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转贴《少林武僧在异界》白色情人

    《少林武僧在异界》白色情人节外篇之

  空门难挡欲火

  夜幕网住了维尔马郡城池,却漏出淫光欲彩的一片灯火。有个双手合揖的神秘人沿着热闹见涨的街区,对两边五光十色林林总总的店铺商号似见非见,对路上浪漫情侣们故意扬起的逗笑嬉闹故装不闻,象风中幽灵一样滑游而过。

  中心广场早已用蜡烛点燃双心图阵,聚满了纵情歌舞的寻欢人。空气中散开鲜花的迷香,骚弄每个人的第六感官,大家不约而同地放松神经,洞开情欲,夜以继昼地驱赶着圈养在心房处那头天字号怪兽。没有谁,会担心身边潜伏什么危险。

  这个德鲁帝国最富庶的地方,对神秘人似乎并无什么吸引力,在那深幽幽蓝眸中隐燃着金色火焰,将所有的影像熔纳其中,他现在急着要做的是一件生命悠关的事。

  在慕尼大教堂那个光明神像的奇怪空间,冲破了易经筋的第四层到达第五层境界后,为了避免内力受到反噬,治疗如刮骨钢刀身入地狱那种危险症状,慧刚于药店后院坐禅,试着引导体内真气,遵循地藏王菩萨本念经咪咪嘛嘛不知不觉沉入识海深处,龟息入定,没料想,魂却带走了另一个本身。

  入定是惮的一种高境界,寻常人很难有缘体会,只有武功心智非凡的佛门弟子才有机会入超这层法界,以法眼透视生死轮回及大千世界。也就是慧刚,注定要经历入定假死的这一百天周期,他完全进入一种本我无我忘我的无意识中,他的灵魂获得完全自由而不受任何限制,肉体本身也可以再次复制,留下假死的躯壳,脱出一个一模一样的本人去体验另一番自我空间。

  说时脑海一激灵,这就有了慧刚百日惮定入幻游的开端。靠某种光明引领,他进入了这座牵肠挂肚忧心如焚的异界小郡城。当然,在他实施这次外游百日行动时,那位一直守护在他棚子外的菲儿小姐,根本就不会发觉他的暂时失踪,而以他的超能力发动轻功疾速奔赶到此,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突然,他点停住脚,眼角的一隅忽悠间闪现出一团令人诧异的光芒!

  那团光离他至少有百十米,发自那家即将打烊的珠宝店柜台后那个紫檀木盒子里,是一种罕见的光谱,外呈晶莹碧蓝色,闪闪跳跃着千万串神秘符号,却为凡人肉眼不可识别。一眨眼他就到了跟前。

  店长的笑脸尽是讨好:“啊,这位年轻的先生,您来得真是时候,本店特意为您准备了精品货,是专请东方之国最好的工匠用心制造的,全维尔马城,不,全德鲁帝国,全西大陆也只有我这里才有。这批东方货一上架就卖的飞快,现就只剩下最后这一款了。先生您可是真有眼力,果然看上了它,这花有个好听的名字,我们称它为夜光琉璃玫瑰,是东方的那种玫瑰花。”

  慧刚也是笑意附和,一边飞快地辩认盒中之物。

  “先生,这款礼品花,送给您那位美丽高贵的小姐,是再合适不过了,你仔细瞧瞧这朵花,这款色,这光泽,这做工的精巧奇妙……”

  没错,正是这朵东方的玫瑰,在中国号称花中之王牡丹,别名鹿韭、木芍药、洛阳王、谷雨花、富贵花,而儒佛道三教则有叫它“欲门之花”,在江湖中流传的隐名更叫作“夺魂阴阳火”。此花如梦,艳异丰姿,煽情浓烈,性喜半阴半阳环境,又因其轰动阴阳两界的一段千古奇闻,而名扬天下。

  更有一层,现时摆在眼前这朵长约二十多公分的“欲门之花”,却正是中国明朝皇室流失许多年的珍宝!曾经有多少盗贼狂徒为它挺而走险,又有多少侠士剑客为它舍命相护,当年慧刚做和尚行走江湖时也偶然见过一眼,并与这宝花有过一场刻骨铭心的遭遇,印象实在是很深。

  不过,慧刚早就发现,在这款名贵之花之上罩有一层不易察觉的魔法屏障,至少是九级以上大魔法师施咒的那种护网,可见店主人所施防护手段非同寻常。

  “敢问店长,怎么此花会在你这里?请问,此花也肯拿出来标价外卖么?”

