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节 人与妖

    九霄云空,一团黑色暴风里,露水附着淡青色光的手抚过淹淹一息的天玄无敌伤口,就见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高速恢复愈合生长起来。

  不片刻功夫,他的身体就已变成受伤之前模样,人却仍旧不见醒转。露水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便又放出真气入他体内仔细检查起来,随即,变了颜色。

  小吃放过了他,却又没有放过他。天玄无敌仙体的生命力已尽枯竭,都被小吃不知用什么邪法抽离。她顿时就明白它这么做的意思,要救他,她便牺牲自己吧。

  露水记得过去随兰帝、轩辕小帝他们在世俗奔波时曾经听说许多妖精为报恩舍己的故事,记得那些说的人语气里的感动,记得他们的向往。

  她却不想让自己变成一段故事的,她知道中立城发生的一切不知道让天玄无敌心里受着怎样的伤痛,倘若知道他的继续活代价是她的化风,不知道日后将来会怎么自责痛苦了。

  她那只发光的右手轻轻按落在天玄无敌额头,那具妖仙身体里的生命力源源不绝的开始流出。

  不过一刻钟功夫,原本高空中笼罩大片空域的黑色风暴就已消逝的不见。风仙身上那身精气所化的衣裳闪烁着,颜色逐渐黯淡下去,原本耀眼如炙阳的光亮,也都没有。

  昏迷的天玄无敌这时才渐渐醒转过来,一时仍旧模糊的视线看不清眼前状况,片刻后,才看清面前那张美丽而又空洞无情的脸,记起中立城那残忍血腥场面。

  “你终于醒了……”

  两人安静注视对方半响,还是由露水打破了沉默,声音空洞无情,仍似晴空炸雷,滚滚四面八方扩散,天玄无敌却丝毫不再受冲击,只是觉得陌生。

  他一点不能将这个声音和露水联系在一起,也始终不能觉得面前这个背后长的翅膀,面目美丽而空洞的妖精是她。他心理挣扎着,他实在无法接受亲眼看到的那些残暴。

  终于开口道“随我回去吧,到悔过宫里恕罪反省,我一定争取不让守望宫把你送入锁妖塔里。”

  露水听罢就带这分期望道“我再也不会当风仙了……好吗?”

  说着,便有些莫名紧张的望他半响,才敢问他态度。天玄无敌脸色有些压抑不住的露出愤怒道“不可能。那些是真实发生了的,死去的都是活生生的人命,你怎能如此想要逃避罪责?”

  他说着,越渐激动,语气变做责骂“你到底是不是露水?露水怎么会作出这种事情,说出这种话!当我看见那么多活生生的无辜人被卷入风暴,被撕扯成粉碎时,根本就无法相信你是露水,但你的确是。我不禁怀疑,到底我那个温柔善良的妻子露水,是否根本只是幻想,只是假象!”

  说道这里,他又自顿下,望她一眼,深吸口气继续道“便是为救我,就能作出这样的事情吗?你难道不明白,倘若如此,当时我宁愿死去,我也宁愿你随我死去,也不愿,更不想不能牵连这么多无辜生命。为了求生什么事情都能做得吗?在天玄大殿那么些岁月,你难道连这道理都不能明白!”

  露水一声不响的,终究还是这样结果,她心里没有觉得委屈,只有无奈和绝望。他说的她都知道,可她从来不能把这种道理摆放在心里最高的位置,她不认为这般做当真就理直气壮的有道理,却也不觉得有错。

  为什么她不能为两人的生命挣扎而伤害旁人?为什么非要牺牲那生存下去的机会?她心理想着,突然的,便有了个念头,原来她当真是个妖精,不是人的。她以为能当得人,却原来当不得。

  若有选择,她还是宁愿伤害许多无辜也要争取着拥有和他生存下去的机会和权力,可他不,他宁愿选择消逝。

  天玄无敌说了一大堆话,末了,见她一直不言语,满怀悲伤着道“露水,随我回去,到悔过宫反省。哪怕守望宫要处你关禁千万年,我都会等你。”

  露水便笑,心里笑着,眼里也勉强露出笑容,脸上却还是那片平静无情绪的模样,风仙的身体,从开始便没有哭笑表情的。

  她不会回去的,她眼见就要消逝化风了,不能让他看见,要么成全他心里坚持道路理念的完美,要么,就静悄悄的他不知道的消逝化风而去。

  于是就笑着道“你杀了我吧,我这等妖精,若拒绝悔过,是该当场除去的。你杀了我吧,便算赎罪了。”

  天玄无敌顿时满心失望,便已听出她意思,是决计不会答应回去的。

  却还是忍不住希望她改变主意,语气满是哀伤,透着明显的恳求道“露水,跟我回去吧。难道,你当真如他们所说,终究是个妖精而已吗?难道你我情意竟连区区悔过宫那关都过不去吗?”

