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节 一刻的等待

    一身火焰纹饰的梅若,不知为何,会如此恰巧的在他前面等着。换是旁人,兰帝说罢了也自顾赶路,但是她,却还是愿意略做等待停留的。

  梅若便自站那凝视他半响,才便开口来“我知道你有急事,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但也是因为这样才故意挡你去路,还好,你还是愿意停下听我说话的。”

  兰帝听罢心里就不高兴起来,便不想等她慢吞吞的说下去,直接追问起她的目的。

  便听她道“我在世俗听说你又娶了一个妻子,是真的吗?”

  “你自然问过同门的,此事还有的假?”

  “必须问你。”她便这么坚持。

  “我已经回答了。还有别的问题吗?”

  “这么说,是真的了?”她一副非要让问题肯定无疑的态度。

  兰帝便觉得无法继续耗下去了,开口说“不错,真的。事关人命,我无法多呆下去,旁的话日后再说吧。”

  说罢便作势要硬往阵外头冲,梅若的阵法虽然高明,但要挡他,尚差不止一点。他才动作,就听她道“这里也有一条人命!”

  兰帝的脸色便冷了下来,停下动作横她一眼道“我给你一刻钟时间说话,之后不管你要如何,我都非继续赶路不可。”

  梅若就露出微笑道“够了。”

  笑罢,脸色便又静下去,似在整理着情绪说辞,片刻后才又抬头道“你能娶两个女人,那可否再娶第三个。”

  兰帝唇动动本要说话,却又打住,想了想,改了说词道“当然能,也一定会娶第三个。但不会是你,第四个也绝不会是。”

  梅若哪里想到他竟会这么回答,一张脸顿时成惨白,身躯既悲伤又愤怒的颤抖起来。却又强自压忍着这些情绪,维持着平静语气问他道“为什么?”

  兰帝不假思索的便道出心里想法“你已经不是过去那个静静呆我身旁的梅若。我曾经以为你永远都会那样,但在悔过宫中时却发觉,你也是会改变的人。”

  “不!我没有变,只是你接二连三的这样伤我心,我不得不如此,若不是此刻这样你如何肯和我说这些?若你当初娶的是我,我又怎会变?”

  兰帝便摇头。

  “这只是你以为自己不会变而已。你早已经改变了,过去的你,何曾会作出这样的事情?不会,那个梅若绝不会。我曾经以为自己会娶的那个女人是她,她是你,但你不是她。这就是答案,无论你怎么想。如果没有别的事情,我得要走了。”

  她忙叫住他道“如果我变回以前呢?”

  兰帝听她再没有旁的话说,便自走了。远远丢下句话道“她只存在于过去的记忆一角,不能重现。而你,便不回去了,就算你勉强做到,也不可能永远维持下去,你不必再想此事。”

  梅若眼睁睁看着他蛮横的穿过火焰包裹的空间,将阵法制造的空间冲击出一条扭曲的通道,身影远远消失不见。片刻后,阵法制造的空间里又恢复如初,完全被火焰充斥,她才想起将阵法撤去,仍旧盯着他离开方向,自语道“我偏是要想!”

  兰帝一路赶回忘情山,便发觉各处依逆天阵位摆放的真气丹,心里就觉不妙。照的动作如此之快,岂非是说在他当日离开前就已经在准备了?否则怎可能短短时间内就能从兰傲那里拿来这般多真气丹使用?

  寻便忘情门各殿,始终找不到照的影子。逆天阵法本就极具隐藏性,否则当初在天道主谷架设多年,也不会始终不为人觉察,其中的关键全系一人身上,偏照那身隐匿功夫又只让人头疼无奈。

  搜寻一阵,兰帝便感觉到,阵法当真已被启动开始作用了,他已经能感觉到如过去般源源不绝汇聚起的天地能量。这时才察觉到,照的气息自后山传开,恍然之下,不禁追悔。

  匆匆感到后山太上真尊原本居住的木屋里,照果然就在里头,见到他寻来,便微笑道“你回来了。”

  兰帝便忍着心头怒火喝道“你自己撤阵,或者我来毁阵!”