  慧刚不是不明白,任何弥足珍贵的物品总有它的来历,尤其在这座商埠郡城,各路神魔异道鱼龙纷杂,世事多变,什么奇迹都可能发生,什么可能都可能出现。但商家做买卖也是天经地义,顾客莫问来由,问了也是白问。

  不料,店主人倒挺坦率,一脸诡秘地凑近他:“还记得那个兰且国的奴隶商布雷塔老爷吧,他没有死,还活着!还带领他脱险出去的一支精卫人马,开着海盗船,去了中国海。谁也没想到,布雷塔老爷这趟回来,竟载了满满实实一大船东方财宝,价值连城,现在本大陆大小十三个帝国,都建立了他的销售网络,他已成为各国皇室和贵族社会最受欢迎的客人,别的事,就请不必多问了。”

  珠宝商见好就收,又回到正题上:“总之,我看骑士阁下是本城最有资格的买主,为了表示我对本郡领主的心意,这朵远自东方神州的神奇之花,我只算您九百九十九个金币,您看可以吗,阁下?”

  自从被德鲁皇帝册封了神殿护卫骑士爵位和维尔马郡领主后,关于他的消息早已传遍了整个郡城领域,人们都相传新领主是一位相貌不凡且独立特行的金发年轻人,其最重要的特征是他有个双手合揖的动作,而且身上还带着一股特有的药房味道。先前慧刚路过城门,那守卫就对他多看了两眼并露出吃惊。随后,又有报信的快马从身边飞过。难怪,精明无比的珠宝店商人用话一试探,很容易就识别了他。

  慧刚耳听肚明,却把这个店长同那个奴隶商画上了连接线。看那珠宝商眼中闪着诡诘,但嘴边流出的话热情吐火,充满感染任何听众的魔力。

  “尊敬的骑士阁下,赶上今天的白色情人节,在这样浪漫美好的日子里,您一定想过,要给您的另一半一个不同的惊喜吧?您发现吧,这朵玫瑰花会在夜晚闪闪发亮,守护您俩的爱不分白天黑夜!这朵东方玫瑰远涉重洋,历炼古远,正是用山海的缔约和雷电的誓盟熔合而成,这,是上天所赐的福音哪,象征神圣,象征永恒,象征永不凋败!”

  在慧刚附体的那个佛立特潜意识旋涡里,他很快找出关于白色情人节的一点点常识,好象是在三月十四日这天,男孩子应该给女孩子赠送什么礼物。对了,他记起了印象较深的那几个女孩子,有自那夜误入木屋撞见胴体后就一直陪在身边的菲儿,有因犯戒疗伤过敏接触肌肤又劫后重逢的亚丽娜,还有第一次跳舞就被劫持了的薇薇安,再加上那个先依恋后翻脸的莉欧娜,和那个被从魔阵石窟中救醒的一丝不挂的卡罗琳。想着想着,慧刚暗地吓了一跳,顿时思絮纷乱,丝丝愧疚,念起阿弥陀佛来。

  “这朵东方玫瑰魅力无限,能配上这花的人一定非常高贵,在她面前令天下所有的花暗然失色,相信我的话,阁下,为所爱的人挑选这份礼物,绝对是个不错的选择!……”

  凭心而论,慧刚对交往过的几位女孩自然有好感,但那不能说是爱,示爱就连着纵欲,而纵欲乃出家人之大忌,万万不可逾越的戒律。尽管有过多次与异性擦肤而过,他还能控守住本欲之庭的最后一道防线,视色如空,闭锁幽门,拒色于空门之外,但体内残留的贵族寻欢意识,却令他步步深陷咬心叮肝的自煎自熬,以至对男欢女爱人生快意,反而苦不堪言。

  这次出游前,在他棚紧的情绪留下的那条缝,听到了冥冥中由遥远之外传来的声声召唤,好似玻璃打破或冰块融裂的那种断响,直击心门,于无声处砰然爆出一串炽热的火苗,搅乱了识海的平静。凭着龟息入定产生的遥感力,他收取到来自东方的异常求助信息,十万火急,立马循着方位赶来救助。直到现在,他还毫不知情这里发生的事。

  只是,这个珠宝商,为什么要等在今晚极力向自已推销这朵价值不菲的夜光琉璃玫瑰花?

