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吉凶未卜

    “虫子!虫子!”我刚走下4楼,就看见蓝凯伊艰难的从放学的人流中向我挤过来,这节我上的是PS选修课,草花梅和小梳子都不在,蓝凯伊找我干什么?想着我就挪到一旁靠近卫生间的走道等他走过来。

  “虫子,你们的B班为什么要在5楼呢?A班不是在3楼么?你们系的A班和B班为什么不挨在一起啊,我找你找得快要累死……”

  我鄙视的看了他一眼,“看过《东成西就》吗?”

  蓝凯伊很奇怪我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不过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看过呀!这么经典的电影谁没看过。”

  “那就是了!”我牛叉无比的说,“人家客栈的天字一号房和天字二号房都可以不在一起,我们系的A班和B班又为什么一定要在一起。”

  我一说完,周围听到我们对话的就倒了一片,蓝凯伊崇拜的看着我:“虫子,我一直认为你是个人才,不过刚才我发现我错了,你真TMD是个天才,这样的理由都想得到,屁服屁服!”

  蓝凯伊话音刚落,一道电流就准确的击在他头上,本来帅气的发型立刻变成爆炸式……我温柔的笑了笑,很标准的淑女笑容:“蓝大少爷,你不知道教学楼里是不能说脏话的吗?”

  ……

  学校的一餐厅又叫调剂餐厅,虽然饭菜比不上星级酒店,但和其它食堂一比……就好像天鹅和癞蛤蟆的差距了,当然价格也很有差距,估计要是吃饭时间在这里丢个炸弹,N个企业就后继无人了。

  此时的我拿着蓝凯伊的饭卡刷的很是开心,点了一堆自己爱吃的菜——我已经做好了打包的准备。当我端着一堆菜找到一个安静的角落正准备开动的时候,蓝凯伊和一个看起来很斯文的男生一起走了进来,蓝凯伊的头发显然只是匆匆洗了一下,都没吹干,还滴着水,看起来相当狼狈,一想起他刚才被电击的样子,我就想狂笑一通。

  蓝凯伊和那个斯文男生一起坐在我对面,“虫子,我给你介绍一下,这就是华风的少爷——上官翔。”

  上官翔?!我望着眼前这个戴着眼镜的斯文男生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以现在医学的水平,近视只要花很少的钱做一个小手术就好了,根本没有戴眼镜的必要。当然明明眼睛好好的却要戴个眼镜装酷的人还是有的,譬如草花梅之流。不过我实在无法把“装B”和“华风的少爷”这两者联系起来,我没办法想象这个看起来高深莫测的富家少爷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因为那个看起来极普通的银边眼镜除了让他看起来像斯文禽兽之外,并没有别的什么太大的作用。

  “今天其实是我找你有事,才让凯伊叫你出来的。”上官翔很和善的对我说。

  找我?!“什么事啊?”我也很好奇他这个前途无量的斯文禽兽找我这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会有什么重要的事。

  “我听公司的人说,你触发了两个主线任务,他们怕有人作弊,所以让我找你确认一下,不过我一见到你就知道你不会是会作弊的人,就算你确实触发了两个系统主线任务,也只可能是你运气太好了,巧合而已。所以……今天就当凯伊请客吃饭,我们交个朋友,好吗。”虽然是询问的词语,口气却是肯定的,这个上官翔还真是有主导欲。

  我爽快的答应,“没问题啊!”

  “不过……”我顿了顿,“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只触发了一个系统任务,只不过没办法往下进行,任务卷轴还在我仓库里放着呢!并没有第二个。”我肯定的说。

  “哦?”上官翔惊讶了一下,“看来我要好好说说那些粗心的技术人员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错误。”

  我低下头往嘴里塞着菜,心想这个上官翔不是省油的灯,表面上说相信我,实际上却是在试探我,哼!我最恨别人不相信我,既然你不相信我,我就不把童炎的事告诉你!我痛快的想。

  蓝凯伊见场面有些冷,赶紧插嘴:“虫子,我建了一个帮会,叫风暴军团,怎么样?很有魄力的名字吧。”蓝凯伊得意的说。

  我点点头,“是很有魄力,不过不适合你。”我顿了顿。

  “?”蓝凯伊好奇的看着装深沉的我。

  “我以为你会起一个例如‘午夜牛郎’或‘美男协会’之类的名字,这样才适合你的风格嘛!”我理所当然的说,不理会已经吐血休克的蓝凯伊。

  “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的形象吗?”蓝凯伊哭诉,“我还是原装的处男啊!”