  露水心里便听的更难受起来,却还是维持着那副模样重复着那句话“你杀了我吧……我不怨你的,真的。”

  天玄无敌又悲又怒,心里对她失望透顶,一只手缓缓抬起,聚集起天地玄门正气,看着面前陌生的脸,想起天玄大帝曾经不止一次暗示他道,妖精终究只是妖精,变不成人。

  他总是不以为然,心里总坚持相信,露水不同,她一定是个例外。

  如今他终于明白了,妖精真的就是妖精,就是露水也不例外。

  便要狠心下手时,脑子里却又禁不住想起往昔种种幕幕来……却又下不去这狠手。

  终究仰天长叹道“罢了,你我夫妻一场,我性命也终究是你所救。尽管你当诛,却也不当此时此刻由我来诛,你既终不肯反省改过,我也勉强你不得。自今以后,你我人妖异途,从此陌路!”

  他自说着,一腔悲伤不能自已,竟当场哭出来,却仍旧坚持着继续道“风露水,你记着,日后勿要再碰上我。否则,便是……便是我心里再如何不舍得,也一定要将你诛杀的!若听我劝,便离开人间天地,去海阔天空自由自在的当回风妖吧……”

  他自带着哭腔说罢,便狠下心,头也不回的远远飞驰离开。到这时,露水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才终于流下两行清泪,身子骤然失去强撑的光亮,暗淡无色的突然没了能量般,整个径直朝地上坠落下去。

  一头乌黑齐整的丝发在急坠的气流中高速舞动拍打着她娇嫩的脸庞。呼啸风声持续灌入她耳朵里,她便突然觉得解脱了,很快的,她的仙体就要因为生命力枯竭化烟散去,失却这身体,她那意识或许也将被自然能量冲击崩溃的七零八落,她又将化回成风了,微弱的徐徐清风,忘却了如今记得的一切。

  身体落地前,她想替自己许最后一个心愿,便这么做了,默默的对冥冥天地许下愿望。

  ‘天地冥冥中的轮回之数啊……若我还有轮回,请让我当个人吧……’

  许罢了,她便轻轻闭上眼睛,她已能感觉到身下的地面了,这般就死的更快了,如今这身体,哪里还能承受这般巨大压力。

  便要落地的瞬间,她突然想起惩处之地时二公子那张脸来,突然便生出奇想,这算不算得是她的修行过程哩?

  便要等死。

  一条影子闪电般急掠过来,一把便将她抄抱怀里,下坠的巨重力道竟被救她那人硬生承接过去顶住了。

  露水眼前景象一定,就看清小吃那张人类的脸,看请抱她的那对非人的爪子。突然的就一点也不怪它了,仿佛同病相怜似的般,倒生出些亲近,他们是同类,都是妖精。

  便开口冲他道“结果还只是这样子。本来很想再见到你,问你一句,既然如此,你当初又何必。如今不想了,我终究还只是个妖精的,对吗?”

  小吃那对红色眸子里没了平日的残虐,反倒似乎一本正经起来。凝视着她很快接话道“本来就是。但是当妖精又有什么不好。我也始终是妖精,她们对我说,如果这般都不能完全得到你的心,那不如放弃看你为他化风而去,我觉得很有道理。

  但还是来了,因为我是妖精,不懂人的那套。我不管你以后心里如何念他,但自今日起你风仙只是我小吃的伴侣,你身边只会有我。

  就够了,他若再来找你,我只会毫不犹豫的杀了他,也不会管这样会否让你伤心,我也不会考虑如何让你以后心里有我了,妖精不当想这些,能夺得你,只需让你无法离开。”

  露水便又想笑,凶兽就是凶兽,眼里有的只是生存,是不讲究感情的,想要的,总是用力量去夺取霸占。她一直都觉得离小吃很远,就是这缘故。

  此刻却也不想想太多了,只朝他平平静静着道“我快消散了,难道你要学我般牺牲自己救活我身体么?那可就不似你了。”

  露水清楚,似她这种修为的妖精,这天地间有几只妖精能救得了她?她是死定了。

  小吃便露出嘲笑神态道“这等傻事我才不会做。但救活你也未必不能,至少我知道有一个人命足够让你复原!”

  露水听着初时有些不解,末了,便想起一个来。错愕望向他道“你那是在自杀!它是妖兽里头的神王,你绝对不会是他对手!”

  小吃便将她抱稳在怀里,择路朝地魔门方向飞奔,边带着嘲讽语气道“我不会把自己的命给你,但我会用自己去拼命救活你。”

  他行动快如闪电,千山万水只在转瞬间。

  露水已经静趟在地魔宫一座她不知道名字的殿里,身旁站着个女人,很像女主子依云的女人,圣魔仙,小吃将她交托给她后,就自己走了。

  圣魔仙劝他不要去,说是必死无疑。说他战不过兰傲的做起狮神兽,那是妖兽里头的神王。小吃没听,圣魔仙着人要拦他时,他便目露凶光道,“她还不是他主子,只有主子才有资格命令他做什么,不做什么。”

  圣魔仙便没有再拦他,小吃独自走了。

  是的,狮神那天生拥有的妖神身体决计能救得了露水。

  静静等待修养着的她,突然就生出异样感受来,风仙的她竟会有一日需要旁人保护,保护她的还是一只当年初次相遇时承受不住她一击的妖兽。

  

  

第五节 人与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