  “阁下,选择这朵花,选择最爱的人,送给她,千万不要吝啬你的钱袋!另外,我再多送您一个十分有趣的魔豆音乐盒,给!……”说时递上。

  他下意识地伸手接过,将这个十分古怪的盒子打开,盒子到了手上,立刻产生一种酥心荡肺的快感,伴随乐器奏打声,魔豆的彩壳旋了旋,裂开成花掰,打里吐出一口芳香,沁香入鼻,迷魂诱魄,从中央又升起一对小人儿,活脱是亲密情侣的写真,扭扭捏捏,搂搂抱抱,好不亲妮逗俏,还会说出话:达令,你喜欢我吗,谁是你的最爱?亲爱的,你就是我的最爱,为了你我可以去死……

  冷不丁,心口象刺了个锥子,浑身一紧缩,他这时明显感觉到了周围的险象,用目光盯死珠宝商人:

  “快告诉我,是她吗?她人在哪?!”

  火眼充满血丝,样子有如虎狮,暴涨的筋脉聚集火山能量,欲将怒爪伸张出去,但他,竟然动弹不得。

  眼前一闪,笑嘿嘿热情鼓噪的珠宝商人,已不见踪影。

  就听进门那处咣当一声金属重响,加厚的铁板封死了出口,阴风旋转吹熄了所有灯火,刚才还是珠宝闪烁的大店堂,顿时变成一片死寂如坟,那朵流光溢彩的玫瑰花,所有发光的物件,刹时消失得全无踪影。在站立位置的头顶,一注阴冷的紫光定住人影,属于那种高阶层魔法师加注咒符的光栅锁闸。他试了试冲破锁闸,在体内运用真气流转,并提升光明圣力,却也奈何不得。这是和尚来到异界决斗以来第一次陷入这种空前绝望的真正的困境。

  有一声冷笑从高悬的黑角落泻下来:“好久不见,佛立特先生,哦,是佛立特骑士阁下,记得我对你说过的话:你相信神吗,我们就是神手中的木偶,在命运这条线操纵下前进。可没想到再次见面会在这种场合,老实说,为了见你我准备了足够的耐心,你不觉得吗?”

  正是布雷塔那个阴险的老头。

  慧刚一直猜不透他的深浅,不知他又要耍什么花招,心里只明白一件事,那就是自己要找的那个人目前肯定落在他手中。

  “佛立特,不,慧刚,你应该明白,我已经完全掌握了你的底细,你刚见过那朵东方玫瑰吧,就应该相信我,并且答应我的条件。”

  布雷塔干咳几声,见对方沉默,继续说下去:

  “慧刚,我在中土游历的时候,看见好多人家里都供养一尊怒目金刚,造型我很喜欢,开始只是好奇。巧得很,因为有一天我遇见了一位美若天仙的奇女子,当时她就伏在金刚塑像前,泪流满面,伤感怜人,更添几分凄丽之美,还有,她为塑像怀念之人献上了一朵花,让我在隐身处看得心直发狂。我猜其中必有缘故,一打听,原来塑像之人对这位女子有过大恩大义,故事我也很喜欢。等我好不容易拿到那朵花,却发现花有异象,通过天眼魔法施咒,终于探测到,那尊金刚轮回转世后就变成了现在的你,慧刚和尚,佛立特骑士,一心两体,合二为一,哈哈哈哈……”

  前世所遇情景,慧刚还记忆犹新:当时正在黑林子中打坐,突闻林边阵阵喊声杀入,密麻麻一班人追赶一名善使长剑的奇女子,任她武艺再好,也难挡数百人轮番搏杀,四面遭袭,险象环生,这女子已受伤多处渐渐不敌,见时跃地而起,拳风无影,劈雷击电,一阵狮虎狂诛如卷席,除恶护善,救下这名女子,带入山舍疗伤,相处多日,名叫丽娘的女子有示好感,并告知夺魂阴阳火泄秘遭劫之事,还将那件奇花宝物送予和尚,和尚坚拒推还,竟一阵风去远了再莫回头,未料,此事后被告发,这才有了不拒不逃上少林寺刑台遭雷劈那一回,既使恍隔两世,那位丽娘的姣容笑韵也从来都不曾从心间抹离。

  这边慧刚正入念挂之情,对布雷塔的魔法能量也着实诧异,他更想知道下文,就冲那老头说:“布雷塔,丽娘她现在人在何处,你把她怎么了,你既已得到宝花之物,还想怎么样?”

