通过改造的方式,使每一个人都变成神。好在妖后前辈自来谨慎,做主要继续观察,不久后,便出事了。”

  “后来怎样?”兰帝迫不及待的追求道。

  “初时一切很好。后来妖后前辈将她放入这里面模拟各种生命体系形态的‘生命圈’里头,跟许多复制出来的人们接触生活,不多久后,她能量尽散,人也疯了。”

  兰帝不解道“这是为何?”

  “因为她终究不是真正的地魔神,只是个复制。她可以拥有如地魔神一样厉害的真神修为,拥有真神的不灭之体,甚至所有记忆,但不同的是,真正的地魔神经历的起任何冲击,但她却不行。”

  “这很矛盾。”

  “是的。本以为仅是其中有什么错误和思虑不周处,但很多年后,魔尊前辈和……”说道这里,她脸上便红起来,“……魔尊前辈和妖后前辈的丈夫剑帝都曾分别在这里头给予过帮助,两人都以法术暂时性封印知晓里头相关一切的记忆,变成如同复制体一般的存在,被送入‘生命圈’里头。

  以他们为蓝本的复制体,随后经历的所有一切,甚至遇到人说的话都与他们一般无二,但复制体分别步了前次结果。而他们却安然无恙。

  后来更在许多尝试中发现,这种真神的复制体,完全经不起任何冲击灵魂法术的攻击,不是发疯,就是修为尽散变成白痴。”

  兰帝便不能理解了,灵魂类法术对真神是不可能有作用的,倘若当真一摸一样,怎可能如此?

  “其实两者的灵魂以及意识波动都是全然相同的。后来发现,它们不同的是,和外在能量意念的衔接,也就是说,要制造真神,就需将这种衔接计算进去,但一旦出现半点变化,都会导致结果出现差异,而天地自然永远都在变化着,除非创造一片不会变化的天地,否则这些制造出来的真神,终究只能那样收场。”

  兰帝这就有些明白了,他自是修炼中人,自然明白修炼中的修心时刻都在随同外界各种干扰的感应融合是怎么回事。

  “所以……”

  “是的,所以真神不能被制造。真神的诞生必须在自然之中顺应着变化通过漫长的时间出现,这结果也让事情回归到原点,如此漫长而难以程序化的过程,如何能创造出神的天地呢?诸多的生命又如何能适应和接受呢?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时间也不能?”

  圣魔仙便摇头,“不能,你若算算诞生一个真神的时间里头天地间又繁育出多少生灵,便知道这不是时间所能解决的事情。再想想这过程中生命延续的需求,必然对环境和资源的消耗和破坏。”

  兰帝听罢就觉得自个将问题简单化了,一时默然,不由自主的就想起天玄仙境里头的那个女人声音来,当时却不知道她心里竟有着这般不可思议的理念,脑子里竟然装载着如此多想都想不到的东西。

  便突然明白,为何太上真尊在过去都会默认她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智脑。就又想到眼前的圣魔仙,才明白她那时候谈及的苦恼并非当时以为那么简单,她所谓的掌握命运,似乎不仅是针对这片她眼里小小的天地而已。

  “那她后来是否放弃了?”想着这些,就又突然想知道,妖后那女人后来是否被迫放弃了梦想。

  圣魔仙便摇头,“没有。你方才想到,时间。但其中存在诸多问题,妖后前辈后来致力于思索解决这些种种问题的办法。”

  兰帝还想追问办法想出来没有的时候,光幕上映的轩辕小帝已经寻到那木屋位置了。

  

  

第二节 真性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