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正反奇乱

    “所以,我心里一直特介意。又总觉得你们定是前世有情分,才让你这样的,要不然,你哪里会娶她呢。这些年,自己想起来时,就有些释然了。

  她其实更适合你的,我虽然对你修行没有干扰,但当真不如她。其实我总惦记着过去就和你在天道谷的日子,清清静静的只有我俩。可又明白不可能在那样了,

  照说着,脸色有些失落起来。兰帝心觉那些日子确实不可能重现,便也就不开口说些空洞的安慰话了。心里头却还是不太明白,这根她要坚持这么做有什么关系,只好等她说下去。

  照自这么伤怀片刻,才打起精神道“今世你还是认识她了。这些日子我思前想后,发觉自个真没有想象的那么大度,心里最希望的其实还是就和你一块的时候。后来察觉你惦记着逆天阵法的事情了,就有了主意。

  决定亲自架设起这阵法,我想这么一来,你会肯在这里安静陪我到最后的。既然不会影响了你修行,又只是占了依云妹子这么些许年日,她当也会谅解的。便不就还了我心愿麽?”

  兰帝听罢就忍不住呵斥道“荒唐透顶!”

  照却一脸严肃认真的道“不!一点儿也不荒唐。每个人都会有追求和心愿的,都渴望拥有一份如理想般完美的人生。旁人都注定不能成为你心里最重要的一切,我也注定只能成为你生命里的陪衬,当不得主旋律。

  我的愿望是能将这些以完美的姿态走到终点,可是你知道,人会变的。尤其这么多年过去了,不在你身边的日子发生这么多的事儿,我不知道以后还能不能像过去一样安静本份的陪你过下去,想着可能会的改变就特恐惧。

  我很害怕自个哪天会因嫉妒而变得可怕,讨人厌,更怕这些变化会变成天天影响着你修炼,让你不得宁静,最后让你讨厌看到我。”

  说着,她便突然笑了。凝视着他,一字字道“要让自己真能如梦想那般完美,只有在变化之前,就让自己走入终点。不怕告诉你了,我知道这阵法带来的反噬你根本不可能化解的,你也知道。

  它带给你多少力量,反噬时力量就有多大,除非你毁去修行,可是那样,就等于白用功了。我根本就打定注意到时候要死在反噬下的,完成自己的完美梦想,也会让你一直记得我对你的情份,让你明白,我愿意这样将一个完美的自己留在你记忆里。”

  “你这乱七八糟的都在说些什么疯话?”

  照便笑道“你装什么傻。你自然明白我意思,不管怎么着,我是决意这么做的,你改变不了。”

  说罢看他一脸怒气冲冲的模样儿,便又温言道“你别生气了成吗?这事儿生气也没用的,人生总难以左右兼顾的完美。你选择了修炼的道路,应当有心理准备要为此失去很多,而我,只是这条道路上的必然之一。”

  她一副看透的模样儿和语气,反让兰帝一时生气不起来了。便拉了她在怀里,开口道“明明就可以没有的事,你偏要倔强这寻死制造什么完美,这能叫什么必然么?”

  照却板起脸,认真道“怎么不是必然呢?我就这种性子想法,你就会碰上依云,我就会做这决定。能不是必然么?要我死了你也活不下去,我哪里还敢这么做的,就是必然嘛!”

  说着,见兰帝要开口说话模样,便伸手挡着他嘴道“甭要说些骗人好听的话儿,我知道你不会真寻死的,你自个也知道不会,到那时候,只是会心里很难受罢了。”

  兰帝见她当真态度坚持,寻思一阵,便觉得这事拗不过她了,想起以后。便想到逆天阵成时,大不了废去所得,她总不可能还能阻得了他拦下反噬的吧?

  这么想着,便觉得事情还是转机,心里也就没先前那么恼火生气了。眼下就顺了她道“遂了你心愿就是,娶依云的事缓缓吧。”

  照便喜滋滋的问道“当真?”

  “这有什么好哄骗你的。我是非娶她不可的,但也不是一时半会都等待不得。反正又不怕她会嫁了旁人。”

  照便笑了。

  “那可不好说。依云妹子骨子里可骄傲着呢,我觉得她也是个特追求完美的人,你这么把她冷在一边,不准她觉得受不了就故意嫁旁人呢。”

  兰帝便笑着握紧拳头杨了杨道“在它面前,她能嫁谁去?”

  照就也笑了。一时间气氛竟和谐融洽起来,像没让人不高兴的事发生似般。

  兰帝却不知道,照方才心里就在偷偷说着他笨蛋。

  这事告一段落后,追问起缘故。才知道照早已准备此事,还亲自离开过忘情山寻到惩处之地的人带话,从兰傲那借来足够的真气丹。

  具体关键处却全是自太上真尊嘴里问出来的,最后布阵时,因不知将能量引入哪里才安全可靠,便又来问,太上真尊就着她引入这里,并将木屋让与她日后居住,自己却就离开不知去了哪里。

  兰帝听着便有些寒心,觉得太上真尊这种不理会的态度里似乎藏着分故意,故意让照这般自愿当那牺牲品成全了他,便不在那么放心起来,倘若最后时刻太上真尊出来组饶,照岂非必死无疑?