  “不急嘛,”又干咳两声,“你那位丽娘天资绝伦,没谁敢打她主意,是她保护了自己,就象保护东方玫瑰一样完好无损,被我们从东方护送来到西方,不过,美中不足的是,人跟花一分开,她人,就开始憔悴,那花,也暗淡失光,这点可能与你有关罗,慧刚,我观察过,刚才你从帝都过来时,距离越近,花的光泽越有加强,她人也开始精神,因为神说过,两个相爱的人不管相隔多么遥远,心灵总是相通的……”

  难怪自已也会有那种感应,刚才距离这座郡城的中心越近,无声呼唤的信息量越发加强,碎玻璃断冰块加剧破碎,甚至有种无法形容的被割锯隐痛在胸内扩散,直到进入这家珠宝店才暂停发作,可见老布雷塔的话有可信之处。

  黑暗中,就见隐而复现的那朵花,准确地说,是花中之王牡丹花,即欲门之花,夺魂阴阳火,中国的奇花宝物,又悬在了半空中,发射的光彩比先前更艳美,更灿烂,更让他惊奇的是,在花镜中分明映出一幅美人图,含情脉脉,幽怜可盼,仙月般的姣容于媚润中却少了几分光泽,刹让人痛惜如绞,正是相隔两世未曾谋面的奇女子丽娘!

  “布雷塔,快把人交出来,让丽娘出来见我,你听到没有,你这个老混蛋,否则定叫你不得好死!……”

  魔光荧屏上的图像确实引起了激动难抑的效果。

  对慧刚的咆哮如雷,布雷塔沉寂了一会,好象在故意考验他的承受力,等他骂够了,才不失风度地说:“嘿嘿,你小子还念旧情就好,和尚换成骑士,也不枉美人对你一片痴心,东方的爱情故事终于又要续写了,慧刚,我也不想为难你,毕竟你曾帮过我,有过愉快的合作,这次请你再合作一次好吗?只要事情一办完,你和丽娘,就是自由的风筝了,我布雷塔决不再为难半个字。”

  “老头,我不管你什么合作不合作,但我要先见到丽娘她本人。”

  “可以,我当然会尽力成全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好事。”

  唰地一下,厅堂的灯光全开亮了,这种用魔法控制开关的游戏毫不出奇。就见弘音起处,有两名穿素裙戴花冠的金发女郎首先亮相,步履典雅,分牵一角拖地长褶,接下一闪,慧刚连呼吸都止住了,见到了仙女下凡的景象,东方丽人的光彩,令这个异界的一切傲物都顿然失色,在眼波交结的那一刻,彼此俩人的心海泛起了惊涛骇浪。

  此时面对的丽娘,却与隔在魔墙花镜中所见稍有不同,尤其脸色更圆润了更洋溢新春活力,分明,这与久分喜逢的两颗心如此牵近了很有关联。

  “现在轮到我开条件了,慧刚,其实条件很简单,”布雷塔口气显得挺轻松,“作为长者,让我来替两位年轻人祝福,在这个白色情人节的美好夜晚,在这里为你们举行神圣的庆婚仪式,慧刚,答应我,同意以你身上的血,去融合丽娘身上的血,誓血为盟,永不抛弃,就这么简单,完美,接下来开始吧,神在天边给我们指路……”

  慧刚万没想到,见面会是这样的安排,以他对丽娘的感情,那种深埋心底叫作爱的情欲,他早在黑林子的树杈上就打死了一个花结,否则也不会舍死相救犯下杀祸,可他毕竟有出家人的戒律约束,身在空门禁六欲,空即是色色自空,每有念想,总是狠命地把那些企图冲出欲门的野兽弹压下去,时常搞得心力交猝,又仿佛记得是在梦中,迷迷糊糊巧遇丽娘,意在肌肤之亲,云雨将至,吓醒了一身汗,以至后来脸烫心乱地逃之夭夭,可是,缘份倒象生稳根一样,由前世中土移栽到今生西土,异界的环境却丝毫不改坚一的本性,现今丽娘近在咫尺,温热可抚,莫不是那朵欲门之花的缘故?他甩了甩头,又要念阿弥,却哽在了陀佛之前,因为从丽娘的光影中投来了一网赤辣辣的魅火,空门本无门,禁欲欲反逆,思绪全乱了!

