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节 兽神与神秘生物之战

    便见小吃身化光,利爪如电芒般自半空中一闪而过,随即,狮神兽颈项一侧便溅射出一蓬黑色雪花,伤口足有一尺多长,深可见骨。

  小吃却未继续攻击,身子停在不愿外,朝它发出挑衅吼叫声响。受伤的耻辱,伤口的痛楚,终于激起狮神兽的怒气,一身毛发根根竖起,如刺。张嘴发出一声地动山摇的咆哮巨响,激起的气流声波,冲击的大片空域景象诡异的扭曲起来。

  下方的山崖土地,霎时便有崩裂塌陷的,半空原本的血云,颜色就突然暗淡下来,灰蒙蒙的。狮神兽身体闪耀起刺目金光,同时便生出一层金色能量结界壁来,伤口速度奇快的眨眼便愈合恢复如初。

  小吃便不甘示弱起来,眸子里杀机越渐浓郁,身体里如蒸腾出来的血红魔气源源不绝,身体随一声怒吼后,骤然涨大许多。

  抢先便朝狮神兽扑攻过去。

  一红一金两只巨兽,便在半空中来来往往的战成一团,不时传出如玻璃碎裂的声响,就见狮神兽的护体金光结界被动打碎一片,身上也必然跟随着出现个巨大伤口。

  可惜却又立即自愈生长,仿佛浑然不受影响一般。这般激斗半响,两兽差距就显现了出来,每每正面碰撞时,虽然谁也不在力道上显得吃亏,但狮神兽的速度和灵活性却远不止差了小吃一点,便纵如何扑扫咬打,都全然伤不着对手,小吃却越大越是顺手,创伤狮神兽的频率越渐高了起来。

  这般形势,似乎狮神兽精力用尽不能自愈恢复时迟早就要落败。就见它战术突然改变过来,身体稳稳悬飞立着,一味的架设恢复着受损的结界壁,偶有不及修复被小吃创伤着身体,竟也不加理会。

  这般一来,小吃反倒便的难以伤着它了,它既不施力,生死轮回便无力可借,想要轻易轰破神光结界,就变得不再那么容易,更不能借其力顺势反将它创伤。

  才打得片刻,小吃便焦急起来,满是挑衅和嘲讽的朝狮神兽怒吼咆哮,激将它胆小无能,在他面前竟只敢这般当缩头乌龟,想要激它发怒攻击,不料却未能获得预期效果。

  这般又僵持片刻,小吃便警惕起来,怀疑对手是在积蓄能量,要发动什么厉害禁法,顿时加紧加快攻击频率和速度,立意要让它法术发动不能。

  就见狮神兽身上不断添加起深可见骨的伤势,却又很快愈合,便是偶有一次,被小吃寻着机会,一爪子将师神兽硕大脑袋抓成粉碎,却也无法因此让它当真受到重创,护体结界壁瞬间恢复,将小吃阻挡在外头,不能进一步连续造成床上,没了的狮头,眨眼就重新生长愈合回来。

  片刻后,天地间,就突然的,亮起来七彩光辉,风云平地而生,灰蒙蒙的厚重云层里,雷鸣闪电起来,团团紫的,红的,黑的,白的光电圆球纷纷爆炸燃烧,便将积云烧成各色,姹紫嫣红的。

  地上,石裂山崩起来,蛛网般的大地裂缝里头,蒸腾起浓浓雾气,再过得片刻,那雾就有了绿色,又有了黑色,里头显是藏着毒气,藏着瘴气。

  天上的各色火云逐渐坠落下来,地上的毒雾缓缓升腾,逐渐的加着速度。小吃便又加紧攻击的速度,片刻,仍旧不见效果。便开始注意起上下汇聚过来的法术攻击,思量着抽身就要远远先行退避,身子顿时化做光电,朝外飞驰,不料才没闪出多远,便一头撞上层无形结界壁,头晕眼花的险些就不能稳在半空。

  这才发觉不妙,眼见雾气和火云上升坠落的速度越渐越快,越来越密集,便咆哮吼叫着狠狠用爪子拍打面前无形结界,末了有用身子死命去冲撞。却终究不能破除个缺口。

  狮神兽此刻就突然掉头朝它怒目而视,猛的张嘴发出声炸雷般的咆哮。那升腾的雾气,坠落的各色火云,就全部疯了一般的,卷涌着,四面八方的将小吃包围在里,汇聚过去。

  首先沾上小吃身体的,是火云,才一碰着它毛发,就整个爆炸着散开,将它吞没进火光里。而后,越来越多,越来越密集旺盛的各色火焰,全都在它身上烧着起来。

  却静无声响的,让人疑心它是否就这么被烧死过去,否则怎连一声痛苦呻吟和惨叫都没有呢?