  “你在我心目中怎样对你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在小梳子心目中就是这个形象!”我及其认真的回答他。

  嗤——,蓝凯伊再度喷出鲜血,“55~,我不想活了,我要去死……”

  “麻烦死远点,不要影响我吃饭,谢谢。”

  嗤——……

  ……

  那个上官翔大概也觉得我挺神奇的,可以把牛一样健壮的蓝凯伊说得萎靡的就像被几十个怨妇轮奸了一样。所以他给我留了他的电话,说洪荒里有什么问题的话可以给他打电话。然后当我问他怎么才能去幽冥界的时候他又说这种详细的设定是不能够向玩家泄漏的,叫我自己摸索……靠!我要能摸索出来还问你干什么?一气之下就把记着他电话的小纸条塞进了某个垃圾桶,拎着一堆菜潇洒的回宿舍去了……

  昨天我和五贼团其他成员帮飘尘小贼完成了转职任务,至此五贼团全体人员的转职任务都已经全部顺利完成,他们就可以坐妖狐族的传送离开这里了。可是偷梁换柱却告诉我他们暂时不打算离开,要全部练到20级再说。

  我很怀疑他的动机,于是问:“胖子,你是不是舍不得这个‘船夫’的工作啊!”自从我知道他利用黑妹带人进妖狐族开始,就给他起了这样一个绰号。

  “不是啊!”偷梁换柱委屈的喊,“这是老大的主意,不关我的事。”

  我又看偷天换日,他笑了笑,“我们要在这里正式建立佣兵团以后再走,况且我们还没有得到你的答复呢。”

  我听了挺不好意思的,人家这么诚心的邀请我加入,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是不是显得太没人性了?!

  命无还见我不说话,便说:“团长,说好不逼蜘蛛的,还是让她自己慢慢拿主意吧!”

  好人哪!我听了命无还的话顿时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我加入’三个字差点冲口而出,不过在这个关键时刻,偷龙转风拿出了一堆美食……我的注意力就被顺利转移了,立刻把之前的事忘的一干二净。

  有时候你可能会真的搞不清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就像我听了五贼团众人的转职任务是那么的简单的时候,觉得自己真是太不幸了。但他们听了我的遭遇却是羡慕的不行,直道我简直就是走了狗屎运,遇到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搞得我后来也认为自己的确实很幸运的了,不过这样的幸运还能持续多久?我是否还能继续创造柳暗花明的奇迹?答案只有盘古大神知道。

  五贼团众人接下来的计划是魔鬼式地狱练级行动,他们想把我也划到行动人员名单里面,但是被我义正严词的拒绝了,原因嘛!我还惦记着童长老说的那个奖励灵器的任务呢,所以片刻之后,我就出现在妖狐族皇家陵园。

  “童长老,我现在可以接那个任务了吧!”我高兴的说,连续的成功让我有点飘飘然,从而忽略了很多本应注意的问题。

  童长老拿出卷轴给我,“看在你上次帮我解决烦恼的份上,这次给你一点优惠,你可以先看卷轴内容,然后再决定接与不接,我先说好,这个任务不仅有失败惩罚,而且惩罚还很严重,你要想好了……”

  唉!他还是这么罗唆,我心里无奈的想,手里展开卷轴:“斩草除根(A级,单人任务):守墓人不堪朱鸟的骚扰,决定彻底消灭它们,他请求你在下次朱鸟袭击皇陵的时候,偷偷潜进柜山朱鸟的巢穴,杀死里面的朱鸟王。任务奖励:灵器装备一件。失败惩罚:A级随机。距离下一次进攻时间,0天4小时。”

  “那个‘失败惩罚:A级随机’是什么意思?”我问。

  “失败惩罚和任务等级是挂钩的,任务等级越高,失败惩罚就越严重,这个任务是A级的,所以失败惩罚也是A级的,随机是说用轮盘在几个A级失败惩罚中随即选取一个。这个惩罚的级别已将非常高了,不论选中哪个惩罚,对你们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所以你一定要想清楚再接任务。”童长老再次提醒我。

  我晕,这种台词我在RPG游戏里不知道听过多少回了,每次接任务,那个任务NPC都会说:“这个对你来说太难了,你可能会因此而送命……”诸如此类的话,然后等我完成任务来交接的时候又说:“天啊!没想到你真的可以完成这个任务,太让我吃惊了……”这样的话。任务NPC都喜欢危言耸听,这是我得出的结论,所以,我义无反顾的接了这个任务,无视童长老担心的眼神。