  “慧刚,别再假正经,你现在已经不再是什么和尚,如今你是拥有荣誉封号的帝国骑士了,在你脚下的维尔马郡领区,你应该有自己的新娘,我布雷塔替你和她主婚,完全是出于成全一段人间的前世未了之缘,难道你们不感谢我吗?还不快点履行仪式……”

  异界重逢,旧情如梦,喜结良缘的感觉加速占据了大脑,什么戒条,什么禁律,刹时化为空白。

  在几名魔法师的引领下,慧刚很容易就走出了解除魔咒的光栅,以准新郎的姿态,牵过丽娘的手深深一吻,半空中的欲门之花也对他俩放开笑魅,彼此发誓永远相亲相爱生死不离。

  可是,就在俩人几乎同时伸起手臂去托空中那朵花时,银光中魔针疾快地闪过,忽见有一朵殷红的血花顺着丽娘的左手腕溅下,滴在了慧刚靠拢的右手腕上,他立马感到了蜂蛰样的刺疼,自己也溅出一朵血花敷在丽娘伤口上,于是两血互渗融血相通,牵出一支激烈抖动的漫天飞舞的红线来,只片刻,突然间空中的花影不见了,伴娘不见了,魔法师也不见了,只有布雷塔老头留下的一个硬梆梆的声音:

  “年轻人,好好相爱吧,不要再来找我,学会做神的木偶,也会很幸福。”

  声音游在空中的余波慢慢静止。

  慧刚仿如梦魇初醒,却激情难平,他好象是换过了一种活法,奇怪地依恋住对方含情脉脉的眼神,手臂仍挽在她身上,看得丽娘把头埋进他怀里更深,其时无声胜似有声,许久不能打破沉默。

  黑发盘髻的丽娘,先是用异样的神态打量着他,象在研究他那头本属于佛立特的金黄色头发,然后顾自点了点头,似乎以示理解,用带有撩拨的口吻先问他:“慧哥,你已是我的人了,跑得了一世跑不过今朝,哥,再别离开我,好吗?”

  看他怎么回答的:“没的事,丽妹,我几时离得开你,不信,心可以作证。”便抓来丽娘的手贴摸自己心口,贴得贼紧,却听到了咚咚咚的共鸣,象山鼓一样震动,竟有样粘乎乎的热东西滴落到丽娘嘴边,她抿了抿嘴唇,咽下去,露出甜甜的笑。

  她又来撩拨他:“好晚了,慧哥,我有些困了,好想就睡觉,等我们睡下了,我想问你要一样东西,我也给你一样你喜欢的,好不好嘛?……”

  他却有点犯迷糊,猜了猜想,似懂非懂,还是拨浪鼓样的点了点头,从今生起,不管她提出任何要求,他都会满足她。

  “哎呀,里面不闹,外面那么热闹,好象过节一样,是不是呀慧哥?”她兴奋地问,故意捏他一下。

  “是,是在过节,白色的情人节,情人也送礼,对呀,刚才我还想买礼物送你,你的那朵宝花呢,快,看看还在不在身边?……”

  见她一脸茫然,慧刚扫视了一遍厅堂各处,一拍大腿,叫声“不好”,急急拽起丽娘冲到街上。

  (插科:迷团一个,余音了悬,异界也是世界,空门怎比家门?

  且留后话,伏线重重,闲来也是无聊,入梦方能生梦。

  想破什毛机关,尽管放马由缰Q去也,有你好看!

  各位,就此告辞,夜长梦多,偶还要去送mm礼物罗……)

  2007.3.11.抚城码字

  **********************************************

  老白看到后,心中极为激动,真的谢谢这位书友,你的认真就是对我的莫大的鼓励,谢谢

  再次谢谢大家

  

转贴《少林武僧在异界》白色情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