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小镇厄运(2)

    接到诺里夫妇的哭诉,镇长组织了所有可以动员的三十名猎人和那些青壮,围着碎石镇搜索了一圈,慧刚没有说什么也默默的加入了搜索之中。

  出乎和尚意料的,在搜索的人群中还有一位年纪颇大的神甫,不过一同搜索的镇民不是很在意他。慧刚很是奇怪,按照这个世界的记忆来说,神圣教会在这个世界的地位如同佛门最鼎盛的时期,甚至还要超过。

  在城内,唯一和贵族身份地位媲美的就是教会的人士,可是这里对这个神甫的表现可远远称不上什么敬畏,想到这里他有些疑惑的问身边的达罗,这几个被他救助的年轻人知道慧刚要参加搜寻后,就跟在他的身旁。

  “那位老施主,应当是位神甫吧?怎么这么大年纪还要参加搜寻呢?”

  达罗听到和尚问话,很恭敬的回答:

  “大师,您说的是菲利普神甫,那位神甫是这个碎石镇教堂的主持人,每次有这样的事情都要主动过来帮忙,可是年纪大了也起不了什么用处,同样是信仰光明神,还是大师您的法力高深,有的人就什么用也没有。”

  看着达罗表情中的那种不屑,慧刚心里大概明白了到底怎么事情,在前世行走天下的时候,到处也有这种不会什么别的,只是虔诚的敬仰佛祖的僧人,但是往往和这个神甫处境类似。

  不过在慧刚的心目中,那些不修炼武艺专心佛法的人才算是真正的佛门弟子。

  “谁说没有用处,那个教堂可是个美丽的地方啊。”

  一个青年小声调笑,所有的那个青年身边的人都跟着低声笑了起来。

  达罗有些恼怒,在那里低声喝道:

  “不要在大师面前谈论这些。”

  看来达罗在这些年轻人之间有些威望,大家都严肃起来。和尚倒是摸不着头脑。

  在慧刚看来,这么多人在那里闹哄哄的搜寻痕迹,就算是有也会被破坏殆尽,和尚悄然离开了这些人。

  此时的镇子都是紧闭大门,死气沉沉的,和尚不想耽误时间四周观察了一下,看到没有人。一个纵身提气,就上了房顶。虽说慧刚的功力不高,但是运用些粗浅的轻功法门还是足够。

  和尚身形敏捷,在房顶上快速前进,同时功力提升到目前的极限,五识全开,听力和视力感觉都大幅提升,以防被人发现。

  用上了轻功的慧刚用了很短时间就到了镇子的另一面,正当他从屋顶跳下的时候,恍惚听到背后一声惊呼。和尚心中一凛,再度上房的时候却是什么也没有发现,和尚也不敢确定自己是否听到,因为这种状态很容易把自然界的声音听错,特别是目前没有完全恢复的和尚。

  自从出事后,在镇子里面出来的人就变少了许多。所以地面基本没有什么破坏,和尚的仔细的在地面上搜寻,初冬的地面草都完全枯死。慧刚的运行内力,目光变得特别敏锐。在枯草中细细寻找。

  当搜索的人群转到这个方向的时候,大家都看到慧刚-他们眼里的大师,正在那里低头双掌合十,口中吟诵着什么。

  尽管大家都听不出和尚在念些什么,但是大家都感觉出来那语调中的慈悲和神圣的意思。

  和尚很快的念完了“往生咒”,看着面前的众人,他叹了口气,把掌中的一块布头递给了在搜寻人群中的诺里。

  “这布上的血已然是死血,令郎定然已遭不幸,还望施主您节哀。”

  诺里拿到布头后满怀希望的看着和尚,听到这番话后当即经受不了冲击昏死过去。

  搜寻的众人被这件事情搞的慌乱无比,这些天慧刚神奇的表现已经让他说话的分量大大加强,没有质疑。

  所有人都被这件事情所震惊,随即恐惧悄然爬上每个人的心头。

  “我们被魔鬼诅咒了!”