  她却倒是镇定,挂着脸微笑道“你不要阻我,这是我心里的追求和渴望。也阻不了我的,我既这么做了,自由办法让你不能阻止。”

  兰帝便要不理她,自顾就要转身出去将那些支撑维持阵法运作的真气丹一一毁掉。就听她道“你过去当听父主说过一个法术的,是那时候他为你架设这阵法时,你问他若真气丹都被人毁灭了该怎办。”

  兰帝顿时停下动作,想了起来。那时候,他就曾问过兰长风,他告诉他说,万一发生变故到那一步,只要他还活着,就能以自己作为媒介提供能量,只是最后必然会被抽干精血必死无疑。

  如今,自然明白照说的就是那预防不测的法术。

  “休想唬我,父主决计不会传你那法术。”

  照见他不信,连忙叫住他道“师尊会!”兰帝这才相信起来,停下步子,掉头又回了木屋。就听照继续道“这阵法我本来有些不通的地方,全是从师尊嘴里才问出完全,自然也问了关键。要不然,明知道以你性子必定蛮来,还何必多此一举?”

  兰帝听罢了心里又气又恨道“他怎会传你?”

  “我问,师尊为什么不肯说?便是我要学个自杀的法术,师尊明知我要自杀,只要问他,还是会说的。”

  兰帝便缓了口气,劝她道“不必如此。我不骗你,当真想到十分稳妥的解决办法,完全不需你冒险的。”怕她不信,就忙简单说了办法出来,自然隐去具体,只道圣魔仙懂得所谓的制造人的法术。

  说罢了,见她还是一脸微笑模样,便问道“你不相信?”

  照就连忙摇头道“不是,我当然信你。但是,我方才说了,这是我的追求和愿望,是不会停的。”

  兰帝便禁不住勃然大怒道“这是什么道理!”

  “你先别生气听我说好吗?”

  见她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兰帝便按耐住脾气道“你说,我且不生气就是。”

  照见他收起性子了,就道“我问你,我若死再了逆天阵法下头,你会否跟着寻死?”

  “不会。你自要找死,我才不陪你死。”

  不想照听后却很高兴的笑了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的,我再问你,你是不是早打算要休了妹子的?”

  兰帝便答她道“是。只是知道立马休她,你心里必定自责,日后又不好面对她们,才决意等些时候故意寻她个错,让她心里恨我,不致怪你头上去。”

  末了又道“在惩处之地时父主和母亲都跟我说过的。夫妻便是互相给予互相索取,你自为我愿意忍得不时的难过,我难道因为你能忍得,就放任你心里不舒服了么?依云那是没法说,我是喜欢她的,你难受我也没法兼顾。你妹子可不同,岂能一直留她在身边给你们找难过受?”

  “我便知道你是这般心思,但妹子当真不曾害你的。我觉得,她也是真喜欢你的。”

  兰帝便道“那又怎样?忘记父主和母亲了么?他们过去不曾说过对方过去不知多少人真心爱慕喜欢他们的,若因此就去兼顾,他们哪里还能那般当得夫妻了?

  父主告诫过我们多少回,真心对自己好的人,能不伤害不要去伤害,但绝对不可能因此拿感激当感情去回报。我一直认为这话对得很,你不也这么做的么?”

  照便笑起来,半响,见他又要发怒似的,忙道“我是笑你误会意思了。又不是怪你来着。我是想说,没有觉得你这般做不对,但也就是因为这样,你对我会如此,待依云不同样也会如此。”

  兰帝便听着不耐烦起来道“你还是直接说其中干系吧,让我猜来猜去的多麻烦,什么这是你追求的,我想来想去都想不通,你又扯到依云,我就更觉得复杂难懂了。”

  照就又笑了他一阵,才正色道“我再问你,若我和依云都死了,你还活的下去不?”

  兰帝便有些犹豫道“要那样,父主还在世都会丢把剑让我自裁的。”

  “我再问你,若依云死了,我还活着,你会否跟她去死的?”

  兰帝想了想便道“不会。”又道“到底还有多少问题的?一次过问完不成吗?”

  照听了就又笑了一阵。才正色道“这就是了。小时候就知道你心里只追求力量的,若我当初嫁了大哥,我若死了,他一定活不下去的。你心里还是修炼和更强大的力量最重要,你喜欢的人一定是永远不会对你修行造成干扰的人。”

  兰帝听着心里头仔细想了想,觉得好似当真是这样不错,便也不说反驳辩解的话,听她说下去。

  “我早就知道的。可是还是喜欢你不喜欢大哥,就想着,反正能一直陪着你的,你也不会喜欢别人就不顾我,就不深究着问题自寻烦恼了。没想到,后来你娶了依云,你和她原本还就见过那一面,你说我心里怎么能不介意多想呢?”

  兰帝便有些不好意思道“这个,我当真不知为何,就是觉得非娶她不可,实在放不下。”

  “所以……”照说着强调的词,顿了顿才又继续。

  

  

第四节 一刻的等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