  时间剩的不多了,我还要勘查朱鸟的巢穴位置,所以我拿了任务卷轴就立刻动身向柜山跑去……

  青天白日的天气很不错,柜山的树木很少,让我找起来更容易了一些。爬到半山腰的时候我很容易就看见了那个黑乎乎的洞穴,走近洞口的时候系统提示“您发现了朱鸟巢穴。”啧啧,我望着那个丑陋的洞穴,心想只有这样的地方才会养出那么丑陋的朱鸟。

  看看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才到朱鸟攻击陵园的时间,我找了一个可以看到洞口的隐蔽角落,拿出木头开始削箭杆,随时随地的练习木匠技能和铁匠技能已经成了我的习惯,我的机关师身份还是很有前途的,嘿嘿。不过这次削了几支箭杆之后我就停了下来,不是我偷懒,而是我发现了有趣的东西。

  望着手里这块小小的红色石头,我心里乐开了花。这块石头的名字叫‘红信石’,这个并不是游戏设计员胡乱编出来的,而是现实中就有的东西。说红信石一般人并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但是它的另外一个名字却几乎是家喻户晓,而且是小说、电视、电影里常用的名词之一——鹤顶红!没错,它是一种剧毒的毒药,三氧化二砷的一种天然矿物。

  当然让我高兴的原因不是它的名字,而是它的属性:红信石,药材,含剧毒,可以制成鹤顶红或砒霜。别人看到这个可能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红信石要和其他某种药材一起提炼,否则怎么一种药材可以制成两种东西呢?不过我清楚的知道,鹤顶红或是砒霜,根本是一种东西,只不过,鹤顶红是红信石的红色液体状态,而砒霜是红信石的白色粉末状态罢了。设计人员故意这样写,无非就是想要混淆玩家的视线,不过可惜,骗不了我。

  我当机立断的开始提炼这块红信石,加入一点水,炼出的就是鹤顶红。然后我又找了一块红信石不加水炼制,结果如我所料的炼出了砒霜。看看这两种毒药的属性,鹤顶红:伤害,70点/秒,吞食伤害,300点/秒。砒霜:可溶于水,伤害,30点/秒,吞食伤害,500点/秒。

  我有点失望,这两种毒药都是适合直接让敌人吞食的,但是,谁会傻乎乎的吃下敌人给的东西呢?难道是让我们打怪的时候往怪嘴里扔毒药?!这也太离谱了吧!我摇摇头,把无聊的想法抛开。其实比较起来还是鹤顶红实用的多,因为偷天换日身上装的毒药伤害是30点/秒,是系统商店出售的,可以直接由会投毒的盗贼投毒,也可以让会淬毒的盗贼把毒药淬在武器上攻击,不过这样的毒是有时限的,超过时限就无效了。

  而这个鹤顶红的属性比商店货牛叉的多,无疑是毒系盗贼居家旅行、偷鸡摸狗、杀人越货、打怪升级的必备良药!而且让偷天换日给我的箭支也淬上毒,那使起来岂不是如虎添翼,我美滋滋的幻想,心下已经作出决定,我完成这个任务就加入他们,某某人曾经说过:集体的力量是无限的。何况是一个猥亵的盗贼集体呢?前途啊,钱途啊,一片光明!

  没什么好犹豫的,我立刻开始寻找这个红红的小石头……

  呼啦啦!熟悉的空气震动的声音,朱鸟出洞了!

  我迅速收拾好装备,蹑手蹑脚的蹭到洞口往里看了看,不错,看的很清楚,弓箭手的眼神就是好使,要是别的职业进去就跟瞎子一样,当然不能随便点什么火把,我可是去偷袭的。

  洞口不大,但是里面却大的离谱,这里是一个天然的钟乳石洞,一根根的钟乳石垂在里面,时明时暗,时而有滴滴答答的水声出现,我贴着洞壁,快速的往里移动,我的时间有限,一个小时后朱鸟群就会回来,我可不相信它们会友好的放走我这个不速之客。

  猛地眼前一亮,我停住脚步,伸着头观察。这个洞穴上方有几条缝隙,阳光就是从这里漏下来的,阳光的正下方有一个大大的鸟巢,里面那个丑陋的可以让我作恶梦的怪鸟,就是这里的BOSS——30级的妖,朱鸟王。

  

  

第十九章 吉凶未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