  便脱口而出道“你变相被师尊利用了,撤阵……”

  照便笑着打断他道“我知道。可是我说了,我心甘情愿要这样。师尊当然希望有我这么一个干系不大的人牺牲了有助你的,当年连善水母亲师尊都舍得牺牲,何况是我?”

  末了又道“我不敢枉自揣测师尊心意。但就是觉得吧,当初师尊所以那样,本来是有心历练父主的,让他在眼见成功只是又步入绝望,承受那巨大打击,盼他能因此从沉溺的情爱眷恋中超脱出来。他所以居住惩处之地那么些年,所为只是等待他‘醒悟’,但最后的结果还是让他徒然叹息。

  因为父主始终没有醒悟,故而师尊对他只有惋惜,而没有遗憾。而所以会有今天局面,我也觉得师尊是故意让你体会在等待我步入灭亡的过程,他也许有心在历练你,有心盼你从什么状况里超脱出来。”

  兰帝听着心里就有些凉飕飕的,不由忘记别的,反问她道“你怎会这么想。”

  照便反问他道“你可曾想过,师尊教授出这么些多厉害的人,为何从来算不得成功?”

  见他沉默不语,她便自答道“因为他的徒弟没有一个真正修炼的如他一般。不能如此,他的教育就算不得成功。但师尊太有耐心,他可以用上千万年的等待去磨砺弟子,对父主如此,我想,对你也同样如此。让你最终成为另一个他,甚至一个超越他的存在,才会是他教授弟子的希望和目标。”

  照便说着,声音冷下来到“师尊不会像驱赶苍蝇一般把他认为是阻碍的人和事逐走,他只会用时间和人性环境的理所当然,静静注视着,等待着那可历练你修行的人事步入灭亡。而我,就是这些在他眼力不能雕琢的消逝掉也无甚干系的人之一。父主说过,天道本无情。”

  “那你还要这般?”

  照便微笑道“因为你追求力量,你的完美便是力量。而我对你的用情深至愿意以一切成就你的完美,这么说,你能懂得我的心意和坚持的理由了吗?”

  兰帝便真的有些明白照所指了,却有些宁愿根本不明白。

  照便抬手捧了他脸,轻吻口道“这是你道路上必须经历的磨砺,你不能改变这结果,你必须面对这结果,再不愿意都必须面对,这是你的修炼。也是我心里最完美的你,你的坚强应当是不可战胜,不可动摇的。”

  兰帝一把将她抱紧,忍着心里痛楚道“这很残酷。”

  照的语气便软了下来,笑着的脸上挂着泪水道“你不能怪我这决定太残酷。而是你选择的道路就是如此残酷。我比不得依云的,她是神,自能强大而永恒。而我,只是个人而已,能再安静在你身边呆上这些时光,很高兴满足了。”

  兰帝便只是紧紧将她抱住,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木屋外头一带,不知为何向来多雨,这时候就又噼里啪啦的落起雨来。

  安安静静的木屋里头,突然响起照近乎哀求般的软语声道“逆天阵成前,都一直留仙境里头成吗?想着日子有限了,心里头就没那么记恨他了,呆这里也能常看看他的。”

  兰帝便道“不会时日有限,我必能挡下!”

  “别再这般想了,当初惩处之地那次,你就让父主带着失望离开人世,难道这会还要让我也那样吗?况且,一定会有人阻止你的,一定会。”

  兰帝便想起她方才的话,想起太上真尊来。就又听照道“我也是的,这阵法已成,也不能离开这里的。”

  兰帝忙道“我知道你心意,答应你便是,绝不会让人将我赶走出去的。”

  照便高兴的笑了,凝视他半响,轻声道“你要好生面对的。剑帝是不可战胜的,二公子也是不败的战神。”

  兰帝便又止不住的心里发痛,便有些抱怨般的道“父主当年还是骗过我的,他说,修炼之道必定拥有绝对的自由。”

  照便又笑他道“你怎像在怨天尤人了?父主哪里有骗你,他只是没有告诉你,伴随永恒的必定是另一个永恒。我不是永恒的,故而必将在过程中消逝。”

  “父主对你这么说过?”兰帝听出话中别有隐情,当即问了起来。照便也不隐瞒,微微点头道“嗯,当年父主在我们结婚前找我说过话,就是这么说的。说他并非偏袒兰傲而希望我别嫁你,只是将我视为己出,实不愿我选了你在未来必然落得悲惨灭亡收场。劝我能仔细想想,若仍旧坚持,他也算尽却作为父亲的责任,只能随我心愿选择了。”

  兰帝哪里知道兰长风当年还曾跟她说过这些话?想起今时今日的形势,便再不能说什么了。

  木屋里,两人相对至天明,一夜无话。木屋外,雨渐稀。

  

  

第五节 正反奇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