  不知道谁在这样喊,霎时间每个人脸上都有了绝望的神色。

  “主的光辉会照耀着他的子民们,大家虔诚的祈祷,主会驱散厄运。”在人群中传来了苍老的祈祷声。

  场中的众人先是安静了一下,然后大家轰然而散。只留下昏倒在地上的诺里和站在边上的老神甫。

  菲利普神甫的年纪通过他的皱纹和佝偻的身躯清楚的表达了出来,这位老人看着周围散去的人群,只是叹了口气。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对待。他冲着慧刚微笑的点了下头,然后就低下身来扶起昏倒的诺里,显然他的力气要想扶起诺里很吃力。

  慧刚抢前一步,用手轻抵着诺里的百会穴,将自己的内力输入。随着他的运功,体表又发出了淡淡的白光。

  “这是光明神的恩赐。”一旁的老神甫轻声念着祝词,脸上着深深的震撼,一边在胸口画着十字。

  慧刚本想否决老神甫的判断,但是接下来的话打断了他,老神甫充满敬意的说:

  “你的法术和我年轻时候在方特大教堂看到的一样,这就是神赐的法术,光明神在上,尊敬的教友,请原谅我前几天对您的怀疑。”

  醒来痛哭失声的诺里打断了和尚的疑问,他接受了菲利普过几天去教堂做客的邀请,扶着诺里回到了镇上。

  诺里夫妇撕心裂肺的哭声在死寂的镇子上回荡,现在的镇子好像是一个死镇,每个人都不敢出门,街上连人影也没有。

  大家一哄而散后,稍微有些能力的家庭曾想离开,结果马匹刚一出镇子就好像被什么东西吓倒似的,发疯一样往镇里跑,怎么驱赶也驱赶不动。这下子更加做实那个被魔鬼诅咒的谣言。

  这个时候正是深夜,和尚坐在镇子中最高的建筑——小教堂的钟楼上,闭目入定。身边放着他的那支木棒。

  此时的和尚虽然闭着眼睛,但是听力和其他的感觉提升到了极限,只要镇上和周围一有什么不对,就会被他发现。

  在刚入夜的时候,慧刚听到达罗说,镇子上猎人的首领就是那个大胡子特里,今天特里去请镇子上呆着的一位隐士,这恐怕是唯一的方法了。

  不远处的出镇口出,有人马的嘶喊声,那是不信邪的镇民还是想要出镇,但是马匹和猎犬的恐惧感染了人,没有了它们的帮助,镇民们也无法完成两天的山路。

  教堂的门悄然打开,却是菲利普神甫拿着十字架和一根木棍,口里轻声诵念着歌颂光明神的经文,在大街上开始巡逻起来。

  慧刚心里叹了口气,觉得这位神甫又迂腐又令人佩服,莫名的他总是想起前世他在少林修炼的时候照顾他生活的人,那是几位不会丝毫武功的老和尚,几乎和这个老神甫一样,虔诚的敬仰,慈悲的胸怀和那迂腐的责任感。

  这一晚,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第二天,第三天每天值夜的慧刚还是什么也没有发现。

  镇子上的人开始有些松懈了下来,但是任何动物都出不了围着镇子的一个圈,好像被什么围住了一样。

  在慧刚的建议下,镇长通知镇上的每一户人家,没有什么情况先不要出门。特里,达罗还有一些镇子上的年轻人拿起武器和弓箭自发的巡逻,当然和尚总是跟着他们。

  达罗跟和尚说过,特里在出事的那一天就发了信鸽,给附近城市的佣兵工会传递消息,但是已经过了十天还是一点消息没有,应该是是不会来了。按照从前佛立特的记忆,这个世界的佣兵工会和前世的镖局颇为相似。

  在第五天的中午,镇民们翘首盼望的救兵终于出现了,特里(说起来每天他都在等待)立刻以十二万分的热情把他迎接进了镇长家里。

  

  

第六章 小镇厄运(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