  兰帝和露水几乎是同时感到的,一个停在高空,一个停在地上,他们到达时,恰好看见小吃被火云沾上。露水就突然木在那里,她知道,小吃这便死了的。

  小吃这就死了的。她心里突然就没了感觉,并不觉得难过,也不觉得高兴,突然就没了感觉的。不是无所谓满不在乎的,而是完全的没了感觉,好似变成快石头,没有了喜怒哀乐,不知道了什么叫情绪,就也不会笑不会哭,整个就木了。

  便突然似什么都不记得了,脑子里就只知道,小吃这就死了的。

  狮神兽与生俱来的法术,人都学不会模拟不来的兽神法术,竟就这么发动了,必死无疑。

  露水木了。兰帝却没有,但他心里,却也被一股深切的悲痛冲击着,几乎就不能自控调理的陷入窒息。喉头就有些哽咽的感觉,说不出话来。他从来不会把小吃当作了人看,但小吃一定是他记忆里占据重要位置的妖兽。

  他也知道,小吃死了。

  便是当年他杀死狮神兽双亲时,都没敢让它们发动这法术,最后也不过是禁法焚天焰火而已。如今小吃遭受这法术,瘴气和毒气且不说它,那各色的火,无不是各种质性不同的厉害焰火,随便一种,都难以抗拒,加在一块,他决定就是惩处之地时的自己,都不定活的下去。

  将小吃包裹的焰火,雾气,逐渐的淡去,天上和地下,都不在继续坠落和升起火云雾气了,半空里,小吃原本呆着的位置,就朝下坠落着一个模样焦黑,形态都残缺不甚完全的妖兽尸体。

  没了丝毫生机和气息,显是死透了。就那么朝地上雾气弥漫的裂缝坠落,狮神兽便发出声怒吼,整个朝那焦尸扑上,血盆大口经准将小吃焦黑的脑袋咬进嘴里,两只爪子抱紧焦黑尸身,狠狠用力,顿时,就将兽尸脑袋整个咬掉下来,含嘴里吃将起来。

  兰帝十指就有些僵硬起来,难以动作的模样,心里还剩的一分期望也都没了。他怪不起来狮神兽,却也不能完全平静的接受小吃死亡,尽管他知道,小吃的生存价值和意义就是战斗和杀戮,这是它应当的结局之一。

  心头却还是悲痛。

  高空的露水,便看的突然没有了力气,跟随着就忘记了继续支撑着身子的悬浮,整个的朝下坠落下去,便惹气狮神兽的注意来,抬头拿眼看她,满眼的疑惑神色,随即露出欢喜之色,将小吃焦黑的脑袋吞进肚子里去,舔着嘴巴,丢下小吃身子,就迎着下坠的露水飞上过去了……

  让它倍感兴趣的粮食。

  不远外头的逍遥山上,逍遥黑心仍旧神情专注的思考着棋局,他手里执着的棋子,已经拿了很久,始终没有落下。里间,走出个女人,一身紫色衣裳,轻步走出来,并不看他。

  逍遥黑心却忍不住看她着道“终于要去见见那件工具了?战斗尚未有结果。”

  那女人便停下来脚步,略回转过身子,望他启齿道“总是要看看的。结果已经有分晓了,人造的生物,再强也终究不及神,哪怕完美如小吃也一样。”

  逍遥黑心就一脸疑惑起来,道“它已经败了?”末了又恍然道“我一直很奇怪,你怎能突然造出这般厉害的东西。”

  那女人便淡淡答道“它是外头的曾经一个盛极一时又灭绝的生物种族,严格说只是强化了能力,否则何必只制造这一只出来。”

  说罢就又要走,逍遥黑心忙叫住她道“你尚未说,它已经败了?”

  那女人头也不会的抛下句话道“它已不可能活下去,就已经是失败了。”

  逍遥黑心见她态度,就露出些不满,轻哼了声道“你这般,不知他是否受得了。”

  这话,便真让那女人又停下脚步来,还回转身子拿眼看他一阵,才语气平缓的开口道“好吧。我答你,结果是两兽俱亡,一妖得生。自此得道,携大无情,海外飘摇。”

  逍遥黑心耸耸肩,微笑道“我还想知道他会如何。”

  那女人便缓缓转过身去,不看他,也不让他看着自己神色,缓缓道“每个存在都有自己的位置和意义,以自己喜恶去强行改变它,并不就会得到两者兼顾的完美。这道理是当初他告诉我的,他又怎会接受不料。”

  逍遥黑心便笑道“我没有问题了。”

  那女人便也走了。

  狮神兽很快就靠近了那自由坠落下来的露水,张开大嘴,就要咬下。

  变故骤生。

  

  

第七节 兽神与神秘生物之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